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九七章過節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軟著,趴在床上,隨程恪怎麼哄,就是不肯起來,口齒含糊的推著程恪,「……你們打獵去,我病了,你折騰了我一夜累病了我睡著了……不去……」程恪半壓著李小暖,手指順著她的背滑到腰間,滿足的嘆著氣,...

第一九七章過節

「嗯。」

程恪攬著李小暖,靠到靠枕上,臉色漸漸凝重起來,轉頭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小景這樣的脾氣,他那後院,往後只怕是非少不了,咱們還是離得遠著些好,父親也說過這事,如今姑母在宮裡,只要沒什麼意外,都是極安穩的,我和小景,又是自小一處長大的,至少這二十年裡頭,旁的不必多想。」

李小暖凝神聽著程恪零零碎碎的話語,緩緩點了點頭,低聲答應著,

「嗯,我知道了。」

「景王府如今要添些喜事才好,也就是這幾個月,孫氏和戴氏就該有喜信傳出來了,一旦生子……」

程恪頓了頓,轉頭看著李小暖,聲音壓得幾乎低不可聞,

「一時半會的倒沒什麼,往後就說不定了,自然是各有各的想頭,景王妃,」

程恪頓了頓,沉聲說道:

「孟國公一族是元徽朝古老旺族,景王妃幾個兄弟,都是爭氣的,景王妃倒無礙,孫氏和戴氏有了喜,景王府只怕還要抬人進去,父親和姑母那裡,早有人選備著了。」

李小暖一臉憐憫的長嘆了口氣,

「景王這後院,得亂成什麼樣子!唉!」

「亂不了,哪有什麼好亂的?哪家不是這個樣子?只要依著規矩,就沒什麼好亂的。」

程恪渾不在意的說道,李小暖無語的看著他,慢慢挑著眉梢,俯到他耳邊,低聲問道:

「以前在古家時,聽人說父親也不止一個妾侍,可如今只有一個許氏隨身侍候著,到底是流言不實,還是……」

「嗯。」

程恪慢慢揉著李小暖的耳垂,漫不經心的說道:

「父親身邊有過名份的姨娘,前前後後一共四個,最早的兩個,一個姓曹,一個姓楊,原是父親屋裡的通房大丫頭,母親進門后就抬了姨娘,姓曹的姨娘很多年前就死了,楊姨娘如今還好好的住在喜容院里,還有個姨娘,姓陳,原是母親身邊的婢女,病了好多年了,一直由楊姨娘照顧著,在喜容院里養著,陳姨娘倒是生過一個孩子,還是個男孩,長到半歲,染病死了。」

長到半歲染病死了?李小暖疑惑著正要細問,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這事,問那麼細做什麼?

程恪頓了頓,接著說道:

「再有一個,就是許姨娘了,也是母親的婢女,母親做主,開了臉給父親做了姨娘,也是絮儀的生母。」

李小暖緩緩點了點頭,心情沉鬱著低落下來,有些無精打採的趴在程恪胸前,沒了說話的興緻。

程恪微微昂著頭,看著李小暖,失笑起來,伸手划著她的面頰,笑著說道:

「你放心,咱們兩個,就我跟你,你不喜歡,咱們就不要那些妾侍通房,你這醋意,真是……唉!」

程恪一邊笑一邊重重嘆著氣,李小暖抬起頭,看著程恪,沉默了半晌,才聲音低落的說道:

「這會兒,我信你。」

「什麼叫這會兒?難道過會兒就不信了?」

「那天,大師和我說,就算知道終是終,也要好好走過,好好看看路上的風景。」

李小暖伸出手指,按著程恪的嘴唇,慢騰騰的說道:

「就算知道往後如何如何,今天咱們在一起,能開心一天,那就好好兒的開心一天,旁的,我現在不願意多想,到時候再說吧,日子總能過得下去。」

程恪直起身子,低頭看著伏在自己懷裡的李小暖,呆了半晌,一時說不出話來。

她時時處處謹慎的如同一隻踩在冰上的狐狸,支著耳朵聽著周圍的動靜,但凡有一星半點的不對,就準備逃之夭夭。

程恪重重的嘆著氣,輕輕拍了拍李小暖的後背,他守了這麼些年,才把她守到身邊,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讓她逃之夭夭。

申末時分,李小暖看著人將前院花廳收拾出來,支起了紅銅火鍋,作為程恪和周景然宴飲之處,又揀了內院的一處暖閣,讓人一樣收拾出來,支了火鍋,準備著自己和孫氏吃飯之用。

看著人收拾的差不多了,又到廚房親自看著人準備好了火鍋用的食材,又用新鮮野菜準備了幾樣涼拌菜,又看著人準備了四五樣點心和各色粥品,眼看著各處都妥當了,才鬆了口氣,拉著程恪看過各處,才吩咐婆子去半山居請景王和孫氏去了。

李小暖在垂花門內迎了孫氏進去,孫氏客氣異常的和李小暖見了禮,在暖閣里去了斗篷。

李小暖往上首虛讓著孫氏,孫氏執意坐了下首,李小暖在孫氏對面坐了,笑著說道:

