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七六章暴雨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小暖往程恪懷裡擠了擠,躲避著雨霧,想了想,仰頭看著程恪說道:「等天亮了,你多帶些人,趕過去看看去吧,汝縣、懷縣交界處離京城不遠,騎著馬,要是快的話,也不過兩三個時辰就能到了。」程恪摟了摟李...

第一七六章暴雨

周景然走了沒幾天,京城就下起雨來,中午時候還只是浠浠瀝瀝的下著,到了傍晚,就下得大了起來,半夜裡,電閃雷鳴,竟下起瓢潑大雨來。

程恪皺著眉頭,聽著窗外越來越響的雨聲,漸漸躺不住了,輕手輕腳的下了羅漢床,走到窗前,推開窗戶往外探看著,外面漆黑一片,幾乎什麼也看不到,狂風卷著雨絲,越過寬寬的屋檐,撲面砸了進來,遠處沉悶的炸雷聲此起彼伏,和著雨滴密集的砸在房頂、花草和地面上的聲響,讓人只覺得彷彿置身於一片狂暴的汪洋之中。

程恪擰著眉頭,眯著眼睛看向雷聲傳來的方向,那是汝縣和懷縣方向,南河流過兩縣,小景正在那裡巡著河工……

李小暖被沉悶的雷聲雨聲驚醒,支起身子,透過綃紗簾,轉頭看著背著手、迎著風雨站在窗前的程恪,想了想,輕著手腳下了床,取了件長衣服自己先穿了,又給程恪取了件斗篷,往窗前走去。

程恪聽到動靜,急忙回過頭,見李小暖過來,扯了扯嘴角,笑著說道:

「吵醒你了?」

「嗯,這雨下得太大了。」

李小暖抖開斗篷,給程恪披在身上,微笑著說道,程恪收了笑容,轉頭看著窗戶的傾盆大雨,憂慮的擰起眉頭來。

李小暖往前走了半步,和程恪並肩站在窗前,也往外探頭看著,輕輕感嘆道:

「這雨下得真大」

「嗯,我有點擔心小景,他正沿著南河巡查河工,身邊也沒帶幾個人。」

程恪緊了緊斗篷,低聲說道,李小暖怔了怔,一下子轉過頭來,

「巡河工?現在南河哪一段?若是在汝縣、懷縣一帶,離京城不過一天腳程,只怕那裡也下著這樣的大雨呢」

程恪眼裡帶著絲欣賞,低頭看著李小暖,伸手攬著她往懷裡拉了拉,低聲說道:

「就是在汝縣、懷縣交界處,我才有點擔心他。」

李小暖往程恪懷裡擠了擠,躲避著雨霧,想了想,仰頭看著程恪說道:

「等天亮了,你多帶些人,趕過去看看去吧,汝縣、懷縣交界處離京城不遠,騎著馬,要是快的話,也不過兩三個時辰就能到了。」

程恪摟了摟李小暖,下巴抵在她頭頂上,想了想,低聲說道:

「我想現在就趕過去,天亮就能到了,這樣的天,南河一帶的堤防去年又沒來得及修整,唉,那一帶的堤壩,都十幾年沒整修了,再說,我還怕萬一……有人借勢……」

李小暖輕輕打了個寒噤,程恪忙摟了摟她,笑著安慰著她,

「沒事,我不過那麼一說,沒事,小景命繫於天,吉人自有天相,你別多擔心。」

李小暖點了點頭,仰頭看著程恪,低聲說道:

「我給你收拾東西,趕緊叫起遠山他們,讓他們趕緊準備去,既然要趕過去,就趕緊啟程的好。」

程恪點了點頭,低頭在李小暖額頭上親了下,笑著說道:

「不用你收拾東西,這趟是急行軍,洛川和南海會收拾的,我得趕緊去和父親說一聲,明天一早得讓他跟皇上稟明了緣由才好,還得讓人去嚴丞相那裡請了出城的令牌。」

程恪頓了頓,摟著李小暖,低聲交待道:

「我既過去了,就幫著小景安排好南河一帶的事再回來,若是好還好,若是真決了哪一處,沒個十天半月的,只怕趕不回來,你別擔心,我到一處,就讓人送信給你。」

「嗯,」

李小暖悵然的點了點頭,決堤唉,這一決堤,不知道要死了多少人,破了多少家

「你……」

李小暖看著程恪,頓了頓,接著說道:

「萬事小心,人最重要,若是看著不好,你先保住自己,也趕緊讓那些百姓都撤到高處去,千萬別貪著財物不舍,人活著,比什麼都好,只要人活著,往後不管什麼,都能再掙回來。」

李小暖傷感著,話語也有些零亂起來,程恪笑了起來,重重的摟了摟李小暖,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溫和的安慰著她,

「你放心,我哪會有什麼事我聽你的,人最重要,只有人活著,萬事都好。」

李小暖笑了起來,忙點著頭,揚聲叫了當值的玉扣進來,點亮了燭光,程恪飛快的洗漱了,李小暖侍候著他穿了衣服,又披了件薄斗篷,看著他出了正屋,沿著抄手游廊往院外走去,直看著他轉出垂花門看不到了,雙手合什,閉上眼睛念起佛來,求菩薩保佑,所有的人都平平安安。

