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百五章風情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嗯,宮女不行,就說是從小侍候我的丫頭,我身邊的幾個丫頭,皇上哪裡能認得就這樣」周世遠抬腳就要走,林懷君忙伸手拉住他,「她是胡人這不合適」周世遠豎著眉梢,滿臉焦躁的看著林懷君,就要...

第二百五章風情

午後,京城最大的瓦肆里,威遠侯府世子長子,侯府大少爺林懷君,在專演舞技的蓮花棚樓上雅間里,正靠在門旁,將帘子微微掀起條縫,焦急的往外探看著,屋子裡,誠王長子周世遠焦躁不安的來回走了幾趟,乾脆走到林懷君身後,用手裡的摺扇重重的敲著林懷君的肩膀,急躁的問道:

「看到沒有?來了沒有?」

「還沒……爺別急……唉,來了來了」

林懷君急忙轉過身,推著周世遠,

「爺趕緊回去安穩坐著,一會兒可千萬別露出急相來,這丁班主可是個人精,若看到爺是真心想要,這價碼立時又得漲上去」

周世遠連連點著頭,急忙坐回到桌旁的椅子上,飛快的搖著摺扇,裝模作樣的端起杯子,喝起茶來。

林懷君理了理衣襟,示意著小廝,也回身坐到桌子旁,悠然的搖著摺扇。

門口已經響起了恭敬的招呼聲:

「兩位爺,憐雲班丁先兒求見」

周世遠轉頭看著林懷君,林懷君輕輕咳了一聲,揮手示意著站在門旁的小廝,小廝上前掀起帘子,帶著絲倨傲吩咐道:

「進來吧」

丁先兒四十歲左右年紀,一身墨綠綢長衫,身形瘦削柔軟,腳步輕盈的進來,長揖行了禮,看著緊盯著他的周世遠和眯著眼睛、似看非看的瞄著自己的林懷君,躬著身子,陪著滿臉笑容說道:

「回兩位爺,小人剛去問了雲兒……唉兩位爺若是要走了雲兒,小人這憐雲班,就算是散了……」

「啪」

周世遠眉梢倒豎,抬起手掌,重重的拍在了桌上,惡狠狠的盯著丁先兒,就要站起來,林懷君急忙起身拉住他,急切的勸道:

「你先別急,讓他說完,先讓他說完」

周世遠氣哼哼的坐了回去,用扇子點著丁先兒呵斥道:

「別跟爺繞彎兒,快說」

「回爺,」

丁先兒面露凄容,抬手抹起了看不見的眼淚,

「雲兒自跟著小人,小人看她,就是自己親生的閨女這閨女家跟了誰,可是一輩子的大事,小人對雲兒,就是一片父母心,這事,只聽雲兒她自己的意思。」

周世遠滿臉的不耐煩,林懷君眯著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丁先兒,

「唉」

丁先兒長長的嘆著氣,繼續抹著眼淚,接著傷感道:

「爺這樣的人品氣度,哪個姐兒不愛的?如今雲兒眼裡心裡,就只有爺」

周世遠滿臉不耐煩瞬間褪盡,透出喜氣和得色來,點著丁先兒吩咐道:

「別廢話,快讓雲兒出來,今晚爺就帶她回去」

丁先兒連連點頭答應著,林懷君站起來,用扇子點著丁先兒,冷笑著說道:

「別跟爺裝這腔勢,你只明說,這雲兒,你要賣多少銀子?」

「唉」

丁先兒又嘆了口氣,偷眼瞄著周世遠,傷感的說道:

「小人是真心疼著這個閨女的,若不是為了生計,唉這銀子,提起來羞愧,爺若憐憫小人,就賞小人一百兩銀子吧,小人真不為這銀子,只求爺能多憐惜雲兒些,待她好些,小人就心滿意足了。」

林懷君滿眼意外的看著丁先兒,一百兩銀子他原想著,要從丁先兒手裡買下雲兒,少說也得三五千兩,如今只要一百兩,他就肯賣了雲兒這顆搖錢樹?

林懷君滿臉狐疑的看著丁先兒,周世遠大喜過望,急忙吩咐著小廝,

「取一百兩銀票子給他,快叫雲兒出來」

林懷君忙抬手止住小廝,盯著丁先兒問道:

「丁掌柜的還有什麼事,一併說出來就是」

丁先兒不停的長嘆著,滿眼真誠的看著林懷君,

「林爺,小人只求這位爺能多疼惜著些我家雲兒,只求著雲兒往後能過上好日子,旁的再沒半分多求的。」

林懷君眨了眨眼睛,轉身吩咐著小廝,

「讓他寫文書,寫死契」

丁先兒從懷裡取了份文書出來,雙手遞給了周世遠,

「爺,這是雲兒的身契,小人買雲兒時還花了一百二十兩銀子,如今……唉,小人心裡,雲兒就是小人的親生閨女,爺千萬要好好憐惜我家雲兒……」

周世遠喜之不盡的接過身契,林懷君忙湊過來仔細看了,見並無任何不妥,才舒了口氣,滿眼疑惑的看著丁先兒,一時想不明白,這丁先兒,可是出了名的黑眼珠子只認白銀子,最會殺低賣高,怎麼突然就改了性子,疼惜起雲兒來,竟然白送起來

