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五九章認親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明遠堂和煙樹軒那一大片,都沒個人住,老祖宗疼你,可畢竟隔著陰陽了她不知道,你得明白你這一早一晚的過去,昨晚又呆到半夜,我要是不讓人過去找你,你還不知道回來呢,你看看你」古蕭耷拉著腦袋,點著頭,低...

第一五九章認親

玉扣探頭看了看簪子,手指靈活的綰了個合適的髮髻出來,接過簪子,仔細比量著插在了髮髻上。

李小暖換了衣服,出了凈房,程恪已經不在內室了,李小暖鬆了口氣,神情放鬆下來,小丫頭笑容滿面的曲膝稟報著:

「少奶奶,早飯已經擺在廂房了。」

李小暖點了點頭,步履穩穩的往廂房走去。

廂房裡,程恪已經洗漱乾淨,穿著身銀藍長衫,頭髮用一支羊脂玉雲頭簪綰著,端坐在榻上,正翻著本書等著她了。

李小暖站在門口,垂著眼帘,恭敬的曲膝請了安,站到程恪旁邊,準備侍候他吃飯,程恪目光粘著她,上下看著,笑著說道:

「不用侍候我,你也坐下,咱們一塊吃。」

李小暖也不推辭,微微曲了曲膝謝了,側身坐到榻沿上,竹青急忙示意著蟬翼,兩人用帕子托著楠木筷奉上來,李小暖垂著眼帘,也不看程恪,也不理會他,自顧自慢條斯理的吃了大半碗粥,又吃了半塊蓮子酥。

程恪一邊吃一邊盯著李小暖看著,見她吃好了,也跟著放下了筷子,蟬翼帶著小丫頭,手腳輕快的收拾乾淨,侍候著兩人漱了口,奉了茶上來。

李小暖轉頭看著垂手侍立在門口的蘭初,和緩的問道:

「什麼時辰過去?」

「辰末到就行。」

程恪接過了話頭,蘭初曲了曲膝,滿臉笑容的回道:

「世子爺說得是,昨晚裘嬤嬤就讓人遞話兒過來了,說是今天辰末到正堂認親,今天一早,奴婢和孫嬤嬤仔細打聽過了,從咱們這院子過去,要兩刻鐘,咱們辰正二刻起身過去就行。」

程恪看著蘭初,滿意的點了點頭,李小暖轉頭看向屋角的水漏,程恪慢吞吞的說道:

「還早呢,我跟你說過還早。」

李小暖眉梢微微豎起,又慢慢放了下來,轉頭看著蘭初吩咐道:

「你陪我在院子里走走。」

程恪急忙跳下榻,笑容滿面的說道:

「我陪你走走去」

一邊說著,一邊走到李小暖身邊,伸手就要去扶她,李小暖扭過身去,躲開程恪的手,垂著眼帘說道:

「爺昨天辛苦了,還是在屋裡歇著吧,妾也就是在這院子里站一站。」

「我辛苦什麼?昨晚累著你沒有?要是不累,我帶你到後頭園子里走走,這園子雖不大,景緻卻好。」

程恪低頭看著李小暖,拉了她的手,低低的親熱的說道,李小暖被他一個累字堵了一口氣在喉嚨里,轉頭看著滿屋子低眉垂手侍立著的丫頭婆子,悶悶的「哼」了一聲,只好耐著性子,低眉順目的任由他拉著手出了屋子。

竹青、玉扣帶著幾個小丫頭,落後幾步跟在後面,出了正屋,往後面園子去了。

轉到了屋子後面,李小暖用力甩開程恪的手,不耐煩的低聲說道:

「爺自重,這樣拉拉扯扯的,成什麼樣子?」

「咱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誰管得著?你別怕,有我呢。」

「爺是爺,我是我」

李小暖斜了程恪一眼,程恪笑著搖了搖頭,點頭答應著,

「好好好,聽你的,不拉就不拉。」

程恪背過手去,緊挨著李小暖,緩步往前走去。

李小暖轉過頭,打量著園子里的景緻,不再理會他,程恪也不說話,只笑盈盈的低頭看著李小暖,她看園子,他看她,各賞各的景。

古家,嚴氏看著人收拾好東西,辭了周夫人,和古蕭一起出來,到二門裡上了車,原本昨天是她回門的日子,因著李小暖的出嫁,只好推到了今天。

兩人在車上坐定,嚴氏轉頭看著神情懨懨的古蕭,滿臉不快的說道:

「我早就和你說了,你要是去祭奠老祖宗,就多帶幾個人過去如今明遠堂和煙樹軒那一大片,都沒個人住,老祖宗疼你,可畢竟隔著陰陽了她不知道,你得明白你這一早一晚的過去,昨晚又呆到半夜,我要是不讓人過去找你,你還不知道回來呢,你看看你」

古蕭耷拉著腦袋,點著頭,低聲說道:

「我知道了。」

嚴氏眯著眼睛,斜斜的看著他,「哼」了一聲,沒再說話,只轉過頭,將車簾掀起條縫來,往外看了看,放下帘子,轉頭看著古蕭交待道:

「等會兒到家了,你仔細打點起精神來,祖父最不喜歡人家沒精打採的」

古蕭看著嚴氏,點了點頭,急忙坐直了身子。

李小暖看著園子,程恪看著李小暖,兩人剛逛了不到一刻鐘,一個小丫頭急步找進了園子,滿面笑容的曲膝稟報道:

