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六八章內院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的,這事,除了你,旁人可做不好。」李小暖瞄著程恪,笑意盈盈的點了點頭。兩人又低低的說了一會兒閑話,就起身重又洗漱了,進去安歇了。玉扣帶著人放下簾幔,熄了燈,關上門退了出去。程恪...

第一六八章內院

兩人沐浴洗漱后,吃了飯,李小暖坐在榻上,一本本翻看著新買的書,程恪歪在靠枕上,手裡拿著封書信,眼睛卻只盯著李小暖,移不開半分。

李小暖一本本翻著書,將書分成了兩堆,擰著眉頭,在兩堆書之間來回看了幾趟,轉過身,往程恪身邊挪了挪,頓了頓,又往前挪了挪,俯下身子靠近程恪,低聲說道:

「我原先在家時,看這些話本啊什麼的……」

李小暖頓了頓,把聲音又放低了些,接著說道:

「都得瞞著夫人和老祖宗,你們府上,咳,那個,咱們府上,是不是……也不好……」

程恪笑了起來,湊到李小暖耳邊,學著她的樣子耳語道:

「咱們在咱們院子里,你想看什麼不行的?只別拿到母親跟前就是了。」

李小暖輕輕的「噢」了一聲,回過身,依依不捨的看著榻几上的兩堆書,嘆了口氣,轉頭看著程恪,聲音低落的說道:

「那些書,那一堆,你讓人拿到青澗院去吧。」

程恪微微一怔,伸手撫著李小暖的臉頰,低聲問道:

「怎麼啦?」

李小暖撥開他的手,悶悶的說道:

「沒什麼,讓人知道,總歸不好。」

程恪眉頭漸漸擰了起來,直起身子,伸手拉過李小暖,俯到她耳邊,低聲問道:

「這院子里的人,你不放心?」

李小暖皺著眉頭,低聲說道:

「看爺這話說的,這院里的人,我認都不認得呢,有什麼放心不放心的。」

程恪臉色陰沉下來,低頭看著李小暖,沉默了片刻,低聲說道:

「是我疏忽了,這院子里的丫頭婆子,只怕還不知道誰才是主子」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他,一言不發,程恪起身下了榻,揚聲叫了人,轉頭看著李小暖說道:

「你放心,有我呢。」

外面當值的小丫頭進來,曲膝行了禮,程恪陰著臉吩咐道:

「去,把這院子里所有的丫頭婆子,都給爺叫過來,爺有話要說」

小丫頭曲膝答應著,急步退了出去,程恪轉過頭,看著李小暖商量道:

「這院子,就讓孫嬤嬤統總管著吧。」

李小暖微笑著點了點頭,看著程恪轉身出了門,閑閑的往後靠到了靠枕上,拿了本話本過來,慢慢翻看了起來。

院子里擠擠挨挨的站滿了垂手侍立著的丫頭婆子,程恪陰沉著臉,背著手站在檐廊下,目光冷冷的掃過眾人,聲音淡淡的說道:

「爺只說三件,一,青澗院的規矩,也是清漣院的規矩,敢嚼舌根子,哪怕一個字,拔了舌頭髮到南邊做苦力去」

程恪頓了頓,目光慢慢掃著滿院丫頭婆子,停在了站在左邊台階下的林嬤嬤身上,淡淡的接著說道:

「二,從現在起,這院子,由孫嬤嬤統總管著。」

程恪抬手指著孫嬤嬤,厲聲吩咐道:

「爺把這院子交給你,這院里,這人,全憑你處置若錯了半分,你也別怪爺翻臉不認人」

孫嬤嬤恭謹的曲膝答應著,程恪轉過頭,接著說道:

「三,爺和少夫人,夫妻敵體,爺就是夫人,夫人,就是爺」

程恪說完,冷冷的「哼」了一聲,點了點孫嬤嬤,轉身進了屋。

李小暖歪在榻上,正凝神聽著外面的動靜,見程恪進來,手指抵在唇上示意著他,程恪笑著緊挨著李小暖坐到榻上,一邊就著她的手看著她手裡的書,一邊聽著外面的動靜。

孫嬤嬤緩步走到台階正中,聲音溫和的說道:

「爺既交待了,我少不得要擔待起來。」

孫嬤嬤頓了頓,掃了眼站在台階右邊、臉色青灰的林嬤嬤,接著說道:

「俗話說,無規矩不成方圓,今兒我也不多說,就只三條,一,在這院里當差的,人前背後,都不得嚼舌頭根子傳閑話,若違了規矩,爺剛已經有話在先;二,該你到的地方,你去,不該到的地方,半步也不準踏入這正屋,除了竹青、玉扣這幾個貼身侍候的大丫頭,其它的,不經召喚,任誰也不準踏進半步外院當值的,不經傳喚,不能進內院,內院當值的,沒得了許可,也不準隨意到外院去」

孫嬤嬤語氣漸漸嚴厲了起來,

「三,內言不出,外言不入,是處常之法,這清漣院里,不準嚼舌頭根子傳閑話,出了院子,更是半個字也不準胡說」

林嬤嬤臉色青灰著,猛然抬起頭,看著孫嬤嬤,張了張嘴,孫嬤嬤停了話頭,轉過頭,居高臨下的直直的盯著她,林嬤嬤遲疑著,到底沒敢說什麼話,只在喉嚨里低低的「哼」了一聲,垂下了頭,孫嬤嬤盯著她又看了片刻,才轉頭看著眾人,接著說道:

