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九三章看街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程恪舒了口氣,失笑起來,「流眼淚洗眼?還有這麼個說法的?」「嗯,高興了、生氣了、傷心了,流點眼淚出來,洗洗眼,人就舒服了。」李小暖情緒舒緩了過來,看著程恪認真的說道,程恪低頭看著李...

第一九三章看街

九月末,一天晚上,程恪回來,剛進門,脫了大衣服,就笑容滿面的拉過李小暖,興奮的說道:

「今天有極好的事,你猜猜看」

「皇上誇你了?」

「不是,沒誇,就是誇了,也算不得極好的事今天皇上說我差使辦得好,又說我也還算是新婚里,不能讓我太忙了,就放了我十天假,讓我回來好好陪陪你」

程恪滿臉興奮的說道,

「剛去正院請安時已經和父親、母親說了,咱們去莊子里住幾天去我帶你去打獵這會兒,那些鹿阿獐子啊什麼的,正是肥的時候,明天一早咱們就啟程,下午一得了信兒,我就讓遠山和南海過去莊子里準備著去了」

李小暖眼睛亮閃閃著也跟著興奮起來,連連點著頭,叫了竹青進來,一迭連聲的吩咐她收拾東西。

第二天,天還沒亮,李小暖就醒了過來,借著黎明的一點點光亮四下看了看,推著程恪,

「趕緊起來,要晚了」

程恪摟著李小暖,睜了睜眼睛,又閉上了,口齒含糊的說道:

「天還沒亮,早呢,再睡一會兒。」

李小暖推著他,

「咱們早些起來,早些請安,早些走,快點」

程恪摟著她,只裝睡著,李小暖往他懷裡擠了擠,貼在他耳邊,溫軟的低語著:

「阿恪,咱們早點走好不好?」

程恪睜開眼睛,攬緊李小暖,嘴唇一路吻了上來,含含糊糊的說著:

「起不來了……」

李小暖急忙推開程恪,掙扎著坐了起來,程恪一隻手攬在李小暖腰間,也跟著坐了起來,從身後摟著她,貼在她耳邊,曖昧的說道:

「好好好,起來起來,早點過去,那晚上,咱們早點歇著?」

「好明天,咱們睡到中午再起來,好不好?」

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笑眯眯的說道,程恪呆了呆,俯在李小暖肩上,笑了起來。

兩人起來,吃了飯,外面天剛蒙蒙亮,程恪叫了個婆子進來吩咐道:

「你去正院,跟王爺、王妃說,怕路上不好走,我和少夫人趕早去莊子了,就不過去擾醒王爺、王妃辭行了。」

婆子答應著出去稟報了,程恪牽著李小暖的手,出了院門,上了轎子,到二門裡上了車,往城外趕去。

車子角落裡,蘭初已經吩咐人放了兩隻熏爐進去,早已經烘得車子里暖意融融,李小暖坐在車上,舒服的嘆了口氣,程恪去了外面的大衣服,伸展著身子半躺了下來,感嘆道:

「這車子里真是暖和」

李小暖正掀著車帘子,好奇的往外探看著。

車子緩緩行著,這一條街上,只有汝南王府一家,路兩邊已經有了早起的僕從,拿著水斗、掃帚在洒掃,挑著水、挑著籮筐的粗使男僕腳步急促安靜的從角門裡進出著,看到程恪和李小暖的車輛過來,都低頭垂手、恭敬的讓到了路的最邊緣。

車子轉過街角,路上漸漸熱鬧起來,挑擔的、行路的、賣早點心的,打著呵欠開鋪門的夥計,托著小茶壺,站在街邊響亮的漱著口的掌柜……市井百態,熱門非凡。

程恪湊過來,越過李小暖的頭往外探看著,好奇的問道:

「你都看了這半天了,這有什麼好看的?」

「我頭一回看到這些。」

李小暖低低的說道,看著外面,只覺得眼睛都有些不夠用了,程恪伸手從後面攬了她,手指指點著,低聲講解道:

「那穿紅邊靛藍衣服的,是做藥材生意的,那藍邊黑衣的,是車馬行的,京城各行當,做什麼的就要穿什麼服色,輕易不能亂穿,客人一看也就明白了,這人是做什麼行當的。」

李小暖驚奇起來,

「那這衣服,是自己做的?還是掌柜給的?平時也這麼穿嗎?還是只是攬生意的時候這麼穿的?」

「這個……我還真是不大清楚。」

程恪被李小暖問得呆了呆,有些尷尬起來,李小暖回頭看著他,滿臉笑容,轉過頭,一邊看著窗外,一邊和程恪說著閑話,

「小時候,在上里鎮,老祖宗打發古蕭去外頭市井鋪子里學世情經濟,我和古蕭說,讓他去鎮上生意最好的書肆里,把書肆里賣得最好的幾本書買回來給我,你猜猜看,古蕭買了什麼書回來?」

程恪挑了眉梢,笑了起來,

「他必是把三字經給你買回來了。」

李小暖連連點著頭,笑不可支,程恪低頭看著李小暖,疑惑的問道:

「你那個時候買書,也是揀書肆賣得最好的書買,這裡頭,有什麼說法沒有?」

「說法倒沒有,我只是想知道大家都在看的書里,寫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嗯,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你消遣時最喜歡看的書,必是覺得這書里寫得東西,對了你的脾胃,你才喜歡的,我就是想知道大家喜歡的東西是什麼。」

李小暖有些困難的解釋著,她就是想知道這個世道的流行思潮,跟著主流走,才是最安全的生存法則。

程恪擰著眉頭,想了一會兒,低聲問道:

「大家都喜歡的書,必是合了大家的想法的,這是民心?」

李小暖一時呆住了,轉頭看著程恪,嘟著嘴說道:

「什麼民心?我哪想那麼多,我就是想看看大家怎麼看事,怎麼看人,譬如大家都喜歡的書里,大家都喜歡的那人,帶著妻子到處閑逛,大家也不覺得那個妻有什麼不好,那我若跟你一起出去閑逛,想來也是可以的。」

程恪呆了呆,往後仰倒著大笑起來,李小暖惱怒的看著笑得前仰後合的程恪,抬腳踢了過去,

「你笑什麼?」

程恪捉住李小暖的腳,直笑得咳了起來,半晌才直起身子,湊到李小暖身後,一邊咳一邊問道:

「你費這麼大心思,就為了能出去閑逛?」

李小暖滿眼渴望的看著車子外面越來越熱鬧的街市,也不答程恪的話,她曾經活得那樣咨意過,和姐妹們聚眾圍觀帥哥,喝醉了酒在操場上放聲高歌,逛街從黎明能逛到凌晨,當年進出學校多半翻牆出翻牆進……

如今的日子,一年裡頭,連出二門的機會都沒有。

程恪低頭看著突然滿眼傷感的李小暖,莫名其妙起來,忙寬解道:

「其實真天天出來逛,也沒意思,這京城,沒哪一處地方我和小景沒逛到過,沒什麼意思,你要是真想出來逛,以後找機會,我帶你出來就是,逛幾次你就知道了,真沒意思。」

李小暖仰頭看著他,半晌才說出話來,

「我知道,我不是想逛,不過是……我知道,我都知道……」

李小暖話語越來越凌亂,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忙低下頭,用帕子緊緊按住了眼睛,她知道,她都知道,既來之就要安之,那些夢裡的東西,不能想不能想,她都忘了好多年了,這十來年,她幾乎已經忘了那夢中的種種件件了,今天怎麼又想起這些來?

程恪慌亂起來,忙伸手摟著她,也不知道從哪兒安慰起才好,

「以後我帶你出去,有意思,也不是真沒意思,你想逛街,這容易,你別生氣,別哭。」

李小暖拭著眼淚,勉強笑著,低聲說道:

「你別理我,我就是……想哭,不是生氣,不是別的,就是流流眼淚,洗洗眼。」

程恪舒了口氣,失笑起來,

「流眼淚洗眼?還有這麼個說法的?」

「嗯,高興了、生氣了、傷心了,流點眼淚出來,洗洗眼,人就舒服了。」

李小暖情緒舒緩了過來,看著程恪認真的說道,程恪低頭看著李小暖,想了想,鄭重的說道:

「小暖,你跟別人不一樣,我也跟別人不一樣,你放心。」

李小暖仰頭看著程恪,直起身子,在他唇上溫柔的吻了下,低聲說道:

「我知道。」

程恪攬著李小暖,下巴抵在李小暖頭頂上,半晌才微微啞著嗓子低聲問道:

「還要不要看外面的街市?我讓人走得慢些,咱們慢慢看?」

李小暖滿臉笑容的點著頭,程恪敲了敲車廂板,吩咐了下去,車子緩慢下來,一點點往前挪著,程恪攬著李小暖,指點著外面,仔細的和她解說著這是什麼,那個做什麼用,看著李小暖喜歡的東西,就讓洛川過去買了來。

一路慢慢磨蹭著,直到太陽高掛,一行人才出了城門,帶了半車新買的亂七八糟的小玩意兒,往莊子里疾行而去。

直到午末時分,車子才進了莊子,遠山和庄頭遠遠的迎了出來,騎馬前引著,車子沿著莊子里寬闊的大路,一路進了莊子中間的別院里。

別院依著座小山,山上鬱郁蒼蒼,雖已入了冬,看起來,仍是蒼翠非常。

李小暖扶著程恪,在別院二門裡下了車,一邊慢慢活動著微微有些發麻的雙腳,一邊興奮的打量著寬廣異常的院落,程恪牽著她,抬手指著遠處的小山和山下的大片蒼翠,

「你看,山上就能打獵,山下那一片,是跑馬場,我小時候,就是在那裡學會騎馬的,那山很緩,騎著馬就能上去,明天我帶你去騎馬,咱們去山上打只獐子回來,後天正好是十月一開爐節,咱們涮火鍋吃。」

李小暖極目望著遠處的青山和馬場,緊了緊斗篷,連連點著頭。

看清明上河圖,中國館里那個動態的大圖,閑看了好幾遍,除了花船窗戶里隱隱約約的好象有個女子,別的,一個女的也沒有連街上的孩子,都是男孩子,可憐那個年代的女人,閑的文里,放寬了很多很多,不然,閑也受不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