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七八章妻子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侍候你沐浴,嗯?」李小暖臉上泛著紅暈,把頭埋在程恪懷裡,低低的答應著。第二天是九月初一日,李小暖早早起來,仔細收拾了,程恪皺著眉頭看著她身上的靛藍裙子,到底逼著她換了條銀藍底並蒂芙蓉曳地...

第一七八章妻子

周景然睜大眼睛,看著一臉鄭重的程恪,呆了片刻,突然倒到搖椅上,大笑起來。

程恪惱火的看著跺腳大笑的周景然,抖開摺扇,飛快的搖著,氣哼哼的坐到了旁邊搖椅上。

周景然笑夠了,滿眼促狹的看著程恪,輕輕咳了兩聲,壓低了聲音,認真的說道:

「你別說,我這裡還真有個絕好的法子,絕對不會傷了小暖,就是你得委屈些。」

程恪滿臉狐疑的看著周景然,微微眯著眼睛,謹慎的說道:

「你先說說看看。」

「這多簡單,別同房不就行了。」

周景然說完,又跺腳大笑起來,程恪瞥了他一眼,「哼」了一聲,上身往前探了探,低聲問道:

「宮裡不是有種推拿的法子,你府里有沒有懂這個的內侍?」

周景然收了笑容,微微皺著眉頭,看著程恪輕輕搖了搖頭,

「這法子不好,一次兩次還成,用得多了,極易讓女人滑胎,往後想留也留不住了。」

程恪呆了呆,重重的往後倒在椅子上,撫著額頭髮起愁來,周景然搖著摺扇,盯著程恪看了半晌,才慢吞吞的說道:

「你這主意本來就不妥當,小暖雖說小些,你今年可是二十多歲的人了,為了你這子嗣,別說你們府上,就是母親那裡,也急得不行,哪裡還能拖上一兩年去?小暖雖說小些,可十五六歲就生了孩子的,也多的是,能有什麼大礙的?小暖若有了身子,讓母親從宮裡挑幾個妥當的穩婆,再讓太醫院派個人,就住到你們府上,日夜侍候著就是了,再說,」

周景然頓了頓,看著程恪接著說道:

「小暖生了兒子,在你們府里,也能早日站穩了腳跟。」

程恪堅定的搖著頭,

「不行我問過太醫了,十五六歲年紀,骨頭還沒長結實,若生孩子,最容易落毛病,生育那一關,也難過的多,雖說不是人人都這樣,可萬一呢?萬一有個好歹,我還活不活了?這事,若實在沒有別的法子,我寧可忍著,反正,唉,反正往後的日子長著呢。」

周景然目瞪口呆的看著程恪,點著他,半晌才說出話來,

「你真是失心瘋了哪有這樣的道理?你也太慣著她了我告訴你,凡事不能太過,你這樣……這樣……」

周景然看著一臉執拗的程恪,氣惱的口吃起來,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程恪往後靠在椅背上,半眯著眼睛,悠悠長長的嘆了口氣,感慨的說道:

「小景,你不懂,你不知道,我一回到清漣院,只有她在,那滿院的味兒都是香甜的。」

周景然無奈的靠到椅背上,重重的嘆了口氣,無力的揮了揮手,

「你個沒出息的東西我怎麼沒早看出來你是個沒出息的?好好好,我是不管你了,隨你隨你你且收斂些,府內府外,都不能做得太過了,若是傳出什麼懼內的閑話來,對你對小暖,只有壞處」

「你放心,我有分寸。」

程恪點頭答應著,

「你到底有什麼好法子沒有?你比我還大著一歲呢,你府上,才正經該獺!

程恪轉頭看著周景然,皺著眉頭說道,周景然悶悶的「哼」了一聲,臉色陰沉下來,

「嫡子?嫡?哼,還是算了」

程恪的眉頭擰了起來,憂慮的看著周景然,輕輕拍著摺扇,沒再說話,周景然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垂著頭沉默了半晌,才抬頭看著程恪,低聲說道:

「忠勇伯嫡女孫婉若,這次重陽節入宮朝賀,母親專程邀了她,你讓千月去打聽打聽她的為人風評去,越仔細越好。」

程恪看著周景然,緩緩嘆了口氣,慢慢點了點頭,周景然抬手撫著額頭,傷感的嘆著氣,轉頭看著程恪說道:

「你這任性有任性的福氣,我不如你,你說的事,我這裡收著些葯,你悄悄放到她沐浴的水裡,就是有點味兒,嗯……」

周景然頓了頓,看住程恪,認真的說道:

「這事,你和小暖商量了沒有?」

程恪遲疑著,搖了搖頭,周景然苦笑著搖起頭來,

「小暖那丫頭,心思靈透,這事,你瞞不過她,再說,也不必瞞她,唉,你真是暈了頭了,也不想想,你做這事,若不和小暖先說明了,讓她覺出來,會怎麼想?」

程恪呆了呆,擰著眉頭仔細想了想,緩緩點了點頭,

「你說的極是,你先把葯拿來給我,我回去和小暖商量了再用就是。」

周景然點了點頭,揚聲叫了青平進來,吩咐他去內書房取了只匣子過來,遞給了程恪,交待道:

「也不是全無害處,就是輕微些,也有法子可解,每天吃些阿膠就好了。」

程恪大喜,遲疑著下,盯著周景然追問道:

「吃了阿膠真能解了這葯毒?這方子可有人用過?」

周景然點著程恪,恨恨的說道:

「信不信隨你」

程恪忙陪著笑,

「信信信,嗯,我還是拿去再找幾個太醫瞧瞧才穩妥。」

周景然滿臉鬱悶的看著程恪,程恪喜笑顏開的將葯小心的收到懷裡,跳起來就要告辭。

周景然更加鬱悶起來,有氣無力的揮著手,

「滾」

程恪從景王府出來,直接縱馬去了太醫院,尋人看了葯,才急急的轉回王府,回到清漣院。

兩人吃了飯,程恪拎著本書,往李小暖身邊挪了挪,看著她手裡的品,笑著問道:

「好了沒有?若來不及,就算了。」

李小暖笑了起來,

「再好這兩塊山石就好了。」

「今天別趕著了,歇一天吧,離重陽節還早呢,我有事和你商量。」

程恪笑著說道,李小暖點了點頭,收了品,程恪大喜,忙揮手斥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伸手攬了李小暖,從旁邊几上拿了只匣子過來,遞到李小暖手裡,低聲說道:

「下午我去景王府,從小景那裡討了些葯過來,」

程恪頓了頓,仔細斟酌著說道:

「小暖,你今年才十五,你看,還小,我問過太醫,太醫說,若生孩子,最容易落下毛病,也險得多,小暖,你不知道,這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門關上走一趟」

程恪看著滿眼驚訝,直怔怔的看著他的李小暖,有些著急起來,李小暖垂下頭,程恪急了起來,伸手攬著李小暖,急急的解釋著:

「小暖,我是怕你太小,萬一……沒旁的意思那個……」

李小暖抬起頭,伸手按著程恪的嘴唇,溫暖的笑著說道:

「我知道你的心意,我都知道。」

李小暖笑容流溢開來,

「我聽你的。」

程恪有些目眩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伸手取過匣子,打開來仔細看著,笑著問道:

「怎麼用?」

「放水裡……你沐浴時,放水裡就行,對身子還是有一點不好,你平時多吃些阿膠,就能解了這葯毒。」

程恪伸手攬著李小暖,擁著她緊緊貼在自己懷裡,輕輕笑了起來,李小暖回過頭,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程恪,伸手拍了拍他的臉,笑著問道:

「你是……為了我好,父親和母親那裡,怎麼辦?」

「不管他」

程恪低頭吻著李小暖的脖頸,含糊著說道,李小暖失笑起來,忙伸手推開他,

「你不管,我得管呢」

「不用管,別理會就是,有我呢」

程恪氣息粗重起來,抱著李小暖下了榻,低聲說道:

「讓丫頭侍候你沐浴,嗯?」

李小暖臉上泛著紅暈,把頭埋在程恪懷裡,低低的答應著。

第二天是九月初一日,李小暖早早起來,仔細收拾了,程恪皺著眉頭看著她身上的靛藍裙子,到底逼著她換了條銀藍底並蒂芙蓉曳地裙,一件素白綾修身夾衣,比劃著挑了條深藍絲絛系了,退後幾步,仔細看了,才算滿意的點了點頭,李小暖笑盈盈的任他折騰好了,出了院門,往正院去了。

許氏迎在正院門口,曲膝稟報著:

「少夫人,王妃一早就進宮去了,臨走時吩咐了,讓少夫人自己過去給老太妃請安。」

李小暖笑著應了,重又上了轎,帶著孫嬤嬤、蘭初和竹青、玉扣幾人,往後園瑞紫堂去了。

李小暖帶著孫嬤嬤和竹青,謹慎小心的進了院子,一名中年僕婦恭敬迎著稟報道:

「少夫人安好,老祖宗吩咐了,今兒不想見人,讓少夫人在院子里磕了頭就是。」

李小暖恭謹的曲膝答應著,兩個小丫頭在院子正中放了墊子,李小暖跪下磕了頭,起來又曲膝福了福,正要轉身離開,從後院里衝出盆怒放的茶花來。

李小暖嚇了一跳,忙往後躲去,竹青急忙攔在了李小暖面前,茶花衝過來,越過李小暖,衝到了院子東邊,猛然落了下去。

李小暖好奇的看著茶花后的矮胖丫頭,忍不住失笑起來,忙高聲叫道:

「紅福」

紅福流著口水,一臉傻笑著,呆怔怔的轉著身子,兩隻眼睛左邊往左,右邊往右的尋找著,孫嬤嬤也笑了起來,忙招手叫著:

「紅福,這邊,還認不認得少夫人?認得我不?」

..

咳,又晚了,閑那個,對手指,下一章,要兩點前了,閑現在就要出去,有個采評會,流淚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