「一來咱們在這鄉下莊子里住著,二來,我也不懂那些禮啊儀的,咱們就隨意吃飯說話可好?」

孫氏連連點頭答應著,

「這樣最好那些規矩,最拘得人難受。」

李小暖滿眼笑意,這孫氏,倒真是清新可愛。

丫頭婆子送了各色食材進來,竹青、玉扣凈了手,拿了長筷子,就要過來侍候著涮火鍋,李小暖轉頭看著孫氏,笑盈盈的問道:

「你往常在家吃這個,是自己涮,還是丫頭們侍候著吃的?」

孫氏看著正往銅鍋里放著獐子肉片的竹青,遲疑著說道:

「往常在家,都是我自己動手,我還給母親涮呢,這個,倒是自己動手好。」

孫氏聲音漸漸低了下去,李小暖忙伸手止了竹青和玉扣,長長的舒了口氣說道:

「我也是這麼覺得,這火鍋,其實自己涮自己吃才真正好吃咱們自己來,想怎麼吃就怎麼吃」

孫氏笑容溢了滿臉,神情雀躍起來,李小暖站起來,看著孫氏,笑盈盈的說道:

「我這衣服,袖子可不方便,反正這屋裡暖和,我就去了這外面大衣服了,姐姐不要怪我失禮。」

孫氏面容放鬆著隨意起來,跟著站起來,

「我也要去了大衣服」

丫頭上來,侍候著兩人去了外面的衣服,只穿了小襖長褲,李小暖乾脆讓人把火鍋移到了榻上,放了幾個大靠枕,兩人怎麼舒適怎麼坐了,各自揀著自己喜歡吃的,往火鍋里涮著吃著。

吃了兩口,李小暖放下筷子,笑著吩咐道:

「差點忘了,還有酒呢,咱們也喝幾杯」

孫氏滿臉垂涎,正要點頭答應,卻硬生生的止住了,看著李小暖,搖了搖頭,低聲說道:

「還是算了,沾了酒氣,爺要生厭的。」

李小暖心微微沉了沉,點了點頭,岔開了話題,

「今天正巧獵了獐子,要不然,咱們用魚湯做底,涮羊肉,正好一個『鮮』字」

「可不是,魚羊為鮮唉,可惜也是味道重了些……」

兩人說說笑笑著,吃著火鍋,竹青奉了冰鎮的石榴汁上來,兩人吃得飽了,靠在榻上,看著丫頭收拾了下去,慢慢喝著茶,剛說了一會兒閑話,外頭婆子進來稟報了,外頭周景然已經準備回去了。

李小暖急忙叫人拿了濕帕子進來,孫氏急匆匆的凈了手臉,手忙腳亂的穿了衣服,也不及和李小暖告辭,帶著丫頭婆子急忙奔了出去。

李小暖裹了斗篷,跟著送了出來,看著她急急的奔出了垂花門,往外奔去,傷感的看了半晌,才慢慢轉過身,沿著抄手游廊回去正屋了。

做女孩子時,是父母的掌中寶、心頭肉,如珠如寶著,嫁了人,就得這樣戰戰兢兢的侍候著丈夫公婆,要使心要用計要大度要知禮要懂事要忍讓……要沒有自己

李小暖嘆息著轉回了正屋,也不等程恪進來,徑直進去沐浴洗漱了。

李小暖沐浴乾淨,吩咐竹青取了身家常半舊衣褲出來穿了,讓玉扣照著出嫁前的習慣,鬆鬆辮了頭髮,轉出了凈房。

程恪已經沐浴洗漱好,穿著身本白素綾衣褲,正歪在榻上翻著封信,見李小暖辮了頭髮,一身半舊衣服出來,眨了眨眼睛,獃獃的看著怔住了。

李小暖看著滿臉呆怔的程恪,有些莫名其妙起來,

「你怎麼了?有什麼不對?」

程恪連咳了幾聲,急忙轉過頭,舉著手裡的信,

「沒事沒事,沒有不對」

李小暖疑惑的看著程恪,程恪將手裡的信匆匆塞回匣子里,胡亂蓋上匣子,跳下榻,彎腰抱起李小暖,一邊往內室走,一邊俯在李小暖耳邊,低聲說道:

「咱們歇著去,我想你,想得難受。」

第二天一早,李小暖渾身酸軟著,趴在床上,隨程恪怎麼哄,就是不肯起來,口齒含糊的推著程恪,

「……你們打獵去,我病了,你折騰了我一夜累病了我睡著了……不去……」

程恪半壓著李小暖,手指順著她的背滑到腰間,滿足的嘆著氣,低聲說道:

「你真不去?嗯,你歇著吧,我陪小景打獵去,我給你獵只狐狸回來,取了皮做衣服穿?」

「嗯嗯。」

李小暖胡亂答應著,用手推著程恪,

「你趕緊去,我困了,要睡了……」

程恪依依不捨的坐起來,又俯下身,貼到李小暖耳邊,輕輕咬著李小暖的耳朵,一邊笑一邊低聲說道:

「你好好歇著,晚上,咱們再試試別的……」

李小暖側過頭去,伸手推開程恪,拉著被子蓋到了頭上。

.

女孩子,嫁人前,是珍珠,怎麼嫁了人,就成了魚眼珠子了?寶玉的話,男人的感嘆,女人的傷感,誰來說說,怎麼就成了魚眼珠子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