「大傢伙都盡心當差,爺和少夫人自然有賞,散了吧。」

眾人小心翼翼著,悄無聲息的散開退了下去,孫嬤嬤站在廊檐下,轉頭看著屋裡透出的橘黃溫暖的燈光,臉上滿是笑意。

李小暖凝神聽完了孫嬤嬤的訓話,暗暗舒了口氣,低著頭,繼續看起書來,程恪伸出手,從後面攬著她,低聲說道:

「我正想和你商量件事。」

李小暖一邊看著書,一邊點著頭,示意他接著說,程恪將頭輕輕抵在李小暖頭頂上,接著說道:

「青澗院和清漣院隔得太遠,來來往往的不方便,我想把前面兩進院子改成書房,把青澗院里的東西搬過去,往後就在這院子看書辦事,青澗院留著待客用,你看呢?」

李小暖微微呆了呆,垂著眼帘思量了片刻,笑著說道:

「爺若不嫌不方便,我自然也覺得好。」

「嗯,那好,明天你吩咐孫嬤嬤,讓她帶人把外面兩進院子收拾出來,你幫我看著布置陳設,不用問我,你覺得好就是好。」

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正要說話,程恪伸手划著她的臉頰,接著說道:

「我去和母親說,往後你侍候好午飯,就回來幫我看著收拾院子,院子收拾好了,再把我那些書理一理,我的書多,只怕要理上個半年一年的,這事,除了你,旁人可做不好。」

李小暖瞄著程恪,笑意盈盈的點了點頭。

兩人又低低的說了一會兒閑話,就起身重又洗漱了,進去安歇了。

玉扣帶著人放下簾幔,熄了燈,關上門退了出去。

程恪往前挪了挪,緊挨著李小暖,伸手撫著她的小腹處,俯下頭貼到她耳邊,噴著熱氣,低聲問道:

「你……好些了沒?還痛不痛?」

「嗯。」

李小暖似是而非的應承著,程恪微微抬起頭,探頭看著閉著眼睛的李小暖,想了想,試探著往她臉頰上吻了下去。

李小暖輕輕動了動,卻沒象前兩天那樣推開他,程恪大喜,悶聲笑著,俯身壓了過來,嘴唇灼熱著,一路吻到了李小暖唇上,一隻手探進李小暖衣服里,往胸前滑了過去。

李小暖閉著眼睛,努力放鬆著自己,回應著程恪,舌尖遲疑著探了過去,兩隻手小心的圈到了程恪脖頸間。

程恪大喜過望,手指從李小暖胸前豐盈處溫柔的滑下來,輕輕褪著李小暖和自己身上的衣服。

李小暖被程恪身上的滾熱沾染著,漸漸放鬆著神思,兩隻手圈著他,手指下意識的在他後背劃過。

程恪俯到李小暖身上,緩緩的、溫柔的往裡探了進去,直探進了最深處,慢慢動了起來,李小暖緊張著,努力放鬆著自己,讓自己跟著他的節奏,程恪神思漸漸迷亂起來,他身下,他懷裡,是這人間的最溫柔至樂所在,除了懷裡的人兒,世間萬物都是虛無,他已經無法分辯身在何處,人在何處……

李小暖手腳酸軟的輕輕推著身心放鬆著、壓在她身上的程恪,她和他,都是一身的汗,粘粘的讓人難受,他也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唉,你壓著我了……」

李小暖聲音含糊著,軟得讓程恪心癢,程恪輕輕笑著,翻了個身,仰面躺著,抱著李小暖翻到自己身上,懶懶的說道:

「來,讓你壓著我。」

李小暖推著他直起身子,

「你鬆開,我要去沐浴,一身的汗,難受死了。」

程惆嗯」了一聲,摟著她只不鬆手,又躺了片刻,才坐起來,一隻手摟著李小暖,一隻手摸索著找了衣服過來,笨手笨腳的給她胡亂穿上,李小暖攏著衣服,跳下榻,奔去了凈房。

程恪掀著帘子,看著李小暖進了凈房,才笑著下了床,披了件衣服,也進了凈房。

李小暖進到屋裡時,程恪已經側著身子躺到床上了。李小暖輕手輕腳的上了床,程恪閉著眼睛,伸手攬過她,頭抵在她發間,低聲說道:

「過來,我摟著你,咱們一起睡。」

李小暖往程恪懷裡挪了挪,把自己放舒服了,打了個呵欠,這樣的歡愛,最累人不過。

程恪攬在她腰間的手動了動,往衣服里探了些,停下來,又往裡探進去些,李小暖忙伸手拍著程恪的手,

「唉,你又要做什麼?」

「嗯,」

程恪微微抬起頭,輕輕咬著李小暖的耳垂,低低的笑了起來,

「咱們……再來一次,剛才,美妙極了,再來一次,就一次……」

對手指嘆氣,下一章,還是得晚一些,12前發上來吧。

親親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