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六五章隱憂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病,可若是生了病,就比旁人好得慢上許多,昨晚……還痛得很,不行……我實在受不祝」程恪呆了呆,低頭看著滿臉羞澀難為的李小暖,手從她衣服里慢慢退了出來,兩隻手攬著她,把她抱在懷裡,輕輕「嗯」了一聲,...

第一六五章隱憂

倚紅閣里,梨蕊探頭看了看外面,慢慢收了手裡的針線,站起來,從床頭的箱子里取了只匣子出來,打開匣子,挑挑揀揀了半天,取了支黃豆大小的金鋼鑽簪子和一隻水頭極好的碧玉鐲子出來,攤在帕子上,輕輕嘆了口氣,小心的包了起來。

她在這倚紅閣里做了兩年多的針線了,如今少夫人進了門,總該有些盼頭了吧?

梨蕊捏著帕子,慢吞吞的走到窗前,出神的看著窗外的似錦繁花。

她十一歲就到青澗院侍候他,青澗院的丫頭換了一茬又一茬,只有她,一直留在他身邊,還做了大丫頭,她和他,是一處長大的。

梨蕊頭抵在窗欞上,她怎麼也想不明白,前年春天,她到底是哪裡做得不好,惹惱了他,她想了兩年,都沒想出個緣由來,他一茬茬換下的那些丫頭,總還有個不是處,自己到底是錯在哪裡?

梨蕊傷心的嘆著氣,他是主子,她是奴婢,他不高興,不喜歡,就是緣由。

梨蕊低頭看著手裡的帕子,這兩樣東西,是王妃賞她的,因為她侍候得好……這兩樣東西,總能換得裘嬤嬤一句話吧?

聽說少夫人只有十五歲,她只想安安份份的侍候著他,他身邊總要有人侍候著,少夫人總不至於太過難為了她,聽說少夫人性子很柔順,自己只要安份守已,謹謹慎慎的侍候著,總能侍候得來。

梨蕊垂著頭,手指無意識的捏著帕子里裹著的鐲子,茫然著想出了神,呆了半晌,眼看著暮色漸漸濃重起來,才下了決心,將帕子小心的放到懷裡,叫了小丫頭進來交待了,轉身出了倚紅閣,沿著花園的小路,往王府後頭裘嬤嬤居處去了。

李小暖磨磨蹭蹭的進了內室,程恪已經側著身子躺在床上,一隻手支著頭,等著她了。

李小暖慢騰騰的蹭到床前,蟬翼帶著幾個小丫頭小心的熄了燈,放下帘子,關上門,退了出去。

程恪直起身子,伸手攬著李小暖,用力把她拉到了床上,李小暖緊張得的推著他,低聲說道:

「你聽我說」

「嗯,你說,我聽著呢。」

程恪緊貼著她,側著身子微微壓著她,一隻手攬著她的肩膀,一隻手順著她腰間,往上遊走著,垂下頭,就要吻上來,李小暖忙抬手托著他的下巴,有些著急的說道:

「你別動,聽我說。」

「嗯。」

程恪似是而非的答應著,手指遊動著往李小暖衣服里探了進去,李小暖臉色紅漲著,也顧不得再羞澀,急急的說道:

「今晚不行」

「嗯?」

程恪遊動的手頓了頓,低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含糊著說道:

「我從小極少生病,可若是生了病,就比旁人好得慢上許多,昨晚……還痛得很,不行……我實在受不祝」

程恪呆了呆,低頭看著滿臉羞澀難為的李小暖,手從她衣服里慢慢退了出來,兩隻手攬著她,把她抱在懷裡,輕輕「嗯」了一聲,悶悶的說道:

「我知道了,睡吧。」

李小暖暗暗舒了口氣,這樣順利,真是想不到。

李小暖小心翼翼的縮在程恪懷裡,一動不敢動,唯恐惹出點什麼意外來,身子僵硬著,直到聽到程恪綿長的呼吸聲,才緩緩呼了口氣,輕輕動著,放鬆著身子,慢慢翻了個身,沉沉睡去了。

程恪小心的睜開眼睛,看著放鬆著沉睡著的李小暖,輕輕往前挪了挪,從後面攬著她,下巴抵在李小暖發間,暗暗嘆了口氣,鬱悶起來,她處處跟別人不一樣,慢慢來吧,她還太小,往後日子長著呢。

