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六十章姐妹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了什麼?李小暖只覺得後背的汗一下子滲透了衣服,滿屋子的丫頭婆子,一多半是王府的人,她絕不能說錯半個字,可程恪,到底吃的什麼?王妃盯著張口結舌的李小暖,臉色沉了下來,冷著臉訓斥道:「你也太不...

第百六十章姐妹

小丫頭收走了墊子,李小暖面容柔順的跟著程恪,曲膝行了禮,二奶奶眯著眼睛盯著李小暖,堆著滿臉笑容,語氣有些誇張的稱讚道:

「少夫人果然是花容月貌,這相貌上可真是沒得挑處」

李小暖抬起頭,溫婉的笑著,盯住二奶奶,從她頭上的髮髻一寸寸看到了裙角,二奶奶被她看得惱怒起來,正要說話,眼角瞄見眯著眼睛盯著她的程恪,微微打了個寒噤,忙從丫頭手裡接過只赤金梅花簪,陪著笑遞了過來,李小暖禮節周到的微微曲膝接了,轉手遞給了竹青,跟著程恪轉到了大少爺程憫山面前。

程憫山站起來,滿臉笑容的拱了拱手,媳婦趙氏面容忠厚木訥,一臉緊張的陪著笑,一邊還著禮,一邊舉著只荷包遞了過來,嘴裡吱唔著,也聽不清說的什麼。

李小暖溫和的笑著,雙手接過荷包,鄭重的曲了曲膝謝道:

「小暖謝過大嫂。」

趙氏臉色紅漲著,急忙曲膝還著禮。

程恪已經轉到了二少爺程憫川面前,拱手見著禮,程憫川忙站起來,躬著身子還著禮,站在身後的媳婦齊氏和李小暖見著禮,滿面春風的笑著說道:

「妹妹真是讓人看了就喜歡的不行。」

一邊說著,一邊取了只荷包出來,雙手遞了過來,李小暖接過荷包,羞澀的笑著曲膝謝過。

四少爺程憫海站起來,盯著李小暖看了兩眼,長揖見著禮,

「憫海給三嫂見禮。」

李小暖轉身從竹葉手裡接過只古硯,程恪伸手接了過去,遞給了程憫海,淡淡的說道:

「好好念書。」

程憫海小心的接過硯台,垂著頭坐了回去。

李小暖微微舒了口氣,這程家,果然人口簡單,聽說老一輩還有個兄弟,怎麼不見?

認了親,二爺程沐風站起來,撣了撣長衫,拱手告了辭,帶著家人回去了,王妃招手叫過李小暖,笑著說道:

「你大姐姐和二姐姐一會兒就過來,咱們進去等她們去。」

李小暖忙答應著,走過去,柔順的跟在王妃身後,往後廳進去了。

程恪盯著李小暖的背影,直到看不到了,才回過神來,王爺站在程恪身邊盯著他,見他緩過神來,舉起扇子,重重的敲著程恪的額頭罵道:

「混帳東西」

程恪抬手擋著扇子,往後退著說道:

「我得趕緊去景王府,小景說有事,唉,我得趕緊走了」

程恪一邊說著,一邊急步往後退著,轉身奔出去了,汝南王搖著摺扇,眯著眼睛看著走得飛快的程恪,慢吞吞的罵了句:

「混帳東西」

李小暖跟在王妃身後,沿著中間的甬道,走了將近兩刻鐘,過了一座拱橋,進了王妃居住的正院。

李小暖侍候著王妃坐到榻上,接過小丫頭托盤裡的茶,恭敬的奉了上去,王妃接過杯子,喝了兩口,轉頭看著李小暖說道:

「你到底……年紀上小些,往後,要多用心學著吧,小恪是個挑剔的,日常起居,但凡有半點不合心意,都不肯用的,你剛剛歸家,這些事,要時時留心著,可千萬不能疏忽了。」

「母親的教訓,媳婦記下了。」

李小暖忙恭謹的答應著,王妃瞄了眼李小暖,點了點頭,放下杯子,接著說道:

「今天早上,你們一處吃的飯?」

「是。」

李小暖心裡跳了跳,小心的瞄了眼王妃,王妃點了點頭,接著問道:

「昨晚上……到底勞累,今早上,廚房呈的什麼湯?」

李小暖呆住了,什麼湯?有湯嗎?王妃轉頭看著李小暖,皺著眉頭問道:

「小恪早上吃得可香?都吃了什麼?」

「回母親,他吃得香,吃了……」

他都吃了什麼?李小暖只覺得後背的汗一下子滲透了衣服,滿屋子的丫頭婆子,一多半是王府的人,她絕不能說錯半個字,可程恪,到底吃的什麼?

