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八六章門路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的病,這回,聽說是肺玻」李小暖挑著眉梢,看著程恪感嘆起來,「這才是真正的聰明人哪,乾脆遁個徹底這個敏王妃,必是個極有趣的人。」程恪一下子笑出了聲,伸手摟著李小暖,笑了半天才說出話來,...

第一八六章門路

李小暖頓住腳步,想了想,轉頭看著蘭初吩咐道:

「你也一起進來吧。」

蘭初曲膝答應著,陪著李小暖一起進了正屋。

李小暖坐到榻上,歪在靠枕上,從榻几上取了小銀剪刀挑開漆封,抖開信,仔細看了起來,蘭初接過玉扣奉上的茶,小心的放到了榻几上。

李小暖仔細看了信,皺著眉頭,將前面幾頁寫著關於節氣、關於飲食、關於孩子等等瑣瑣碎碎的亂七八糟話語的紙放到一邊,只仔細看著最後一張,最後一張上,古雲姍斷斷續續、含含糊糊、零零碎碎的寫道:「……雲青納一妾,才高貌美,乃京西南路觀察使鄒應年之庶女……如娥皇女英……」

李小暖擰著眉頭,眯著眼睛看著手裡的書信,如娥黃女英,大姐姐那樣的性子,效得了娥皇女英?才高貌美,鄒觀察使庶出女,必是貴妾,效娥皇女英,只怕是金志揚的意思吧?

李小暖無意識的捻著手裡的信紙,垂著眼帘,出神般想了半晌,才抬起頭,看著蘭初低聲說道:

「金志揚納了個妾,京西南路觀察使鄒應年庶出之女,一個貌美才高,什麼都好的妾,大姐姐……高興的很……」

李小暖聲音飄忽著低了下去,頓了片刻,才接著說道:

「你收拾收拾,帶幾個婆子,明天一早去一趟京西南路長青縣,去看看大姐姐去。」

蘭初眼神凝重起來,點了點頭,看著李小暖問道:

「要不要帶些賀儀過去?」

「帶賀儀?賀什麼?」

李小暖垂著眼帘,聲音陰冷的問道,蘭初眼裡閃過絲明了,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

「我知道了,少夫人放心。」

「嗯。」

李小暖長長的嘆了口氣,將手裡的信紙和前面幾頁合到一處,一點點折了起來,重又塞回信封中,端端正正的放在几上,盯著信看了一會兒,轉頭看著蘭初交待道:

「你去見大姐姐,什麼也不用帶,就跟她說,我差你去,沒旁的事,就是妹妹遣人來看看姐姐,問個好罷了,快去快回,明天一早直接動身,不必進來辭行了。」

蘭初凝神聽著吩咐,點頭答應道:

「我知道了,少夫人放心。」

李小暖「嗯」了一聲答應著,蘭初看著臉色一點點陰冷下來的李小暖,暗暗嘆了口氣,告了退,下去收拾東西了。

李小暖端坐在榻上,看著几上的書信,過了好長時候,才揚聲叫了竹青進來吩咐道:

「我記得這鄒應年也是進士出身,好象是三十多歲才考中的,去查查,看他是哪一年中的進士,把從他中進士那一年起,直到今天的邸抄里,所有跟他有關的東西都找出來給我,叫上竹葉一起去找,悄悄的,別驚動了人。」

竹青也不多問,立即答應著退了出去,叫了竹葉,一起往後面庫房找邸抄去了。

李小暖拿了本書,了無心緒的看了一下午,直到程恪回來,陪著他吃了飯,程恪興趣盎然的和她說著閑話,李小暖心不在焉的聽著,突然想起件事來,拉了拉程恪的衣袖問道:

「有件事,昨天就想問你,後來竟忘記了,重陽那天,怎麼沒見敏王妃?」

程恪被她問的呆了呆,隨即笑著說道:

「敏王妃病著,已經有小半年沒出過門了,敏王和她伉儷情深,一直深居簡出的陪著她,也極少出門,這小半年,也就是咱們成親那天,敏王到府里吃了杯酒,聽說也是早早的就回去了。」

「聽說?」

李小暖奇怪起來,程恪伸手攬過李小暖,渾不在意的說道:

「那天我一心掂記著你,哪有功夫留心這個?不過隨便敬了幾杯酒就回來了,誰早誰晚,自然都是聽說。」

李小暖失笑起來,

「你倒好意思」

程恪笑著也不答話,李小暖抬頭看著他問道:

「這敏王,一絲聲響也沒有,竟象是沒這個人一樣,好歹也是個皇子,怎麼會這樣?」

「這話說來就長了。」

程恪一隻手攬著李小暖,一隻手墊在腦袋下面,慢悠悠的說道:

「敏王生母,原是尚衣局的宮女,聽說生得極好,後來,就懷了敏王。」

程恪頓了頓,手下用力將李小暖攬得近了些,聲音壓得低低的說道:

「大約為親近皇上,用了手段,偏又讓皇上識破了,雖懷了龍種,卻一直沒有過位份,就那麼沒名沒份的生下了敏王,產後沒幾天,就染了產褥熱死了。」

程恪轉頭看著李小暖,遲疑了下,低聲解釋道:

「敏王生在七月,大約是侍候的人不經心,才有了這樣的事。」

李小暖往程恪懷裡擠了擠,沉默著點了點頭,程恪輕輕拍著她,接著說道:

「皇上對敏王倒沒什麼,和誠王、信王一樣長大的,可敏王從小就是個極怯懦的性子,奶娘、內侍、宮女侍候的好不說,不好也不說他比小景大了六歲,我和小景只和他一處讀過兩年書,淘氣時在他身上用墨汁畫烏龜,他覺出來了,也跟著笑,半點脾氣也沒有。」

李小暖皺起了眉頭,微微抬起頭,看著程恪問道:

「誠王、信王,和敏王差不多大,小時候欺負他嗎?」

「嗯。誠王從小脾氣就極暴躁,生起氣來,抓到什麼就直接砸出去,敏王右邊額角上有塊半寸長的疤,就是六歲那年,被誠王用玉石鎮紙砸到頭上落下的。信王脾氣好些,就是什麼事都讓敏王替他頂過。」

程恪漫不經心的說道,李小暖歪著頭看著程恪,接著問道:

「你和景王也經常欺負他?」

「我和小景欺負他做什麼?那麼個不會生氣的老好人,你在他身上畫烏龜,他還跟著你笑,這樣的人,欺負起來也沒意思,再說,年歲上差得又多,他又是個沒情沒趣的,嗯……除了畫烏龜那回,沒欺負過。」

程恪想著舊事,笑著搖著頭說道,李小暖暗暗舒了口氣,抬手拍了拍程恪的胸口,嘆了口氣說道:

「你們這些人哪,順風順水的慣了,哪裡知道……泥人還有個泥性子呢,他怎麼不會生氣?不過是沒有法子,再怎麼有氣也只能自己悶著,不敢發作出來罷了」

程恪抬頭看著李小暖,正要說話,李小暖下巴抵在他胸口,拍著他說道:

「再說說敏王妃。」

「敏王妃就更沒什麼好說的了,她是錢家二房嫡女,也是一樣的好性兒,這兩個,就是天聾配地啞,敏王和王妃從成了親,感情倒是極好,敏王府里,沒有側妃,也沒有姬妾,清靜得很,就是一樣,兩人身子都不好,不是王妃病著,就是敏王自己病著,一年到頭,兩人都好的時候幾乎沒有。」

程恪一邊說著,一邊笑著搖起頭來。李小暖凝神聽著,也失笑起來,

「這個叫病遁?」

「嗯,小景也這麼說,敏王從成親開府到現在,就這麼一直病了這麼些年,病得都沒人記得這麼個人了。」

李小暖用手臂支在程恪胸前,托著下巴看著他說道:

「倒是個聰明人,不管怎麼說,他總是皇三子,看這樣子,做人行事,也不是那種讓人實在瞧不上眼的,你也要多尊敬他些才好。」

程恪點了點頭,

「四個皇子裡頭,除了小景,我也就看他還順眼些,小景也是這麼覺得。」

「只怕誠王和信王也是這麼覺得。」

李小暖笑盈盈的說道,程恪點了點頭,李小暖想了想,拍了拍程恪,低聲問道:

「嗯,你說,我要不要去看看敏王妃去?好歹她是病著。」

程恪搖了搖頭,

「不要去了,你去了,只能給他們添麻煩,再說,她也不見得肯見你,她剛開始病著的時候,各府里礙著面子,也都上門去看過,可她那病,不是風寒,就是咳嗽,都是要過人的病,這回,聽說是肺玻」

李小暖挑著眉梢,看著程恪感嘆起來,

「這才是真正的聰明人哪,乾脆遁個徹底這個敏王妃,必是個極有趣的人。」

程恪一下子笑出了聲,伸手摟著李小暖,笑了半天才說出話來,

「頭一回聽到這個話,這一對木頭人,就你能看出趣味來」

李小暖笑眯眯的看著他,過了好大一會兒,才低聲問道:

「京西南路觀察使鄒應年,你認不認識?」

程恪昂頭看了眼李小暖,點了點頭,

「認得倒是認得,沒有交往,他一直做外官,家又不是京城的,也就是述職時,遠遠看到過那麼一兩面,嗯,」

程恪彷彿想起了什麼,支著身子,半坐了起來,攬了李小暖,面容鄭重起來,

「他這一任明年到期,前天聽吏部的人說,他想進京,在六部謀求個位置,怎麼,找門路找到你這裡來了?嗯,我想起來了,他是台州人。」

李小暖眼睛眯了起來,

「沒有,今天收到大姐姐的信,鄒應年把女兒給了金志揚為妾。」

程恪滿臉愕然的看著李小暖,

「嫡女?」

「庶女。」

下一章,兩點前,咳,爭取周末調整過來,親親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