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六七章逛街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什麼好書看,正好書房裡收著很多邸抄,倒也有些意思,老祖宗那裡也有邸抄,就一直看下來了,邸抄上,就這些東西。」程恪滿眼意外的看著李小暖,呆了片刻,眼睛里透出笑意來,「嗯,往後,我讓遠山送份邸...

第一六七章逛街

程恪頓了頓,想了想,看著李小暖低聲問道:

「孫嬤嬤,是李老夫人給你的人?」

「嗯,嬤嬤從小就疼我,對我極好。」

「那就好,回頭你讓她把這些鋪子理個單子出來給我,我讓人添到你嫁妝單子里去。」

程恪聲音輕快的說道,李小暖抬頭看著他,笑盈盈的點了點頭。

兩人又低低的說了幾句話,車子已經停在了德福樓後院的一個小院落里,洛川掀起帘子,程恪跳下車,回身扶著李小暖下了車,竹青和玉扣緊跟著,一起進了小院的雅間里。

李小暖站在雅間窗戶前,帶著絲好奇和興奮,往外張望著,程恪背著手踱到她身後,越過李小暖的頭頂看著窗外,笑著說道:

「這麼小個院子,有什麼好看的。」

李小暖也不答話,只笑盈盈的四下張望著,程恪跟著她,從一個窗戶看到另一個窗戶,轉了一圈,看了個遍,才坐到落地窗前的搖椅上。

李小暖舒服的躺在搖椅上,腳下微微用些點力,輕輕晃著,程恪躺到她旁邊的搖椅上,兩人沉默著晃了片刻,程恪轉頭看著李小暖,聲音低低的說道:

「這間德福樓,是我和小景七年前開的。」

李小暖驚訝的轉頭看著程恪,

「你們兩個開的?為了掙零用錢?」

程恪笑著點了點頭,

「這個院子,是我和小景留著自己用的,從沒接待過外人。」

李小暖轉著頭,又四下打量了一遍,笑著點了點頭,

「怪不得布置成這樣,這德福樓,我從來沒聽麗園的掌柜提起過,生意好不好?」

程恪臉上閃過絲尷尬,輕輕咳了幾聲,攤著手說道:

「好什麼頭兩年,就沒掙到過銀子,後來父親從南方尋了個掌柜過來,我和小景又一直到這裡來,總算漸漸有了些起色,這兩年,一年也就三五千兩銀子」

程恪頓了頓,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我倒沒什麼,就是小景,一直缺銀子用,沒大婚分府前,按例,一年也就幾千兩銀子的用度,哪裡夠他用的?他又不肯總讓姑母貼補著,才和我商量著,開了這間鋪子,還開了家南北貨行,生意也不大好。」

李小暖凝神仔細聽著,程恪轉頭看著她,頓了頓,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後來分了府,有了俸祿,皇上又賞了幾處莊子,都是上上等的好莊子,按理說……」

程恪話語含糊起來,

「後來事情多,花錢的地方倒更多了,」

李小暖歪著頭,盯著他看了半晌,垂下眼帘,慢吞吞的說道:

「這做生意,門道極多,也講究個天份,麗園的陳掌柜,做酒肆就極好,你這個掌柜,只怕還是沒找對人,這德福樓,位置極好,地方又大,按理說,該比麗園更掙錢才是。」

「麗園,一年能有多少收益?」

程恪遲疑著問道,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他說道:

「麗園也就五畝多地,小了些,去年一年掙了兩萬兩千兩。」

程恪呆了呆,苦笑起來,攤著手說道:

「這德福樓,足足有二十多畝地,後頭還有個極小的湖,唉,這個」

李小暖眯著眼睛,笑盈盈的看著程恪,往後靠在搖椅上,慢慢晃著,不再說話。

程恪呆了一會兒,也往後靠過去,晃了一會兒,轉頭看著李小暖,低聲問道:

「嚴丞相的履歷……你從哪裡聽說的?」

「邸抄上都有。」

李小暖也不看程恪,只笑著說道:

「從前在上里鎮住著的時候,也沒什麼好書看,正好書房裡收著很多邸抄,倒也有些意思,老祖宗那裡也有邸抄,就一直看下來了,邸抄上,就這些東西。」

程恪滿眼意外的看著李小暖,呆了片刻,眼睛里透出笑意來,

「嗯,往後,我讓遠山送份邸抄給你看。」

李小暖笑著點了點頭,洛川在門口稟報了,外面已經送了菜品進來,竹青和玉扣急忙接進來,一一擺到了桌子上,程恪站起來,伸手拉了李小暖起來,兩人坐到桌前,李小暖仔細看著擺了滿桌的菜品,程恪指著碟子里用竹籤串著的兒,笑著說道:

「這是鵪鶉餡的,你嘗嘗好不好。」

李小暖眼底閃過絲驚訝,掂起竹籤,慢慢咬著吃了兩口,笑著稱讚起來,程恪喜笑顏開,也掂起根竹籤,和李小暖一起,吃起來了兒。

兩人安安閑閑的吃了飯,又晃到小小的院子里,坐到盛開著的凌霄花架下,慢慢說著話,喝了半天茶,日頭已經漸漸西落,李小暖端著杯子,看著燦爛的夕霞,又轉頭看著四周,依依不捨著,磨蹭著不肯提回去的事,程恪放下杯子,笑著說道:

「我帶你去越秀齋看看去,前兒越秀齋掌柜捎信說,新收些孤本書,咱們過去看看去。」

李小暖連連點著頭,站起身來,突然頓住身形,轉身看著程恪,遲疑著說道:

「要是回去得太晚了……是不是……總不大好。」

「有什麼不好的?你跟我一塊兒,自然都是好的,你放心,有我呢。」

程恪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李小暖,兩人在院門內上了車,往越秀齋去了。

越秀齋掌柜恭敬的迎了兩人進到後園花廳,捧著托盤,親自搬了幾趟,送了幾盤新式樣的頭面首飾和十來本孤本善本書進來,小心翼翼的放到桌子上,就退到花廳門外侍候著去了,李小暖翻看著幾本書,想了想,轉頭看著程恪問道:

「越秀齋只做這些珍本古籍生意,若是新書,在哪裡賣?」

「噢,在書肆里,和越秀齋隔著兩間鋪子,就是京城最大的書肆,你若想看新書,讓他們送過來就是。」

程恪輕輕攬著李小暖,從她背後伸出手去,撥著托盤裡的頭面首飾,笑著說道,李小暖點了點頭,

「我是想看看最近有什麼新書看,每年出的新書多不多?」

「不多,要刻一本書,可不容易,我讓他們把今年的新書都送過來?」

李小暖急忙點著頭,程恪叫了洛川進來吩咐了,洛川答應著退了出去。

不大會兒,書肆的掌柜就帶著幾個夥計,捧著幾十本書送了過來,到了花廳門口,洛川止住掌柜和夥計,將書一疊疊遞了進去,竹青接過,一一堆到了桌子上。

李小暖拿起書,一本本翻看著,程恪緊挨著她站著,看著她手裡的書。李小暖將想看的書堆到手邊,不要的書放到另一邊,在一堆詩詞、經義和遊記中,翻出本話本來,程恪忙伸手了取了過去,輕輕咳了兩聲,低聲說道:

「這個……」

「這個怎麼了?」

李小暖回身從程恪手裡抽回話本,笑著問道,程恪遲疑著,正要說話,李小暖一邊翻看著,一邊笑著說道:

「這有什麼,不過就是些市井間流傳的志怪傳奇故事罷了,雖說言語上粗俗了些,可是活潑潑的,倒更有人氣。」

程恪笑了起來,

「你……唉,你既然喜歡看這個,我書房裡就有不少,晚上回去讓南海尋出來給你看,」

程恪頓了頓,低低的笑了起來,微微低下頭,俯到李小暖耳邊說道:

「還有……更好的東西,你若喜歡,回頭我都取來給你看,咱們兩個一起看。」

李小暖轉過頭,斜睇著程恪看了片刻,也不理會他話里的曖昧,自顧挑著書。

李小暖挑好書,程恪又挑了支步搖,一對耳飾,命人包了,扶著李小暖出了花廳,上了車。

車子駛出越秀齋,李小暖往車窗旁挪了挪,掀著帘子一角,好奇的往外張望著,程恪頭枕在手上,歪在靠枕上,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笑著問道:

「進了京城,就沒出來逛過?」

「嗯。」

李小暖心不在焉的答應著,

「今天晚了,趕明我再帶你出來玩,咱們坐著船,到流晶河上逛去,最好是晚上,河兩邊燈光點點,星光燈光,映在河裡,才真正好看。」

李小暖轉過頭,眼睛亮亮的看著程恪,認真的說道:

「你說話要算數的」

「你放心過一陣子,等我忙好戶部的事,咱們去城外莊子里住幾天,我帶你打獵去」

李小暖眉開眼笑的點頭答應著,程恪被李小暖笑得移不開眼睛。

兩人在二門裡下了車,上了紫竹小轎,進了正院。

兩人請了安,王妃拉著程恪和李小暖,細細的問著回門的事,周夫人好不好,蕭兒和蕭兒媳婦好不好,蕭兒媳婦有動靜了沒有?

程恪不耐煩起來,站起身,懶懶的說道:

「我累了」

王妃急忙打發了兩人回去。

兩人出了院子,坐上轎子回到清漣院,李小暖和程恪一起沿著抄手游廊緩步往裡走去。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程恪,程恪低頭看住她,奇怪起來,

「你這麼看著我,有什麼事?」

「你跟母親說不了幾句話,就不耐煩。」

李小暖低聲說道,程恪悶悶的「哼」了一聲,有些生氣的說道:

「她恨不得我還只有三歲,能抱在懷裡才好」

李小暖挑著眉梢,「撲嗤」一聲笑出了聲,低著頭,掩著嘴笑得說不出話來。程恪看著又笑得不能自抑的李小暖,鬱悶得不知如何是好。

.

那個,對手指,閑有事,剛到公司,剛發上來,咳,檢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