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六二章教導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若是祖父猜的不錯,那李小暖,只怕就是個真正聰明的。」嚴婉眉頭皺了起來,嚴丞相打了個哈哈,「這話說得還早,咱們只看著吧,只她能將這些鋪子這樣利落的交出來,還是越過你婆婆,越過蕭兒,交到你手...

第一六二章教導

嚴婉有些發怔的看著嚴丞相,嚴丞相微微往前探著身子,看住嚴婉,接著說道:

「婉兒啊,這不是你的東西,還回去吧。」

嚴婉轉頭看著紫檀木匣子,低頭絞著手裡的帕子,低低的嘟嚷著:

「是她要給的,老祖宗的,不就是古家的。」

嚴丞相一聲不吭的看著嚴婉,嚴婉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起來,輕輕跺了跺腳,低聲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我還回去就是」

嚴丞相舒了口氣,往後靠到椅背上,望著窗外,出了半天神,才嘆了口氣,悠然的感慨著:

「李老夫人,真是讓人佩服這份氣度」

嚴婉抬頭看著嚴丞相,嚴丞相轉頭看著她,

「你也別捨不得,從小我就教過你,不是你的東西,不要伸手,只要不貪心,就不會惹禍端,再說。」

嚴丞相擰著眉頭瞪著嚴婉,

「你母親的嫁妝都給了你,我又給你添了三間鋪子,兩處莊子,還有……」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少銀子用,就是覺得這是思賢的東西……好了,我知道了,後天她回門,我還給她就是了」

嚴婉站起來,撒著嬌拉著嚴丞相的手臂搖著,不讓他再教訓下去,嚴丞相被她搖得來回晃著,笑了起來,

「好好好,我的婉兒雖說笨了些,倒是個好孩子」

「哼,老是嫌我笨那誰是聰明的?我看那些什麼才女的,還不如我明白呢」

嚴丞相哈哈笑了起來,連連點著頭,

「婉兒說的是,這些閨秀裡頭,婉兒比那些才女可強得多了,不過。」

嚴丞相收了笑容,拉過嚴婉,把她按在椅子上坐下,鄭重的說道:

「我告訴你,若是祖父猜的不錯,那李小暖,只怕就是個真正聰明的。」

嚴婉眉頭皺了起來,嚴丞相打了個哈哈,

「這話說得還早,咱們只看著吧,只她能將這些鋪子這樣利落的交出來,還是越過你婆婆,越過蕭兒,交到你手裡,可見是個不簡單的,婉兒,你聽著,汝南王府,才是古家最大的依持。」

「祖父」

嚴婉有些不服的叫道,嚴丞相抬手止住了她的話,愛憐的看著她,嘆了口氣說道:

「婉兒,祖父年紀大了,還能支撐幾年去?咱們嚴家,後繼乏人,往後……你一定要牢牢記著,汝南王府,才是古家最大的依持」

「祖父」

嚴婉傷感起來,滿眼依賴的看著嚴丞相低聲叫道,嚴丞相輕輕拍著她的肩膀,笑著說道:

「好了好了,祖父身子好著呢,不過就是這麼一說,婉兒,你聽著,那個李小暖……」

嚴丞相彷彿想起了什麼,突然頓住話頭,站起來,背著手站在窗前,看著窗外,想出了神,正月十五晚上,程恪是怎麼說的?「……姨母想著蕭弟一身白衣,若是這樣過來求親,怕委屈了大小姐,就想著進宮求了旨意,若能求個賜婚,這門親事也體面得多……」

是姨母

賜婚當天,李老夫人就病倒了,一時歡喜得過了……那樣的老夫人,這樣的親事,就能歡喜得過了?

這李小暖,跟著李老夫人長大,深居簡出,一直管著古家裡裡外外所有的家事生意……

只怕,這是李老夫人從小養大的孫媳婦

程恪星夜趕回,為了催討戶部的銀子?戶部的銀子他一直盯著,何曾晚過半天?第二天,汝南王府就訂下了這門親事……

誠王的那份彈劾?也許不是空穴來風,嚴丞相皺著眉頭,思緒越漂越遠。

去年重陽節,景王府到處送點心,送的,可是餘味齋的點心景王和程恪,一向是一體……

嚴婉走到嚴丞相身後,輕輕拉了拉他,小心的叫道:

「祖父」

嚴丞相忙回過頭,輕輕拍著嚴婉,溫和的說道:

「沒事沒事,祖父想想事兒。」

嚴丞相一隻手輕輕推著嚴婉,邊往回走,邊長長的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婉兒,蕭兒是個忠厚的傻孩子,往後,你也別期盼太多,就守著他,過過安樂日子,古家背後靠著汝南王府這顆大樹,李老夫人又給你們都安置好了……你只要聽祖父的話,就萬事無礙。」

「祖父?」

「你聽祖父說。」

嚴丞相打斷了嚴婉的話,看著她,鄭重的交待道:

「李老夫人想的長遠,也安置的長遠,往後,你對那李小暖,就象對祖父一樣,古家的事,你就找她商量,她怎麼說,你就怎麼做,要尊著她、敬著她。」

嚴婉驚愕的看著嚴丞相,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嚴丞相愛憐的敲了敲嚴婉的額頭,笑著說道:

