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八八章多事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長長的舒了口氣,有嚴丞相照看著,古家自是萬事妥當。李小暖放鬆著身子,往後靠到靠枕上,想了想,往孫嬤嬤旁邊挪了挪,低聲說道:「嬤嬤,大姐夫納了鄒氏,這事,夫人知道嗎?」孫嬤嬤眉頭擰了...

第一八八章多事

周景然急忙揀起摺子,一目十行的看了,抬起頭,眼睛裡帶著絲憤然,看著皇上申辯道:

「我和小恪從界碑鎮回來,眼看著好好的富庶之地淹成那樣,愧疚之餘,心如刀絞,晚上小恪趕過來和我說,他回去和世子妃李氏說了界碑鎮被淹的事,李氏就想出了去界碑鎮預收糧食的主意,米糧五穀,不拘什麼,都以今年甲等市價支現銀預買,至於預賣什麼、賣多少,全憑農戶自己來報。

次年交米糧時,若市價高於預購價,則以市價為準補銀子或少收糧,若市價低於預購價,則以預購價計,若交來的米糧五穀低於甲等,就以甲等計,若高於甲等,則另補現銀給農戶,若明年交不足,後年再交也成,父親說說,這樣預收糧食,到底……」

周景然低頭看著摺子,說不下去了,皇上眯著眼睛看著周景然,沉默了片刻,沉聲問道:

「這李氏也懂得經營之道?」

「是,李氏是古家李老夫人娘家侄孫女,從小跟著李老夫人長大,聽說十二三歲起,就學著看帳本管鋪子了。」

周景然恭敬的答道,皇上點了點頭,

「嗯,聽說李氏嫁妝豐厚,陪了不少鋪子過去?」

「好象是,聽小恪說,陪了幾十家鋪子過去。」

皇上緩緩往後靠到靠枕上,目光深沉的看著周景然,半晌,才慢慢的說道:

「你知道愧疚,知道痛心,就是好事,看來,你也不缺銀子用,界碑鎮離京城不過百里,但凡用些心,讓人先去打聽了,也不至於上這樣的摺子,這事,朕自會給你個交待。」

周景然急忙長揖道:

「兒臣不敢,禮部也是為了朝庭、為了百姓,也是公心,兒臣……不敢1

皇上微微眯了眯眼睛,看著周景然,抬起手指點了點榻前的椅子,

「坐下說話,聽說因了這事,京城傳了些閑話出來?」

「嗯,兒子也聽到了些。」

周景然小心的坐到榻前椅子上,耷拉著肩膀,有些沒精打採的說道,皇上往後靠了靠,微微仰著頭看著雕樑畫棟的屋頂,出了一會兒神,才轉頭看著周景然,語氣平緩的說道:

「這事……就是委屈了李氏,若是不給她些體面轉一轉,往後,李氏在汝南王府只怕難以立足。」

皇上頓了頓,才接著說道:

「古李氏,就是個極會做生意的,能聚財也知道散財,也從不以銀錢傲人,倒讓人敬重,這李氏從小得她教導,既能入了汝南王的眼,大約也差不了,這樣吧,讓你母親出面,認她做個女兒,封個郡主吧。」

周景然眼裡閃過絲亮光,臉上露出笑容來,

「多謝父親!母親肯定歡喜!這回就不用總抱怨我不是個女兒,不陪她說話了。」

皇上臉上閃過絲笑意,盯著周景然看了一會兒,揮了揮手說道:

「下去吧。」

周景然躊躇著,滿眼擔憂的看著皇上請求道:

「父親病了,兒子留在這兒侍候您,給您念會兒書,晚些再回去吧?」

皇上臉上露出絲溫和的笑意,揮著手說道:

「我不過受了點涼風,人有些倦怠罷了,也算不得病,你回去吧,我歇上一天也就好了。」

周景然忙起身告了退,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皇上看著周景然出了屋,低頭看著手裡的摺子,從旁邊黑漆漆的匣子里取了幾張紙片出來,眯著眼睛看了一會兒,才放回匣子里,閉上眼睛往後靠了過去,他老了,這最小的兒子,也長大了,羽翼漸漸豐滿,爪牙一天比一天尖利起來。

午後,汝縣、懷縣兩縣聯名遞進來的請賞摺子通過驛路明發,經過無數人的手,遞進了宮裡,後面附了餘味堂預收糧食的合約。

禮部左侍郎鍾翰文的摺子被皇上轉到了湯丞相和嚴丞相處,一通大罵之後,把鍾翰文貶到了偏僻窮苦的梓州路普州做了通判,讓他『以體民情』去了。

病中的皇上還是一連下了幾道旨意,先是挑著禮部一星半點的不是,下旨嚴斥了信王「不以純心辦差」,又翻出李老夫人以往善行,謚號「貞惠」,又以皇貴妃所請,以汝南王世子妃李氏小暖為皇貴妃義女,冊封為「安福郡主」,一連串的旨意,讓禮部亂成一團,也忙成一團。

