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五二章喪禮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去。不大會兒,周夫人和古蕭一前一後,衣飾零亂的奔了進來,孫嬤嬤拉著哭得暈頭暈腦的李小暖,退到了床腳邊,周夫人和古蕭撲到床前,拉著氣息零亂、一息未散的李老夫人,放聲大哭起來。孫嬤嬤示意玉扣和...

第一五二章喪禮

李小暖看著李老夫人,淚如雨下,哽咽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不停的點著頭,李老夫人長長的吐著氣,臉上異常的潮紅著,眼裡溢起滿滿的憤懣來,

「阿恆那樣的孩子,生生……」

李老夫人痛楚的閉了閉眼睛,喘了口氣,平緩著情緒,低低的述說著:

「天禧二十六年三月初,秦鳳路起了瘟疫,阿恆那時是隴州知州兼秦鳳路轉運使,見疫病暴起,就命人關了秦鳳路通往京城和其它各路的關卡,防著疫病擴散,那年,誠王剛納了側妃徐氏,徐氏說要為父祝壽,一定要闖關回京,阿恆攔在車前……被誠王縱馬,生生踩死疫病跟著徐氏的車隊,一路漫延進了京城,誠王上了摺子,彈劾阿恆防疫不利,說他是……畏罪自縊」

李老夫人嘴唇抖得說不出話來,眼淚不停的湧出來,李小暖驚訝的看著李老夫人,半晌說不出話來,過了好長時候,李老夫人才長長的吐了口氣,傷痛的低語道:

「皇上一定知道那場瘟疫是怎麼傳過來的,也知道阿恆是怎麼死的,可那是大皇子,是他的嫡長子」

天禧二十六年三月的瘟疫李小暖心裡突然閃過絲奇異的感覺,若不是大皇子闖關,瘟疫就不會漫延過來,若不是那場瘟疫,小暖就不會重病,更不會離魂而去,她就不會來到這個世間

李老夫人流著眼淚,悲哀的看著帳頂,半晌,艱難的轉頭看著李小暖,恨恨的說道:

「他那樣無德有罪的人,斷沒有登上皇位的福份縱有,也被他折光了那場瘟疫,死了多少本不該死的人小暖,老祖宗求你,若是新皇即位,給阿恆一個清白我的阿恆,要清清白白的」

李小暖重重的點著頭,鄭重的答應著:

「老祖宗放心,但有一線希冀,小暖必還古大人一個清白給古大人正了這身後之名」

李老夫人長長的出了口氣,渾身鬆軟著往後倒去,李小暖急忙撲過去,焦急的高聲叫著孫嬤嬤。

孫嬤嬤和竹葉、竹青等人慌亂的撲進來,李老夫人氣息急促著,只有出的氣,卻不見進氣,孫嬤嬤看著撲在床沿上痛哭失聲的李小暖,流著眼淚,推著竹葉急急的吩咐道:

「快去叫夫人和少爺,老祖宗不行了,要快快」

竹葉腳步趔趄著,隨手拖了個小丫頭奔了出去。

不大會兒,周夫人和古蕭一前一後,衣飾零亂的奔了進來,孫嬤嬤拉著哭得暈頭暈腦的李小暖,退到了床腳邊,周夫人和古蕭撲到床前,拉著氣息零亂、一息未散的李老夫人,放聲大哭起來。

孫嬤嬤示意玉扣和竹葉照看著李小暖,正要上前,周嬤嬤帶著幾個管事婆子從外頭奔了進來,孫嬤嬤頓住腳步,往後退了兩步,陪在了李小暖身邊。

李老夫人氣息一時急促,一時靜得彷彿沒了氣息,突然長長的舒出一口氣來,眼睛也緩緩睜開了,周夫人忙推著古蕭撲了過去,悲傷的叫喊著她,

「母親母親你睜開眼睛,看看蕭兒,你不能就這麼走了氨

古蕭也大哭著喊著「老祖宗老祖宗」

李老夫人眼神散亂著,彷彿沒有聚焦的轉過來,抬起手,無意柿較攏含糊的呢喃著:

「連…玉,信……」

孫嬤嬤急忙撲到床頭,取了只紫檀木匣子遞到了李老夫人面前,李老夫人胡亂的指著,孫嬤嬤忙將匣子遞給周夫人,急急的說道:

「這裡是老祖宗給嚴丞相寫的信,封在這匣子里,讓少爺在熱孝里趕緊成了親」

周夫人泣不成聲的接過匣子,李老夫人彷彿嘆息般長長的吐了口氣,安然閉上了眼睛。

李小暖哭得軟倒在床腳邊,只覺得濃濃的夜的寒氣從四面八方湧進來,裹著她,放肆的穿過衣服,直直的滲進了骨子裡。

這個世上,最疼她知她,也是她唯一可以商量可以依靠的人,去了。

周嬤嬤忙碌的張羅著,急急的命人將李老夫人抬到榻上,連榻抬到了隔壁的正堂,孫嬤嬤推著古蕭暫時遠離著李老夫人,竹青、竹葉幫著周夫人和李小暖,急急的給李老夫人換了壽衣,在口鼻上蓋了一小塊新棉花,周嬤嬤和幾個年老嬤嬤已經在地上鋪好了席褥,幾個人抬著李老夫人,放到席褥上,蓋上衾被,用一根銀筷楔了齒。