「你跟蕭兒一樣,也是個實心眼的傻孩子,你比他好,你肯聽祖父的話,他……」

嚴丞相頓回了後面的話,輕輕捏了捏嚴婉的鼻子,笑著說道:

「你比他強,你是個聽話的,能把祖父的話聽到心裡去你記著,把李小暖,當祖父一樣看待聽到沒有?」

嚴婉擰著眉頭,仰頭看著嚴丞相,點了點頭,

「我聽祖父的。」

嚴丞相笑了起來,拉著嚴婉坐到椅子上,點著匣子說道:

「趕緊給她送回去,這鋪子,在她手裡,間間都是賺錢的,到你手上,可不一定能賺錢說不定幾年功夫,就讓你賠個乾淨」

「祖父這是嫌棄我呢」

嚴婉拉著嚴丞相的手來回搖著,不依不饒起來,嚴丞相笑呵呵的拍著嚴婉的手說道:

「好不好,你是我的孫女兒祖父疼還來不及呢,顧不上嫌棄」

嚴婉抿嘴笑著,嚴丞相看著她,笑著說道:

「李老夫人和這李小暖,見識上且不說,就是這份心胸氣度,別說女人,就是男子,能及得上的也不多,別拿自己跟這樣的人比,那是自己找不自在」

嚴婉想了想,笑著點了點頭,嚴丞相看著她,微微猶豫了下,含糊著說道:

「李老夫人都替古家安置下了,這靠山,穩得很,你只聽話,把祖父交待的話牢牢的記到心裡,至少你和蕭兒這一輩子,萬事無礙。」

嚴婉笑著點著頭,

「祖父放心,婉兒牢牢記著了。」

嚴婉轉頭看著高几上的匣子,遲疑了下,看著嚴丞相問道:

「萬一,她不肯收回去,那怎麼辦?」

「你就說,這是老夫人給她的嫁妝,是祖父說的,也是祖父讓你還給她的。」

嚴丞相眯著眼睛,慢騰騰的說道,嚴婉重重點著頭,乾脆的答應著:

「嗯,我知道了,祖父放心。」

李小暖坐在後倒座間,一邊慢慢著幅荷葉蓮花,一邊和竹青低低的說著話,穿堂里的涼風輕輕吹著,倒也涼爽宜人。

「……我倒也沒敢找春草她們說話,就和幾個三等的小丫頭說閑話來著,我只說怎麼沒見許姨娘,那幾個小丫頭說『就她那位份,可夠不上今兒來見少夫人,就是三小姐,要不是王妃特意賞了臉面,也夠不上過來』」

李小暖微微皺起了眉頭,竹青手裡有一下沒一下的幫李小暖劈著絲線,一邊說著話,一邊用眼角餘光溜著四周,李小暖放下手裡的針線,看著竹青低低的說道:

「這些小丫頭許氏也就算了,那三小姐總是王府的正經主子,怎麼敢……」

竹青點了點頭,低低的說道:

「我也駭了一跳,都說汝南王府規矩重,這些丫頭,對著我這個剛來的陪嫁丫頭……也敢這樣放肆的,咱們府里一向寬厚松泛,這樣的事,也是想也不敢想的,誰敢這樣嚼主子舌頭根子的?」

李小暖皺著眉頭,輕輕點了點頭,低低的吩咐道:

「咱們的人,你和竹葉,還有玉扣、蟬翼幾個,嚴加約束著。」

竹青點了點頭,低聲答應著:

「我知道了,少夫人放心。」

李小暖拿起花,繼續慢慢著花,聽竹青低低的說著聽來的閑話。申正剛過,春草笑盈盈的過來,微微曲膝稟報道:

「少夫人,王妃醒了。」

李小暖忙將手裡的針線遞給竹青,急忙站起來,一邊笑著謝了春草,一邊急步往屋裡進去了。

李小暖侍候著王妃洗漱乾淨,重又梳了頭,奉了茶上來,王妃接過茶,慢慢喝了幾口,看著李小暖,聲音平淡的說道:

「這夏天日頭長,你若累了,也歇一歇。」

「謝母親憐惜,媳婦原在家時,也不歇的,老祖宗歇下了,媳婦就做做針線,抄抄**。」李小暖忙陪著笑,小心的回道,王妃垂著眼皮點了點頭,慢慢喝著茶,停了一會兒,才緩緩問道:

「剛才做針線了?」

「是。」

「聽蕭兒母親說,你針線做得不錯,拿過來我瞧瞧。」

李小暖忙答應著,出了屋,示意竹青取了剛才做的針線過來,捧著遞給了王妃。

王妃放下杯子,接過針線,舉著稍稍放遠了些,對著窗戶,眯著眼睛仔細看著,又扯著一尺半見方的素白綾比劃了一會兒,皺著眉頭問道:

「這針角倒也過得去,你這麼大點東西,準備做什麼用的?」

各位親,對不起,剛才閑暈頭了,發錯了內容,重發,鞠躬,唉,閑老年痴獃發作了一回。

下一章,一個小時之後發上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