「爺,少奶奶,皇上封賞的旨意到了,王爺讓趕緊請爺和少奶奶過去領旨。」

程恪伸手攬過李小暖,挑著眉梢笑著說道:

「爺還以為這旨意得下午才能到呢,咱們趕緊過去吧。」

兩人加快腳步,在清漣院門口上了紫竹亮轎,很快到了正堂前。

兩人一前一後在正堂門口下了轎,程恪頓住腳步,等著李小暖上前,一隻手輕輕扶在了她腰間,李小暖惱怒的瞪了眼程恪,頓住腳步,示意他先走,程恪笑著收回手,往正堂進去了,李小暖落後半步,低眉順眼的跟在後面,進了正堂。

正堂里,周景然坐在汝南王上首,正笑盈盈的陪汝南王說著閑話,見兩人進來,笑著站了起來,用摺扇點著程恪說道:

「你可得好好謝謝我,我可是大清早就進宮給你催這誥封去了,還領了這誥封的差使」

汝南王笑呵呵的站起來,抬手示意著,兩邊的婆子動作輕快熟練的擺好了香案,周景然將手裡的摺扇遞給青平,從內侍手裡接過銷金告敕,展開來,抑揚頓挫的讀了起來。

李小暖跪在程恪身後,也不管那些什麼「榮及乎私室……婦嬪士家」之類的套話,只聽到了郡夫人三個字,別的也懶得再聽。

周景然念完了告敕,小心的圈起,遞了過來,程恪雙手舉過頭接了告敕,又行了磕拜禮,禮畢,兩人起身,李小暖接過程恪手裡的告敕,曲膝告退了,跟著婆子往後廳進去了。

汝南王讓著周景然重新述座坐下,周景然頓住身形,看著滿臉柔順的李小暖和眉眼間流溢著柔情的程恪,挑著眉梢,慢慢坐了下來。

程恪坐到周景然下首,兩人低低的說了一會兒話,汝南王慢慢的喝著茶,眼看著時辰差不多了,周景然起身和汝南王告了辭,程恪送了出去,周景然笑著點著他,

「一會兒忙好了,到我府里去一趟,有事找你商量,可別忘了」

程恪笑著點著頭,拱手送周景然上車回去了。

正堂里,人陸陸續續到齊了,裘嬤嬤急急的轉進後面偏廳,去請程恪和李小暖了,程恪看著李小暖,伸手輕輕扶著她,出了偏廳,下了台階,並肩往正堂走去,裘嬤嬤滿眼驚訝的看著程恪,呆了呆,才急忙從邊上越過兩人,進去稟報去了。

正堂已經坐滿了人,老太妃一身古銅色底蟠龍紋緙絲長衣,居中坐在上首右邊椅子上,垂著眼帘,一粒粒數著手裡的碧玉念珠,王妃恭敬的侍立在老太妃身邊,王爺端坐在左手椅子上,正慢條斯理的喝著杯茶,二爺程沐風蹺著腿,坐在右邊椅子上,也慢騰騰的喝著茶,二奶奶挺直著身子,站在二爺側後方,正往門口張望著,二爺下首,坐著二房長子程憫山,次子程憫川和三子程憫海,長媳趙氏和二媳婦齊氏恭謹的垂手侍立在丈夫身後。

裘嬤嬤高聲稟報了,滿屋的人都轉過頭來,老太妃數念珠的手也停了下來,抬眼看著並肩進來的程恪和李小暖。

李小暖恭謹的微微垂著頭,略落後程恪半步,步履穩重的進了正堂。

旁邊侍立的小丫頭手腳極快的將兩隻大紅花開富貴墊子放到地上,程恪站在墊子前,眼角瞄著李小暖,兩人一起跪了下去,行了兩磕六拜禮,老太妃盯著李小暖,眼神冷漠的看著半晌,輕輕抬了抬手指,侍候在旁邊的一個中年僕婦忙躬著身子,將手裡的托盤遞到了老太妃面前,老太妃面無表情的點了點李小暖,中年僕婦一聲不響的將托盤捧到了李小暖面前。

李小暖伸手掂起托盤上的一塊蟠龍古玉佩,聲音柔順的謝道:

「孫媳婦謝老祖宗賞。」

老太妃彷彿沒聽到李小暖的話,站起身,轉身進了后廳,徑自走了。

李小暖波瀾不驚的垂手站立著,等著王妃回來磕頭敬媳婦茶。

王爺瞄著李小暖,眼裡閃過絲滿意,悠然的喝著茶。

王妃送走了老太妃,轉回到正堂,站在王爺身後,小丫頭移了墊子,程恪和李小暖行了磕拜禮,程恪站了起來,李小暖跪在地上,從春草奉上的托盤裡托起蓋碗,恭敬的高舉過頭,

「媳婦李氏小暖敬父親茶。」

王爺笑哈哈的接過杯子,抿了一口,李小暖又捧起一杯敬了王妃,王妃也接過抿了一口,將杯子遞給小丫頭,從夏荷手裡的托盤中取了只單鳳朝陽赤金金鋼鑽步搖,給了李小暖,李小暖接過步搖,扶著竹青起來,將步搖遞給竹青收著,隨著程恪轉到了二爺程沐風和二奶奶顧氏面前。

從前的婚禮吧,頭一天,其實是新婚夫妻兩個人的,這倒比現在更新潮些,先兩人成了夫妻,然後才是認親,祭祖什麼什麼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