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百八章捨得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眼笑意的坐到車上,往錢管事居住的客棧去了。不大會兒,木掌柜急急的出了客棧,吩咐趕著車子,往西門奔去,急急忙忙的來回磨蹭了大半個時辰,才趕回錢莊去找徐盛融,徐盛融已經借了銀子,帶著銀票子去了滴翠樓...

第二百八章捨得

蘭初滿眼憂慮的看著孫嬤嬤,孫嬤嬤輕輕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少夫人打算的極有道理,這會兒,也只好先聽著看著,這府里,說到底,當家的主母還是王妃,只要王妃覺得滿意,那就是好,這些事,往後再說吧,往後的日子長著呢,咱們進王府,連頭帶尾,也沒有四個月,連半年都不到呢,慢慢來吧。」

蘭初點了點頭,李小暖看著兩人,笑著吩咐道:

「咱們自己的事,還忙不完呢,這眼看著年底了,各處鋪子里的帳要交上來,今年不比往年,各路大掌柜若要進府交帳對帳,只怕不方便,昨天我想來想去,還是讓他們交到咱們在東大直街的別院里去,我沒法子過去,嬤嬤和蘭初一起過去和掌柜們對帳吧,到臘月半前這一個多月,就辛苦些,不要貪多,一天對個兩家就行,對好了,再拿進來我看看。」

孫嬤嬤和蘭初急忙點頭答應著,少夫人說得對,這才是真正的大事。

王府外院書房裡,汝南王送走了來聊天說話的幾位世交故舊,背著手站在院子走了幾趟,舒散著筋骨,心情也跟著舒暢起來。

平安抱著一疊帳冊子,在院門口稟報了,滿臉笑容的進來,長揖請了安,笑著回道:

「回爺,外庫都清點明白了,這是新理出來的冊子,件件都是對過實物的。」

「嗯。」

王爺伸手取了本冊子,隨意翻開看著,平安小心的看著王爺,接著稟報道:

「昨天聽小的渾家說,內庫也清點明白了。」

王爺頓住手,抬眼盯著平安看了片刻,慢吞吞的問道:

「內庫清點的明白不明白,該跟少夫人回去,怎麼跟我說起這個?」

平安有些尷尬的看著王爺,王爺看著他,不等他回話,接著說道:

「你跟了我幾十年,還是不長進,少夫人可沒你們王妃那麼好性兒告訴你媳婦,用心當差,不然……」

王爺頓住話,將手裡的冊子扔回到平安懷裡的一堆冊子上,背著手,眯著眼睛盯著冊子看了一會兒,揮了揮手吩咐道:

「把這也拿去給少夫人對去,爺年紀大了,看這樣的小字頭痛今年莊子里的帳,也一併關到少夫人那裡,讓她對去。」

平安呆了片刻才反應過來,遲疑著問道:

「那議事廳往前院的門?」

「打開,值夜守門的事,讓少夫人去安排。」

平安急忙答應著,王爺彷彿想起了什麼,接著吩咐道:

「今年年底到府里交帳的掌柜多,在前院,離議事廳近些的地方吧,收拾間屋子出來,留著給來交帳的掌柜們候見時用。」

平安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王爺,王爺也不理他,揮了揮手吩咐道:

「先把這些帳冊子給少夫人送去,收拾屋子的事,也跟少夫人稟報一聲,讓她看看哪一處合適。」

平安急忙躬身答應著,退出院子,帶著十二分恭敬,往內院請見去了。

太原府,一大早,滴翠樓木掌柜就找上了幾家相熟的掌柜借銀子,可快年底了,都是要跟東主交帳交銀子的時候,這四五萬兩銀子,連跑了六七家,也沒能湊出多少來,木掌柜的額角滲著汗,滿臉苦惱焦躁的坐在車上,愁了半晌,吩咐去誠王府別院徐盛融居處。

木掌柜在門房裡喝了四五杯茶,只喝得嘴巴發苦,徐盛融的小廝才出來引著他,往內院進去。

徐盛融眼睛微微有些浮腫著,有氣無力的軟倒在椅子上,看著木掌柜,打了個呵欠問道:

「銀子湊夠了?人呢?」

「回爺,」

木掌柜愁苦滿臉的看著徐盛融回道,

「小的跑了六七家,就湊了八千六百兩銀子,各家掌柜柜上倒是有銀子,可這離跟東家報帳也沒幾天了,這銀子動不得,幾個掌柜的年終紅利最快也得到臘月半交了帳才有,趕上這麼個結骨眼,竟借不出銀子來」

徐盛融「呼」了站了起來,點著木掌柜罵道:

「一點用也沒有不過三五萬兩銀子,也湊不夠手若真有了大事,爺還怎麼支著你這樣的蠢才?」

木掌柜陪著笑臉,連連躬著身子,趕緊說道:

「爺別急,法子是有,就是……」

「快說就是什麼?」

「就是……得爺出個面,這銀子,只好從錢莊里借,這從錢莊里借銀子,爺也知道,要麼得有東西押著,要麼,得是錢莊里信得過的,小的本想把滴翠樓押了去,可爺知道,小的一來沒有滴翠樓的房地契,二來,滴翠樓也抵不出那許多銀子來,錢莊算押物,能給個六折、七折,那都是極難得的了,若要憑信用吧,爺知道,小的這身份,錢莊供奉們連眼皮也不肯抬一下,爺看?」

