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百二章正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自然好,若是過個十年、二十年,少夫人生得再怎麼好,年紀在那裡放著,哪裡比得了十六七歲水靈靈的小姑娘去?這人老了,還就偏偏愛鮮嫩的東西,唉,往後……這事……少夫人也得想開些,抬眼看看,哪裡不是這樣?」<...

第二百二章正理

兩人沉默著坐了片刻,李小暖看著孫嬤嬤,沉思著問道:

「嬤嬤,你說說,若是老祖宗在,金志揚這事,老祖宗會怎麼處置?」

孫嬤嬤面容微微有些古怪的看著李小暖,斟酌著說道:

「老祖宗凡事都看得極長遠,這事,若讓老祖宗看著,只怕根本算不得事。」

李小暖呆怔了下,目光有些黯然的看著孫嬤嬤,孫嬤嬤小心的打量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這男人,新婚那幾年,自然是好的,縱然有幾個通房姬妾,也難得過去宿上幾晚,可等這孩子也有了,新鮮勁也過了,也就開始往外頭看這看那去了,這也是常情。」

李小暖垂著眼帘,端起杯子,慢慢喝著茶,沉默的聽著孫嬤嬤的話,孫嬤嬤憐惜的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有了這幾年,這做妻子的,腳步也穩住了,兒女也有了,凡事也就要往開了看、該丟下的就得丟下手去,隨他再寵哪個,納哪個去,再怎麼著,也不過是些玩意兒,再怎麼寵,他也越不過規矩禮法去做妻子的,就是要踩穩了位子,管好家,孝敬公婆,教好孩子,把這本份做好了,男人但凡不是失心瘋了,總是要敬重著你的,唉,要的就是這個敬重!」

李小暖垂著眼帘,看著杯子里微黃的茶水,傷感的聽著孫嬤嬤的話,孫嬤嬤起身從李小暖手裡取過杯子,叫了小丫頭進來換了杯熱茶,遞給李小暖,屏退了小丫頭,接著說道:

「不光老話,就是那些什麼聖賢的,不也說過,娶妻取德,納妾納色,這妻,要的是敬重,這妾,爭的是份寵,敬重是長遠的事,這寵愛,哪有個長遠的?這妻和妾的雲泥之別,可不就在這裡?」

孫嬤嬤嘆了口氣,頓了片刻,才接著說道:

「老祖宗往年常說,這女人哪,就是要從男人那兒爭份敬重過來有了敬重,凡事就要看得開,也只有看得開了,才能爭得來這份敬重大姑奶奶是個明白人,自然懂的這個道理,這帶著孩子回鄉,就是正理,按理說,男人在外頭做官,這做妻子的,就該留在家裡侍候公婆,教養孩子,這才是正途正理呢

再往細了說,大姑奶奶成親也有五六年了,大姑爺如今才納了妾,說起來,就算是好的了,少夫人想想是不是這個理兒?大姑奶奶如今兩子一女,在金家腳步早就穩得不能再穩了,大姑爺不管納了誰,再怎麼得寵,也不過一時的事,往後,顏色好的姬妾多的是呢,這男人,也不過就是圖個新鮮勁,這姬妾,都是一茬接著一茬來的。

我說的這些理兒,大姑奶奶只怕更明白,哪還會計較納個妾這樣的小事,這些姬妾丫頭的事!都不過是些玩意兒再說,這會兒收幾房姨娘,也不是什麼壞事,調教好了,再過上幾年,有了新姨娘,有老姨娘明裡暗裡調教著,凡事也省心多了。」

李小暖慢慢喝了口茶,只覺得這茶里的苦澀都泛了上來,直苦進了喉嚨最深處,孫嬤嬤留神著李小暖的臉色,笑著說道:

「我記得有一回陪老祖宗閑話,正好說到這姨娘調教姨娘的事,老祖宗就說了,咱們女人管著這後院,跟男人在朝堂里做的什麼大事不大事的,若論心思和手段,其實也差不到哪裡去!」

李小暖咽了滿嘴的苦澀,失笑起來,放下杯子,看著孫嬤嬤,帶著絲感激,低聲說道:

「多謝嬤嬤開解,這後院,當真比男人的朝堂不差什麼!」

孫嬤嬤舒了口氣,看著李小暖,感慨的說道:

「不光不差多少,還難心的多了,說句不中聽話,少夫人別惱,少夫人生得這樣,萬人中也沒一個,如今年青自然好,若是過個十年、二十年,少夫人生得再怎麼好,年紀在那裡放著,哪裡比得了十六七歲水靈靈的小姑娘去?這人老了,還就偏偏愛鮮嫩的東西,唉,往後……這事……少夫人也得想開些,抬眼看看,哪裡不是這樣?」

