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九八章北三路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隨口答應著,笑眯眯的不知道在想什麼,李小暖轉頭吩咐著竹青,「用爺早上打的山雞燉湯吧。旁的,讓廚房看著搭配就是。」竹青笑著答應著,曲膝退出去,到廚房傳話去了。程恪伸手拉過李小暖,滿眼笑...

第一九八章北三路

程恪隔著被子,壓著李小暖笑了一陣子,才起身洗漱去了。

李小暖直睡到午正過後,程恪打完獵回來,見李小暖還睡著沒起,大笑著往床上撲去,李小暖被他壓得動彈不得,急忙叫道:

「快起來骨頭斷了」

程恪翻到李小暖身邊,伸手摟過她,伸了個懶腰,輕鬆的說道:

「小景回去了」

李小暖立即轉過頭,眉飛色舞的精神了起來,

「那咱們趕緊起來你不是說這幾天莊子里在撈魚、腌鹹魚、曬魚乾,撈好了沒有?咱們去看看去」

「不是咱們起來,是你起來魚還要撈好幾天呢,不急,明天再看也來得及,要不?別起了,再睡一會兒,我陪你睡……」

程恪兩隻手慢慢往李小暖衣服里探去,低頭吻了下去,李小暖急忙推開他,又氣又笑,

「你怎麼……沒個夠我餓壞了」

程恪鬆開手,仰面躺在了床上,長長的感嘆著:

「我也餓了礙…」

李小暖不再理會他,急忙從他身上爬過去,進去凈房洗漱更衣去了。

兩人吃了飯,程恪帶著李小暖騎著馬,站在河邊堤岸上,看了撈魚的熱鬧,李小暖指揮著洛川等人挑了幾簍子肥重的魚蝦螃蟹等帶了回來。

一進院子,李小暖就垂涎滿口的連聲吩咐著竹青,

「……告訴廚房,晚上清蒸螃蟹、生炒鱔絲、那蝦極新鮮,就做醉蝦,把魚煎了,燉出濃濃的湯來,再拆些蟹粉,蒸籠蟹粉包子,再把螃蟹挑小些的醉上,還有……」

程恪笑的倒在榻上,

「你果然是個饞丫頭。」

「飲食男女,人生大事」

李小暖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急忙叫了竹青回來吩咐道:

「魚就算了,爺聞不得魚腥味」

竹青曲膝答應著,李小暖轉過頭,看著程恪問道:

「你不吃魚,那蝦呢?鱔魚呢?螃蟹呢?還有什麼不吃的?」

「除了魚,旁的都吃,你吃的,我都吃」

程恪隨口答應著,笑眯眯的不知道在想什麼,李小暖轉頭吩咐著竹青,

「用爺早上打的山雞燉湯吧。旁的,讓廚房看著搭配就是。」

竹青笑著答應著,曲膝退出去,到廚房傳話去了。

程恪伸手拉過李小暖,滿眼笑意的看著她,感嘆著說道:

「你說的真是好,飲食男女,人生大事氨

程恪重重的咬著『男女』兩個字,李小暖轉頭看著他,認真的說道:

「書上那麼多先賢教導啊什麼什麼的,我覺得就這句說得對,旁的都是胡說八道。」

程恪瞪著李小暖,往後仰倒著大笑起來。

兩人無拘無束的在莊子里住著,幾乎天天日上三桿才起來,程恪帶著李小暖到處閑逛,去看磨坊、看水車、看滿河的鴨子傍晚歸來,半夜裡跑到山頂看滿天繁星,騎著馬趕得雞狗滿莊子亂跑……

李小暖珍惜的數著日子,快樂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十天轉瞬即逝。

到了最後一天,程恪比李小暖還磨蹭,直磨蹭到吃了午飯,才從莊子里出來,一路疾行,傍晚時分就回到了汝南王府,兩人到正院請了安,略陪著王妃說了兩句話,王妃就心痛的打發兩人回去歇息了。

第二天一早,李小暖送程恪出了門,坐了轎子往正院請安去了,這深深王府的日子,還得象原來一樣過。

午初時分,靜安進了戶部衙門正堂,轉進後面書房見了程恪,長揖請了安,稟報道:

「世子爺,我們爺說了,今天中午就在我們府里吃飯,我們爺說,請世子爺早些過去,也好多說一會兒話。」

書房正中極寬大的榆木桌子上,正堆滿著帳冊、文書等等物什,程恪從帳冊堆里抬起頭,沉著臉點頭答應了,乾脆站起來,吩咐遠山親自看著滿桌的文書,自己跟著靜安出了門,上了馬,帶著南海等小廝、長隨,徑直往景王府去了。

周景然已經內書房等著程恪了,見他進來,吩咐青平帶人將午飯送到內書房來,屏退眾人,搖著摺扇,在屋裡急急的來迴轉著,猛然頓住腳步,用扇子點著程恪,惱火的說道:

「你沒看到我拚命跟你擠眼睛,眼珠子都快擠出來了?這去北地查府庫的事,是什麼好事不成?你搶這差使做什麼?暈頭了?」

程恪懶散的躺在搖椅上,長長短短的嘆著氣,無奈的說道:

「唉,前兒光顧著高興了,就沒想那麼多,就沒想想皇上怎麼就突然給了這麼大個恩典,說我辛苦了,竟放了我十天,讓我陪陪小暖去,我到底有什麼辛苦處?今天早上皇上一說,我才明白過來,敢情這辛苦是在後頭的,是要把我派出去,到北三路去這一趟,沒個一兩個月肯定回不來!可不是辛苦?唉,你看,皇上這是早就打算著了,我能不答應?敢不搶著?再說,我不答應也沒用不是?皇上算計你我,什麼時候算錯過?」

周景然垂著頭,長長的嘆了口氣,跌坐到搖椅上,用扇子快一下慢一下的敲著椅子扶手,沉默了半晌,轉頭看著程恪說道:

「北地三路,府庫必定不清不楚、不明不白,這事,朝庭上下人人心知肚明,連皇上,只怕心裡也明白著呢,大哥在北三路經營了十多年,從古志恆被他縱馬生生踏死後,整個北三路還有誰敢逆他分毫?咱們早就替他算過,他養兵、養士,日子過得又是豪奢無比,手筆那樣大,這花費上極巨,他自己不是個擅經營的,他府里,從上到下,都是只會花錢不知道經營的,這銀子從哪裡來?還不是都在北三路的軍費、府庫上頭出!這事,咱們能想到,皇上哪能想不到?這會兒,讓你去查這個,這!」

程恪頭往後靠在椅子背上,閉著眼睛,慢慢搖著搖椅,半晌才睜開眼睛,看著周景然,鄭重的說道:

「我早晚要和他對上,如今先出手探探虛實,也沒什麼不好,這事,咱們也不是沒計議過,我就照著咱們先前的計議行事,你別擔心。」

周景然沉著臉,目光幽深的望著屋頂,沉默了半晌,聲音低沉著冷利起來:

「文士筆鋒、辯士舌鋒、武士刀鋒,我比他件件皆佳這一回,就試一試這武士的刀鋒」

程恪直起上身,滿眼的躍躍欲試,身上的懶散轉瞬間沒了蹤影,整個人如一柄出鞘的利劍般散發出寒意來,探身問道:

「做到哪裡?」

「不要動誠王府,把北三路和誠王府的牽連斬了去」

程恪搓了搓手,站了起來,重重的答應著,

「好這回,要大開殺戒了」

周景然長長的嘆了口氣,鎖著眉頭,喝了幾口茶,轉頭看著程恪說道:

「從宮裡出來,我把北三路的情形又細細理了一遍,又把隨雲先生的札記翻出來看了幾遍,北三路的情形,你可半分大意不得,還有,這事,不能咱們一家去,拖上兵部,湯二公子管著車駕司,北地三路的軍馬,他總得親自去查一查去!」

周景然放下杯子,氣勢凜然起來,

「還有錢繼盛!他是戶部侍郎!自然要隨行!」

程恪挑著一隻眉梢,連連點著頭,

「這主意好!誰不知道信王和王妃琴瑟和合,湯二公子可是王妃嫡親的兄長,正好又足夠不成器!只是,錢繼盛?」

「他是三哥的老丈人,這層親戚,任誰也撕擄不開!一家對上三家,大哥凡事總要掂量掂量!有什麼事,先把那兩人推到前頭去」

周景然聲音里充滿了冷意,耷拉著眼皮,接著說道:

「世遠不是看中了那個胡族的舞伎?成全他!你這邊一啟程,就成全了他!林家,也要動一動!」

程恪點了點頭,看著周景然,低聲提醒道:

「若是這樣,咱們和誠王,可就撕破臉了。」

「嘿!」

周景然有些凄涼的哂笑著,

「這臉,早就撕破了,七年前,從咱們差點死在那兩個刺客手裡起,這臉就撕沒了!」

程恪沉默著看著周景然,周景然傷感的垂著頭,低聲說道:

「小暖說得對,皇家,無父子兄弟!」

程恪面容古怪的看著周景然,抿著嘴沒有接話,周景然轉頭盯著程恪看了一會兒,抬手重重的拍著他的肩膀,嘆著氣,滿臉懷念的說道:

「小恪,我真不想……長大成人!你不知道,這些天,我老是夢到咱們從前的事,呼朋喚友,喝酒打架,捧唱曲兒的小姑娘,看舞娘賣弄風情,偷偷溜去……多少快活……」

程恪轉頭看著他,輕輕咳了幾聲,慢騰騰的說道:

「我覺得現在好。」

周景然呆怔了片刻,猛然跳起來,將手裡的扇子用力砸向程恪,氣恨恨的罵道:

「你個混帳東西!娶了小暖就萬事足了?就讓你一直在外頭辦差,一直在外頭哼!」

程恪伸手接了摺扇,用手指掂了掂,嘿嘿笑著說道:

「就算在外頭辦差,也比原來好,小暖在府里等著我呢!」

「你!」

周景然從程恪手裡奪過扇子,抖開來,飛快的搖著,重重的倒在搖椅上,滿臉煩躁的閉上了眼睛。

繼續,那個,第二章,兩個小時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