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五三章添箱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坐,我連搖椅都給你備好了。」周景然搖著摺扇,站在垂花門下,四處打量著,「這裡收拾了給你做新婚的院子?」「嗯。」程恪點頭應承著,「是我挑的,這個院子一共五進,景色好,也幽...

第一五三章添箱

周景然微笑著看著程恪,輕輕搖了搖頭,轉頭看著古蕭,溫和的說道:

「小恪和李老夫人感情深厚,前些日子聽說老夫人沒了,傷心得不能自抑,唉,咱們且到外頭等等他,讓他多儘儘心。」

古蕭神情複雜的看著程恪,有些蕭索的點頭答應著,引著周景然出了正屋靈堂,周景然站在院子,搖著摺扇,慢慢欣賞著滿院怒放著的各色花卉。

程恪背著手,聽著兩人出了屋,轉頭看著孫嬤嬤,低聲問道:

「小暖姑娘可還好?」

「回爺,姑娘很好。」

孫嬤嬤恭敬的曲膝答道,程恪眉頭微微擰著,呆了片刻,垂著眼皮吩咐道:

「我要見見小暖,有話要和她說。」

「是,請爺稍候,奴婢去請姑娘示下。」

孫嬤嬤毫不遲疑的應承著,程恪有些意外的看著孫嬤嬤,臉上浮出層濃濃的喜色來,孫嬤嬤半垂著頭,微微躬著身子,小心的退到了靈堂后。

片刻功夫,孫嬤嬤轉出來,恭敬的曲膝稟報道:

「回爺,姑娘說了,這會兒出來見爺不合適,也失了禮數,爺有什麼話,就讓奴婢轉告進去。」

程恪擰著眉頭,緊緊抿著嘴呆了片刻,才悶悶的「哼」了一聲,從靈堂旁的帷幔上收回目光,看著孫嬤嬤問道:

「姑娘的嫁妝,可都準備妥當了?還少不少什麼東西?」

「回爺,都妥當了。」

「你去問問你們姑娘」

程恪不耐煩起來,豎著眉梢訓斥道,孫嬤嬤垂著眼帘,恭謹的曲膝答應著,轉身進去了,片刻功夫,又轉了出來回道:

「姑娘說,別的都妥當了,就是想再買處大些的宅院,留著往後萬一之需,這宅院的事,姑娘想買個好些的,又不方便相看,就煩請爺費心挑一挑,銀子姑娘已經放到了停雲堂,爺找帳房萬先生支取就是。」

程恪臉上泛起青色來,半晌,才跺了跺腳,悶聲悶氣的「哼」了一聲,胡亂點著頭,

「爺知道了。」

孫嬤嬤垂手侍立著,等著程恪發話,程恪盯著眼前厚厚的帷幔,恨不能在帷幔上穿出個洞來,呆站了一會兒,程恪收回目光,看著孫嬤嬤,沉聲吩咐道:

「好好侍候你家姑娘,若有什麼事……不管大事小事,都讓人去報了我,到王府,只說是明遠堂過去的,沒人敢攔著你」

孫嬤嬤恭敬的曲膝答應著,程恪盯著帷幔,呆站了片刻,跺了跺,轉身出去了。

周景然回到府里,沉著臉往正院大步走去。

孟夫人陪著滿臉笑容,微微有些忐忑的接了周景然進去,接過小丫頭捧過來的茶,小心的奉了上去,周景然端坐在榻上,用手指點了點榻幾,示意孟夫人放下杯子,轉頭看著吳嬤嬤,冷冷的吩咐道:

「出去」

吳嬤嬤臉色瞬間蒼白起來,看了孟夫人一眼,垂頭答應著,躬著身子,帶著眾丫頭婆子退了出去。

孟夫人局促不安的站在榻前,努力想撐出些底氣來,卻無論如何也不敢抬頭去看周景然。

周景然沉默著盯著孟夫人看了半晌,聲音清冷的說道:

「你自小也是讀過書的,就不知道什麼叫為婦之德?爺的話,你也敢置之不理?誰給你的膽子?這滿府上下,可有誰敢把爺的話當成耳旁風過?」

孟夫人身子微微有些抖動起來,強自鎮定著,磕磕巴巴的解釋道:

「爺,實在是……事太……太急,妾攔不住,那世子……」

周景然眯著眼睛,目光陰冷的看著孟夫人,孟夫人抬頭看了周景然一眼,慌張著又急急的低下頭,聲音越來越低,

「世子……求的急,妾攔不篆…」

周景然眼睛里閃過絲愕然,半張著嘴,呆怔怔的看著畏縮著站在榻前,微微發著抖的孟夫人,片刻,肩膀寥落傷感著聳拉下來,又怔了半晌,突然失笑起來,搖著頭,彷彿自言自語的說道:

「只聽人說如何蠢不可及,爺今天可算見著了……」

孟夫人猛的抬起頭,看向周景然,正迎著周景然輕蔑鬱悶的眼神,慌亂著又急忙垂下了頭,兩隻手死死的揪著帕子,周景然盯著她看了半晌,傷感的長長的嘆了口氣,揚聲叫了吳嬤嬤進來,聲音冷淡中透著無奈吩咐道:

「你家夫人的事,大大小小,你必是清楚明白的。」

周景然頓住話頭,看著吳嬤嬤,吳嬤嬤膽怯的看了眼孟夫人,遲疑著點了點頭,周景然也不看孟夫人,只盯著吳嬤嬤,接著吩咐道:

「大約你家夫人也聽不進你的話去,你去孟國公府上,把你家國公夫人請過來,好好教導教導你家夫人」

孟夫人猛的抬頭看著周景然,張了張嘴,周景然轉頭掃了她一眼,冷冷的止住了她,

「照理說,教妻訓子,是我該做的,可惜我說的話,你半個字也聽不懂,還是讓你母親來教導教導你。」

周景然臉色陰鬱著,沉默了片刻,接著吩咐道:

「這府里的事,你也不用管了,好好讀讀書,靜靜心想想去」

孟夫人臉色慘白著,身子前後搖晃著,幾乎站立不住,周景然也不看她,轉頭看著吳嬤嬤吩咐道:

「從今天起,府里的日常瑣事,你和我房裡的大丫頭念蓮商量著處置。」

吳嬤嬤也慘白著一張臉,卻半句話也不敢多說,只緊張恭謹的曲膝答應著。

周景然直起身子下了榻,頭也不回的大步出了正院,回去自己的院子了。

隔天,周景然百無聊賴的半躺在花園的水閣里,手裡抖著根魚桿,有一下沒一下的胡亂甩來甩去的釣著魚。

青平在水閣外稟報著進來,長揖見了禮稟報道:

「回爺,世子爺說他正忙著,一時沒空過來,等他忙完了再過來陪爺說話。」

周景然惱怒的扔了手裡的釣桿,轉頭看著青平問道:

「他忙什麼呢?他有什麼忙的?」

「回爺,世子爺正看著人往清漣院載花種草,說這事極重要,走不開。」

青平認真的回道,周景然挑著眉梢,悶了半晌,背著手在水閣里轉了幾個圈,抬腳往外走去,

「去汝南王府我倒他忙的這是哪一回」

青平急忙跟上,叫了小廝、長隨、護衛,在大門口上了馬,簇擁著周景然往汝南王府去了。

周景然隨著南海,進了清漣院,程恪正坐在正院垂花門下的搖椅上,用手裡的摺扇點來點去,指揮著一群花匠忙著種花種草。

見周景然進來,程恪起身迎了兩步,往旁邊的搖椅上讓著周景然,

「坐,我連搖椅都給你備好了。」

周景然搖著摺扇,站在垂花門下,四處打量著,

「這裡收拾了給你做新婚的院子?」

「嗯。」

程恪點頭應承著,

「是我挑的,這個院子一共五進,景色好,也幽靜,就是離青澗院遠些,不過也無妨,我讓人把前頭兩進院子收拾了做書房,把青澗院里的東西都搬過來。」

周景然挑了挑眉梢,轉頭看著程恪,

「怎麼?你這是準備讓她獨寵專房?這可不妥當,往後……」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程恪惱怒的打斷了周景然的話,周景然轉過頭,盯著他看了半晌,慢吞吞的說道:

「小暖那丫頭,你不寵她,她也吃不了半分虧去,你若再寵得過了,往後,那些姬妾可沒有活路……」

「人還沒進門呢,想那麼遠做什麼,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程恪皺著眉頭,不耐煩中夾著說不清的煩惱,打斷了周景然的話,急急忙忙的轉了話題,

「小暖的添妝禮,你都準備好了?趕緊讓人送過去,也好讓她心裡有數。」

周景然搖了搖頭,嘆著氣答應著,

「準備好了,明天一早我就讓人送過去,行了行了,你也別在這裡熬著了,這些花花草草的,你懂什麼?越指點越亂,走走走,陪我出去走走,去德福樓喝酒去,我今天心裡煩悶得很。」

程恪疑惑的看著周景然,見他面色陰鬱中透著寥落,心裡微微一動,有些明悟著點了點頭,

「也好,走吧,你想去哪裡走走?」

程恪陪著周景然,一路說著話,出了汝南王府,往城外馳去。

第二天一早,景王府幾個婆子,捧著幾個匣子,帶著幾輛車,先見了周夫人,笑著傳了景王妃的話,

「……我們夫人一向極愛小暖姑娘的人品性格,這些頭面首飾,還有外頭車上的粗笨東西,就請小暖姑娘收著,添抬妝架,也是我們王妃的一點心意……」

周夫人驚訝的客氣著,讓人請了李小暖過來,謝了景王妃,收了匣子和車上的東西。

隔天,講堂巷唐家,隨雲先生的夫人坐著轎子到了古家,拉著李小暖,愛之不盡的說了半天的話,放下一匣子首飾、幾幅前朝的字畫做了添箱禮。

下午,鄭夫人也上門說了半天話,送了兩套赤金頭面做了添箱禮。

京城那些靈動敏感的人家,也跟著陸陸續續給李小暖或多或少的送了些添箱禮來,一時間,李小暖收到的添箱禮,足足擺了小半間屋子。

.

小暖要出嫁啦,親們,有粉投了做添箱禮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