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六四章用心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爺先歇著,我去外頭看看,這值夜什麼的,也疏忽不得。」 程恪眯著眼睛看著李小暖,挑著眉梢,緩緩點了點頭,李小暖急忙出了屋子,轉出暖閣,垂著頭在暖閣門口站了片刻,才叫了竹青過來,低聲吩咐道:

李小暖點了點頭,那三小姐,膽怯成那樣,正院里幾個三等丫頭都能用那樣的口氣議論她,也只好極安靜著罷了。

孫嬤嬤往前挪了挪,低聲說道:

「王妃是個……小事也不大管的,如今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裘嬤嬤統總管著,這裘嬤嬤,原是王妃的陪嫁丫頭,聽說,和咱們府里的周嬤嬤,還有那麼點拐彎親戚,到底什麼親戚,倒還沒打聽明白,回頭,我找個妥當人回去咱們府里打聽打聽。」

李小暖微微擰著眉頭,點了點頭,孫嬤嬤低低的接著說道:

「這倒不是大事,都是鎮寧侯府出來的,多多少少都能攀得著那麼點親戚。府里還有兩個管事婆子,一個姓鄒,就是剛才送提盒進來的那個,是府里四管事平穩的媳婦,原在老太妃院里當過差,聽說和裘嬤嬤處得極好,還有個姓田,是王府大管事平安的媳婦,平安原是王爺的小廝,跟著王爺一處長大的,田嬤嬤的父親原是王府家將,戰死的,是府里的老門老戶了,聽說這田嬤嬤為人清冷,不大理人。王妃身邊的四個大丫頭,春草、夏荷、秋桂、冬梅,以春草為首,少夫人都見過了。」

李小暖點了點頭,孫嬤嬤皺皺眉頭,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青澗院里,原一直是一個叫梨蕊的大丫頭統總管著,前年春天,也不知道哪裡惹了爺,和滿院丫頭一起,一股腦兒的攆了出去,之後,青澗院就只有小廝侍候著了,現由王爺贍蝦M匙芄蘢牛這梨蕊……」

孫嬤嬤小心的看著李小暖,低低的說道:

「聽得生得極好,和爺同齡,從十一二歲起,就在青澗院里侍候爺了,爺換了不知道多少撥丫頭,就只她一路侍候了下來,如今還在倚紅閣閑住著。」

李小暖微微眯著眼睛,慢慢點了點頭,孫嬤嬤暗暗舒了口氣,微微直起身子,笑著說道:

「今天也就聽到這些,這府里,比咱們府里……事也多,人也多。」

「嬤嬤費心了,也不急,咱們慢慢打聽著就是,往後的日子長著呢。」

李小暖微笑著說道,孫嬤嬤滿臉笑容的點了點頭,李小暖轉頭看著她,低低的吩咐道:

「明天你仔細打聽打聽爺的喜好,喜歡吃什麼,有什麼不吃的東西沒有,喜歡什麼顏色,平時有什麼習慣,有什麼忌諱沒有,越細越好。」

孫嬤嬤挑著眉梢,眉開眼笑的連連點著頭,輕輕撫著李小暖的鬢角,低低的說道:

「老祖宗在的時候就常說,少夫人是個聰明的。」

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她,沒有答話。兩人又說了會兒閑話,程恪換了身銀白長衫,濕著頭髮,轉了出來,一個小丫頭捧著一疊大棉帕子,小心的跟在後面。

孫嬤嬤忙起身退到一邊,李小暖下了榻,程恪伸手拉過李小暖,笑盈盈的盤膝坐到榻上,指著頭髮吩咐道:

「你給我把頭髮絞乾吧。」

李小暖站在程恪背後,暗暗嘆了口氣,接過小丫頭手裡的棉帕子,側著身子坐到程恪背後,慢慢給他絞起頭髮來。

換了幾個帕子,絞乾了頭髮,又取梳子過來通透了,李小暖苦惱的握著滿手的頭髮,低聲說道:

「讓玉扣給你綰吧,我不會綰頭髮。」

程恪滿眼笑意的轉頭看著她,笑著點了點頭,低聲說道:

「回頭學著些,那些丫頭笨手笨腳的……」

「嗯。」

李小暖忙答應著,打斷了程恪的話,站起身,招手叫了玉扣過來給程恪綰了頭髮,用一支碧玉簪綰祝

程恪收拾好,已經是酉初過了,廚房送了晚飯進來,李小暖先把那盅烏梅湯捧過來,遞到程恪面前,笑著說道:

「母親怕你醉酒傷身,剛讓人送了些烏梅和桑果過來,有蜜餞,也有生果,我怕爺不耐煩吃蜜餞,就讓廚房燉了這烏梅湯,爺是吃蜜餞?還是喝這湯?」

程恪探頭看了看李小暖手裡的湯,笑著說道:

「都不用,我就喝了兩杯黃酒,這會兒連酒氣都散盡了,還要這些東西做什麼?」

李小暖微笑著捧著湯,沒有半分放下的意思,溫婉的說道:

「這是母親的心意。」

程恪看著李小暖,又低頭看著她手裡的湯盅,嘆了口氣,伸手接過,勉強喝了兩口,李小暖微微眯起眼睛,嘴角挑了起來。

李小暖側身坐到榻沿上,接過蟬翼奉過的楠木筷,一邊慢慢吃著,一邊專註的看著程悖

程恪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起來,抬頭看著她,笑著問道:

「你這是怎麼了?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嗯,我在看你吃得香不香。」

李小暖帶著笑,低低的含糊的說道,程恪失笑起來,放下筷子,看著李小暖,溫和的說道:

「府里的規矩,食不語,也不好……四顧張望,母親旁的還好,就這一條最講究。」

李小暖垂下眼帘,點了點頭,低著頭慢慢數著米粒吃著碗里的碧粳飯。

程恪拿起筷子,看著垂著頭,低眉順眼吃著飯的李小暖,心裡酸軟著不安起來,想了想,放下筷子,低聲說道:

「我說的……是母親的規矩,咱們兩個一處,你只隨意就是。」

「我在家時,也是這樣的規矩,我不過……也不知道你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怕你吃得不好。」

李小暖低低的說道,程恪眼睛亮著笑了起來,耐心的說道:

「我不吃魚,太腥,不吃內臟,太臟,不吃蘿蔔、芹菜、不吃藕,還有些,我也記不得了,你放心,廚房的人都知道,不會上這些東西的,至於喜歡的,倒也沒什麼特別喜歡的。」

李小暖抬眼看著他,微笑著點了點頭,不再說話,只示意著程恪吃飯。

兩人吃了飯,李小暖從小丫頭手裡接了茶,送到程恪面前的几上。

門外,玉扣稟報了進來,有些吃力的抱著只一尺見方的黃花梨雕花匣子,曲膝稟報道:

「回爺,少夫人,這是洛川送過來的,說是爺要的東西。」

程恪直起身子,忙招手示意道:

「放過來」

玉扣小心的將匣子放到几上,曲膝退了下去,程恪叫了李小暖過去,打開匣子,一件件取著裡面的簪、環、步堯鐲、釵等首飾,擺得滿幾滿榻,笑著說道:

「這些都是我一件件挑著買回來的,都是給你的。」

李小暖眨著眼睛,看著面前閃著各色瑩瑩光澤的頭面首飾,心裡微微一動,彷彿想起什麼來,抿嘴笑著,慢騰騰的說道:

「爺喜歡……買這些東西……」

程恪呆了呆,轉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笑意更濃,抬手撫著額頭,轉過了身,笑得肩膀聳動起來,程恪呆了半晌,驟然反應過來,臉色紅漲著,抬手點著李小暖的額頭,恨恨的點了半天,才說出話來,

「你又想到哪裡去了?你怎麼能……」

李小暖拚命忍著笑,一邊往匣子里收著首飾,一邊認真的解釋道:

「我是說,爺喜歡的,都是好東西,爺喜歡的東西,我也都喜歡,很喜歡」

程恪恨恨的點著李小暖,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哼,等會兒,咱們再算帳,讓你知道……爺不是你想的……哼」

李小暖一邊忍著笑,一邊連連點著頭,合上匣子,吩咐玉扣收了進去,轉過頭,垂著眼帘,也不看程恪,強忍著滿臉笑意說道:

「我看爺帶了文書進來,我先去沐浴,讓竹青侍候你看文書可好?」

「嗯。」

程恪氣哼哼的答應著,李小暖曲膝告了退,轉進凈房,泡在熱水裡,只笑得止也止不祝

李小暖直泡到水涼透了,才慢騰騰的出了沐桶,慢騰騰的絞乾頭髮,慢騰騰的換了衣服,慢騰騰的出了凈房。

程恪已經從廂房挪進了內室,歪在羅漢床上,擰著眉頭,彷彿在仔細的看著文書,李小暖站在凈房門口,微微猶豫了下,輕手輕腳的往外面暖閣走去,程恪放下手裡的文書,看著李小暖問道:

「你去哪裡?」

李小暖頓住腳步,轉頭看著他,笑著說道:

「我去外面暖閣里做會兒針線,免得在這裡擾了你。」

程恪將手裡的文書收起,看著李小暖,慢吞吞的說道:

「不早了,歇息吧。」

李小暖呆了呆,陪著笑臉說道:

「爺先歇著,我去外頭看看,這值夜什麼的,也疏忽不得。」

程恪眯著眼睛看著李小暖,挑著眉梢,緩緩點了點頭,李小暖急忙出了屋子,轉出暖閣,垂著頭在暖閣門口站了片刻,才叫了竹青過來,低聲吩咐道:

「你親自去一趟正院,跟王妃稟報一聲,就說爺喝了小半盅烏梅湯,晚飯吃了一碗碧粳飯,吃得香,這會兒已經歇下了。」

竹青微微皺著眉頭,李小暖輕輕嘆著氣,推著她往外走去,低低的說道:

「在王妃眼裡,還是孩子呢,去吧,若再問什麼,小心著答話,免得王妃牽挂著。」

竹青笑著點著頭,

「少夫人放心,我知道了。」

李小暖隔著綃紗帘子,看著竹青提著燈籠,沿著抄手游廊出了垂花門,轉個彎看不到了,才磨蹭著回到內室。

今天周一啊,閑得去開會,對於會這個東西,閑深惡而不能痛絕之,第二章,晚一會兒更吧,12點前。

親親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