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七二章沒底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到景王府,要是看到哪兒傷了碰了,可就是大事了」程恪盯著蘭初,恨恨的跺了跺腳,厲聲制止道:「不用送回去了叫平安來,快去」平安滿頭大汗的奔進清漣院,還沒站穩,程恪就指著縮在箱子旁的兩個丫...

第一七二章沒底

周景然嘿嘿笑了起來,程恪閑閑的往後靠到靠枕上,眯著眼睛看著周景然說道:

「你也知道,小暖那性子,可不是個肯吃虧的,你用了她的人,這人情可就欠下了」

「欠就欠了,小暖的人情,欠了也就欠了。」

周景然笑眯眯的說道,程恪眯著眼睛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也笑眯眯起來。

兩人又低低的商量了一會兒,南海在門口稟報了,帶著人擺了飯菜上來,周景然和程恪從搖椅上站起來,起身坐到桌子邊,周景然彷彿想起了什麼,看著程恪說道:

「你那些東西,就是你放在我府里的那些東西,我著人給你送回去吧,往後,只怕請著你,你也不肯再到我府里住著了」

程恪接過洛川遞過來的筷子,一邊在桌子上四下挑揀著能吃的菜品,一邊點頭答應著,

「嗯,你讓人直接送到清漣院,交給小暖收著就行」

周景然嘴角挑著絲壞笑,小心的看著程恪,連聲答應著:

「你放心就是。」

周景然說著,轉過頭吩咐著青平,

「你跑一趟,親自把世子爺的東西送到清漣院去,交到少夫人手裡,記著,一件也不能落了,一定要親手交給少夫人收著,這可疏忽不得」

青平瞄了眼程恪,重重的答應著出去了。

周景然接過靜安奉上的筷子,心情愉快的吃起飯來。

兩人吃了飯,又特意轉到城南的麗園看了一趟,才各自回去忙了。

李小暖侍候著王妃歇下了午覺,心情愉快的回到清漣院,歪在榻上,正迷糊著要睡著過去,蘭初帶著絲惱怒,稟報著進了屋,屏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低聲稟報道:

「少夫人,爺也真是」

蘭初咬著嘴唇,看著慢慢直起上身,坐了起來的李小暖,恨恨的接著說道:

「剛景王府一個叫青平的小廝,送了兩三車東西進來,說是世子爺放在景王府的舊物,世子爺吩咐他小心送回來,請少夫人妥當安置還說,他們爺交待了,一定要親手交給少夫人,哼,還親手讓我打發走了少夫人是他說見就能見的?哼」

蘭初惱怒的「哼」了一聲,李小暖好笑起來,

「你看看你,人家送東西來,不過說了句親手交給我的話,你怎麼就惱成了這樣?」

「少夫人,你不知道唉」

蘭初重重的嘆了口氣,

「這三車,兩車是東西,另一車也是東西,不過是活的,活生生的兩個美貌丫頭,爺這是什麼意思?」

李小暖睜大眼睛看著蘭初,半晌才說出話來,

「怪不得讓我妥當安置……」

「爺也太過份了些一個梨蕊,放了那麼多年不去處置,非得今天這樣大張旗鼓的打發她嫁出去現如今,滿府里誰不知道這事的?外人哪裡知道這事的根根底底?一傳起來,總歸是說少夫人掂酸吃醋,沒有容人之量剛進門沒幾天,就逼著爺的丫頭嫁人好了,這一波還沒平,又送了兩個過來,還是從景王府送過來的,讓少夫人安置,哼怎麼安置?」

蘭初氣憤惱怒異常的冷「哼哼」著,

「我看姑娘也別跟他客氣,乾脆一齊打發出去嫁了他能立逼著人家嫁人,少夫人也能」

李小暖眼底漸漸沉鬱下來,沉默了一會兒,輕輕笑著搖了搖頭,看著蘭初低聲說道:

「你看看你,為這麼點子事,生這麼大氣,哪裡值得都是小事。」

李小暖聲音低落著,懶懶的往後靠到了靠枕上,

「只要不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礙眼,隨他納幾個收幾個去,我也懶得跟他生這個閑氣,沒那功夫」

蘭初看著李小暖,呆了半晌,長長的嘆了口氣,傷感的說道:

「少夫人說的也是,嫁到這樣的人家,也是沒法子的事,少夫人只照顧好自己,也真不犯著為了這些事生氣傷身。」

李小暖轉頭看著蘭初,笑著說道:

「你也看開些,咱們先過一陣子看看再說吧,若好就好,若不好,再說不好的事,也不過就是搬到哪個別院里靜養著去,沒什麼大事。」

蘭初點了點頭,看著李小暖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少夫人這年紀到底小些,若是大著兩歲,趕著生個一兒半女的,也就能丟開手,隨他納幾個寵幾個去了,如今,若真要生孩子,到底是小了些……」

「嗯,再說吧。」

李小暖垂著眼帘,慢騰騰的說道:

「孩子的事,總是要生的,過一陣子再說吧,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事。」

蘭初點了點頭,看著李小暖問道:

「外頭,死東西、活東西的,怎麼安置?」

「安置?」

李小暖眯著眼睛,笑著說道:

「死的活的,都是爺的寶貝,咱們哪裡好安置的?在爺書房院子里,畫個圈把東西圈好了,等爺回來自己看著安置吧。」

蘭初皺著眉頭看著李小暖,想問這圈子的畫法,見她眯著眼睛看著窗外,出著神不知道在想什麼,想了想,也沒再多問,起身告退出去了。

程恪忙完了戶部的差使,掂記著早上的事,也不多耽誤,早早趕回了王府,到外書房和父親商量了幾件事,出了書房,也不去正院請安,只打發洛川過去稟報一聲,自己一路大步溜星往清漣院回去了。

進了清漣院大門,轉過影壁,眼前突兀異常的現出一個用紅綢圍出的歪歪扭扭的圓圈來,圈子中間堆著一堆扔得亂七八糟的箱子,箱子旁邊,緊張不安的站著兩個十七八歲的美貌婢女。

兩個婢女見程恪進來,大喜過望的奔了過來,曲膝行著禮,看著程恪,還沒說話,眼淚就落了下來。

程恪呆若木雞的看著面前的婢女和箱子,抬起手,口吃了半天,才說出話來,

「這……誰……他竟敢……害我」

兩名婢女看著臉色鐵青,青筋暴起的程恪,嚇得臉色蒼白著連連往後退去,程恪猛然轉身,四顧看著,蘭初帶著幾個丫頭婆子,正恭謹的垂手侍立在穿堂台階下。

程恪抬手點著蘭初,

「你說說……這……要做什麼?」

蘭初面容恬淡的曲膝行了禮,也不看程恪,半垂著頭,恭謹的稟報道:

「回爺,今天午後,景王府小廝,一個叫青平的,說是奉了爺的吩咐,把爺放在景王府的舊物送了回來,奴婢就稟了少夫人,少夫人說,這些都是爺極心愛之物,她實在不敢妄動,命奴婢帶人好生守著,等爺回來清點安置。」

程恪只覺得頭眼昏花,眼前閃出一片金星來,這一天,真是霉運連連,早上剛打發了梨蕊,晚上又生了這樣的事出來,怪不得小景笑成那樣,他是故意的他中了他的圈套了這個混帳貨

程恪狠狠的錯著牙,點著東西和人,惡狠狠的吩咐道:

「給爺送回去送回去」

「是」

蘭初恭謹的答應著,轉過身,急忙吩咐著旁邊的婆子,

「快去,找幾輛車來,小心著再把東西裝回去,好好侍候著兩位大姐兒上車,小心著送回去仔細著千萬不能磕著碰著一星半點兒,明兒爺到景王府,要是看到哪兒傷了碰了,可就是大事了」

程恪盯著蘭初,恨恨的跺了跺腳,厲聲制止道:

「不用送回去了叫平安來,快去」

平安滿頭大汗的奔進清漣院,還沒站穩,程恪就指著縮在箱子旁的兩個丫頭,急急的吩咐道:

「帶下去帶下去照府里的舊例,明天就給爺嫁出去」

平安轉頭看著畏縮在箱子角落裡,渾身顫抖著,嚇得連哭都不敢哭的兩個丫頭,暗暗嘆了口氣,低聲下氣的說道:

「世子爺,要不要跟少夫人商量商量?」

程恪眯著眼睛盯著平安看了片刻,咬著牙說道:

「你還嫌爺不夠煩心的?啊?帶下去」

平安急忙躬身答應著,招手示意著兩個丫頭,帶著兩人退了出去。

程恪背著手,微微垂著頭站在院子里,呆站了半晌,才指著一堆箱子吩咐道:

「搬進去,明天交給少夫人收拾。」

蘭初笑容滿面的曲膝答應了,垂手侍立著,看著程恪背著手,進了院子,才笑盈盈的指揮著丫頭婆子搬東西去了。

程恪轉進垂花門,頓住腳步,看著對面,遲疑起來,這事,要怎麼解釋才好?找個借口,哄哄她?唉,還是算了,他哄她,就沒哄住過認個錯?這個錯不好認,不能認嗯,就是不能認說什麼也不能認了這事,反正,人也打發出去了……

程恪打定了主意,輕輕咳了兩聲,拉了拉衣襟,昂然往正屋進去了。

小丫頭掀起帘子,李小暖笑著迎了出來,曲膝見著禮,

「爺今天回來的比平時早了許多。」

程恪眨了眨眼睛,看著笑語盈盈,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李小暖,遲疑著心裡沒底起來,她不知道?不可能她那個丫頭說了,是她吩咐放著等他回來清點處置的她要做什麼?

下一章,還是得12點前,對手指,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