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七七章言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了起來,眯著眼睛輕輕嘆著氣,這皇上,竟然也是個窮的。李小暖凝神想了片刻,轉頭看著程恪,笑眯眯的說道:「界碑鎮一帶受了災,人雖還好,地里家裡,真真是水洗過了,我想著,要不,讓朝雲安排人去那一...

第一七七章言商

直到正午時分,雨勢漸漸減弱,周景然面容微微放鬆了些,合掌念起佛來。

青平和遠山滿身泥漿,如同泥人般趕了回來,從馬上翻下來,行了禮,帶著笑意稟報道:

「托爺的福,總算撤的及時,界碑鎮和臨近的界石鄉、陳王莊等十來處地方的人都撤出來了。」

周景然長長的舒了口氣,忙揮著手打發著兩人,

「趕緊下去洗洗去,洗乾淨了再來仔細回話。」

青平和遠山答應著,退出去找掌柜要了熱水,匆匆洗乾淨了,重又回到上房,仔細稟報著:

「回爺,小的們往汝縣、懷縣兩處傳了爺的令,汝南孫縣令正帶著人巡查堤壩,得了爺的令,就讓縣丞帶了人往界石鄉和懷縣幫著撤人去了,懷縣高縣令說爺吩咐過,界碑鎮一帶的堤防最弱,小的就是在界碑鎮找到的高縣令,高縣令當即就遵著爺的令,帶人挨鄉撤人去了,因為撤得早,丑正前,人就都撤出來了,寅正決堤時,界碑鎮一帶早就撤空了,小的回來前,還沒聽到有人傷亡的信兒。」

周景然和程恪長長的舒了口氣,這樣的決堤,一個人不死肯定不可能,只要大部分人都撤出來,就是萬幸了

傍晚,夕霞燦爛無比的露出了臉,周景然和程恪徹底鬆了口氣,朝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這樣的霞光,看來雨是真正過去了。

兩個人安心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趕到了界碑鎮,會同了孫縣令和高縣令,商量著安排界碑鎮等附近十幾個鄉村的百姓的安置和救濟,呆了兩天,就返回了京城。

周景然和程恪先進宮細細稟報了南河決堤的事,請了罪,皇上未可置否,只打發兩人先回去歇息去了。

程恪回到汝南王府,和汝南王在書房裡關著門商量了小半個時辰,才出來往正院請了安,急匆匆的趕回了清漣院。

李小暖正站在院子里,指揮著幾個小丫頭往院子里擺放著幾盆菊花,見程恪進來,急忙迎了過去,曲膝見了禮,迎著程恪進了廂房。

程恪先去沐浴洗漱了,換了身素白底暗雲紋緙絲長衫,舒展著身子坐到榻上,接過李小暖奉過的茶,連喝了幾口,才放下杯子,舒服的嘆了口氣,

「還是家裡舒服」

李小暖抿嘴笑了起來,程恪拉著她坐到榻上,揮手斥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低頭看著她,低聲說道:

「南河到底還是決了堤,界碑鎮那一帶,淹了十幾個鄉,好在人都撤出來了,唉,是大部分都撤出來了,你也知道,這樣決堤,能撤出這些人,也算是好的了。」

程恪嘆著氣說道,

「皇上怎麼說?」

李小暖低聲問道,程恪輕輕笑了起來,捏了捏李小暖的手,低聲說道:

「皇上倒沒說什麼,不過我看他那樣子,倒不象是生氣惱火,皇上年紀大了,這些年是有些倦怠,凡事也不大願意多管,在蘊翠宮呆著的時候也越來越長,可他這倦怠歸倦怠,人可是一點也不糊塗,心裡明鏡似的,哪裡會不知道南河的事。」

程恪頓了頓,低頭看著凝神聽著他說話的李小暖,壓低著聲音,接著說道:

「這些年,誠王年年興兵,討伐那個、討伐那個,這軍隊一動,就是金山銀山米山面山,誠王又……」

「嗯,我知道。」

李小暖低低的說道,程恪眼睛里滿是笑意,點了點頭,接著說道:

「這些年,國庫一直緊繃著,去年治河,嚴丞相盯著戶部,角角落落都掃出來了,也沒湊夠修河的銀子,我和小景也只能先緊著最爛、最要緊的幾處修了,象南河這樣的,就都沒能輪上,皇上心裡明白著呢,這事,沒銀子的事,真是怪不得誰去,唉,修河和興兵,是最花錢的兩件事。」

李小暖仔細聽著,緩緩嘆了口氣,點了點頭,低聲說道:

「前兒我還奇怪呢,皇上怎麼連教坊那點銀子都掂記上了,怪不得……」

程恪重重點著頭,笑了起來,低低的說道:

「元徵朝一向輕稅薄役,皇上又是個慈悲的,五十壽那年,與民同樂減了稅,往後又不肯再加上去,這兩年稅收不增反減,誠王的軍費卻是一年比一年漲得厲害,去年南方又打了一場大仗,又有幾路受災,皇上都免了稅,又不得不撥了銀子去修河工,皇上,也真是窮了些」