嚴丞相得了信兒,來不及回府,急急的吩咐了心腹小廝,奔回府中交待了宋夫人,遣人至古家安頓。

京城官宦世族忙亂著,往古家再祭,往汝南王府道賀。

古家接了旨,周夫人就引著古蕭和嚴氏,即刻出門上了車,往福音寺連做三天法事,上告李老夫人去了,家中只留了知禮的管事、婆子,引著前來拜祭的人往明遠堂李老夫人靈前祭拜了,再恭敬的送出去。

汝南王府安靜如常,道賀的人不分遠近,都被擋在了二門外,王妃受了風寒,世子妃侍疾,無暇接待。

這原本應該熱鬧非凡的大喜事,在古家和汝南王府的異常平靜中,如同兩滴熱油掉進了冷水裡,很快沒了聲息。

李小暖從正院回來,聽孫嬤嬤仔細說了古家接旨前後的事,長長的舒了口氣,有嚴丞相照看著,古家自是萬事妥當。

李小暖放鬆著身子,往後靠到靠枕上,想了想,往孫嬤嬤旁邊挪了挪,低聲說道:

「嬤嬤,大姐夫納了鄒氏,這事,夫人知道嗎?」

孫嬤嬤眉頭擰了起來,遲疑著說道:

「倒沒看出來,夫人和少爺都沒看來什麼來。」

「嗯,那煩勞嬤嬤去一趟福音寺,一來替我拜祭老祖宗,二來,探探這話,一定要探明白夫人的意思,若是能再探探嚴氏的話,那就更好了。」

「那少爺?」

「他就不用了,嚴氏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

李小暖冷淡的說道,孫嬤嬤微微嘆息了一聲,點頭答應著,

「那我這就去。」

「明天趕早過去吧,蘭初還沒回來,這會兒過去,晚上就趕不回來了,這幾天事多,你們兩個都不在,外院我不大放心。」

李小暖低聲說道,孫嬤嬤忙點頭答應著,

「是我太心急了些。」

李小暖又低低的和孫嬤嬤商量了些事,孫嬤嬤才告退下去忙了。

第二天傍晚時分,孫嬤嬤就匆匆趕了回來,屏退了眾人,和李小暖細細說著:

「……大小姐也給夫人寫了信,說了這事,夫人說,大小姐已經生了一個女兒,兩個兒子了,孫小姐今年也五歲了,正該用心教導著開始學起針線禮儀來,孫少爺也要開蒙念書,她又要顧孩子,又要顧著照顧姑爺,哪裡忙得過來?照理說,也該給姑爺納個知情知禮的姬妾侍候著,她也好騰出手來好好教導著幾個孩子,可大小姐從小性子就強,她也不好多說,如今竟然轉過了這個理兒,夫人也就放心了。」

李小暖咬著嘴唇,直直的看著孫嬤嬤,一口氣悶在胸口,簡直要吐出血來,半晌才呼了口氣問道:

「嚴氏呢?」

「嚴氏……」

孫嬤嬤失笑起來,看著李小暖,無奈的說道:

「夫人這邊話還沒落,她就接了話,說夫人怎麼教導女兒,她是不管,若是少爺敢納妾,她就讓人把少爺閹成太監。」

李小暖瞪大眼睛,「撲哧」笑出了聲,孫嬤嬤攤著手,無奈的說道:

「這少奶奶在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教導出來的!夫人長一聲短一聲的喘了半天氣,自己出門散氣去了,我出來時,細細問了夫人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說這樣直直的頂回去,也不是一回兩回了,頭一回,夫人氣得直病了七八天,少奶奶倒是衣不解帶的侍候著,不嫌煩不嫌累,可過後,一句話說不對她心思,還是就這麼直頂回去1

李小暖笑得伏在了榻上,這嚴氏,心眼不壞,大約從小由著性子長大,不知道什麼叫壓著性子。

孫嬤嬤一邊苦笑一邊接著說道:

「少奶奶進門沒兩天,就把少爺院里的大丫頭一個不剩,全都遠遠的打發了出去,如今院里侍候的,都是她陪嫁過來的丫頭,少爺外頭書房裡,除了婆子,就是小廝,少爺出去,和誰一處,做了什麼,去了哪裡,問了少爺,還要問小廝,問一個不放心,還要隔開了,一個個問,但凡有一絲不對,就鬧得不得安寧。」

李小暖挑著眉梢,忍不住大笑起來,邊笑邊說道:

「我就說,這嚴氏怎麼就……嫁了過來,原來是這麼個脾氣,嫁了古蕭,倒真真是嫁對了人,就這麼管著,倒也省心。」

孫嬤嬤一邊笑一邊搖著頭,

「少夫人也知道,府里的婆子說話也刻薄了些,說如今少爺身邊,凡母的都不行,就是養只鳥,也得養只公的才行呢。」

李小暖笑得軟倒在榻上,好一會兒,才直起身子,看著孫嬤嬤說道:

「這嚴氏,至情至性,我倒極喜歡她這樣的!這古蕭,娶了嚴氏,是他的福氣1

孫嬤嬤無奈的看著李小暖,半晌才嘟嚷了一句,

「少夫人和少奶奶,這上頭倒是一路人。」

還有一章,要晚一些了,六點前差不多,閑是個慢蝸牛。

唉,蝸牛閑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