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百六章聲東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把雲兒給了周世遠,原是要準備著彈劾他和林懷君強奪舞伎,不過依著誠王往日里的行事為人,安個豪取強奪的名頭,添把堵罷了,誰知道這人剛接走半天,竟硬是生出這樣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來周景然站起來,走到窗前...

第二百六章聲東

內侍、宮女急急的跟在林淑妃身後,往景和宮方向疾步行去。

景和宮門口,內侍遠遠看見林淑妃,急忙深躬著身子迎了出來,林淑妃看也不看內侍,拎著裙子進了宮門,往正殿直衝進去。

景和宮裡靜悄悄的,彷彿除了守門的內侍,再沒有其它人了。

林淑妃一路昂然直奔正殿,並不留意這景和宮裡有人還是沒人,她一向不理會那些成群的只會答『是的內侍宮女們。

正殿門虛掩著,殿里傳出隱隱的嘻笑喘息聲,林淑妃猛的推開門,幾步就站在了殿內,隔著東廂和正殿間極薄的綃紗簾,渾身赤lu的雲兒在騎坐在周世遠身上,兩隻手搭在周世遠脖頸間,扭動著腰肢,上下聳動著,周世遠靠著靠枕,半坐在榻上,兩隻手用力捏著雲兒胸前幾乎把握不住的豐盈,興奮的叫著、喘息著。

林淑妃目瞪口呆的看著綃紗簾內的活春宮,只覺得滿身的血一下子衝到了頭上,直衝得頭暈目眩、口乾舌燥,想往後退,卻直直的衝到綃紗簾前,用力扯裂了輕薄的綃紗簾幔。

雲兒和周世遠彷彿被念了定身咒般定在了榻上,一起轉頭看著滿臉赤紅的林淑妃。

林淑妃抬手指著兩人,手指顫抖著,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雲兒瞬間驚醒過來,急忙從周世遠身上爬下來,從旁邊抓起件衣服,剛想擋在身前,轉頭看著還在呆怔著的周世遠,和他腰間昂然直立著的物什,急忙把手裡的裙子蓋在了周世遠身上,自己抓了周世遠的長衫,裹在身上,蹲在榻上,滿眼驚懼的瞄著林淑妃,往周世遠身後縮去。

周世遠也恍過神來,看著怒氣沖沖的林淑妃,倒也不是很在意,站起身,將裙子扔給雲兒,從她身上扯下長衫披上,轉頭看著林淑妃,不自在裡帶著絲不耐煩,

「夫人進來,也該讓人通傳一聲」

「你」

林淑妃點著周世遠,轉頭看著已經鎮靜下來,乾脆赤祼著身子,先侍候起周世遠穿衣的雲兒,心頭的無名火直衝上來,聲音尖利中帶著顫抖,點著雲兒吩咐道:

「來人來人把這媚惑主子的賤人給我拖出去打給我打」

後頭的內侍急忙上前,利落的扭了雲兒的手腳,用手堵上了她的嘴,雲兒眼睛睜得彷彿要裂開來,拚命扭頭看著周世遠,用眼神喊著救命。

周世遠怔了怔,微微遲疑了下,內侍已經拖著雲兒出了東廂,周世遠急忙裹了長衫,跟在後面吩咐道:

「打兩下就行,輕著點,別打傷了,爺還要她侍候呢。」

林淑妃氣得臉色煞白,點著周世遠,

「你你……看看……看看白日宣yin你你」

周世遠往後退了半步,看著氣急而怒而語無倫次的林淑妃,擰著眉頭,並不十分在意的說道:

「這能算什麼事?夫人也太小題大做了」

林淑妃看著還只是個半大孩子的周世遠,只氣得喘息著,透不過氣來,猛的轉過身,腳下踉蹌了下,旁邊的宮女急忙扶住她,林淑妃搖晃兩下穩住腳步,一把推開扶著她的宮女,奔到正殿門口,點著還赤祼著,已經被按在地上的雲兒,聲音尖利的變了腔調,

「給我打打死這個jin貨打死這媚主的jin貨」

站在雲兒身邊的兩個內侍互相看了看,掄起板子,用足力氣,沒有半點聲息的打了下去,周世遠跟在後面跳著腳叫著:

「輕點輕點,爺還要她侍候呢」

雲兒尖利的慘叫起來,景和宮裡怒吼、喊叫、慘呼聲,響成一片。

皇上站在景和宮門口,聽著宮裡的一片雜亂,臉色陰沉了下來,背著手,緩步進了景和宮,繞過影壁,站住了。

站在正殿門口的林淑妃和周世遠看到一身古銅衣衫的皇上站在了影壁前,一齊傻怔住了,片刻功夫,林淑妃先恍過神來,急忙跪在地上,不停的磕著頭,周世遠慌亂的跟在後面磕著頭,滿院的內侍、宮女雅雀無聲的跪了一地,手伏著地,頭抵著手,不敢發出半絲聲音。

只有雲兒,趴在平整異常的金磚地上,赤祼著身子,血正從口鼻中不停的湧出來,順著雪白玲瓏的身軀,勾畫出鮮艷奪目的曲線來。

皇上盯著還在痙攣抽搐著的雲兒,微微抬了抬下巴,旁邊垂手侍立著的內侍急忙上前,蹲下來探了探雲兒的鼻息和脈膊,急步回來,低聲稟報道:

「回皇上,已經不中用了。」

皇上目光從雲兒身上收回來,彷彿沒有一絲情緒的看著林淑妃,又從林淑妃身上,移過去看著周世遠,片刻,背著手,轉身出了景和宮,徑自離開了、

周世遠舒了口氣,爬起來,抬手抹了把冷汗,透過口氣來,急忙指著趴在地上的雲兒吩咐道:

「快扶起來叫太醫來」

林淑妃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抬手給了周世遠一記耳光,面容猙獰的罵道:

「死到臨頭了,還不自知」

說著,也不管滿臉怒容的周志遠,奔著宮門外,跌跌撞撞的奔了出去。

一盅茶的功夫,聖諭就傳到了含芳殿和景和宮,林淑妃無故杖斃侍女,大失后妃之德,貶為才人,禁足三年。

周世遠私德不修,責其到戒過堂跪省十天,誠王養子不教,國子監祭酒鄭振德為師不嚴,各罰一年俸祿,各悔其過。

旨意幾乎同時抄送到了周景然案前,周景然看著抄來的旨意,聽了靜安的密報,滿臉愕然,失笑起來。

他讓人壓著丁先兒把雲兒給了周世遠,原是要準備著彈劾他和林懷君強奪舞伎,不過依著誠王往日里的行事為人,安個豪取強奪的名頭,添把堵罷了,誰知道這人剛接走半天,竟硬是生出這樣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來

周景然站起來,走到窗前,看著窗外怒放的金菊,眯著眼睛笑了起來。

這樣更好,比他原來計劃得更好林淑妃,現在是林才人了,一直緊緊看著景和宮,周世遠帶那個舞伎回去,她知道也不奇怪,可皇上,怎麼突然去了景和宮?還趕得這樣巧就是個巧合?這個世上也許有巧合,可宮裡的巧合,都是巧妙的讓它合宮裡?

周景然心裡漸漸安靜下來,宮裡,不用他操心。

周景然笑眯眯的搖著摺扇,小恪這差使,從接了到現在,件件事竟都順利的讓人舒心暢意,先是小暖的鋪子,那本送乾股的冊子,太原府的酒肆,這會兒,周世遠的事……

周景然笑眯眯的想著,手裡的摺扇漸漸慢了下來,停在了半空,呆了片刻,轉過身吩咐著靜安,

「讓禮部……上摺子,彈劾林懷君身為皇孫伴讀,誘皇孫出入酒色之地,壞皇孫私德」

靜安躬身答應著,見周景然沒有了別的吩咐,告退出去傳話了,周景然晃到桌前,拎起抄旨意的薄紙片,扔到焚紙盆里焚化了,心情愉快的挑起了眉梢,哼,這禍水,得往信王那裡引一引。

十月下旬的太原府,已經是一片冰天雪地。

華燈初上,滴翠樓前,徐盛融踩著小廝的後背,從奢華的馬車下來,緊了緊紫貂斗篷,滴翠樓大掌柜木大慶早就迎在了門口,陪著滿臉笑容,殷勤的上前長揖見著禮,說著奉承話:

「徐爺這氣色越發好了,配著這斗篷,真真是英氣逼人爺這些日子必是事事順心遂意」

徐盛融昂著頭,肆意的笑著,早知道太原府日子過得如此稱心如意,當年還在京城受那份閑氣

徐盛融居高臨下的掃了木大慶一眼,一邊昂然往滴翠樓進去,一邊取笑著木大慶,

「木掌柜穿著這風毛皮襖,再戴了這風毛耳套,活脫脫的一個黑熊精哈哈哈」

木掌柜身形高大,面色黎黑,眼睛小,嘴唇厚,頭一回見徐盛融,就被取笑成了黑熊精。

木掌柜聽了徐盛融的取笑,也跟著滿臉憨厚的笑著,扎著手,低頭看著自己的靛藍皮襖,靛藍長衫,驚訝的說道:

「還真是爺不說,小的倒還沒留意,今天這衣服穿著,還真是象得很」

徐盛融大笑著,一路轉進了後面留給他專用的精緻雅間里。

雅間裡外兩間,到處掛著淺紫淡粉的綃紗簾幔,布置得極奢華,中間壘了火牆,烘得屋裡極是暖和,正中放著的黃銅熏爐里已經燃上了徐盛融喜愛的麝香,屋子裡香味瀰漫,溫暖如春。

門口侍立著的美貌丫頭上前侍候著徐盛融去了斗篷,伏侍著他坐到裡間炕上,流水般送了各色菜品上來。

徐盛融愜意的靠在靠枕上,就著丫頭的手喝了口酒,看著躬著身子,垂手侍立在炕前的木掌柜說道:

「說吧,請爺過來,有什麼好東西要孝敬爺的?」

「還真是有好東西」

木掌柜小眼睛眯到了一處,一臉的嚮往,片刻間又浮出片尷尬之色,低聲說道:

「說起來,小的真是慚愧得很,本來想買了給爺送去做年禮,也是小的一片孝心,可實在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