程恪邊說,邊輕輕笑了起來,

「教坊那點銀子,也就看在眼裡了。」

李小暖也抿嘴笑了起來,眯著眼睛輕輕嘆著氣,這皇上,竟然也是個窮的。

李小暖凝神想了片刻,轉頭看著程恪,笑眯眯的說道:

「界碑鎮一帶受了災,人雖還好,地里家裡,真真是水洗過了,我想著,要不,讓朝雲安排人去那一帶預收明年的收成去。」

程恪直起身子,挑著眉梢看著李小暖,笑了起來,

「你細說說。」

「你想啊,界碑鎮一帶這會兒被水淹得水洗一般,今秋到明春,中間有個冬天,還要過個年,要熬過去,可不容易,那裡離京城近在咫尺,皇上……又是個慈悲的,再怎麼著,也不能眼看著不救不是,可皇上連教坊那點銀子都想省著,這銀子上……」

李小暖拖長了聲音,程恪看著她,失笑起來,連連點著頭,

「這話極是」

李小暖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咱們在商言商,反正餘味齋和停雲閣,還有你和景王的德福樓,總要買五穀來用,不過就是提前去買,先支現銀給他們,讓他們有錢過秋過冬過年,能支撐到明年夏天收穫,再以穀米抵銀,在咱們,不過就是先付銀子買東西罷了。」

程恪坐直了身子,低頭看著李小暖,呆了片刻,低聲說道:

「這倒是個好主意,汝縣、懷縣是大縣,這界碑鎮一帶雖說是繁盛之地,也不過幾千戶人家,若預買米糧,也用不了多少銀子。」

李小暖笑眯眯的說道,

「咱們不過儘儘心,反正咱們的銀子收著也是白收著,就當掙些福澤好了。」

程恪看著李小暖笑了起來,連連點著頭說道:

「你安排人去吧,我讓遠山跑一趟,跟孫縣令和高縣令打個招呼去。」

李小暖連連點著頭,

「我這就叫朝雲安排下去,回頭讓她做份合約樣本,送到兩位縣令處備一備,免得往後有什麼麻煩。」

程恪失笑起來,

「你放心,有我和小景給你做保,沒人能賴了你的銀子去,我去趟景王府,和小景說說這事去。」

李小暖起身送了程恪出門,笑盈盈的叫了玉扣進來,吩咐她讓蘭初去叫了朝雲進來,細細的囑咐了,

「……雖說是預買,也不能太便宜了,先以今年的市價,以中等質量米糧價付銀子,到了明年收東西時,若市價高了,或是米糧質優,咱們再補差價給他們,若是低了,就算了。」

朝雲笑著搖了搖頭,

「少夫人這生意可是照著虧本做的。」

「不至於,嗯,只明年一年是如此,到後年,就是多退少補了,若是市價低了,或是質量差了,要退錢或是多給糧給咱們才行,還有,最多預買兩年。」

朝雲連連點著頭,

「這還差不多」

兩人又商量了一會兒,李小暖吩咐蘭初取了五萬兩銀票子給了朝雲,朝雲起身告了退,回去安排了幾個掌柜帳房,連夜趕往界碑鎮預收糧食去了。

程恪出了二門,先去內書房和父親稟報了,出了門,往景王府去了。

兩人躺在後園水閣里,周景然凝神聽了程恪的話,悠悠然嘆了口氣,

「這丫頭,還是個有錢的主唉」

程恪搖著搖椅,悠然的晃著手裡的摺扇,也不答話,周景然悶悶的出了一會兒神,轉頭看著程恪說道:

「小暖顧忌得對,這生意,只怕有心人要往別處想去,把合約備一份在兩個縣令那裡,做了明證才好。」

程恪點了點頭,

「我和父親說了這事,父親的意思,是用德福樓的名義去做,餘味齋倒不如德福樓好,我覺得也是。」

周景然轉頭看著程恪,半晌才笑了起來,程恪搖著扇子,慢吞吞的說道:

「小暖只要銀子,旁的一概不管,這人情,你記也罷,不記也好,她不管,我也不管。」

周景然失笑起來,點著程恪,

「你既不管,還說它做什麼?」

程恪眯著眼睛笑著,晃了一會兒,彷彿想起了什麼,直起身子,轉頭看著周景然,俯身過來,低聲問道:

「我問你,你這裡,有什麼不讓女子懷孕的好法子沒有?」

周景然愕然看著程恪,突然跳了起來,點著程恪,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你要納誰?」

程恪也跳了起來,紅著眼睛指著周景然叫道:

「你胡說什麼小暖那性子,我哪敢……是小暖」

周景然狐疑的看著程恪,程恪輕輕咳了兩聲,拉著周景然,貼著他耳邊說道:

「小暖今年只有十五歲,十五歲太小了些,萬一懷了孩子……那可不行,還是晚兩年的好,你有什麼好法子沒有?不能吃藥,我問過太醫了,那些葯,都是傷身子的,不能給小暖吃」

呼,總算趕上了,唉,下次,無論如何,不能這麼趕了,累死個閑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