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百四章議事廳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打了個寒噤,急忙曲膝答應著退了出去。李小暖看著她出了門,轉頭看著蘭初吩咐道:「你挑個人出來管著這個院子,先讓人把花草換了。」蘭初曲膝答應了。李小暖不緊不慢的沿著抄手游廊進了正廳...

第二百四章議事廳

第二天,李小暖到正院請了安,就出來坐了轎子,往議事廳理事去了。

議事廳說是廳,其實是座寬敞的一進院子,位於前院和後院的交接處,各有一道月亮門和前後院連通著,和後院連通的月亮門前,垂手站著兩個婆子守著。

李小暖在議事廳院門前下了轎,回頭看著通往內院的月亮門前垂手侍立著的兩個婆子,蘭初上前,虛扶著李小暖,低低的稟報道:

「這個議事廳好多年不啟用了,平時這處門是鎖著的,昨晚上我和竹青來收拾房子時,臨時取了鑰匙打開的,回去時把門又鎖上了,這兩個婆子,想是今天早上才派過來的。」

李小暖點了點頭,進了垂花門,沿著抄手游往正廳進去了。

院子極寬敞,中間用青磚漫著萬象昇平,緊挨著抄手游廊的青磚地上,擺放著各色菊花。

院子里已經站滿了垂手侍立著的管事婆子,裘嬤嬤居首,和鄒嬤嬤和田嬤嬤垂手侍立在正屋前的台階旁。

李小暖頓住腳步,轉頭看著蘭初,笑著問道:

「院子里的花,是你看著人擺放的?」

「那倒不是,昨晚走的時候還沒有,想是今早上才擺放的。」

「嗯,這一處,有管事沒有?」

「有,這裡因好多年沒啟用過,平時就由領著二門守門差使的張顯貴家的管著。」

「叫她來。」

李小暖在游廊里站住吩咐道,蘭初答應著,轉身吩咐了後面跟著的小丫頭,小丫頭飛奔出去,片刻功夫,張顯貴家的跟著小丫頭,急急忙忙的奔了出來,跪倒磕了頭,李小暖上下打量了她幾眼,這張顯貴家的四十歲左右年紀,皮膚黎黑,面容憨厚,額角滲著汗,顯得極是緊張。

李小暖微笑著,溫和的問道:

「這一處,現是你管著?」

「回少夫人話,是奴婢管著。」

「嗯,這裡花放得不好,把這些菊花撤了,讓人在這游廊上掛些藤羅吊蘭之類,綠油油的垂下來,看著也舒心,正屋台階兩邊,放兩盆大些的鐵樹,還有……」

李小暖一邊慢慢說著,一邊仔細留神看著張顯貴家的,見她眼風掃著院子,臉上遲疑著泛起難色來,頓住話頭,疑惑的看著她,張顯貴家的忙曲膝行著禮,為難的說道:

「回少夫人,這院子里的花,是今天一早鄒嬤嬤遣人送過來的,奴婢只管著看二門的差使,因這處院子一直空著,鄒嬤嬤就讓奴婢隔一陣子過來打掃打掃,這一處……」

「我知道了,原來是這樣,既然如此……」

李小暖躊躇了片刻,接著說道:

「既然如此,這一處,若再讓你管著,倒難為了你,往後你就不用過來打掃了,我另遣人過來就是。」

張顯貴家的舒了口氣,正要曲膝應了,下意識的掃了眼院子,又遲疑著頓住了,李小暖盯著她,眼神漸漸冷冽起來,張顯貴家的微微打了個寒噤,急忙曲膝答應著退了出去。

李小暖看著她出了門,轉頭看著蘭初吩咐道:

「你挑個人出來管著這個院子,先讓人把花草換了。」

蘭初曲膝答應了。

李小暖不緊不慢的沿著抄手游廊進了正廳。

朝南三間正廳沒有任何隔斷,東廂南窗下,放著張寬大的紫檀木羅漢床,羅漢床西邊,放著張紫檀木高几,上面放著筆墨紙硯、算盤等物,高几後放著只圓凳,是大丫頭記帳算帳的地方。

屋子西廂,頂天立地的靠牆放著一排紫檀木柜子,南邊靠門處,放著茶爐矮几。

李小暖站在門口打量了幾眼,緩步進了東廂,坐到了羅漢床上,蘭初帶著丫頭婆子,垂手侍立在四周等著聽吩咐,玉扣帶著兩個小丫頭泡了茶,奉了上來。

李小暖接過茶喝了一口,微微示意著蘭初,蘭初曲膝答應了,掀起帘子出了正屋門,站在檐廊下,滿臉笑容的沖著站了滿院的管事婆子微微頜首致意了,聲音緩慢清晰的說道:

「少夫人吩咐了,從今天起,各位管事每日辰初二刻過來應卯,若當天無事回稟,點了卯就回去當差,不必候著,辰正少夫人過來理事,凡有領牌回事,只在此時。」

蘭初頓了頓,掃了眼滿院侍立著的管事婆子,接著說道:

「少夫人吩咐,各位嬤嬤都是府里的老人,凡來回事報帳前,皆須算清帳目、查明舊例,凡事自己先有了章程才好。各位若無事,就可以散了。」

蘭初又曲了曲膝,轉頭看著裘嬤嬤等三人,微笑著禮讓道:

「少夫人請三位嬤嬤進去說話。」

裘嬤嬤滿臉笑容的答應著,率先進了屋。

滿院的婆子看著裘嬤嬤三人進了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呆了一會兒,磨蹭著出了院門,進了月亮門,三五成群的散在假山後,檐廊下,竊竊私語著,等著裘嬤嬤等人出來。

裘嬤嬤進了屋,偷眼打量著端坐在榻上的李小暖,和鄒嬤嬤、田嬤嬤一起曲膝見了禮,垂手站著等著李小暖說話。

李小暖掃過三人,微笑著問道:

「家口花名冊,是哪位嬤嬤管著的?」

「是奴婢。」

田嬤嬤曲了曲膝,恭敬的答道,李小暖看著面容沉靜中帶著絲冷淡的田嬤嬤吩咐道:

「抄一份給我送過來吧。」

田嬤嬤答應了,李小暖看著三人,淡淡的說道:

「旁的也沒什麼,這點卯回事的規矩,剛蘭初也說過了,各位都是懂規矩的老嬤嬤,凡事自然妥當,往後還是一樣盡心當差才好。」

李小暖頓住話,端起杯子,喝了兩口茶,沉默了片刻,笑著說道:

「三位嬤嬤都是忙人,若沒什麼事,就去忙吧。」

裘嬤嬤抿著嘴,曲膝答應著,鄒嬤嬤眼風瞄著裘嬤嬤,也跟著曲膝應著,田嬤嬤垂著眼帘,淡然曲膝告了退,三人一起退了出去。

李小暖漠然看著三人出了門,指著杯子吩咐著玉扣,

「再泡杯茶來,喝完茶,咱們今天的差使也就算好了」

蘭初失笑起來,

「少夫人可偷不得懶,如今這當家的事既委了少夫人,府里上上下下,但凡有一絲不妥,可都是少夫人的不是」

「沒事,母親說了,讓我先學著,既是先學著,總要慢慢學起來才是。」

李小暖懶懶的說道,蘭初皺著眉頭,無奈的看著孫嬤嬤,孫嬤嬤看著李小暖,神情篤定的說道:

「少夫人是個極想得開的,可象少夫人這樣豁達想得開的人,可沒幾個」

李小暖煩惱的蹙著眉頭,看著孫嬤嬤抱怨道:

「嬤嬤這幾天凈給我添堵」

玉扣奉了茶上來,笑著說道:

「嬤嬤可捨不得給少夫人添堵凈想著給少夫人添堵的人,正盤算著怎麼能進咱們院子里當差呢」

竹青忙上前拍著玉扣,

「你又多嘴」

「她這不叫多嘴,這也叫添堵又給我添堵」

李小暖喝著茶,嘆起氣來,玉扣往後縮了縮,吐了吐舌尖,不敢再接話。

李小暖慢慢喝了茶,蘭初掀起帘子往外看了看,轉過頭,無奈的說道:

「都走了。」

李小暖不以為然的伸展著腰背,起身下了榻,穿了斗篷,緩步出了正廳門,沿著抄手游廊出了院門,徑直去正院陪王妃說話去了。

裘嬤嬤三人出了院門,照例是田嬤嬤往東,鄒嬤嬤緊跟著裘嬤嬤往西,各走各的路了。

三人出了月亮門,沒走幾步遠,就被各自相熟的婆子追上圍祝

田嬤嬤身邊零零落落圍了七八個婆子上來,田嬤嬤頓住腳步,轉頭看著圍在自己周圍的手下管事,皺起了眉頭,

「怎麼還不趕緊點庫去?昨天王爺不是吩咐了,要仔細理一理各個庫房?哪還有閑空兒的?趕緊散了吧,做好差使,旁的管那些做什麼?」

幾個婆子忙點頭應了,匆匆回去各自理各自的庫房去了。

裘嬤嬤和鄒嬤嬤被一堆婆子圍著,進了旁邊的倒座間里,早有婆子尋了凳子過來,殷勤的擦乾淨,又用袖子抹了幾下,一個婆子堆著滿臉笑容,送了兩個墊子過來,

「凳子涼,快墊上這個都是新墊子,還沒用過呢」

裘嬤嬤和鄒嬤嬤坐了,接過不知道哪個婆子奉上的茶,喝了幾口,裘嬤嬤掃著擠擠挨挨圍著自己的婆子,矜持的笑著說道:

「說是先學著理事,咱們府里上上下下,幾千號人,一天裡頭,大大小小,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來,她要侍候婆婆,哪能有多少功夫管這些瑣事?咱們當差,也都是依著舊例規矩的,誰敢越了規矩去?平日里,不過是些常例瑣事,大家各自做好就是,倒不犯著天天稟這個報那個的」

眾婆子凝神聽著,長長短短的呼著氣,嗡嗡著議論起來,裘嬤嬤喝著茶,見大家漸漸住了聲,才接著說道:

「雖然王妃說著是不管事了,可到底,這府里還是王妃當著家的難不成真能看著人胡鬧去?咱們不過還是和往常一樣,依著舊例做事就罷了。」

周圍的婆子七嘴八舌的應諾著,奉承著,一時熱鬧非凡,裘嬤嬤凝神聽著,臉上露出笑意來,鄒嬤嬤笑著站起來,揮著手說道: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還和原來一樣當差就是,有什麼事,還和原來一樣,只管先來回了裘嬤嬤,咱們能做的事,就不必再煩勞主子們去」

眾婆子起起伏伏的答應著,很快散開各自當差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