王妃盯著張口結舌的李小暖,臉色沉了下來,冷著臉訓斥道:

「你也太不經心了」

李小暖垂著頭,低聲認著錯,

「是媳婦粗心了。」

王妃盯著她看了半晌,重重的「哼」了一聲,正要說話,夏荷掀起帘子,笑盈盈的曲膝稟報道:

「王妃,大姑奶奶到了。」

王妃立即忘了訓斥李小暖的事,直起上身,洋溢出滿臉笑容來,連聲說道:

「快接進來小彬他們來了沒有?」

「來了來了,都來了」

外面傳來清脆的應答聲,夏荷恭敬的掀著帘子,程家大姑奶奶、靖江侯世子狄遠健的夫人、程敏盈進了屋。

李小暖悄悄往邊上挪了挪,小心的打量著程敏盈,三十歲的人,看著彷彿也就二十來歲,神情飛揚明快,戴著支赤金單鳳朝陽金鋼鑽步搖,一身明藍衣裙,微微有些福態,看起來乾淨利落,極是順眼。

緊跟在她身後進來的,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面容秀麗,舉止雅靜,手裡牽著個五六歲的小姑娘,小姑娘大眼睛靈活的四下顧盼著,顯得活潑異常,兩個小姑娘身後,一個八九歲的男孩子,穿著件寶藍長衫,穩穩重重的跟著進了屋。

最後進來的奶娘,懷裡抱著個一兩歲、男孩打扮的小孩子。

王妃眉開眼笑的探過身去,伸著手吩咐道:

「來,快過來讓外祖母抱抱咱們阿文」

奶娘急忙陪著滿臉笑容,上前將懷裡的孩子遞給了王妃。

阿文咯咯笑著,撲進了王妃懷裡,王妃摟著他,在他臉上一連親了四五下,摟在懷裡,只不肯鬆手,阿文兩隻手推著王妃胸口往後撐著,扭著身子,好奇的四下張望著,一眼看到榻几上的杯子,兩隻手張著就要撲過去拿。

程敏盈站到李小暖面前,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怪不得小恪動了心,弟妹果然生得好」

李小暖溫和的笑著,曲膝見著禮,

「小暖給大姐姐見禮。」

程敏盈稍稍曲了曲膝還了禮,轉頭看著拿著杯子正要往嘴裡送的阿文,忙笑著叫道:

「母親可別給他這個玩,在家裡不知道砸了多少杯子了,昨天還把他父親一隻汝窯點梅筆洗給砸了,他父親心疼的不行。」

「砸就砸了,值什麼。」

王妃不在意的說著,轉頭看著程敏盈和站在榻前的三個孩子,笑著吩咐著:

「快坐」

程敏盈稍稍拎著裙子,側身坐到榻沿上,大些的小姑娘拉著妹妹的手走到李小暖面前,好奇的打量著她,曲膝行著禮,

「君容見過舅母,這是我妹妹月容。」

李小暖忙笑著從竹青手裡接過兩隻荷包,分別遞給了狄君容和狄月容,狄君容接過荷包,曲膝謝了,拉著狄月容坐到了旁邊椅子上,狄月容甩開狄君容的手,利落的爬到了榻上,沖著王妃撲了過去,

「外祖母還沒親我呢」

程敏盈的長子狄永彬皺著眉頭看了看狄月容,轉過身,拉了拉衣襟,長揖見著禮,

「外甥永彬給舅母見禮」

李小暖從竹青手裡接過只羊脂玉佩,微笑著遞了過去,狄永彬雙手接過,拱手謝了,坐到了狄君容下首。

榻上,狄永文已經從王妃懷裡掙脫出來,跌跌撞撞的滿搨跑著拿東西玩,王妃眼睛不離他左右,不停的指揮著丫頭婆了給他拿這個、取那個。

正熱鬧間,二姑奶奶程敏清也帶著長子盧志賢、長女盧洛瑩,次女盧妙瑩進了屋。

屋子裡頓時熱鬧得不堪起來。

程敏清看著奶娘將兩歲的女兒盧妙瑩放到榻上,和狄永文一塊玩著,給王妃請了安,和程敏盈見了禮,轉頭找著李小暖,笑著走到她跟前,拉著她的手,上下打量著說道:

「倒比我想得還好。」

說著,招手叫了盧志賢和盧洛瑩過來,溫婉的笑著介紹道:

「這是志賢,今年八歲了,這個是洛瑩,今年六歲。」

李小暖笑盈盈的打量著兩個孩子,盧志賢看起來虎頭虎腦,顯得很是憨厚,盧洛瑩極似其母,溫婉可人。

程敏清笑盈盈的輕輕推著兩人,

「快給舅母見禮。」

李小暖忙從竹青手裡接過塊同樣的羊脂玉佩遞給盧志賢,又取了兩隻荷包遞給盧洛瑩,笑著說道:

「一隻給你,一隻是妙瑩的。」

程敏清笑著謝了,盧志賢退後兩步,找狄永彬玩耍去了,盧洛瑩奔過去拉著狄月容,也玩到了一處。

李小暖讓著程敏清坐到榻上,從小丫頭手裡接過杯子,一一奉了過去。

狄君容見李小暖要給自己捧茶過來,急忙站起來,自己取了杯子,笑著說道:

「舅母坐著說話就是,我自己來。」

李小暖微笑著,看著狄君容自己取了茶,往後退了退,垂手侍立在王妃側后,小心的看護著滿榻亂跑的兩個娃娃。

王妃滿面笑容,目光片刻不離榻上的兩個孩子。程敏盈拉了程敏清,擰著眉頭,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程敏清笑著轉過頭,招手叫著李小暖,示意她坐到旁邊的椅子上,笑著低聲問道:

「小恪對你可還好?」

..

還有一章,12點前發上來,親們,粉的翻倍啊,今天12前就要結束啦,手頭還有粉的,記得投給你喜歡的文噢,過了12點,一張變兩張的魔術時間就結束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