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八十章悲傷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說是爺挑的。」 竹青為難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目光瞬了瞬,示意著竹青,竹青會意,包了衣服首飾,曲膝退了出去,說是世子爺給少夫人挑的衣服?這出去,不成了笑話了? 竹葉帶著人收了榻上的衣服首...

李小暖回身推著他,笑著說道:

「既然都好看,那也不用你挑了,你去沐浴吧,我挑好了,你出來再幫我看一看,若好,就送過去讓母親過目去。」

程恪笑著點了點頭,轉身進去沐浴洗漱了。

李小暖和竹青、竹葉商量著,挑了件大紅石榴裙,一件石青底緙絲寬袖短夾衣,又挑了對紅寶石耳釘和一支赤金單鳳朝陽金鋼鑽步搖出來。

程恪沐浴洗漱乾淨,換了身淡青綢長衫出來,晃到榻前,看著李小暖挑出來的衣裙,微微皺了皺眉頭,搖了搖頭,

「不好喜慶是喜慶了,那石青壓大紅倒也好,就是太暗了,你還是穿素淡的顏色更好看,還有,這步搖也不好。」

程恪掂起步搖,皺著眉頭一臉的不以為然,李小暖歪著頭,無奈的看著程恪,苦笑著說道:

「一身素淡怎麼行,雖說不用穿大禮服,可也不能太沒規矩了。」

「你放心,我給你挑,不會讓你失了禮數去。」

程恪一邊說著,一邊示意著竹青,竹青抿嘴笑著,指揮著丫頭把剛收起來的衣服又攤了一榻,程恪拎起這件,又抖開那件,挑了片刻,回頭看著李小暖問道:

「你就這些衣服?也太少了些,明天讓針線房過來,給你多做些衣服,這些衣服都不好,配不上你。」

李小暖跌坐到榻前的椅子上,抬手撫著額頭,看著興緻盎然的程恪,苦惱萬分。

程恪挑挑揀揀,挑了件銀紋百蝶籠紗曳地裙,一件暗花雲錦宮裝,比劃著,又找了半天,取了那支碧玉樹枝樹葉步搖出來,退後兩步看了看,滿意的點了點頭,李小暖斜睇著他,挑著嘴角笑了起來,慢吞吞的說道:

「你還真是在這上頭有興緻」

程恪呆了呆,片刻反應了過來,退後兩步,扶著李小暖椅子扶手,頭探到李小暖面前,瞪著她看了一會兒,俯到她耳邊,低低的說道:

「爺的興緻,都在你身上」

李小暖往後靠到椅背上,臉色紅漲起來,目光掃著左右,低聲說道:

「丫頭們都看著呢」

程恪瞪著李小暖看了一會兒,才懶懶的直起身子吩咐道:

「把這些拿去給王妃看看去,就說是爺挑的。」

竹青為難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目光瞬了瞬,示意著竹青,竹青會意,包了衣服首飾,曲膝退了出去,說是世子爺給少夫人挑的衣服?這出去,不成了笑話了?

竹葉帶著人收了榻上的衣服首飾,程恪歪到榻上,舒服的伸展著身子,抬手叫著李小暖,李小暖側身坐到榻沿上,笑眯眯的看著他說道:

「你猜我今天見到誰了?」

程恪伸手拉著李小暖的手慢慢捏著,有些心不在焉的說道:

「見到誰了?」

「紅福啊,我今天見到紅福了。」

李小暖眯著眼睛看著程恪,慢吞吞的說道,程恪的手頓住了,轉頭看著李小暖,一下子坐了起來,伸手點著李小暖的額頭,

「都是你騙得我好帶了那傻子回來差點送不出去」

李小暖笑倒在榻上,半晌才說出話來,

「你……不是,要她暖床的么?」

程恪氣哼哼的看著李小暖,突然彷彿想起了什麼,低頭看著李小暖,擰著眉頭說道:

「有件事,壓在我心頭快十年了,一直想問問你。」

程恪頓了頓,斟酌著想著說辭,李小暖心底微微跳了跳,快十年,是她那一腳嗎?

「那年,在福音寺,你……踢我,你怎麼知道那麼踢?我的意思是……踢的地方……」

李小暖掃了眼程恪,慢吞吞的問道:

「踢的地方怎麼啦?」

「你那一腳,也有個說法,叫撩陰腿,是習武之人極為不齒的招式之最,若是踢狠了,要斷人子孫的,你是從哪裡學的?」

李小暖垂著眼帘,目光游移起來,從哪兒學的,這個問題,比較複雜,說不不清楚,說不得,無論如何說不得。

隨便踢的?咳,她那一踢,招式鮮明,隨隨便便踢不出來,他是習武之人,這個說法圓不過去,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

程恪低著頭,仔細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抬手揉了揉鼻子,輕輕咳了幾聲,含糊著說道:

「你也知道,我自小家貧,是在鄉下長大的,鄉下嘛,也有習武的人,也有不習武的人,那個……」

李小暖心思轉得飛快,兩隻手揪著帕子,抬頭看著程恪,低聲說道:

「你也知道,鄉下野孩子打架,又不講究什麼齒不齒的,都是頭頂牙咬,全掛子上,我就……就是這樣。」

程恪看著李小暖,皺起了眉頭,

「你小時候在鄉下,還打過架?」

「沒……大打過,看別人打的,看看就學會了,那時候小,又不懂事,哪裡分得出好歹來,這招式上就沒學好。」

程恪伸手攬過李小暖,悶聲笑了起來,半晌,才一邊笑一邊說道:

「你那一腳一撲一口,乾淨利落,可不象光看看的,看樣子,你不光打過架,只怕還打過不少架」

李小暖抿著嘴,一聲不吭,程恪攬著李小暖,笑了一陣子,俯到她耳邊低聲說道:

「這樣至情至性,最好那些名門閨秀,個個象泥塑紙糊的,最沒意思」

李小暖瞥了他一眼,想說話,又咽了回去,這個話題,還是少說為妙,往後最好再別提起。

程恪攬著李小暖,想著笑著,手慢慢揉著她腰間,李小暖抬手拍開了程恪的手,

「你起來,我去看看飯菜好了沒有,我餓了。」

程恪笑著鬆開她,李小暖跳下榻,出去吩咐擺飯了。

兩人吃了飯,程恪拉著李小暖,兩人嘰嘰咕咕說了半天話,程恪又揀想起來的,仔細交待了李小暖,夜色深了,才進屋歇息。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李小暖就驚醒了,支著身子坐了起來,程恪驚醒過來,迷糊著伸手攬過她,含含糊糊的說道:

「還早著呢,辰末到宮裡就行,早呢。」

李小暖鬆了口氣,重又躺到床上,卻再也睡不著,微微轉頭看著緊挨著他的程恪,一時恍惚起來,他對她的愛和寵,她看得出來,也感受得出來,可這愛這寵,自己能擁有幾年?色衰則愛馳,也許不等她容顏老去,他的愛就馳得沒了蹤影。

李小暖心底湧起股傷感來,大姐姐那樣要強的性子,懷了孩子,就把珍珠和玉翠開了臉,給了金志揚,二姐姐身邊的侍琴、捧畫,也是這樣,自己,可能安排得出這樣的事?

李小暖心底翻出股濃濃的噁心來,她不可能給他安排這樣的人、這樣的事無論如何,她都沒辦法容忍他在她身邊,和她在一個屋檐下,在她甚至能聽到動靜的地方,和另一個女人纏在一處

李小暖身子微微顫抖了下,他跟誰在一起,她管不了,就是得遠離她的院子,遠離她的視線,遠離她的耳朵,她會自欺欺已,閉著眼睛捂著耳朵,就當不知道,就象她裝著不知道古蕭和他房裡丫頭的那些事一樣

程恪輕輕支起上身,探過頭,疑惑的看著緊緊閉著眼睛的李小暖,低低的問道:

「你怎麼啦?是不是不舒服?」

李小暖恍過神來,卻不願意睜開眼睛,微微搖了搖頭,也不想開口說話,程恪伸手抱過她,讓她面朝著自己,借著窗帘間照進來的晨光,仔細看著她,溫和的問道:

「哪裡不舒服?是不是……累著了?」

「我沒事。」

李小暖垂著眼帘,低低的說道,咬著嘴唇,沉默了片刻,才低低的接著說道:

「往後,你想要納了誰、收了誰,我都不管,你就是不能帶到我面前來,也別跟我說,我不想看到她們,也不要她們立規矩。」

程恪莫名其妙的看著李小暖,半晌才反應過來,抬手撫著李小暖的額頭,哭笑不得的問道:

「做惡夢了?」

李小暖抬手撥開程恪的手,抬頭看著他,嘟著嘴傷感起來,

「往後我懷孕的時候,你要是……就到外頭去,走得遠遠的,不能在我這院子里,也別讓我知道,更不能動我的人,別的,我都不管」

程恪失笑起來,用力摟了摟李小暖,笑著說道:

「你又瞎說了,我有了你,還要別人做什麼?」

李小暖抬頭看著程恪,突然悲從心來,他怎麼能懂得她的心?她心底,她和他是完全一樣、是平等著的,可這個世間除了她,沒人會這麼想,他更不會

月事、懷孕期間給丈夫安排通房侍候,管理他的姬妾,這些這個世間的富貴女子人人要做、還要做好的事,她學了十年,勸了自己十年,可還是沒法子讓自己接受她和這個世間融得再好,只這一處,卻無論如何也融不進去

偏這一處,又說不得道不得

李小暖眼睛酸澀著,眼淚滾了下來,程恪慌亂起來,忙用袖子給她拭著眼淚,急急的安慰著她,

「好好,都是我的錯,我聽你的都聽你的不帶到這院子里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