李小暖長長的嘆了口氣,贊同的點了點頭,

「嬤嬤說的是,王爺身邊的許氏,今年不過三十齣頭,王爺可都五十多了王爺看著吧,還特別嫌老,真是老牛嫩草」

孫嬤嬤無奈的挑著眉梢,看著李小暖哭笑不得起來,老祖宗說的對,少夫人這規矩,學得再好,也沒學到心裡去,哪有這麼說長輩的?唉

「這還是好的別家老爺、老太爺身邊,十幾歲的姨娘不也多的是!」

孫嬤嬤感慨的說道,李小暖噁心般皺著眉頭,半晌才悶悶的嘆出口濁氣來,看著孫嬤嬤,目光黯淡的說道:

「嬤嬤,我想想這些事,就噁心的不行,難受的不行,不想再說這個了實在是……咱們說別的吧」

李小暖閉了閉眼睛,厭惡的揮著手,不願意再提這個令人無比生厭的話題,孫嬤嬤看著她,暗暗嘆了口氣,忙笑著說道:

「好好,不說了不說了說得我也覺得厭氣起來對了,少夫人從莊子裡帶回來的醉蟹,昨天小廚房說差不多可以吃了,晚上讓她們先送一隻過來,少夫人嘗嘗?」

李小暖連連點著頭,兩人轉了話題,說起了吃喝玩樂的瑣碎事。

汝南王坐在內書房,仔細看著手裡的書信,北三路的情形,比他想象的要好得多,小恪這一趟,只怕比原先想的要順利許多。

汝南王長長的舒了口氣,輕鬆的往後靠到了椅背上,小恪倒是個有福運的,荒唐了那麼多年,又這麼倔頭倔腦的自己跟自己彆扭了這幾年,倒還真是挑了個好媳婦回來,

汝南王舉起手裡的書信,又仔細看了一遍,李老夫人,真是令人敬佩,敬服!這樣的女子,就是男人,又有幾個能望其項背!

汝南王感嘆著又看了一遍書信,將紙輕輕丟進了化紙的火盆里,看著薄薄的紙片瞬間化成了飛灰,端起杯子喝了杯茶,起身往後面正院去了。

王妃接了汝南王進去,侍候著他脫了外面的斗篷、長衫,王爺舒展著身子歪在了榻上的靠枕上,王妃接過許氏託過的茶,遞了過去,笑著說道:

「爺今天回來的可早今天事不多?」

「哪能不多的,小恪出了門,這又離過年沒幾個月了,唉」

王爺重重的嘆了口氣,彷彿痛楚般輕輕捶著腰間,王妃忙示意著許氏,

「讓許氏給你捏捏?」

王爺抬手止住了正要上前的許氏,疲倦的揮了揮手說道:

「不用都退下去吧,我和王妃靜靜的說會兒話。」

許氏小心的垂手後退,和滿屋的丫頭婆子退了下去。

王妃側著身子坐到榻沿上,王爺喝了茶,放下杯子,仔細看著王妃,感慨的說道:

「你也老了,歲月不饒人哪。」

王妃啼笑皆非起來,

「爺今天這是怎麼了?我這五十壽去年都過完了,哪是今天才老的?」

「嗯。」

王爺溫和的看著王妃,笑了起來,

「你說的是,咱們早就老了,這幾天,我這身子越發不濟,聽人回事,多聽幾句就頭暈,今天在外頭坐著,就有些撐不住,唉,往日小恪在家倒不覺得,他這一走,這裡裡外外的事,就擾得我受不住了。」

王妃滿眼擔憂的看著王爺,著急起來,

「要不叫個太醫來瞧瞧?你這身子骨一向極好,今天怎麼就這樣了?得讓太醫好好診一診才行」

「不用,我的身子自己知道,就是老了,精神不濟罷了,哪有旁的什麼事的別擔心,好好歇著,萬事都好,一累起來就不行,說起來,你這身子,平時倒還不如我,這臨近年節,事情多如牛毛,可別累著了。」

王爺止住了王妃,看著她,關切的問道,王妃笑著搖了搖頭,

「我倒沒什麼,家裡的事,一向都有慣例舊規,裘嬤嬤幾個也都照著做了這麼些年了,要**心的事,倒還真不多。」

「年紀大了,就是不多也受累不得,再說,統交給下人,也不大穩妥,恪兒媳婦嫁過來也有兩個月了吧?脾氣性格兒可還好?」

「好脾氣性格都沒挑處,人真是極孝順,又知禮明事,不拘什麼事,她一勸我,不過幾句話,說的我這心裡就妥貼多了,也怪不得李老夫人活著的時候,獨獨疼她」

王妃提起李小暖,眉眼都是笑,王爺微微挑著眉梢,端起空杯子,喝起茶來,王妃急忙起身,從王爺手裡取過杯子,走到門口,吩咐小丫頭換了杯茶端進來,王爺接過茶,一邊喝一邊微笑著,都是滿意,滿意的地方可是大相徑庭。

「當初議親的時候,說實話,我是真不滿意這家世……唉,雖說咱們家,也不用媳婦的家世嫁妝撐門臉,可這小門小戶的女孩子,處處縮手縮腳,哪能有高門大戶出來的姑娘家那份氣度見識的?我擔心的,是這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