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五一章逝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半步,日夜侍候著。李老夫人暈睡了一天一夜,傍晚時分清醒過來,喝了兩口參湯,人清醒著精神起來,竟又要了碗燕窩粥,吃了兩勺。孫嬤嬤站在床角陰暗處,淚如雨下,卻一句話不敢多說,只推著李小暖,示意...

第一五一章逝

下了小定禮沒幾天,程貴妃就召見了李小暖,李老夫人的病一直沒見好,周夫人就陪著李小暖,會同汝南王妃,一起進了蘊翠宮,程貴妃拿著李小暖帶過去的荷包等針線活讚不絕口,一直留李小暖吃了午飯,賞了一對翡翠鐲子、一套時新樣子的赤金頭面首飾、十來匹新貢進來的各色料子等物,皇上也讓人送了支金嵌玉如意來,賞給李小暖。

沒幾天,誠王的明發摺子就遞進了宮裡,彈劾汝南王世子強奪**,彈劾右丞相嚴慶山失職不察,這明發的摺子,如平地旋風,讓剛剛有些平靜的朝堂暗波湧起。

汝南王帶著滿身的委屈悲愴,一路踉蹌著進宮求見皇上,一進內書房,就撲倒在皇上書案前的地上,以頭蹌地,話還沒說出來,就傷心萬分的痛哭失聲,直哭得聲嘶力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唐家更是叫起了撞天屈,嚴丞相惶恐萬分的上了暗折,關於不察程恪強奪**的事一字不提,只前前後後、詳詳細細的解釋著所有可能讓誠王不快之處,點點滴滴,全是小事。

皇上怒不可竭,在誠王的摺子上硃批了「刻薄寡恩」四個血淋淋的大字,明折發了出去,又傳上諭,革了誠王一年的俸祿,並稱「……程、李議親,乃朕親提,若再有敢非議者,即非議朕……」

這退訂再訂的旋風,尚未升起,就被這一紙上諭打得沒有半分蹤影,汝南王世子和李小暖的親事,一時間,只有說好的,再沒人敢說半個字的不好來。

李小暖看了錄了皇上硃批和上諭的邸抄,長長的舒了口氣,心裡放鬆下來,這事,算是平平安安的過去了,汝南王府和景王府因了這事,前後佔盡了便宜。

進了暮春,李老夫人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差,連換了七八個太醫,葯里人蔘肉桂的量越加越多,人卻越來越虛弱起來,太醫委婉的暗示著古家,該給老夫人準備後事了。

李小暖傷痛萬分,打發了太醫,遣了孫嬤嬤等人滿京城到處打聽、尋找名醫高士來給李老夫人請脈看診。

李老夫人憐惜的止住了李小暖慌亂無措的尋找,聲音緩慢低弱的勸著她,

「丫頭,得想開些,老祖宗……年紀大了,人老了,都要去的,別費那些沒用的心思了,你就陪著老祖宗,咱娘倆再說幾天話,老祖宗走了,也安心得很。」

李小暖只哭得抬不起頭,也不再打發人胡亂尋找,每天從早到晚,片刻不離李老夫人身邊。

進了五月中,李老夫人飲食上一天比一天減少,每天只靠參湯吊著,古蕭擔憂著李老夫人,幾乎隔天就回來一趟,到明遠堂請安侍疾,他來,李小暖就遠遠避開,李老夫人安慰寬解著古蕭,略說幾句話就打發他回去唐府念書。

周夫人看著一天比一天衰弱的李老夫人,也焦急擔憂萬分,每天過來明遠堂,可府里上上下下的瑣事眾多,又要為古蕭的新婚重起新房新院,一到明遠堂,沒多大功夫,就有丫頭婆子因著這事那事尋找過來,李老夫人也不願意多見她,說不了幾句話,坐上那麼一會兒,就打發她出去忙著。

春末夏初,明遠堂院子里繁花似錦,李小暖侍候著李老夫人喝了碗參湯,李老夫人彷彿精神好了一些,吩咐李小暖扶著她靠著大靠枕,半躺在床上,看著侍立在床角的孫嬤嬤,聲音虛弱緩慢的吩咐道:

「拿過來。」

孫嬤嬤點了點頭,示意著竹葉,竹葉忙帶著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退了出去。

孫嬤嬤看著眾丫頭婆子退出去了,轉身進了李老夫人床后的暗間,片刻功夫,抱著只一尺半見方的黃花梨匣子出來,捧著放到李老夫人身邊,輕輕打開了匣子。

李老夫人招手叫著李小暖,示意她坐到自己身邊,指著匣子,微笑著低聲說道:

「丫頭,你看,老祖宗的嫁妝,都在這匣子里。」

李小暖有些迷惑的看著李老夫人和匣子,李老夫人往後靠了靠,喘息著歇了一會兒,才接著說道:

「老祖宗嫁到古家時,古家……還算不得富。」

李老夫人頓住話頭,微微閉著眼睛,彷彿睡著般沉默了半晌,才睜開眼睛,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讓孫嬤嬤跟你說。」

李小暖點了點頭,孫嬤嬤傷感的看著李老夫人,沖李小暖曲了曲膝,低聲說道:

「這裡頭,一共有十六處莊子,秀州府六處,越州府四處,京城周圍六處,普通年成,一年大約有八萬兩銀子的收益,四十七家鋪子,有坊、酒肆、車馬行、糧食行,一年統總下來,大約有四十萬兩銀子的收益,此外,還有現銀三百四十萬兩,都存在幾個大銀莊裡,古董等笨重物什,收在京城和上里鎮幾個庫房裡,明細冊子都在箱子裡頭。」

李小暖獃獃的聽著孫嬤嬤的解說,有些莫名其妙的眨了眨了眼睛,轉頭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微笑著看著她,長長的吐了口氣,緩緩的說道:

「十六處莊子,留給蕭兒,四十七家鋪子,給你做嫁妝,那些現銀,一百四十萬兩給你,兩百萬兩給蕭兒留著慢慢用,庫房裡的笨重東西,也都留給蕭兒。」

李小暖目瞪口呆的看著李老夫人,半晌才說出話出,

「老祖宗」

李小暖一句話哽在喉嚨里,直噎得淚如雨下,半晌才又能說出話來,

「老祖宗,這是您的嫁妝,都是古家的東西,是古蕭的東西,我不要,我不能要,老祖宗不用……不用給我。」

李老夫人往後靠著,滿眼溫和的看著李小暖,歇了一會兒,才接著說道:

「丫頭,這些東西,老祖宗早就想著留給你和蕭兒,你們在一處,就留在一處,不在一處,就分給蕭兒和你……」

李老夫人喘息著歇了一會兒,才接著說道:

「丫頭,拿著吧,往後你在汝南王府,用銀子地方多著呢,你沒有娘家,古家也沒個能靠得住的人,只能自己手裡多留些銀子……不管什麼事,好歹也能有些底氣……」

李老夫人臉色潮紅著,喘著氣頓住話頭,歇了一會兒,才接著說道:

「蕭兒和他娘,不會經營,讓他們靠著莊子……還有那些現銀,也夠了,鋪子……你也打理了……兩年了,打理得……極好,給你……老祖宗放心。」

李老夫人話說得多了,氣息遊絲般斷續起來,李小暖忙上前撫著她的胸口,扶著她躺下,

「老祖宗先歇一歇,歇一會兒再說話。」

孫嬤嬤忙從暖窠里倒了碗參湯遞了過來,李老夫人不耐煩的搖了搖頭,

「不喝了,我最恨……這參湯的味兒,不喝了。」

李小暖悄悄示意孫嬤嬤先把參湯端了下去,侍候著李老夫人躺好,不大會兒,李老夫人就疲倦的暈睡了過去。

過了兩天,李老夫人更加不好起來,一天裡頭,倒有一多半的時候暈睡著,太醫診了脈,含含糊糊的明示暗示著,老夫人的大限,也就是這兩天了,該準備的,得趕緊準備好了。

古蕭跟隨雲先生告了假,趕回明遠堂,悲傷的守在外間,周夫人也不敢離開明遠堂半步,日夜侍候著。

李老夫人暈睡了一天一夜,傍晚時分清醒過來,喝了兩口參湯,人清醒著精神起來,竟又要了碗燕窩粥,吃了兩勺。

孫嬤嬤站在床角陰暗處,淚如雨下,卻一句話不敢多說,只推著李小暖,示意著她,李小暖明白過來,老夫人只怕是迴光返照了。

李老夫人轉眼看著守在床前的周夫人和古蕭,聲音低弱卻清晰的吩咐道:

「你們兩個先回去歇著吧,明兒再過來,去吧。」

周夫人遲疑著轉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呆站在床前,只滿眼悲傷的看著李老夫人,孫嬤嬤上前半步,曲膝勸道:

「夫人勞累了這幾天了,萬一病了,這府里豈不更要亂了?夫人先回去歇著吧,萬一有什麼事,再打發人叫夫人過來,也來得及。」

周夫人微微躊躇了下,點了點頭,轉頭看著李老夫人,溫軟的說道:

「母親,那我帶蕭兒先回去歇著了,明天一早再過來。」

李老夫人垂了垂眼帘答應著,周夫人帶著古蕭告了退,出了明遠堂回去了。

李老夫人示意著李小暖,扶著她半躺在床上,看著孫嬤嬤吩咐道:

「你到門口看著,我和小暖說說話。」

孫嬤嬤悲傷的不敢去看李老夫人,垂著眼帘答應著,屏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自己站在門外守候著。

李小暖側身坐到床沿上,看著突然精神起來的李老夫人,眼淚一路流著,怎麼也止不祝

李老夫人看著她,笑著嘆了口氣說道:

「老祖宗只怕就這麼會功夫了,再不說,就來不及了,你別哭,聽老祖宗說。」

李小暖哪裡止得住眼淚,只哽咽著不停的點著頭,李老夫人長長的吐了口氣,直截了當的說道:

「丫頭,老祖宗要走了,萬事都能放下,只一件,蕭兒他爹的冤屈,在老祖宗心裡憋了十年了,無論如何也放不下」

.

生老病死,這輪迴有誰躲得過?

小閑寫得傷心想起了閑早逝的外祖母

送別唯願來世更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