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七四章未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反倒看不清楚了。」李小暖抬頭看著王妃,笑盈盈的說道:「以前老祖宗也是這樣,放近了看不清楚,看遠處倒又是清清楚楚的,老祖宗就說,這有了年紀,眼睛也跟人一樣,看得長遠了,不再象年青時,只能看...

第一七四章未來

到了景王府門口,門房遠遠看到程恪等人疾馳而來,忙奔出來迎著,堆著滿臉笑容,長揖稟報道:

「世子爺,我們爺一早就出門了,臨走前吩咐了,若世子爺來尋,讓小的們轉告世子爺,我們爺說他這幾天忙,一時半會的沒空陪世子爺說話,請世子爺過幾天再來尋我們爺說話。」

程恪陰著臉,恨恨的咬著牙,也不答話,勒轉馬頭,往工部疾馳而去,想躲他,哪有那麼容易

程恪緊繃著臉衝進工部大門,直奔工部正堂闖了進去,工部主薄急急的迎出來,長揖到底,陪著滿臉笑容說道:

「世子爺,景王爺一早上就帶人去南河巡查河工去了,昨天欽天監說,這一陣子南河上游只怕有大雨,景王爺有些個不放心,世子爺也知道,去年冬天南河就沒怎麼修,銀子都用到了汛情更重的地兒,景王爺……」

「我知道了,他什麼時候回來?」

程恪抬手打斷了主薄的話,主薄躬著身子,笑著答道:

「景王爺說了,少了三五天,多了七八天,倒沒定數。」

程恪悶悶的「哼」了一聲,他倒跑得快程恪轉頭看著主薄謝道:

「多謝你。」

「不敢不敢」

主薄滿面笑容,躬著身子,連稱著不敢,恭敬的將程恪送出了工部。

程恪出了工部大門,招手叫了洛川過來吩咐道:

「找幾個妥當人,沿著南河去找景王去,找到他,跟他說,就說爺說的,別說七八天,就是七八年,爺也等他回來說話」

洛川躬身答應著,一行人簇擁著程恪,往戶部去了。

李小暖坐在正院東廂榻上,一邊做著針線,一邊陪王妃說著閑話,王妃歪在榻上,看著許氏和春草一起幫小暖分著線,一邊伸手摸著春草手裡的絲線,一邊感慨著,

「這樣細的絲線,還要分成十六股細到這樣,唉,如今我就只能摸著,看是看不到了」

「母親的眼睛看遠處必是極清楚的。」

李小暖笑著說道,王妃連連點著頭,

「可不是這樣,說來也真是怪,那麼遠的東西,我倒是看的清清楚楚,放近了,反倒看不清楚了。」

李小暖抬頭看著王妃,笑盈盈的說道:

「以前老祖宗也是這樣,放近了看不清楚,看遠處倒又是清清楚楚的,老祖宗就說,這有了年紀,眼睛也跟人一樣,看得長遠了,不再象年青時,只能看到眼前那塊地方了。」

王妃笑了起來,將手裡的絲線遞給春草,連連點著頭說道:

「李老夫人就是凡事看得通透明白,這話說的有理兒可不就是這樣前幾年吧,為了小恪這個倔脾氣,我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王爺就勸我,兒孫自有兒孫福,讓我想開些,你看看,現如今你進了門,小恪也肯正經辦差了,過個一年兩年,再添個一兒半女的,我也就沒什麼心思了,還是王爺說得對,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如今也只看大面,小處也就不去管了,有你操心著,我也沒什麼不放心的。」

李小暖放下手裡的針線,笑著說道:

「雖說兒女自有兒女福,可這做母親的,對著兒女,就是明知道這樣的道理,可該放不下的,還是放不下,這哪裡是說放下就放得下的?」

王妃直起身子,眼睛里滿是笑意,輕輕拍著手,感慨的說道:

「你這孩子,果然是個通透的,這話,可說到我心坎里去了,唉,你說,王爺說的那些個理兒,我也懂,哪能不懂的?可一看到小恪,我就什麼理兒也顧不得了,那心就軟的,不能再軟了半分出硬不起來王爺總說我太慣著小恪,就你知道我這心,這當娘的,跟自己孩子,沒道理講」

李小暖笑著連連點著頭,王妃嘆了口氣,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小恪又是那樣的倔脾氣,一生下來,才不過幾個月,就那樣了,想要什麼,立時就得拿到,不給就哭,哭得讓人心碎你說說看,這孩子生就這樣的倔脾氣,跟咱們慣不慣的,能有多大事兒?」

李小暖眯著眼睛笑了起來,他一哭你就心碎,這脾氣想不倔都難。

「兩浙路鄉下倒有句俗話,說是倔兒不敗家。」

「少夫人說的這話,我也聽人說過。」

許氏忙笑著接了句話,王妃高興的眼睛笑成了一線,滿眼愛憐的看著李小暖,興奮的連連感嘆著:

「這話說的好說的好古話總不會錯你看看,小恪倔是倔了些,可若論懂事知禮,我見過那麼多孩子,就沒一個能比得上他的你不知道,他四五歲起就開始練功,你不知道有多苦,唉,我就看過一眼,就哭得看不下去了,你看看,就那樣苦,那麼大點年紀,他就那樣硬生生撐了下來,練了一身的好功夫,後來又要去邊關,我一想到他那麼小的年紀,王爺就把他往戰場上扔,哭得眼淚都沒了,結果沒幾年,他倒打了那樣大的名氣出來,連皇上都誇他有勇有謀再後來,出去辦差,也是事事妥當,你說說,這樣的孩子,還有什麼可挑的?」

李小暖連連點著頭附和著,果然,母親眼裡,自己的孩子是天底下最好的,縱有不好,也是瑕不掩玉

王妃心情愉快非常的感慨著,拉著李小暖的手,看著她手腕上帶著的碧玉鐲子,彷彿想起了什麼,笑著說道:

「你這鐲子戴著極好,我倒想起來了,我那裡還收著只紫氣東來,你膚色好,用紫色最好看。」

王妃一邊說著,一邊轉頭吩咐著春草,

「你去,把我屋裡百寶閣最上頭那隻富貴花開紫檀木匣子拿來。」

春草曲膝答應著,進裡屋取匣子去了,許氏滿眼驚訝的看著王妃,又轉眼看著李小暖,垂著眼帘,恭謹的給兩人換了茶水。

春草取了匣子進來,遞給王妃,王妃打開匣子,從裡頭取了只荷包出來,從荷包里倒出只紫瑩瑩、極水潤通透的玉鐲來,舉起來仔細看了片刻,拉過李小暖另一隻手,慢慢戴了上去,仔細看著說道:

「真真是好看,可比母親年青的時候戴著好看」

「哪裡能有母親那時候戴著好看的?不過是母親看著自家孩子,不管穿什麼、戴什麼,都覺得格外好看罷了。」

李小暖仔細看著手腕上紫瑩瑩的鐲子,笑著說道,王妃也笑了起來,連連點著頭,

「就是這樣,母親看你穿什麼、戴什麼都是最好看的」

李小暖陪著王妃說著話,侍候著她吃了午飯,就起身回到了清漣院,讓人搬了張椅子放到檐廊下,拿了本書看了起來。

許氏侍候著王妃歇了午覺,和春草打了招呼,出了正院,沿著後園小路,警惕的左右看著,往後園北邊的春院走去。

許氏敲開了門,進了院子,守門的王婆子陪著笑說道:

「姨娘今天來得這麼早?」

「嗯。」

許氏微微笑著點了點頭,腳下不停,直往正院進去了。

三小姐程絮儀剛吃了午飯,正坐在桌前,安靜的臨著字,丫頭薔薇和石楠忙讓了許氏進了屋,奉上了茶。

程絮儀笑著站起來,聲音細細的說道:

「姨娘今天來得這樣早。」

「有點子事要交待你,就趕著過來了。」

許氏憐愛的撫著程絮儀的鬢角,仔細看著她的臉色,溫和的問道:

「中午吃了多少飯?吃得好不好?我看大廚房今天做的是鴨子,你一向不吃那東西,可還有旁的能吃的東西?」

「有,我吃得好,姨娘別擔心。」

程絮儀細聲細氣的安慰著許氏,許氏笑著點了點頭,拉著她坐到旁邊榻上,屏退了薔薇和石楠,貼著程絮儀,低聲說道:

「三小姐,我細看了這幾天,這少夫人可是個真正聰明的,我看著,也不過幾年,這府里上上下下,只怕就都在她手裡了,你得和她多親近親近。」

程絮儀膽怯的看著許氏,為難的說道:

「母親,我……」

「三小姐,別怕,無論如何,你親近起來,傻孩子,你想想,你今年都七歲了,雖說如今在這府里還算是衣食無慮,清閑自在,可轉眼,就得議嫁了。」

許氏擰著愁眉,重重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你想想,王妃連你這早晚請安都免了不讓你去,她……不願意看到你,王爺,從來不管內院的事,都是指不上的,你哥哥……更顧不得……」

許氏苦笑起來,心酸沒再說下去,伸手撫著程絮儀的面頰,嘆息著接著說道:

「一想起你一天比一天大了,沒幾年就要議親了,姨娘就急得睡不著覺,這事,姨娘不過是個奴婢,一點法子也沒有,再說,你大了,若是一直這麼……養著,往後嫁了人,可就是兩眼一抹黑,被人吃了都不知道」

許氏頓住話頭,看著有些驚慌的程絮儀,心疼起來,輕輕摟了摟她,拍著她的後背安慰道:

「別怕,別怕,你只聽姨娘安置就成,你得聽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