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六三章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出了屋,略落後半步,跟在程恪身後,出了院子。程恪站在院子門口,轉頭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累不累?要不,咱們慢慢走回去?」李小暖遲疑著,盯著紫竹小轎,有些移不開眼睛,程恪忙笑著說道:...

李小暖窒了窒,她就是隨便,哪裡想過做什麼東西?這一尺半見方,能做什麼?李小暖腦子裡飛快的轉著,含糊著笑著說道:

「做個……肚兜,夏天萬一蹬了被子,也不會晾著肚子,著了涼。」

王妃又拎起來比劃了片刻,滿意的點了點頭,

「嗯,這就是你用心處了,小恪從小睡覺就不安穩,小時候,但凡有一點點熱,就不肯蓋被子我就做了肚兜給他戴著,從小一直戴著,就是前幾年,突然就不肯戴了,唉,這孩子,就是彆扭你用些心,做得精緻好看些,他看著好,也就肯戴著了。」

李小暖心裡湧起股極其古怪的感覺來,程恪,戴著這樣的繡花肚兜?該是何等風情……

李小暖微微垂著頭,認真的曲膝答應著,王妃把花舉遠些,又仔細看了看,再次滿意的點了點頭,李小暖垂著眼帘,上前捧起杯子,交給小丫頭,又換了杯茶奉上來,王妃將針線遞給旁邊侍立的春草,端起杯子喝了兩口茶,正要說話,冬梅在外頭稟報道:

「王妃,世子爺回來了。」

話音未落,程恪掀簾進了屋,王妃直起上身,眉開眼笑的看著程恪,招著手,

「快過來我看看,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晚飯吃了沒有?」

程恪身上帶著濃濃的酒氣,盯著微笑著垂手侍立在榻前的李小暖看了兩眼,側身坐到了王妃身邊,王妃往前挪了挪,憐惜的伸手撫著他的額頭,程恪微微有些尷尬的往後躲閃著。

李小暖從小丫頭遞過來的托盤裡捧了茶,半垂著眼帘,微笑著奉了過去,程恪接過茶,王妃揮著手吩咐道:

「你喝了酒,別喝這個了,趕緊榨了生梨汁來」

王妃聞著程恪身上的酒氣,心疼起來,直著身子,一迭連聲的吩咐著:

「先把那塊醒酒石拿過來,別忘了用溫水泡過,擰個帕子過來,要熱熱的,再……」

「好了好了,我又沒喝幾杯,好好兒的醒什麼酒」

程恪瞄了眼李小暖,不耐煩的站了起來,打了個呵欠說道:

「我累了,先回去歇著了。」

「去吧去吧,恪兒媳婦也回去吧,好好侍候著,別忘了榨些生梨汁給他喝,還有,這天熱,蓋好被子,不能受了涼。」

程恪擰著眉頭,擺著手說道:

「好了好了,知道了,都知道了。」

李小暖恭敬的曲膝告了退,退出了屋,略落後半步,跟在程恪身後,出了院子。

程恪站在院子門口,轉頭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累不累?要不,咱們慢慢走回去?」

李小暖遲疑著,盯著紫竹小轎,有些移不開眼睛,程恪忙笑著說道:

「你累了?那咱們還是坐轎子回去吧。」

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程恪,連連點頭答應著。兩人分別上了紫竹小轎,晃悠悠的往清漣院回去了。

兩人在清漣院門口下了轎子,程恪站著等李小暖下了轎,和她並肩往院子走去。兩人沿著抄手游廊,緩步往裡走著。

程恪低頭看著李小暖,低聲問道:

「一直在母親那裡侍候著?」

「嗯。」

李小暖微微垂著頭,低低的答應著,程恪頓住腳步,略有些猶豫的伸出手,攬在李小暖腰間,李小暖身子微微僵了僵,沒有躲閃開去,只垂著眼帘,由著他攬著,程恪臉上綻放出笑容來,聲音輕快的問道:

「見著大姐姐她們了?」

「嗯。」

「大姐姐給你什麼好東西了?給我瞧瞧。」

李小暖腳步微頓,抬頭看著程恪,微笑著說道:

「我也沒來得及看,收了一堆東西,都在竹青那裡收著呢,有空再看吧。」

程恪點了點頭,低頭看著李小暖,輕輕笑著,低低的說道:

「我那裡……還收著些東西,等會兒拿給你。」

李小暖轉頭看了看程恪,沒有答話,沉默了片刻,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帶著絲笑意問道:

「你喝酒了?回去讓丫頭侍候你沐浴,好好歇著。」

程恪微微有些意外的看著面帶微笑的李小暖,忙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溫和的說道:

「沒事,就喝了幾杯,你要是不喜歡,往後……」

「你喝了酒,等會兒回去好好歇著才是,母親說生梨汁解酒好,等回去讓人榨了給你喝一些。」

程恪獃獃的看著微笑著,溫和的和他說著話的李小暖,笑容滿眼的點著頭,

「好,我沒事,不過喝了幾杯黃酒罷了,你別擔心,我沒事。」

程恪攬著李小暖,低頭看著她,往正屋進去了。

李小暖進了屋,徑直往西邊廂房進去了,程恪只顧低頭看著她,跟著她進了廂房,李小暖讓著程恪坐到榻上,玉扣立即奉了茶上來,李小暖接過,捧給了程恪,微笑著說道:

「爺先喝杯茶吧,我去看著給你榨些生梨汁來。」

程恪一隻手接過杯子,隨手放到几上,伸手拉了李小暖,拉著她坐到榻上,滿臉笑容的看著她說道:

「你去做什麼?讓她們去榨就是,梨汁潤肺最好,讓她們多榨一杯,你也喝些。」

「你吃了晚飯沒有?」

李小暖笑著轉了話題,程恪看著李小暖,頓了頓,笑著說道:

「沒有,咱們一塊吃,這會兒還早,往後,你不要在母親那裡吃飯,回來咱們一處吃,我若不領差使,中午也回來陪你吃飯。」

李小暖帶著絲苦笑看著程恪,他以為她是他,想怎樣就怎樣?李小暖掙開程恪的手,站起來,笑著說道:

「爺先歇著,我去小廚房看……」

程恪直起身子,手臂微微用力拉過李小暖,打斷了她的話,

「哪裡要你去看?那些丫頭婆子都是做什麼的?你不要去,我一天沒見你了,咱們說說話。」

李小暖悶著口氣,坐到榻上,轉頭看著程恪,鼻子微微蹙了蹙,笑著說道:

「你身上這酒氣濃得很,聞著都讓人頭暈,要不,爺先沐浴洗漱了,咱們再吃飯?」

程恪忙點著頭,舉起袖子聞了聞,笑了起來,

「我自己倒聞不著了,我這就去沐浴去,你等我。」

李小暖笑盈盈的點著頭,程恪跳下榻,輕快的往後面凈房進去了。

李小暖輕輕舒了口氣,放鬆著身子靠到靠枕上,接過玉扣捧過來的茶,慢慢喝著,蟬翼輕輕掀簾進來,笑著稟報道:

「少夫人,孫嬤嬤問您這會兒可得空。」

李小暖忙直起身子,示意蟬翼叫孫嬤嬤進來。

孫嬤嬤進了屋,曲膝見了禮,蟬翼示意著玉扣,兩個人招呼著屋子裡侍立著的丫頭婆子,悄悄退了出來。

孫嬤嬤看著人出去了,側著身子坐到榻沿上,仔細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聽竹青說,王妃責備你了?」

「嗯。」

李小暖嘆了口氣,點了點頭,孫嬤嬤笑著安慰著她,

「這也算不得什麼,媳婦不好當,新媳婦更不好當王妃和夫人是嫡親姐妹,脾氣稟性也差得不遠,倒不是……那不好處的,性子直的人,喜歡不喜歡都在臉上,倒也好,少夫人往後多用些心,哄一哄也就好了。」

李小暖笑著點著頭,低聲說道:

「我知道,嬤嬤放心。」

孫嬤嬤笑著點了點頭,正要說話,玉扣在外面高聲說著話:

「鄒嬤嬤來了我這就去稟了少夫人。」

孫嬤嬤頓住話頭,急忙站起來,垂手侍立到廂房門口處,李小暖坐直身子,玉扣高聲稟報著,鄒嬤嬤提著只黃楊木雕花提盒,笑容滿面的進了屋,左右看了看,微微曲膝見了禮,笑著問道:

「怎麼不見世子爺?」

「爺在沐裕」

李小暖微笑著,淡淡的說道,鄒嬤嬤笑容更盛了,忙雙手捧了提盒,笑著說道:

「王妃擔心著世子爺酒醉傷了身子,又怕這院里東西不齊全,特意尋了些烏梅、桑果送過來,有生的,也有蜜餞,吩咐少夫人侍候著世子爺吃些。」

李小暖忙直起上身,恭敬的聽了,玉扣急忙上前接過提盒,李小暖微笑著謝道:

「煩勞嬤嬤親自跑一趟,請母親放心。」

鄒嬤嬤曲膝答應著,告退出去了。

玉扣將提盒放到李小暖面前的几上,打開來,李小暖探頭看了看提盒裡的烏梅和桑果,吩咐道:

「這蜜餞取出來,就放這裡,拿幾粒生烏梅送到廚房,讓她們看著配些東西,燉碗烏梅湯來。」

玉扣答應著,取出蜜餞放好,提著提盒出去了。

孫嬤嬤看著玉扣出去,走到榻前,仔細看著兩碟子蜜餞,低低的感慨道:

「父母心……」

李小暖看著蜜餞,伸手掂了粒烏梅放到嘴裡咬著,轉頭看著孫嬤嬤問道:

「嬤嬤都聽到了什麼?」

「聽到的事兒不多。」

孫嬤嬤側著身子坐到榻沿上,低聲說道:

「這府里,主子們倒簡單,一個老太妃,除了初一、十五肯讓人去院子里請個安,旁的時候,連面也不給人見,王妃……你也知道,一樣是個不管事的性子,王爺和世子爺不去說,這府里,還有位庶出的三小姐,聽說也是個極安靜的。」

唉呀,晚了晚了,今天這日子啊,從早上五點起來,就一片亂啊,啥么日子啊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