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六九章努力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讓人請了太醫過來,剛王妃遣春草姑娘過來看過一趟了,吩咐讓您好好歇一天。」李小暖呆了呆,輕輕鬆了口氣,竹葉捧著衣服過來,曲了曲膝,滿臉笑容的說道:「爺說了,少夫人累了,讓我們好生侍候著,剛太...

第一六九章努力

兩人直折騰了半夜,才疲憊不堪的睡著了。

第二天黎明,程恪睜開眼睛,低頭看著蜷在他懷裡沉睡著的李小暖,滿足的嘆了口氣,這床第間的事,竟美妙至此

程恪一隻手支著頭,一隻手慢慢理著李小暖的髮絲,過了小半個時辰,才依依不捨的坐起來,輕手輕腳的越過李小暖,下了床。

竹葉帶著小丫頭侍候著程恪洗漱乾淨,換了身銀白緙絲長衫,程恪坐到西廂榻上,慢慢吃了飯,叫了竹葉過來吩咐道:

「少夫人……累了,讓她好好歇一歇,任誰也不能擾了她,去叫林嬤嬤過來。」

竹葉恭敬的答應著,退出去叫人了。

片刻功夫,竹葉引著林嬤嬤到了正屋門口,程恪已經出了屋,背著手站在正屋檐廊下,看著林嬤嬤吩咐道:

「你去和王妃稟報一聲,就說我說的,少夫人昨晚著了涼,有些不自在,告一天假,跟王妃稟報好了,你再去趟太醫院,請黃太醫過來一趟,給少夫人診診脈。」

林嬤嬤恭謹的答應著,程恪轉頭看著竹葉吩咐道:

「好生侍候著。」

說完,轉身大步出了院子,出了王府,往戶部去了。

李小暖睜開眼睛時,已經是日上三桿,蟬翼聽到動靜,掀起帘子,見李小暖一臉倉惶的急急爬了起來,忙笑著稟報道:

「少夫人別急,是爺吩咐不讓叫醒您的,爺已經讓人去王妃那裡給您告了病,還讓人請了太醫過來,剛王妃遣春草姑娘過來看過一趟了,吩咐讓您好好歇一天。」

李小暖呆了呆,輕輕鬆了口氣,竹葉捧著衣服過來,曲了曲膝,滿臉笑容的說道:

「爺說了,少夫人累了,讓我們好生侍候著,剛太醫也來過了,孫嬤嬤怕擾了您,沒敢讓太醫進來診脈,只和太醫細細說了少夫人哪兒不好,讓太醫留下方子,已經打發走了。」

李小暖臉色紅漲起來,他居然明說她是累著了李小暖往後倒到床上,拉過夾被蓋到頭上,揮著手說道:

「讓我再睡一會兒。」

蟬翼轉頭看著竹葉,竹葉笑著示意蟬翼放下帘子,兩人輕手輕腳的出了屋。

李小暖直睡到過午,才磨蹭著起來,重又沐浴洗漱了,換了件素白綾短衫,一條鵝黃底滿折枝花卉的綃紗百褶裙,吃了飯,讓人在正屋檐廊下放了把椅子,閑閑的坐到椅子上看起書來。

程恪直到夜暮濃重,才回到清漣院,李小暖接出正屋,程恪頓住腳步,低頭仔細看著李小暖,伸手攬了她,低聲問道:

「歇好了沒有?」

李小暖臉上飛著紅暈,轉著頭,也不答話,程恪笑了起來,攬著她進了屋。

兩人吃了飯,程恪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再過半個多月,就是重陽節了,你今年也得跟著入宮朝賀去,姑母說,本想這幾天就召你進去說話,一來要準備宮裡重陽慶典,她也忙著,二來,你剛歸家,也不急。」

程恪頓了頓,伸手拉過李小暖的手,輕輕捏著她的手指,接著說道:

「重陽節禮,我都準備好了,就是……姑母最喜歡連家的針線,你若不累,就隨意點什麼給她送過去,她必定高興的。」

李小暖忙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這倒容易,不知道姑母喜歡什麼?花鳥?山水?」

程恪怔了下,想了一會兒,攤著手說道:

「這我還真是沒留意過,不過,姑母最擅分茶,皇上說,姑母的分茶技藝,也就只比唯心大師略差一點而已。」

李小暖驚訝的看著程恪,

「皇上?和大師?」

「嗯,」

程恪吱唔著躲閃起來,李小暖忙笑著轉了話題,

「那我就幅山高月小送給姑母,就是時候上緊了些,不能大幅,只能幅小插屏了。」

「小插屏就好要我說,就是塊帕子也成。」

李小暖失笑起來,輕輕搖著頭,低低的嘆息著,

「你以為我是你氨

「你說什麼?」

「沒什麼,就是件小插屏,時候也緊,我這就讓人取針線過來,就用綃紗做底,出來通透,意境更好,今晚就得開始了。」

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笑盈盈的說著,揚聲叫了竹葉進來,吩咐了下去。

程恪遲疑著,伸手攬過李小暖,低聲說道:

「你別太累著了,要不就別了。」

李小暖轉過頭,哭笑不得的看著程恪,沒有答話。

第二天是十五,李小暖早早起來,玉扣給她綰了頭髮,插了支碧玉大花開富貴簪,取了件大紅短衫,一條靛青綃紗八幅裙換了,李小暖對著銅鏡,仔細看了看,才出了凈房,程恪已經坐到了廂房榻上,等著李小暖吃早飯了。

見李小暖進來,程恪上下打量著她,微微皺了皺眉頭,

「雖說好看,到底太老氣了些。」

李小暖低頭看了看裙子,笑著說道:

「等會兒要去給祖母請安,我想著老人家嘛,總歸喜歡看人穿得莊重些,特意挑了這條裙子。」

程恪低低的「哼」了一聲,看著李小暖,悶聲悶氣的說道:

「你生得太好,她必定不喜,你也別多理會。」

程恪頓了頓,接著說道:

「她極少見人,就是我,一年到頭也見不了她幾面,你去請安,不過在院子里磕個頭就回來了,往後,也不必理會她喜歡不喜歡的。」

李小暖滿臉意外的看著程恪,見他掂起了筷子,也垂下眼帘,跟著掂起筷子,慢慢吃起早飯來。

李小暖坐了車,趕到正院,侍候著王妃上了車,一起匆匆往後園深處的瑞紫堂行去。

果如程恪所說,李小暖陪著王妃,在瑞紫堂院子里磕了頭,就被婆子打發出來了。

李小暖侍候著王妃回到正院,許氏迎了出來,和李小暖一起侍候著王妃換了衣服,奉了茶,許氏垂手侍立在榻前,王妃示意李小暖坐到榻沿上,細細問起前天回門的事來。

李小暖極有興緻的陪著她,細細說著古家,說著周夫人,說著古雲歡,說著古蕭和新婦嚴氏,兩個人一路家長里短的八卦著,王妃眉眼舒展著滿臉愉悅,對著李小暖,越說越遠,直說到了鎮寧侯府的後花園。

李小暖認真的聽著、驚訝著、笑著,許氏偷眼看著李小暖,心裡慢慢思量起來。

李小暖細聲細氣的和王妃說著程恪打算把清漣院前兩進院子布置成書房的事,為難的和王妃討著主意,這書房要如何布置,如何陳設才好?

王妃興緻盎然,命人取了清漣院的圖紙來,鋪在榻上,和李小暖細細的商量著,這一處要如何布置,小恪才最稱心,那一處要放什麼東西,小恪才會喜歡……

一上午,眨眼就過去了,王妃心情愉悅異常的吃了飯,急忙打發著李小暖,

「你趕緊回去吧,頭進院子,照著咱們商量的,讓人先布置起來,晚上不用過來請安了,小恪如今領了差使,可是辛苦,讓廚房多用心侍候著,有什麼事,只管過來和我商量,趕緊回去吧,回去吃了飯,也抽空歇一歇,你年紀還小,不知道這保養的事,可不能輕心,好了好了,趕緊回去吧。」

李小暖笑眯眯的曲膝告了退,出了院門,坐了轎子回去了。

王妃看著李小暖出了門,滿意的嘆了口氣,轉頭看著許氏和裘嬤嬤,笑著說道:

「我原說恪兒媳婦年紀太小,只怕不懂事,沒想到,倒是個肯用心極懂事的,你看看,這孩子,如今多少知道用心」

許氏忙陪著滿臉笑容奉承道:

「可不是,世子爺的事,件件都放到心上,倒比王妃還細心些呢」

裘嬤嬤掃了許氏一眼,笑著接過了話頭,

「有王妃調教著,哪有個不好的?少夫人這樣用心,王妃也能少操些心」

裘嬤嬤頓了頓,不等許氏接話,忙接著說道:

「就是……」

裘嬤嬤遲疑著看著王妃,彷彿有些為難的說道:

「清漣院里,除了少夫人陪嫁過來的丫頭婆子,其餘的,都是新選進去的,以往都沒侍候過世子爺,這裡裡外外的事,都得少夫人一個人操心著,少夫人身子又單弱,老奴真是心疼少夫人呢。」

許氏轉頭看了眼裘嬤嬤,抿著嘴,垂下眼帘,沒再接話,王妃擰起了眉頭,輕輕嘆了口氣,

「你說倒是正理,小恪這兩年,就沒用過一個半個丫頭婆子,這立時就能用得上的人,到哪裡挑去?唉這孩子,就是彆扭」

「王妃怎麼忘了,梨蕊姑娘還在倚紅閣閑住著呢」

裘嬤嬤笑容滿面的提醒道,

「梨蕊姑娘侍候世子爺的時候最長,連世子爺都說過,就數梨蕊姑娘侍候得最好倒不如把梨蕊姑娘交給少夫人,可是個極好的幫手呢」

許氏小心的看著連連點著頭的王妃,笑著說道:

「我記得梨蕊姑娘和世子爺同年,今年二十一了吧?」

王妃微微皺起了眉頭,想了想,轉頭看著兩人,嘆了口氣,

「梨蕊是個真正好的,侍候小恪這麼些年,盡心儘力,往年小恪還沒成親,有些事,也只好拖著,如今,就讓她過去清漣院,侍候小恪和恪兒媳婦去,明天我跟恪兒媳婦說,就給她個名份吧。」

.

各有各的努力啊,閑更努力,謝謝親們的打賞和粉

閑愛你們親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