第二天寅末剛過,程恪輕輕搖醒了李小暖,

「起來吧,今天要去宗廟祭告祖先,不能誤了時辰。」

李小暖打著呵欠,困難的爬起來,迷迷糊糊的連連點著頭,

「嗯,起來了,我起來了。」

一邊說著,一邊下了床,打著呵欠往凈房進去了。

竹青等侍候著兩人洗漱完畢,換了大禮服,匆匆吃了兩口燕窩粥,出門坐了轎子,往宗廟過去了。

李小暖頂著滿頭重重的珠翠,穿著裡外好幾層、同樣沉重的大禮服,順著指引祭了祖,成了禮,已經差不多巳正時分了。

兩人上了轎子,重又回到清漣院換了家常衣服,吃了些東西,程恪接了內侍的通傳,匆匆進宮去了,李小暖帶著竹青、玉扣,坐著轎子去正院請安。

李小暖侍候著王妃吃了午飯,侍候著她睡下,王妃知道她一直在外頭候著,既然沒發話讓她回去歇著,她只好象昨天一樣在外頭候著。

竹青坐在小杌子上,一邊說著些閑話,一邊幫李小暖理著絲線,李小暖凝神聽著竹青的閑話,慢慢著那幅荷葉蓮花。

李小暖了半個蓮蕊,王妃午睡醒來,李小暖忙進去侍候著洗漱,奉了茶上來,王妃慢慢喝著茶,示意李小暖坐到榻沿上,和她長篇大論的說起閑話來,

「……你雖說小了點,到底是成了親的人,做媳婦和做姑娘,可是兩樣我這個做婆婆的,也不是那一味苛刻的人,你只把心思用到小恪身上,夫為天,那就是你頭上的天把他侍候好了,你也就好了……這子嗣上頭,上次聽說你吃著雲歡給的方子,還吃著呢?」

李小暖忙點了點頭,王妃「嗯」了一聲,接著說道:

「吃了這個方子,我這兒還有個秘方,你再接著吃,這子嗣是大事,咱們府里,什麼都不缺,就是孩子少,你可得多生幾個」

李小暖無奈的聽著教訓,這生孩子,也不是她一個人的事。

「……昨晚小恪念書,是丫頭們侍候著的?」

李小暖眼神微凜,還沒來得及說話,王妃接著說道:

「小恪是個挑剔的,我跟你說過,你那些丫頭,哪能做得好?往後,你還得多用心著才行,昨天你勸著他喝了半盅烏梅湯,飯也侍候得好,這是你用心處,唉,到底是小些,你只記著,萬事以小恪為主,先把他侍候好了,你再做別的事去」

李小暖眼眶微微跳了跳,昨晚的事,就傳到王妃這裡了?她那院子,清漣院,到底是誰的院子?

王妃絮絮叨叨的不停的交待著,李小暖微笑著,溫順的一一答應著,眼風瞄著榻几上的杯子,取了來,示意小丫頭換了茶奉上去。

正說話間,春草稟報了,程恪掀起帘子,大步走了進來,王妃立即笑得眼睛成了一線,一迭連聲的要著茶水、點心、濕帕子……

李小暖急忙站起來,從丫頭手裡接過茶水、點心、帕子,一一奉到程恪面前,程恪側身在榻沿上坐了,一邊和王妃說著話,一邊仔細看著李小暖,

「皇上一早上召你,到這會兒才出宮?」

「不是,皇上也就跟我說了半刻鐘的話,讓我從後天起,兼理戶部,從宮裡出來,我先去尋了嚴丞相。」

「嚴丞相?你不和你父親商量,尋他做什麼?」

王妃嗔怪道,程恪喝著茶,有些不耐煩起來,李小暖瞄著程恪,又轉頭看著王妃,陪著笑解釋道:

「嚴丞相是從戶部尚書升做了右丞相的,在戶部前前後後浸yin了十幾年,戶部的事,他最熟悉不過。」

王妃彷彿沒聽到李小暖的話,眼睛不離程恪半分,顧自問著話,

「你在嚴丞相那裡,一直耽誤到現在?飯吃了沒有?」

程恪轉過頭,驚訝的盯著李小暖看了兩眼,回頭看著王妃,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沒有,我去景王府了。」

程恪站了起來,伸展著手臂,懶洋洋的說道:

「我累了,回去歇著去。」

王妃也跟著下了榻,心疼的拂著程恪的肩膀,

「趕緊回去吧,這一天,從早忙到晚,哪能不累的?回去讓人侍候你洗一洗,冰可不能再用了,這都入過秋了,看著了涼」

程恪悶悶的「哼」了一聲,李小暖微微低著頭,嘴角滲出絲笑意來。

王妃轉身吩咐著李小暖,

「你也趕緊回去吧,入了秋,那些涼的東西就別讓他再用了,讓人燉些百合秋梨什麼的,潤潤肺。」

李小暖恭謹的曲膝答應著,退了出去。

兩人出了正院,程恪頓住腳步,回頭看著李小暖,遲疑著問道:

「你……身子好些沒有?坐轎子回去吧。」

「嗯,好些了。」

李小暖笑著點頭答應著,兩人上了轎,往清漣院回去了。

李小暖坐在亮轎中,看著外面的蒼翠明艷,心裡沉沉的陰鬱起來,清漣院,若是不能守好,她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轉眼就到了王妃耳朵里,也許,還要傳到不知道哪裡去,這樣的事,她可容忍不得。

可是,要如何去做才好?她是新婦,斷沒有大動干戈的道理。

李小暖抬頭看著前面晃晃悠悠的紫竹亮轎,慢慢眯起了眼睛,他是她的天,這個天,也得用起來才是,至少清漣院,得是她的一方天地,不然在這樣的府里,她如何立得住腳去?

轎子在清漣院門口停下來,李小暖彎腰下了轎,看著滿眼笑意看向她的程恪,綻放出滿臉笑容來。

..

唉,貌似好多人是跳著訂著看的,閑檢討,不能讓親一章章訂下來,是閑筆力不夠,閑會努力,多努力。

親親各位,謝謝各位的粉和賞動力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