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八五章壞與好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房喝著茶,周景然面容悵然的靠在搖椅上,閉著眼睛慢慢晃著,程恪緩緩搖著摺扇,看著周景然問道:「王妃去福永寺祈福去了?」「嗯。」周景然「嗯」了一聲,繼續閉著眼睛慢慢晃著,程恪收了摺扇,看...

第一八五章壞與好

王妃放下手裡的杯子,看了他幾眼,緩緩的問道:

「今年重陽節的點心,聽說和往年不一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平安身子微微躬了躬,利落的答道:

「回王妃話,是世子爺吩咐了,今年府里的重陽節點心,一份府里點心房出來的,一份餘味齋出來的,全部搭配著送出去,小的怕有什麼不妥,又請了王爺的示下,才照著世子爺的吩咐送出去了。」

王妃面容瞬間放鬆著微笑起來,

「這事,是爺點了頭的?」

「是」

王妃長長的舒了口氣,點著頭笑道:

「那就好,沒什麼事,我不過就是問一問,你去忙吧。」

平安恭敬的長揖告退出去了,裘嬤嬤垂手侍立著,瞄著閑適的靠回到靠枕上的王妃,滿腹的話硬生生壓了回去。

第二天一早,程恪陪著李小暖出了院門,看著她上了轎子,背著手站了片刻,轉身往內書房找汝南王說話去了。

程恪在內書房關著門和父親說了一刻鐘的話,出來到大門口上了馬,徑直往戶部去了。

一直忙到將近中午,程恪叫了遠山進來吩咐道:

「去工部問問景王爺,中午去哪一處吃飯。」

遠山答應著出去了,不大會兒就轉了回來,躬身稟報道:

「景王爺說了,中午就去他府上吃飯,他早上已經吩咐人準備著了。」

程恪點了點頭,午初剛過,就出了戶部衙門,往景王府去了。

兩人吃了飯,坐在內書房喝著茶,周景然面容悵然的靠在搖椅上,閉著眼睛慢慢晃著,程恪緩緩搖著摺扇,看著周景然問道:

「王妃去福永寺祈福去了?」

「嗯。」

周景然「嗯」了一聲,繼續閉著眼睛慢慢晃著,程恪收了摺扇,看著周景然,咧嘴笑著說道:

「小暖昨天見著孫家和戴家小姐了,說兩人都生得極好,春蘭秋菊各有所長,看著脾氣性格也都好,看著都是好姑娘,你有福氣了,這側妃一納就是兩個,好日子定了沒有?」

「福氣?要不明天給你也納兩個,一起添添福氣?」

周景然睜開眼睛,轉頭看著程恪說道,程恪笑著搖著頭,

「我可沒那福份,小暖那性子……」

程恪蹙著眉頭,誇張的嘆著氣,

「唉,小暖脾氣大,那些想頭,又跟別人不一樣,我是沒那個福份了日子到底定下來沒有?這兩個,是一起抬進來,還是分個大小?」

周景然斜斜的瞄著一邊嘆著氣一邊得意著的程恪,閉著眼睛晃了一會兒,才慢吞吞的說道:

「一起抬進來,什麼大小,不分日子讓母親定去,也就這兩天吧。」

程恪有些意外的看著顯得無精打採的周景然,皺著眉頭問道:

「這兩位姑娘,不都是你自己看中的?是你點過頭,滿意了的?」

周景然連連點著頭,彷彿不願意再說這件事,看著程恪,轉了話題,

「今年你們府上重陽節送的那點心,是你的主意?」

程恪眉頭擰了起來,轉頭看著周景然問道:

「你也聽到什麼閑話了?」

「我也?還有誰聽到閑話了?你?這事指定沒人敢在你面前提半個字」

周景然眯著眼睛,一下子有了興緻,程恪瞥了他一眼,悶悶的說道:

「小暖」

周景然挑著眉梢,由驚訝而憤憤然起來,點著程恪說道:

「這是你做的混帳事,跟小暖有什麼事的?誰這麼混帳,竟敢跟小暖說這樣的閑話?」

程恪悶「哼」了聲,含糊著說道:

「小暖不讓我管。」

周景然頓了頓,斜看著程恪,慢慢挑著一隻眉梢,輕輕「哼」了一聲,攤著手說道:

「看來……在內院,你們家的事,我就管不了了。」

「說說看,你都聽到什麼了?」

程恪擰著眉頭問道,周景然抖開摺扇,緩緩搖著,慢騰騰的說道:

「還能說什麼?不過就是說小暖如何商人本性,輕義逐利罷了,這話,必是有心人傳出來的,倒要仔細查查才好。」

「嗯,」

程恪看著周景然,輕輕笑了起來,壓低了聲音說道:

「這事能傳到你這裡,傳得也算夠廣了,也不用……咳,這事吧,昨晚我琢磨了一晚上,倒是能用一用,你想想,咱們去界碑鎮收糧這事,自己可不能說,姑母就算知道了,更不好說,一說,就有了邀功的嫌疑,這事就算白做了,可若沒人知道,豈不是錦衣夜行,咱們還是白做了。」