程恪和王爺商量了一刻鐘,出來時,砸丫準備妥當,李小暖差玉扣送了包各色藥丸過來,洛川忙放到包袱里背好,幾個人簇擁著程恪,往二門走去,出了二門,一兩百名長隨、護衛、家將已經準備妥當,見程恪出來,翻身上了馬,出了大門,往西城門疾馳而去。

昆河陪著嚴丞相府里的大管事拿著令牌,幾乎同時趕到了西城門前,叫開了門,一行人冒著傾盆大雨,艱難的往汝縣、懷縣交界處行去。

天蒙蒙亮時,暴雨還是如注般傾泄著,半點小下來的意思也沒有,程恪一行人早就衣衫濕透,艱難的前行著,遠遠的已經看到了長水驛。

周景然正歇在長水驛里。

程恪在驛站院里下了馬,大步往正屋走去。

周景然已經迎了出來,站在檐廊下,背著手搖著摺扇,眼睛亮亮的看著渾身濕透的程恪,笑著說道:

「你來做什麼?我好好兒的」

「哼」

程恪渾僧,站的周景然面前,懶懶的說道:

「等不及了,來找你算帳」

周景然呆了呆,用扇子掩著嘴,一邊笑一邊咳嗽著,讓著程恪,

「你看看你,一身的水,趕緊沐浴去,剛洛川過來,我就趕緊讓人給你準備著熱水了,趕緊洗洗去,要是凍著了一星半點的,小暖得多心疼呢快去快去。」

程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時也顧不得理他,急步進去洗漱了。

程恪飛快的洗好出來,一邊由著青平絞著頭髮,一邊看著周景然說道:

「趕緊收拾東西,這裡不能住這是河窪處,上頭不管哪一處決了堤,這裡都是極危險的地兒,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你不能住在這裡了。」

周景然點了點頭,轉身吩咐了靜安,不大會兒,青平給程恪綰了頭髮,外頭也收拾停當,兩個冒雨上了馬,往汝縣縣城撤了過去。

一路上,南河的汛情每隔兩刻鐘報過來一回,長隨小廝來來往往,通傳著消息,傳達著指令。

上游雨下得更大,南河水位眼看著離臨界點越來越近。

周景然臉色越來越陰沉,再這麼下上一天,懷縣界碑鎮一帶,只怕就撐不住了,周景然拉著韁繩,靠近程恪,大聲說道:

「我這幾天正好來回走了一趟,這一帶的堤壩,就數懷縣界碑鎮那一帶最爛,昨天一下雨,我就和工部幾個主薄又仔細過了一遍,南河兩岸的堤壩,若決堤,必是從界碑鎮那兒決開,這水再漲上幾分,界碑鎮那裡只怕就擋不住了」

程恪勒住馬,看著周景然,著急的問道:

「咱們怎麼辦?」

周景然轉頭看著四周,又仰頭看了看漫天大雨,抬手抹去臉上的雨水,看著程恪,苦著臉說道:

「雖說欽天監說了有雨,你也知道,那欽天監的話,從來就沒準過偏偏這回……唉,我原本也就想著過來看看罷了。」

「你也別急,這麼大雨,下得又這樣急,擱誰也沒什麼法子好想,那堤防修起來,哪裡是一天兩天的事。」

程恪嘆了口氣說道,周景然點了點頭,

「這會兒,也沒什麼法子不讓它決堤了,若是界碑鎮決了堤,泄了洪,別的地方也就能安然無虞了,得趕緊派人去懷縣,吩咐高縣令帶人去界碑鎮,不管想什麼法子,先把那一帶的人和東西都撤出來再說」

程恪連連點著頭,

「嗯,你說的是,不過,連東西帶人,只怕是來不及了,先撤人吧,這東西,只要人在,總能掙回來,讓汝縣孫縣令也帶人過去幫著撤去,緊挨著界碑鎮的界石鄉,可是汝縣的地兒,這兩個縣唇齒相依。」

周景然嘆了口氣,傷感的點了點頭,叫了青平、遠山等幾個小廝過來吩咐了,幾個小廝縱馬往兩縣奔去。

周景然和程恪艱難的趕到了汝縣縣城東邊的高家鎮上,這裡是整個汝縣地勢最高的所在了。

一行人在一間客棧里暫時安頓了下來,長隨、小廝來回奔波著,報著汛情,往外傳達著周景然的指令。

暴雨一直傾泄著,傍晚時分,水位越過了臨界點,第二天,黎明時分,探馬急報進來,寅正兩刻,界碑鎮決堤了。

周景然和程恪臉色發白,南河是離京城最近的河流,已經十幾年沒有決堤這樣的事了,再過幾天,又是重陽節

兩人互相看了看,周景然重重的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等青平、遠山回來吧,若是能少死些人,也能略好些。」

.

屋漏偏逢連陰雨,就是說閑的啊,今天早上起來,電腦居然開不出來了,急得跳腳啊,無論如何開不出來,一急之下,閑乾脆又去買了個小本本,淚流滿面的,閑的時間,閑的銀子啊

下一章,晚兩個小時發上來,實在是沒法子,一點鐘才買好裝好本本到家

痛哭,求安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