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百三章當家理事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眼淚來,連連點著頭答應著:「我聽爺的,等小恪襲了爵,我和爺侍候著母親回南邊好好住幾年去。」王爺靠著靠枕,半晌才點了點頭。第二天早上,李小暖過去時,王妃已經吃了早飯,正站在檐廊下,看著...

第二百三章當家理事

王爺一邊微笑著一邊聽著王妃的話,王妃說著,自己也笑了起來,

「沒想到這小恪這媳婦,竟是個跟別人不一樣的,上回重陽節,她那行事說話,貴妃滿意的不行,竟比我還疼她,你看看,如今連乾女兒都收了可見,也不是我一個人覺得她好」

王爺笑著點著頭,

「你說的極是,小恪倒真是娶了個好媳婦回來,既然你覺得好,乾脆從明兒起,讓她跟著你學著管家理事吧,這王府,早晚得交到小恪和恪兒媳婦手上。」

王妃驚訝的看著王爺,

「現在就讓她管家理事?恪兒媳婦雖好,到底小些,過了年才不過十六歲,還是個孩子……」

「也不是孩子了,既嫁了人,為**為人媳,就不能以大小論,都是大人了」

王爺語氣重了重,王妃急忙點著頭,

「爺說得極是。」

「嗯,再說,恪兒媳婦沒歸家前,在古家,就當過家理過事,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人還有。」

王爺頓住話,看著王妃商量道:

「我想著,等小恪有了孩子,就求了皇上,把這王爵讓小恪襲了。」

王妃怔了怔,忙點了點頭,

「襲就襲了,早晚也是他襲了的,你也能好好歇一歇。」

「嗯」

王爺低著頭,轉著大姆指上的板指,出了一會兒神,抬頭看著王妃,低聲說道:

「我去了這汝南王爵的籠頭,也就自在了,我想著,帶著母親和你,回去南邊住幾年去。」

王妃愕然看著王爺,一時說不出話來,王爺微微直起身子,看著滿臉愕然的王妃,耐心的解釋道:

「你知道,母親是在南越長大的,因為嫁了父親,才跟著離開南邊,到了京城,後來父親一直在南邊戍邊,母親只能在京城守著,祖上定的鐵規矩,汝南王和王妃,必有一人要留在這京城百里內。」

「這規矩我知道。」

王妃忙低聲應承道,

「後來……」

王爺皺著眉頭,厭惡的咽回去了後面的話,沉默了半晌,才接著說道:

「後來我襲了爵,母親能回南邊看看了,可又捨不得我,母親一直極想念南邊,你看看那一院子茶花唉,我是個不孝的,讓母親委屈了這麼些年,這些年,也就存了這麼點子念頭,想著等小恪大了,襲了爵,我就帶著母親,回去南邊看看,回老宅子里住幾年,讓母親也能舒散舒散心情,暢快幾年。」

王爺越說越傷感,聲音也越來越低,王妃抽出帕子,擦起眼淚來,連連點著頭答應著:

「我聽爺的,等小恪襲了爵,我和爺侍候著母親回南邊好好住幾年去。」

王爺靠著靠枕,半晌才點了點頭。

第二天早上,李小暖過去時,王妃已經吃了早飯,正站在檐廊下,看著人擺放院子里的菊花。

李小暖進來請了安,陪著王妃,看著人擺好了菊花,王妃才拉著李小暖進了屋,李小暖侍候著王妃坐到榻上,奉了茶,王妃拉著李小暖坐到身邊,笑著說道:

「今天有件大事,要和你商量。」

「什麼大事?」

李小暖忙凝神問道,王妃伸手拍了拍李小暖的手,溫和的安慰著她,

「別怕,其實也算不得大事,我想著,從今天起,你就開始學著管家理事吧。」

李小暖怔怔的眨了眨眼睛,看著王妃,呆了片刻才膽怯的說道:

「母親知道,我年紀小,歸家時候又短,哪裡能……」

「母親知道別怕,這不是讓你先學著不是,你也知道,府里大大小小的事,若論起來,哪一天沒個幾十件的?若都要主子做主,光忙這個都來不及,咱們府里一來規矩嚴,二來外管事和裡頭的管事嬤嬤,也都是極精幹忠厚的,那些小事,交給他們處置就是,咱們也不用多管,說是管家理事,也不過就是看著別出大錯就是了。」

王妃絮絮叨叨的安慰著李小暖,李小暖垂著眼帘,心思飛快的轉著,緩緩點了點頭,抬著看著王妃,滿眼依賴的說道:

「我聽母親的,幾個管事嬤嬤都是母親調教出來的,想來都是極好的。」

「可不個個都是極好的這些年,別說大錯,就是小錯,也沒大有過,你只放心就是。」

王妃笑著說道,李小暖心底打定了主意,笑著說道:

「母親,我先學著,先學著聽回事好不好?」

王妃連連點頭答應著,揚聲叫了春草進來吩咐道:

「去叫了裘嬤嬤、鄒嬤嬤和田嬤嬤過來,你和夏荷幾個,也過來。」

春草答應著出去叫人了,片刻功夫,裘嬤嬤、鄒嬤嬤和田嬤嬤進了正院,春草、夏荷、秋桂、冬梅也急忙出了屋,和裘嬤嬤一處,垂手站在了院子里。

王妃牽著李小暖的手出了正屋,站在檐廊下,掃了眼眾人,聲音溫和中帶著絲不容質疑,

「都聽好了,從今天起,這府里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兒,由少夫人統總管著。」

王妃頓住話,目光威嚴的掃著垂手站在院子里的七人,接著說道:

「從明天起,這辰正回事的規矩還照著原來,就在內院議事廳,少夫人辰正過去,聽回事發對牌,凡百的規矩,我也不多說,你們都是府里的老人,差使也辦老了的,自然知道該怎麼著做好了,就這樣吧。」

眾人曲膝恭謹的答應著,又給李小暖見了禮,才垂手退了出去。

裘嬤嬤等三人出了正院,走了十幾步,裘嬤嬤頓住腳步,轉頭看著兩人,笑著說道:

「今天這天竟冷得出奇,不如一處喝杯熱茶再去辦差吧?」

鄒嬤嬤忙陪著笑臉,連聲說好,田嬤嬤和往常一樣,不冷不熱的回道:

「外頭事多,我今天就不陪裘嬤嬤喝茶了,改天有空,再回請嬤嬤吧。」

說著,微微福了福,徑直走了,裘嬤嬤眯著眼睛,直看著田嬤嬤轉過假山,看不到了,才冷冷的「哼」了一聲,鄒嬤嬤站在旁邊,帶著絲妒意,說起了風涼話:

「她男人當著府里大總管,是這府里排頭把椅子的副主子,她可是橫著走」

裘嬤嬤臉色微變,恨恨的看著田嬤嬤轉彎的假山,狠狠的啐了一口,不就靠著男人要不是自己男人死得早,這大總管,輪得著他平安做?

裘嬤嬤憤慨而傷感的閉了閉眼睛,轉過身,昂然往前走去,

「走,咱們喝茶去」

鄒嬤嬤忙跟了上去,兩人說笑著往後面大廚房走去。

李小暖回到清漣院,叫了孫嬤嬤和蘭初進來,說了王妃讓她管家的事,孫嬤嬤長長的舒了口氣,露出滿臉笑容來,李小暖蹙著眉頭,看著孫嬤嬤,一迭連聲的嘆起氣來,

「嬤嬤有什麼好喜歡的?這家哪是那麼好管的?王妃這麼多年都不管事了,上上下下都是裘嬤嬤一手抓著,這裘嬤嬤到底管得如何,這裡頭有多少事,你比我清楚有什麼好喜歡的?」

蘭初贊同的點了點頭,孫嬤嬤笑盈盈的說道:

「怎麼不喜歡?王妃讓你管家,那是對你這個媳婦從頭到腳都滿意了這不是喜事?」

李小暖窒住了,嘟著嘴看著孫嬤嬤,蘭初又跟著點起頭來,李小暖惱怒的看著她,

「你到底算哪邊的?我的話你點頭,嬤嬤的話你也點頭」

「你說的對,嬤嬤說得也對,我當然得點頭了」

蘭初笑眯眯的說道,孫嬤嬤看著李小暖,笑著搖了搖頭,

「少夫人還是別凈打那些偷懶的主意了這府里,上上下下,早晚得少夫人接手管著,不過花些心思,理順了也就好了。」

孫嬤嬤笑著寬解道,李小暖往後靠到了靠枕上,煩惱的說道:

「我也知道理順了就好了,可這一時半會的,怎麼理去,母親說了『個個都是極好的這些年,別說大錯,就是小錯,也沒大有過』,聽聽這話,極好怎麼理?」

蘭初轉頭看著孫嬤嬤,孫嬤嬤笑眯眯的看著李小暖,也不接話,李小暖長吁短嘆了一陣子,直起身子,看著孫嬤嬤和蘭初,嘆著氣吩咐道:

「從明天起,你們兩個,跟我過去議事廳。」

李小暖耷拉著肩膀,沉默了片刻,接著吩咐道:

「竹青、竹葉,還有玉扣她們,一共六個大丫頭,嬤嬤和蘭初商量著看看,也讓她們跟著學著去,幾個小丫頭,也拘緊著些,該學的東西都要學起來了。」

孫嬤嬤笑盈盈的答應著,蘭初也舒了口氣,笑盈盈的看著李小暖誇獎道:

「少夫人就是這點好,再怎麼不合心意,該做的事還是要件件做好」

「唉又要當家理事,這當家理事,什麼時候才能當出個頭,理出個緒啊?」

李小暖煩惱的低聲抱怨起來,蘭初用手掩著嘴,「吃吃」笑了起來,孫嬤嬤看著李小暖,認真的說道:

「也快了,少夫人過兩年生了兒子,等兒子長大了,娶了媳婦回來,就能讓媳婦當家理事了,少夫人就成了老夫人,也就能當個甩手掌柜了,也不過幾十年」

李小暖瞪著孫嬤嬤,頹然往後倒去。

..

就算穿越了,想偷懶不工作,那也是不可能滴哼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