徐盛融不耐煩起來,點著木掌柜訓斥道:

「那還不趕緊去?拿爺的片子去」

「是」

木掌柜笑容滿面的重重答應著,小心的接著說道:

「爺,小的就是拿了爺的片子,那錢莊只怕還得疑三疑四的信不過,再說,這借契,還得您寫個名,不如,爺就移移步,今天外頭倒也算晴著,爺就當散散心了,小的趕緊去找錢管事,兩頭一起辦,這人也好早點送到爺身邊侍候著。」

徐盛融點著頭,

「嗯,你說的倒也在理,這人,這事,越快越好,爺昨晚一夜都沒睡好,這些丫頭,個個都是不中用的爺去錢莊借銀子,你趕緊去找錢管事趕緊把人給爺接進來」

木掌柜的答應著,徐盛融站起來,幾個貼身侍候的丫頭給他穿了斗篷,取了手爐,徐盛融帶著幾個小廝去錢莊借銀子去了,木掌柜滿眼笑意的坐到車上,往錢管事居住的客棧去了。

不大會兒,木掌柜急急的出了客棧,吩咐趕著車子,往西門奔去,急急忙忙的來回磨蹭了大半個時辰,才趕回錢莊去找徐盛融,徐盛融已經借了銀子,帶著銀票子去了滴翠樓,木掌柜又急急的趕回滴翠樓,已經是午正過後了。

木掌柜的喘著粗氣,一路小跑著奔進滴翠樓,直奔後頭雅間,徐盛融正坐在炕上,由兩個丫頭伏侍著吃著飯,見木掌柜進來,滿臉喜色,探頭往後看著問道:

「人呢?」

木掌柜抹著滿臉的汗,氣喘吁吁的稟報道:

「爺,買不得了,買不得了那錢管事已經帶著人走了唉,小的趕到祥雲閣,掌柜的說錢管事一早就帶著家眷啟程了,小的想著那錢管事昨天說要趕去洛城,就趕緊趕到西城門,塞了幾個錢,那守門的老兵說,實在是沒留意,倒是城門邊上的腳夫們說看到了,因錢管事還停下來找他們問了半天往洛城的路要怎麼走才最快,又賞了幾個茶錢給他們,他們說記得極清楚,是辰初出的城,……」

「爺不是讓你留著人的?」

徐盛融惱怒異常的打斷了木掌柜的話,木掌柜不停的躬著身子,陪著小心勸道:

「爺,算了,走了就別要了,那女子長得再好,十萬兩也貴了,也太貴了十萬兩白花花的銀子啊爺畢竟不是京城那些什麼什麼世子那樣漫手花錢的,往後咱們再留心著就是,不過一個女人,再怎麼風情萬種、冰清玉潔,也不能十萬兩不是?他們辰初就出了城,聽錢管事昨天那話意,還要趕緊著趕路,洛城離咱們太原城,騎快馬也不過一天多的路程,算了,爺,這人,咱不要了,要不,小的去叫牡丹樓的秦媚兒來陪爺喝杯酒,解解悶兒?」

「閉嘴」

徐盛融被他勸得心頭火起,猛的站了起來,背著手,在屋裡急急的轉了幾個圈子,抬手點著木掌柜,惡聲惡氣的吩咐道:

「你去給爺把人追回來」

木掌柜身子矮了下去,耷拉著肩膀,愁眉苦臉的看著徐盛融,吭吭嗤嗤的說道:

「爺,小的……小的……那錢管事,這許多銀子,萬一……求爺,饒了小的吧……」

木掌柜『撲通』跪在地上,磕起頭來,

「爺,還是算了,算了吧,不過是個玩意兒,小的……這差使實在辦不來哪。」

徐盛融惱怒的盯著他,算了?那樣的美人,可遇不可求何況連男人的手都沒碰過,還任什麼花樣都能玩得出……怎麼捨得下來,怎麼算了?

徐盛融心頭火熱著,無論如何涼不下來,舍不下去,背著手在屋裡來迴轉著,要是到了洛城……

程恪在洛城,那個和他一樣是獨子的程恪,那個比他更荒唐更會花錢的程恪忠勇伯府的銀子,由著自己用,汝南王府的銀子,也由著程恪用,自己買得起,他也買得起

程恪徐盛融牙齒來回錯著,羞憤從心底洶湧而出,這人,說什麼也不能落到他手裡在京城……也就算了,到了北三路,他程恪算什麼東西

徐盛融咬著牙,心裡飛快的思量著,姐夫雖說嚴禁他離開太原城,可他也不是沒外出打過獵,姐夫也沒說過他什麼不是,那美人兒走了不過半天功夫,車子走得又慢,說不定天黑前就能追上就能把人帶回來

徐盛融渾身發起熱來,那樣的美人兒,在自己煞轉嬌啼,該是何等令人消魂

下一章,晚一些,五點前吧,親親各位啦,繼續,一如既往滴,求粉求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