周景然連連點著頭,

「你說的就是這個理兒接著說」

「這閑話,就算查出根源來,話也傳開了,流言這東西,沒法子抹乾凈,越抹越黑,倒不如乾脆借個勢,就讓它傳得更厲害些,把界碑鎮收糧的事也滲進去,一起傳出去就說餘味齋借王府之勢、趁水淹之災,魚肉打劫界碑鎮百姓」

程恪陰陰的說道,周景然眯著眼睛看著程恪,慢吞吞的說道:

「這壞的可是小暖的名聲」

「小暖……」

程恪頓了頓,含糊了幾句,接著說道:

「小暖不是那種小氣沒見識的人,再說這事,也壞不了什麼名聲,只有好處」

程恪用摺扇重重的拍著手掌,眼睛里閃出興奮的光芒來,周景然盯著程恪看了半晌,眯起了眼睛,

「這主意里透著陰壞,你只會斷人手腿,這坑了人還讓人覺得她委屈的事,小暖最順手,是她的主意吧?」

程恪輕輕咳了幾聲,認真的說道:

「你怎麼能這麼說,小暖一個內宅婦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外頭的事,她自然是一概不知」

周景然一口氣悶在喉嚨里,用扇子點著程恪,半晌才悶出句話來,

「好好個一概不知她還真是一概不知」

周景然往後仰著,長長的吐了口氣出來,

「這一概不知,真是合人心意這話,讓人先從禮部放出去保不準就能釣條大魚出來就這麼著」

「唉,到底還是委屈小暖了」

程恪長長的嘆著氣說道,周景然一口氣窒在喉嚨里,用扇子點著程恪,恨恨的說道:

「你們兩口子,這事上還能吃了虧的?也不過幾天功夫,兜底翻過來,你那個一概不知的小暖,還不知道得佔多大便宜呢你叫什麼叫?」

程恪抬起腳,看了兩眼,昨天被小暖踩著轉過的地方還在隱隱作痛,程恪長長的嘆了口氣,傷感的說道:

「我也很委屈」

周景然眯著眼睛瞄著程恪抬起的腳,突然笑了起來,

「又被小暖踢了?」

程恪轉頭看著周景然,也不答他的話,皺著眉頭問道:

「這納側妃的事,你到底是個什麼章程?如今你這府里也沒個能主事的人……」

周景然煩躁起來,揮了揮手說道:

「讓內諸司辦去南河剛決了堤,我哪有心思辦這樣的事?」

程恪擰著眉頭,看著周景然,關切的說道:

「這兩個側妃,你若是不滿意,現在換也來得及,皇上也答應過你,這側妃的事,只隨你心意,你就仔細挑個可心的就是了。」

「就這樣吧,再換還不是一樣,象你說的,都是紙糊的美人,有什麼分別?算了算了,就這樣吧,只要能讓我省點心就行。」

周景然頹然的揮著手,沒精打採的說道,程恪目光微閃,看著周景然,慢吞吞的說道:

「這美人是紙糊的,還是水做的,能不能活潑潑的鮮亮起來,全在你怎麼對她、怎麼看她,姑娘家個個都與眾不同,只看你能不能看得到了。」

周景然轉頭看著程恪,失笑起來,

「小暖說的?」

程恪點了點頭,周景然看著程恪,曬笑著低聲說道:

「那孟氏,就是個與眾不同的」

程恪有些尷尬的轉身端起杯子,專心喝起茶來,周景然傷感的嘆了口氣,沉默了片刻,揮了揮手說道:

「這事,倒不是為了別的,一來南河決了堤,太喜慶了容易惹出話來,二來,孟氏去寺里祈福,家裡也沒人張羅,不管怎麼說,都不好張揚,悄悄辦了吧,往後好不好,不是我怎麼待她們,是她們自己怎麼待自己。」

程恪點頭應了,不再多話,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一會兒閑話,見時辰差不多了,就起身出來,各自回去辦差了。

李小暖侍候王妃吃了飯,出了正院,往清漣院回去了,蘭初站在大門裡,見她進來,笑著上前見了禮,從懷裡摸出封厚厚的書信,遞了過去,

「少夫人,金家大少奶奶專程讓人捎了封信給您,是大少奶奶的陪房周大慶送過來的,說是一定要親手交給少夫人,門房自然不肯讓他進來,我就去了二門外,那周大慶認得我,這才肯把信拿出來,我讓他先等一等再回去,讓人帶他下去歇著了,怕少夫人有信要帶回去。」

李小暖點了點頭,驚訝的接過了厚厚的書信,低頭看著信封上熟悉的筆跡,是古雲姍的字,這樣厚厚的,又是如此慎重的專程讓陪房送過來,出了什麼事了?

十一點多才回來,閑這幾天事多,煩惱事也多了點,人生啊,就是如此,總是不如意十之八九,心態要好,寬待自己。

閑聽落花,坐看雲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