林懷君眯起眼睛,看看周世遠,又盯著丁先兒,難不成,他知道了周世遠的身份,做起了長遠買賣?嗯,倒也有幾分眼力

林懷君定下心來,晃到丁先兒身邊,輕輕拍著他,嘻笑著說道:

「算你識趣去,叫雲兒出來,這可是她的大福份」

丁先兒躬著身子,滿臉笑容的答應著出去,片刻功夫,引著雲兒進了屋。

雲兒十五六歲年紀,身材中等高矮、卻極玲瓏有致、皮膚潔白,高鼻紅唇,彎眉大眼,眼珠閃著媚惑的藍灰色,穿著件極合身的白綾短衫,一條銀紅綃紗裙,短衫極短,走動間,雪白柔軟的腰肢時隱時現。

周世遠直直的看著雲兒柔軟的腰肢,心底身上熱熱的幾乎按不下去。

林懷君盯著雲兒衫裙間死死看了幾眼,轉開視線,轉頭吩咐著小廝,

「叫車子準備著,爺這就要回去」

小廝答應著奔了出去,丁先兒滿臉恭謹的將手裡的斗篷和帷帽遞給雲兒,雲兒媚眼如絲的瞄著周世遠,不情不願的穿了斗篷,慢慢戴上了帷帽。

林懷君和周世遠跟在雲兒身後,下了樓,林懷君輕輕拉了拉周世遠,把他拉到旁邊,低聲說道:

「爺,咱們也沒想到今天竟真接出人來,這會兒,把她安置到哪一處才好?」

周世遠勉強從雲兒身上移回目光,看著林懷君,斷然說道:

「我帶她進宮去」

林懷君心底閃過絲不安,擰著眉頭,低聲說道:

「只怕不妥當,宮裡,哪好隨便進人的?再說,她?只怕不合適,萬一讓皇上知道……」

「皇上怎麼會知道?就說是宮女……嗯,宮女不行,就說是從小侍候我的丫頭,我身邊的幾個丫頭,皇上哪裡能認得就這樣」

周世遠抬腳就要走,林懷君忙伸手拉住他,

「她是胡人這不合適」

周世遠豎著眉梢,滿臉焦躁的看著林懷君,就要發脾氣,林懷君急忙陪著笑臉解釋道:

「爺別急,得有個長遠之計,我倒有個法子,不如就在這城裡離宮門近處,買座宅子,把她養在那裡,爺想做什麼不更方便些?」

周世遠鬆開眉宇,點了點頭,

「這倒是個好法子,你去買宅子,要快,越快越好,我先帶她回去宮裡住一兩個晚上,買好宅子就帶她出來。」

說著,甩開林懷君的手,徑直往車子走去,林懷君無奈的看著周世遠急切的跳上了車,也急忙跟著上了后一輛車。

林懷君一路跟著,眼看著周世遠的車子順順噹噹的時了宮門,才轉回來,吩咐小廝往經紀行找宅子去了。

周世遠和雲兒一路糾纏著,順順噹噹的進了宮裡,車子停在了景和宮門口,門口侍候的內侍忙上前掀起車帘子,周世遠跳下車,回過身,一把抱著雲兒下了車,拖著她,徑直往宮內大步進去了。

門口的內侍眯著眼睛看著周世遠的背影,邊笑邊嘆著氣。

周世遠摟著雲兒進到殿內,松下雲兒,胡亂揮手斥退著急步上前侍候的丫頭宮女,雲兒忙抱住他的胳膊,咬著舌尖般嬌俏俏的說道:

「爺,奴家得先沐原…乾淨了,才好侍候爺,才能好好的跳了舞給爺看。」

周世遠一錯不錯的盯著她,不耐煩的點頭答應著,

「嗯,快些,洗洗就好,趕緊出來。」

雲兒笑著答應著,跟著丫頭一步三回頭的轉出齲周世遠盯著她直到看不到了,才由著丫頭侍候著去了外面的長衫,想了想,吩咐準備熱水,也進去洗漱了。

林淑妃居住的含芳殿門口,一個腰彎著彷彿不會直起來的內侍走到門口侍立的內侍旁,長揖了,笑著說道:

「夫人遣人吩咐過,世遠少爺要是回景和宮了,就過來稟報一聲,煩請稟報夫人,世遠少爺剛回來了,如今正沐浴著呢。」

門口當值的內侍謝了,轉身進去稟報了,林淑妃擰著眉頭疑惑起來,這個時辰,這樣的天,剛從外頭回來就沐浴?難道有什麼不妥當?又跟人打架了?

林淑妃恨恨的「哼」了一聲,必是這樣,打了架回來,洗完了印痕,這帳就能不認了

林淑妃「呼」的站了起來,大步往殿外走去,內侍和宮女急忙跟著,一行人急步往景和宮走去。

景和宮正殿里,已是溫暖如春,雲兒匆匆沐浴了,穿著件長長的曳地紗裙,上面的短衫還是短得蓋不住腰肢,散著黑亮的長發,掂著腳尖,端莊著款款扭著滿身風情,出了凈房,迎著周世遠奔了過去。

周世遠也顧不得其它,握住雲兒柔軟得彷彿沒有骨頭的腰肢,氣息紊亂起來,

「爺就愛你這腰」

..

這一單,居然,二百五章,咳,倒也貼切,其實後面「風情」二字多餘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