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七一章掙錢的事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梢高高挑起,半晌才噴了口氣出來,點著程恪,「這都是小暖的主意?」程恪嘿嘿笑著,不說是,也不說不是,周景然擰著眉頭,仔細想了想,點了點頭,「這主意還真是都行」周景然轉頭看著程恪,...

第一七一章掙錢的事

程恪也不理會王妃的吩咐,執意坐到了榻前的扶手椅上,掃了眼垂手侍立在榻前的李小暖,轉頭看著王妃直直的問道:

「母親叫我過來有什麼事?趕緊吩咐了,我還得早點趕到部里去,一堆的事等著呢」

「你這孩子,那差使雖領了,到底戶部還有尚書、侍郎呢,哪裡要你忙成這樣的?你也要顧著些自己的身子」

程恪不耐煩起來,扶著椅子扶手就要站起來,

「母親若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你坐下,坐下母親有事和你商量。」

王妃忙直起身子,示意程恪坐下,程恪坐回到椅子上,端起杯子,滿臉不耐煩的喝著茶,王妃笑盈盈的看著他說道:

「就是梨蕊的事兒,那丫頭打十一二歲起就侍候你,從小到大,這些丫頭裡頭,就只她,得了你的歡心,我想著……」

程恪端著杯子的手微微抖動了下,忙放下杯子,轉頭盯著李小暖,李小暖滿臉笑意,微微垂著頭,低眉順目的垂手侍立著,正凝神聽著王妃的話,

「……就把她過到明路上,做你的通房大丫頭吧,她跟了你這些年,正了這名份,也是應該的,就讓她歇在你書房院子里,你也好……」

程恪猛然轉頭盯著王妃,又轉頭看著李小暖,額頭青筋跳了起來,王妃急忙擺著手說道:

「你媳婦是個賢惠的,這事……」

程恪猛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抬腳踢飛了面前的矮几,暴跳著叫道:

「梨蕊是誰?那些丫頭,我早趕出去了什麼歡心不歡心的?誰喜歡誰自己收著爺看著哪個都厭氣」

說完,怒氣沖沖的轉身衝出門,大步溜星的往院外走去,出了二門,遠山等幾個小廝迎上來,愕然看著臉色鐵青,一臉暴怒的程恪,程恪頓住腳步,點著遠山吩咐道:

「去叫平安叫他立時過來見爺」

遠山急奔出去,片刻功夫,平安跟著遠山,一跑狂奔了過來,程恪背著手,臉色陰得能滴出水來,點著平安,咬著牙訓斥道:

「你做的好總管府里的丫頭,養到二十幾歲,還不發出去嫁了,你就不知道這要違了天和?」

平安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睛,看著咬牙切齒的程恪,忙跪倒在地,磕頭陪著罪,

「世子爺教訓的是,是奴才的不是,是哪個丫頭,還請世子爺明示。」

程恪手指不停的點著他,恨恨的說道:

「那個梨蕊,你去今天就把她給爺嫁出去今天就成親,晚上就讓她睡到新房裡去遲一個時辰,你也不用再來見爺了」

平安恍然明白過來,急忙苦著臉磕頭答應著,今天一天里嫁出去,嫁給誰?

程恪的怒氣彷彿平了一點兒,繼續吩咐道:

「你這個總管,也要盡心些才是去查這府里,凡年滿十八歲的丫頭,不管在哪一處當差的,統統給爺嫁出去一個都不能留你記著,往後,這就是府里的規矩」

「是」

平安重重答應著,程恪陰著臉,抬腳往外走去,走了兩步,猛然頓住腳步,轉過身,突兀的吩咐道:

「支五百兩銀子,給梨蕊做嫁妝,記到爺帳上。」

平安忙躬身答應著,見程恪走遠了,才直起身子,抬手抹了把汗,擰著眉頭,滿腹苦惱的找人娶梨蕊去了。

李小暖膽怯小心的縮在一邊,兩隻手擰在一處立著,瞄著程恪出了屋,落起眼淚來,

「母親」

春草和秋桂面色平淡如常,叫了小丫頭進來,一齊收拾著屋子,王妃長長的嘆了口氣,招手叫過李小暖,拉著她的手安慰道:

「別怕,小恪就是這麼個暴脾氣,從小到大,我這屋裡的東西,也不知道被他砸了多少去了,沒事,他發了脾氣,生個幾天氣,過後也就好了,唉,算了,說來也是,這都兩三年過去了,縱有些情份,也該忘得差不多了,倒是咱們疏忽了,這男人,跟咱們女人不一樣,咱們女人最念舊,男人吧,只愛新鮮,算了算了,往後你就多費些心,挑幾個好丫頭,慢慢調教著吧。」

李小暖垂著眼帘,微微點了點頭,這逆子,果然都是慣出來的。

程恪出了大門,上了馬,帶著院統に妗の潰往戶部疾馳而去。

忙到中午,程恪出了戶部,往德福樓去了,和周景然約了一處吃飯。

程恪長長的舒著口氣,倒在落地窗前的搖椅上,閉上了眼睛,周景然慢慢搖著摺扇,轉頭看著他,笑著說道:

「你昨兒說帶小暖來這裡吃飯,話只說了一半,小暖到底說什麼了?」

「城南邊,有家叫麗園的小酒肆,你去過沒有?」

周景然擰眉想了想,搖了搖頭,

「倒沒留意過,怎麼啦?」

「嗯,那家酒肆,是小暖的嫁妝鋪子。」

程恪悶悶的說道,周景然挑著眉梢,笑了起來,合上摺扇點著程恪說道:

「你娶也娶到家了,這捧場的事,也好省省了吧」

「捧什麼場那家酒肆,我昨天特意繞過去看了看,一溜不過三五間門臉,前頭是座兩層的小樓,樓上七八個隔間,後頭,也不過十來個雅間,你猜猜,人家一年的收益是多少?」

周景然微微直起身子,看著程恪說道:

「聽你這話意,這麼個小酒肆,這一年的收益倒比咱們德福樓還多?」

「唉,豈只是多,是多得多,小暖說,那間酒肆,去年一年,就掙了兩萬兩千兩銀子」

「這麼多」

周景然驚訝的叫了起來,程恪重重的點著頭,周景然睜大眼睛看著程恪,好奇起來,

「那小暖其餘幾處鋪子呢?那個停雲堂,還有餘味齋,還有那個茶樓,一年有多少收益?」

「停雲堂掙錢不多,餘味齋如今已經開了四五家出來,聽說去年一年,也有好四五千兩的收益,那是她和古家二小姐合夥開的,是她一年分了四五千兩,還是一共掙了這些,我倒沒細問,茶樓沒問過。」

程恪懶懶的解釋道,周景然慢慢往後靠到椅子上,用摺扇輕輕拍著手掌,想了一會兒,轉頭看著程恪說道:

「要不,你和小暖商量商量,把麗園那個掌柜,借給咱們用用?」

「這個我提過了,小暖說,這德福樓若照麗園那樣,倒可惜了。」

程恪頓住了話頭,周景然忙直起身子,用摺扇推著程恪,有些著急的說道:

「你別賣關子,趕緊說這小暖,還會做生意,倒沒看出來。」

「李老夫人娘家原是生意人,陪嫁過來的也都是鋪子,這幾年,一直是小暖管著的,聽說,從她接了手,間間鋪子都是掙錢的。」

程恪聲音里透著些得意,慢騰騰的說道:

「小暖說,這德福樓,地方寬敞,房屋景緻都好,後頭,又是咱們兩個撐著,若用了心,倒能做出這京城頭一份的酒肆來。」

周景然眼睛亮了起來,示意著程恪,

「你接著說」

程恪笑眯眯的看著周景然,接著說道:

「小暖說,這酒肆,只要夠雅緻,菜肴好,再有點跟別人家不一樣的地兒,就不會不好。如今的德福樓,布置上不夠舒適雅緻,菜品上從眾之處太多,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這生意也就好不起來。」

周景然皺起了眉頭,攤著手說道:

「那到底要怎麼做?這道理,我也懂。」

「這布置上頭,酒肆和居家到底兩樣,這一條,得找個有眼力的掌柜掌總,菜品上頭,不如,咱們想法子找幾個宮裡退役的廚子過來,白案上頭容易,從我們府里挑幾個人過來就行,這跟別人家不一樣的地方嘛……」

程恪頓了頓,轉頭看著周景然,眨了眨眼睛,低聲說道:

「咱們從教坊找些樂戶過來,在後頭園子里,彈琴吹笛唱曲,這一條,嘿嘿,別家可難學得出來,就是得想法子得了皇上的默許才好。」

周景然眉梢高高挑起,半晌才噴了口氣出來,點著程恪,

「這都是小暖的主意?」

程恪嘿嘿笑著,不說是,也不說不是,周景然擰著眉頭,仔細想了想,點了點頭,

「這主意還真是都行」

周景然轉頭看著程恪,眯著眼睛,低聲說道:

「前兒因著重陽節,父親說起這教坊的事,一年到頭不過侍候幾回節慶,可平時里若不養著,臨到用時又要失了體面,後來又順著說起用禮樂教化百姓的事來,咱們這個想頭,必是一說就能準的,一來替教坊掙了銀子,父親那裡就能省下來些,二來,這也算是用禮樂教化百姓嘛。」

程恪想了想,連連點著頭,轉頭看著周景然,笑著說道:

「這事,倒是一舉數利了。」

周景然微微有些得意的眯著眼睛,抖開摺扇,慢慢搖著,仔細思量了一會兒,轉頭看著程恪說道:

「這掌柜,我倒想起個人來,必定行」

「噢?」

「那個朝雲她是ji家出身,這ji家,最會揣摩體會別人的心思,她又在京城開過幾家的分茶鋪子,餘味齋邊的茶樓,布置的那份雅緻,京城可是頭一份再說,她是小暖的人」

..

其實做生意這事吧,真是需要天賦,真不是誰都能做得好的,除了天賦,還有運氣

轉眼這個月又要過半,逝者如斯夫啊閑感慨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