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七五章說話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可別一味的緊著問,千萬別惹得她煩了……得讓她喜歡你,往後,若她肯伸伸手指頭,你也就不愁了。」許氏不放心的交待著,叫了薔薇和石楠進來細細吩咐了,取了件了一半的帕子出來拿著,領著程絮儀出了院門,自...

第一七五章說話

程絮儀急忙點著頭,許氏鬆開她,低低的交待道:

「你嫂子,少夫人,今年也不過十五歲,我看著,可是個極精明有手段的,也不過幾天功夫,王妃疼她就疼到心眼裡去了,你不是說,她對你極和善的嗎?你得常去清漣院走走,找她說說話去,你要敬著她,順著她,想法子讓她喜歡你。」

許氏頓了頓,接著說道:

「看著她行事說話,也要跟著學些,能學得一成半成也是好的。」

程絮儀連連點著頭,柔順的說道:

「我聽姨娘的。」

許氏憐惜的看著程絮儀,扶著她站起來,上下打量了,笑著說道:

「說做就做,這會兒就方便,你這就去清漣院找你嫂子說話去,這身衣服就好,不用換了,我看你嫂子是個喜歡素凈的,往後去她那裡,也要穿得素凈些,嗯,還有,拿點針線去,你嫂子做得一手好針線,你就跟她討教討教針線,這請教針線,不過就是借個話頭,你可別一味的緊著問,千萬別惹得她煩了……得讓她喜歡你,往後,若她肯伸伸手指頭,你也就不愁了。」

許氏不放心的交待著,叫了薔薇和石楠進來細細吩咐了,取了件了一半的帕子出來拿著,領著程絮儀出了院門,自己躲在院門外轉角處的假山後,看著三人轉個彎看不見了,才嘆了口氣,小心的四下張望了,趕回了正院。

清漣院正屋檐廊下,蟬翼用琉璃碟子裝了些無花果蜜餞,放到了李小暖旁邊的几上,又泡了杯稍濃些的茶送了上來,李小暖伸手掂著塊蜜餞,放到嘴裡慢慢咬著,入神的看著手裡的話本。

看了大半本書,李小暖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沿著抄手游廊來回走著。

垂花門處轉進來一個小丫頭,走到已經晃蕩到院子中間的李小暖面前,曲膝稟報著:

「少夫人,三小姐過來看您,在院子外頭候著呢。」

李小暖正甩著的手停在了半空,頓了頓,下意識的低頭看著手上紫瑩瑩的玉鐲,微笑著吩咐道:

「請她進來吧。」

小丫頭答應著退了出去,李小暖轉過身,招手叫了竹葉過來吩咐道:

「你去垂花門外接一接吧。」

竹葉答應著出了院子,蟬翼已經指揮著幾個小丫頭將檐廊下的搖椅、高几,果脯和書收了起來。

李小暖轉身進了西邊廂房,在榻上坐了,取了針線,低頭做起針線來。

片刻功夫,竹葉引著三小姐程絮儀進了屋,李小暖忙放下手裡的針線,站起來,笑盈盈的讓著三小姐,

「妹妹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快請坐吧,蟬翼,把咱們自己做的果脯和點心拿些來,給三小姐嘗嘗。」

程絮儀受寵若驚,有些手足無措起來,臉上泛著紅暈,擺著兩隻手說道:

「嫂子……別客氣,我……都不用,嫂子不用。」

李小暖眼底閃過絲憐惜,伸手拉著她坐到榻上,蟬翼帶著幾個小丫頭,送了幾碟點心和果脯進來,擺在了程絮儀面前的几上,竹葉親自捧著杯茶,遞到了程絮儀面前,程絮儀忙接過茶,就要站起來道謝,李小暖伸手按住她,笑著說道:

「在這裡,就當自己院子一樣,可別這樣客氣。」

程絮儀兩頰紅紅的,羞澀的笑著點了點頭,李小暖熱情的讓著她吃著點心果脯,自己也掂了一塊放到嘴裡咬著,邊咬邊一動聲色的仔細打量著她。

程絮儀仔細的咬著塊桃脯,眯著眼睛極是享受,李小暖心底微微動了動,笑著問道:

「這些果脯,都是我這幾個丫頭自己動手做的,你哥哥說不如咱們府里做得好吃,嫌太酸了些,我倒覺得好,你覺得呢?」

程絮儀怔了怔,抬頭看著李小暖,帶著絲羞澀,細聲細氣的說道:

「府里做的我沒吃過,我覺得這個就很好。」

「你年紀小,王府里規矩重,只怕不肯讓小孩子吃這樣甜的東西,怕壞了牙,我小時候,老祖宗也不讓吃。」

李小暖笑著說道,程絮儀忙點著頭,遲疑著看著手裡的果脯,李小暖眼底滲出笑意來,聲音壓低了些說道:

「我象你這麼大的時候,特別饞這些東西,就偷著吃,吃完了,怕老祖宗聞出甜味來,就拚命漱口,再喝上幾杯茶,老祖宗再也聞不出來的,就這麼天天偷著吃,你看,如今牙齒也還好好兒的,可見,吃是能吃的,就是吃完了,得漱口、喝茶」