周嬤嬤拿著李老夫人換下的衣服,急步出門,交給了等在外頭的婆子,婆子抱著衣服,沿著梯子匆匆爬到正屋屋脊北面,連喊了三聲「古李氏復」,又匆匆下來,將衣服遞給等在門口的周嬤嬤,周嬤嬤抱著衣服,奔進屋裡,將衣服蓋在了李老夫人身上。

孫嬤嬤鬆開手,放了古蕭進屋,丫頭婆子進進出出的忙碌著,侍候著周夫人、古蕭和李小暖除下簪環首飾,散了頭髮,換了素服。

周嬤嬤指揮著小丫頭在李老夫人身邊放了幾個極大的草蒲團,李小暖被孫嬤嬤扶著,麻木的跌坐在李老夫人腳邊的蒲團上,獃獃的看著彷彿睡著了的李老夫人,一時不知身在何處。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鄭季雨就陪著古雲歡,一路哭進了明遠堂,鄭季雨送古雲歡到明遠堂正院門口,就轉身出來,到外頭迎著鎮寧侯和程府大管事平安,一起商量了,鄭季雨擔了護喪,鎮寧侯做了主賓,平安為相禮,忙起了派發訃告、設幃堂,準備屍床等等規矩嚴苛的瑣事。

李老夫人的喪事早有準備,一應都是齊備的,天色大亮時,幃堂已經準備妥當,鎮寧侯指揮著眾人,成了襲禮,設了奠,古蕭跪到了襲床東邊,哀哀痛哭著,李小暖和古雲歡扶著哭得聲音嘶啞的周夫人,跪到了襲床西邊的白色粗布帷幔后。

一片痛哭聲中,鎮寧侯主持著給李老夫人含了飯,置好魂帛。外頭,各府得了信兒,前來哭吊的人已經陸陸續續進了府。

古蕭由鄭季雨攙扶著,到大門口接了汝南王、嚴丞相等幾個年長位尊者進來成了禮,泣不能言的送到了大門外,其它相熟或不相熟的人家,因尚未成服,皆由鄭季雨迎來送往。

隔天小殮、大殮禮后,按禮成服,李小暖著了斬衰重孝,卻被周夫人和古雲歡等人委婉勸著,無論如何也不許她如此重孝,汝南王妃也遣了王府里專司禮儀的婆子過來,幫著古家眾人成服,對李小暖,更是連服都不讓她著,就李老夫人的娘家侄孫女兒來說,她也沒什麼服可以穿,孫嬤嬤悄悄勸著李小暖,

「老祖宗向來不在意這些規矩套套,姑娘要孝敬,也不在這喪服不喪服上頭,姑娘跟老祖宗,比親祖孫還要親,姑娘知道,老祖宗也知道。」

李小暖垂著淚,點頭答應著,勉強著了緦麻喪服。

成服當天,皇上遣了內侍上門弔唁,內侍走後,古家這喪禮熱鬧得不堪起來,上門弔唁的人驟然增多,原來弔唁過的,這個來了,那個也再過來一趟。

鎮寧侯、鄭季雨和平安只忙得腳不連地,連口茶都顧不上喝。直忙了六七天,將李老夫人棺槨寄到福音寺后,人都瘦了一圈。

古雲姍在李老夫人棺槨送到福音寺前幾日,帶著孩子,風塵僕僕的趕回了京城,李老夫人棺槨送到福音寺后,古雲姍拉著古雲歡,陪著李小暖在福音寺又住了兩三天,才回到了城裡古府。

李小暖沉默異常,只每天到設在明遠堂的靈堂里拜祭侍候李老夫人,其餘的事,竟是一概不聞不問。

李老夫人臨走前,寫了書信給嚴丞相,希望能讓古蕭和嚴家大小姐在熱喪里成親,嚴丞相自是求之不得,嚴家大小姐今年已經十七歲了,若再等三年孝期,實在是等不得了。

周夫人送完李老夫人的棺槨,就遣人將信送到了嚴家,匆匆擇了八月初六的吉日,李小暖的婚期原已定在了八月初九,這兩個月裡頭,要準備一娶一嫁兩場都馬虎不得的婚禮中無數的瑣碎事,古蕭成親的新居都還沒有完工,周夫人一時急得頭暈腦漲。

古雲姍寫了信給金志揚,留在了京城,要幫著忙好這兩場大事再返回金志揚任上。古雲歡也稟了婆婆,幾乎天天一大早就過來,和古雲姍一起,忙著古蕭娶妻,李小暖出嫁這兩件大事。

七月中,周景然和程恪辦完了差使,日夜兼程趕回了京城,早上進宮交了差使,在車裡換了素服,就從宮裡直接去古府弔唁。

兩人在古府門前下了馬,古蕭迎了出去,引著兩人往明遠堂靈堂走去。

周景然和程恪燃了香,恭敬的祭拜了,程恪轉著頭,打量著靈堂,看住垂手侍立在靈堂西邊角落裡的孫嬤嬤,頓了頓,走到孫嬤嬤面前,低低的問道:

「你們姑娘,還在這院里住著?」

孫嬤嬤恭謹的曲了曲膝,低聲答應著:

「是。」

第二章,稍晚個半小時,稍候稍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