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九六章疑惑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辦差,這些都丟開了手,小景是個喜歡熱鬧的,他這一陣子又有些心緒不定,自然不想一個人呆著,他又憐香惜玉,自然不想丟下你和孫氏獨自呆著,這才帶著孫氏和咱們一處,不過想熱鬧些罷了。」李小暖歪著頭看著程...

第一九六章疑惑

李小暖換了衣服出來,穿了件深紫色斗紋錦斗篷,和程恪一起出了門,程恪上了馬,李小暖坐了車,往半山居接了周景然和孫氏,一起往酒庄過去了。

車子在酒庄門口停下來,竹葉侍候著李小暖戴了帷帽,程恪已經下了馬,站在車前,伸手扶著李小暖下了車。

李小暖下了車,轉頭打量著四周,周景然穿著深灰哆羅呢斗篷,背著手站在不遠處,神情有些漠然的看著這邊,孫氏穿著件翠綠緙絲羽緞里斗篷,戴著帷帽,正扶著丫頭的手,小心的下著車。

李小暖看著孫氏,遲疑著轉頭看著程恪,程恪掃了眼周景然,低低的說道:

「孫氏頭一趟來,你陪陪她吧,總要儘儘地主之誼。」

李小暖微微頜首答應著,讓過程恪,帶著竹葉和玉扣,微笑著往孫氏車邊走去。

程恪和周景然低聲說了幾句話,一起往前走去,李小暖微笑著和孫氏見了禮,讓著她,跟在兩人後面,往酒庄大門進去了。

大門口,酒庄庄頭帶著幾個管事,早就恭敬的迎著了,見四人過來,跪倒在地磕頭見了禮,也不敢往後看,小心的爬起來,垂著頭引著程恪和周景然,往酒莊裡進去了。

孫氏不時側著頭,偷偷的好奇的打量著李小暖,李小暖被她看得有些無奈起來,笑盈盈的轉過頭,看著孫氏,聲音溫婉的聊起閑話來,

「夫人原來可見過這釀酒的作坊?」

孫氏忙笑著點了點頭,

「小時候跟母親到我家莊子里小住時,和哥哥一起去酒坊里玩過。」

話音剛落,孫氏猛然頓住話頭,急急的改正道:

「我是說,是從來在娘家時,到……」

「我是頭一次看到酒坊,也不知道這麼多缸是做什麼用的?」

李小暖彷彿沒聽到孫氏話里的『我家』還是『他家』,指著路兩邊一排排放著的大缸,溫和的打斷了孫氏的解釋,轉頭看著孫氏,好奇的說道,孫氏呆了下,疑惑的看著李小暖,順著她的手指看著路兩邊的大缸。

程恪頓住腳步,轉過頭,看了眼李小暖,又順著她的手看著兩邊的大缸,周景然也跟著停下來,轉頭往回看著兩人,孫氏見周景然轉頭看過來,手裡的帕子微微抖了下,忙斂容屏聲,微微垂著頭,姿態端莊的頓住了腳步。

李小暖透過帷帽,有些不滿的掃了眼程恪,他必是一邊走一邊留神著後面的動靜,這會兒想做什麼?給她釋疑?

李小暖微微垂著頭,不再說話,眼風瞄著孫氏,微微落後她半步,也謹慎的頓住了腳步。

程恪轉過身,讓著周景然,兩人跟著管事,繼續往前走去,孫氏緊緊瞄著周景然,全神貫注的跟隨著他的腳步和節奏,也顧不得再理會李小暖。

李小暖心裡暗暗嘆息著,留神照看著孫氏,兩人一路沉默著跟在周景然和程恪身後,沒情沒趣的圍著酒窖走了半圈。

程恪和周景然低聲說著話,沿著寬闊的地道,往酒窖進去了。

孫氏和李小暖跟進酒窖,李小暖沉默而好奇的四下轉著頭,打量著堆得滿滿的酒窖,看著周景然和程恪挑挑揀揀,挑了桶酒出來,又跟著兩人出了酒窖,一路無言無語、無趣無味的出了酒坊。

李小暖扶著孫氏上了車,才轉到自己車旁,扶著竹葉上了車,回去了薔薇院。

進了正屋,竹青迎出來,替她去了斗篷,李小暖長長的舒了口氣,歪在榻上,接過蟬翼遞過的熱茶,舒服的喝了一口,唉,這樣的沉悶無趣的閑逛,還不如在這院子里歇著的好。

李小暖喝了半杯茶,拿了本書剛要翻開來,程恪掀帘子進了屋。

李小暖作勢就要起來,程恪忙伸手止了她,

「你躺著,不用起來。」

程恪解了斗篷,隨手扔給旁邊侍立的小丫頭,踢了鞋坐到了榻上,李小暖直起身子,接過玉扣奉過的茶遞了過去。

程恪接過茶,喝了幾口,放下杯子,擰著眉頭,看著李小暖,有些無奈的說道:

「小景說晚上帶著孫氏和咱們一處吃火鍋過開爐節。」

李小暖愕然看著程恪,呆了片刻,眉頭漸漸擰了起來,揮手斥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轉頭看著程恪疑惑的問道:

「景王這是想做什麼?哪有這個理兒?一處吃火鍋,這成什麼啦?他什麼意思?想讓我和孫氏多親近?還是有旁的什麼意思?」

程恪雙手枕在腦後,往後靠到靠枕上,

「讓你和孫氏多親近?」

程恪低聲嘟嚷著,想了想,笑了起來,轉頭看著李小暖說道:

「不會你這心思太細,凡事思量太過,小景隨意慣了,我和他……對那些禮法上的東西,一向不大在意,他必是覺得一個人悶,想過來大家一處熱鬧熱鬧,他和你……也早就認識……你想得多了。」

「他若想找你說話解悶,也不用帶著孫氏過來,既帶孫氏來,這裡,也只能是我招待著,你說,我哪裡想多了?」

李小暖嘟著嘴,盯著程恪問道,程恪眉頭鎖到一處,凝神想了一會兒,拉過李小暖,低低的說道:

「我跟你說,小景這個人,自詡是個多情種子,其實對女人最能放得開手,前些年,他迷上了一個叫宜娘的唱小唱的歌伎,為了捧紅她,我和他前前後後足足花了七八萬兩銀子,還為了她,跟威遠侯家大公子打了好幾架,我原以為他必定要納了回來,怎麼的也得寵上幾年,結果他捧紅了人家,就此丟開了手,再沒去聽過宜娘唱曲兒,也就小半年,連這個人都忘得乾乾淨淨,又看上了一個舞娘,也沒喜歡幾天,就又掉了頭,看上了新人,這些年,里裡外外也不知道他看中過喜歡過多少女子,最長的,也就是新鮮個幾個月,短些的,十天半個月,就忘得精光。」

李小暖愕然睜大眼睛看著程恪,程恪彷彿想起了什麼,急忙揮著手解釋道:

「我跟他不一樣……不全一樣,咳,我和他……唉,小暖,都是過去的事,那時候年青,不懂事,都過去了,早就忘了。」

李小暖嘆了口氣,示意著程恪,

「你解釋這個做什麼?接著往下說。」

「嗯,」

程恪小心的看著李小暖,見她臉上沒有絲毫不悅,暗暗舒了口氣,接著說道:

「前年,小景拿定了主意,打算好好辦差,不再象原來那樣子荒唐度日,從那時候起,外頭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他就丟得乾乾淨淨,再沒理會過那些歌伎、舞伎、清倌人什麼的。府裡頭,他待屋裡近身侍候的大丫頭好是好,可若是違了他的規矩,立時就翻臉打發出去,轉頭間就能把人忘得一乾二淨。」

「嗯,這倒跟你一樣。」

李小暖點著頭,接過了話頭,程恪嗆了口口水,李小暖忙撫著他的胸口,笑眯眯的說道:

「我沒別的意思,你不用解釋,你接著說,接著說就是。」

「哼!」

程恪悶「哼」了一聲,看著笑眯眯的李小暖,想了想,還是接著說了下去,

「小景的脾氣,看著極是憐香惜玉,其實最分明不過,孫氏和戴氏進門這些日子,他待兩人,沒有半分偏倚,宿在兩處的日子也一天不差,你看吧,這次帶了孫氏出來,下次要出來,必是帶著戴氏的。」

「嗯,他既待孫氏並無不同,自然不會特意替她打算,也不會替她找機會交好誰去。」

李小暖看著程恪說道,程恪連連點著頭,李小暖皺著眉頭,慢吞吞的接著說道:

「既不是為了讓孫氏交好咱們府上,那他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帶著孫氏要和咱們湊到一處做什麼?」

程恪苦惱的挑著眉梢,看著李小暖,一邊搖著頭,一邊失笑起來,

「小暖,你凡事想得太多,照我看,他真是有些無聊,想多找些人熱鬧熱鬧罷了,你不知道,往年我和他,經常聚了幾十個人一處玩耍,這兩年,因為要辦差,這些都丟開了手,小景是個喜歡熱鬧的,他這一陣子又有些心緒不定,自然不想一個人呆著,他又憐香惜玉,自然不想丟下你和孫氏獨自呆著,這才帶著孫氏和咱們一處,不過想熱鬧些罷了。」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程恪,程恪長長的嘆了口氣,伸手摟了李小暖,無奈的撫著她的臉頰,笑著解釋道:

「我和小景,也就這兩年算是正經辦差做事了,往年做什麼,只隨心意,旁的也不去管,這做人行事上頭,胡鬧得沒邊,難免讓人看著匪夷所思了些,你心思細,又是……自小謹慎,凡事都要在心裡過上七八遍,還放不下心來,看著小景行事,難免覺得古怪,沒事,你若是實在不放心,我去問問小景?」

「不用。」

李小暖搖著頭,笑著說道:

「若是景王真有什麼意思,必會明示暗示了孫氏,只看孫氏行事,也就知道的差不多了。」

第二章,晚兩個小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