李小暖笑盈盈的說道,程絮儀眼睛亮亮的看著李小暖,臉色微紅著,彷彿澆足了水的花兒一樣,活潑潑起來,

「嫂子真厲害」

「你若喜歡吃,倒不用象我那樣,只管打發人到我這兒來取,只是吃完了一定記著多漱幾遍口,把那些甜氣漱乾淨,再喝上杯茶,也就好了。」

李小暖看著程絮儀,笑盈盈的說道,程絮儀急忙點著頭,片刻間反應過來,又搖了搖頭,

「不能麻煩嫂子。」

程絮儀聲音細細的說道,李小暖看著程絮儀,溫和的笑著說道:

「等會氖焙潁我讓人包一包你帶回去,這蜜餞倒能放得長,就是不能多吃了,到底小孩子不好多吃甜。」

程絮儀連連點頭答應著,眼睛里滲出甜甜的笑意來。

李小暖笑著看著她,沒再多說話,這個府里唯一的庶出孩子,幾乎不受所有人待見,王妃連請安都不肯讓她請,兩位姐姐,對她視而不見,程悱…只怕程恪根本沒想起來自己還有個妹妹

王爺,嗯,王爺從來不管內院的事,那些下人,能那樣議論著她,哪裡把她放眼裡過?真心疼愛她的,怕是只有她的生母許姨娘了。

李小暖微微垂下了眼帘,一時半會的,她也不能多和她來往,王妃必是不願意看到她的,更不願意看到她和她來往交好。

可憐的孩子,若是做了姨娘,真不該再生了孩子出來

李小暖微笑著陪著程絮儀說著閑話,小丫頭在門口稟報著:

「少夫人,爺回來了。」

程絮儀手裡的杯子猛然抖動著,杯子里的水灑了滿手,李小暖驚訝的看著程絮儀,蟬翼忙拿帕子給她擦乾淨手,接過了杯子。

程絮儀也顧不得其它,急急的曲膝行著禮,

「嫂子,是我不好,耽誤了……我走了,下次……有空……」

程絮儀緊張的臉色發白,話也說不成句了,李小暖微微皺著眉頭,看看驚恐不的程絮儀,又轉頭看了看門口,笑著安慰著她,

「別怕,你哥哥今天倒回來的早,咱們一處迎迎他。」

程絮儀急忙搖著頭,低低的說道:

「嫂子,我……我從後門回去。」

程絮儀正倉惶間,程恪大步進了屋,看到畏縮著行著禮的程絮儀,怔了怔,轉頭看著李小暖,指著程絮儀問道:

「她來做什麼?」

「過來和我說說話,能有什麼事的。」

李小暖溫婉的笑著說道,程絮儀緊張得有些搖搖欲墜著,曲膝行著禮,口齒粘連著說道:

「哥,嫂子,絮儀……告退,告退。」

程絮儀一邊說著,一邊渾身僵硬著往後退去,直直的退出正屋,帶著薔薇、石楠,提著裙子,幾乎一路小跑般出了清漣院,往自己院子回去了。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程恪,想了想,也沒有多問,程恪看著程絮儀出了院子,皺著眉頭說道:

「這小丫頭,畏畏縮縮的,一點也不象咱們程家的人」

李小暖心底暗暗嘆了口氣,侍候著程恪去了外面的長衫,坐到榻上,奉了茶上來,就坐到旁邊,專心的繡起了那幅小插屏。

程恪喝了兩口茶,看著李小暖,又看了看李小暖手裡的針線,低聲說道:

「這活,別做了,天天這麼做,累壞身子可不值得,姑母若是知道了,也得心疼不是,別了,咱們出去吃飯,坐著船逛流晶河去,好不好?」

李小暖抬頭看著程恪,笑著說道:

「重陽節前兩三天,這品就得送進宮裡去,也不過就是趕這麼幾天,哪裡就累著了,我不去了,爺若想到外頭吃飯,逛流晶河什麼的,就約別人去吧。」

程恪嘆了口氣,無奈的看著李小暖,低低的說道:

「跟別人去有什麼意思?你這氣……咳,你這活,得做到什麼時候?真要做到重陽節前兩三天?小暖,還有十幾二十天呢,太長了。」

李小暖似笑非笑的看著程恪,沒有答話,只低著頭,顧自專心繡起那片山石來。

李小暖每天晚上認真的著那幅山高月小的小插屏,程恪每天認真的舉著書,看著李小暖繡花,一直陪到李小暖做好當天的針線活,再和她一起洗漱了,再老老實實的睡到羅漢床上去。

自從有天晚上,往床上跳的時候,被李小暖眼疾腳快的一腳踹到了床下,程恪就沒敢再半夜爬過床了,生怕再惹惱了李小暖。

只數著日子,算著到重陽節還有幾天,偏這數著過的日子,慢得如同蝸牛爬。

各位親愛滴,閑今天和明天都在外頭開會,再次表示下對會這個東西的深惡,卻不能痛絕之。

周六的更新是正堂滴,周日的更新,要晚到下午四點左右,閑會盡量趕早,請各位周日下午四點再來看,如同約會,閑希望每天早到等大家,而不是讓大家等閑。

親親各位,順便俗話重提,那個,有粉投粉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