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四九章定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那聰慧通透的,嫁給誰都能過得好。」李老夫人頓了頓,有些出神的看著窗外,過了一會兒,才微微嘆了口氣,轉過頭,溫和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若是那蠢笨的,就只好看運道了,你這份聰慧明白,比老祖宗都...

第一四九章定

李小暖垂著眼帘,回身從旁邊拿過裝著步搖的匣子,遞給了李老夫人,李老夫人疑惑的接過匣子,打開來,看著裡面的翡翠步搖,片刻間有些明悟過來,從匣子里掂起步搖,對著燈光看了半天,長長的嘆了口氣,轉頭看著李小暖問道:

「就是雲歡去娑羅館那次?」

「嗯,」

李小暖低低的、似是而非的答應著,聲音含糊著接著說道:

「咱們回京那年,汝南王府給咱們接風,他在園子里堵住我,要我給他做妾,我沒答應他。」

李老夫人凝神聽著李小暖的話,半晌,看著步搖,長長的嘆了口氣,

「怪不得,景王妃那樣探我的話。」

李老夫人頓住話頭,怔怔的想了一會兒,轉頭看著李小暖低聲交待道:

「往後嫁到王府,和景王妃遠著些,她給你步搖那會兒,我就覺得有些蹊蹺,這東西,哪是平常人能戴的?你想……她探的那話意,再怎麼也不過是個貴妾,別說步搖,連個赤金鳳簪都戴不得這東西,必是小恪給景王,景王再讓她轉給你的,她竟沒察覺出不對來,這份心計見識,也委實……」

李老夫人搖了搖頭,感嘆著說道,李小暖看著李老夫人,點了點頭,李老夫人盯著步搖,目光漸漸深沉起來,半晌,才轉頭看著李小暖,嘆了口氣說道:

「小恪讓你做妾這事,你該跟我說的,他借景王妃的手送你這步搖,未必沒有遞話的意思……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說服王爺和王妃的,唉,這份心思,也算用足了。」

李老夫人將步搖放到匣子里,轉頭看著李小暖,溫和的說道:

「小恪也算是我眼看著長大的,雖說脾氣是壞了點,可本性不差,如今看起來,這兩年外頭那些個風波流言,只怕也是事出有因,他對你,既肯用了這樣的心思,往後怎麼著也能多珍惜著你些,你嫁給他,倒比嫁給那些不知根不知底的人強些。」

李小暖聽著李老夫人的話,只覺得一時悲從心來,眼淚不停的滴了下來,李老夫人伸手拉過李小暖,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溫和的安慰著她,

「好孩子,別哭了,老祖宗知道你委屈,別哭了,哭得老祖宗心都碎了。」

李小暖抽泣著漸漸止了眼淚,李老夫人疲憊卻放鬆的靠在靠枕上,看著李小暖,聲音平緩的說道:

「咱們女人這日子過得好不好,靠的都是自己,那聰慧通透的,嫁給誰都能過得好。」

李老夫人頓了頓,有些出神的看著窗外,過了一會兒,才微微嘆了口氣,轉過頭,溫和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若是那蠢笨的,就只好看運道了,你這份聰慧明白,比老祖宗都強,丫頭,別擔心,王府里,老太妃是個不管事的,王妃,也算是個寬厚的,你只要用些心不是難事,旁的,那些姬妾,你這身份,也用不著理會她們。」

李老夫人緩緩伸手,拉著李小暖的手,接著說道:

「小恪對你能用了這樣的心思,你嫁過去,至少三年五年裡頭,他丟不開手去,有這三五年的,也就足夠了,你也能生兩個孩子出來了,你是個福運好的,這三五年裡,必能生了兒子出來,有了兒子,在王府里,就算是立穩腳跟了,往後不管他納了誰,寵了誰,你也不用多去理會,只隨他去,那些姬妾,說到底,不過是些玩意兒,他們府里規矩又重。」

李老夫人頓住話頭,看著李小暖,鄭重的交待道:

「你是個明白的,這上頭可別犯了糊塗別的我都放心,就只擔心你這個,丫頭,你記著,往後隨他寵誰去,你只要牢牢的守著正妻這位置,旁的都是小事」

李老夫人語氣重了起來,頓了頓,面容放鬆下來,帶著絲笑意看著李小暖,眨了眨眼睛,壓低了聲音說道:

「你放心,只要你生了兒子出來,那些個姬妾,別說孩子,就是那命,可都在你一句話。」

李小暖臉上閃過絲寒意,李老夫人拍著她的手,低聲說道:

「唉,你這孩子,到底是個心慈的,我把孫嬤嬤給你,讓她給你做陪房嬤嬤去,你那奶娘,太過實誠了些,不頂用,那個蘭初,是個極明白的,讓她跟著孫嬤嬤,不過幾年,就帶出來了,往後,這些事,你只吩咐了,讓她們操心去。」

李小暖眨了眨眼睛,怔怔的點了點頭,李老夫人長長的吐了口氣,放鬆著身子往後靠去,

「汝南王府在京城這些名門旺族裡頭,可是門難得的好親,尊貴且不說,府里人口簡單,規矩重,是非就少得多了,其它府里,就是唐家,哪家後園枯井沒有一堆的屈死鬼?你也想開些,既走到了這一步,那就好好活下去,活得比誰都好唉,蕭兒是個傻的,他配不上你,也沒那個福份,往後,只隨他去,你也別去多管他了。」

李老夫人聲音低落而傷感起來,李小暖抬起頭,看著李老夫人,低聲說道:

「雖說古蕭比我大了兩歲,可從小到大,我一直當他是弟弟看著的,跟大姐姐、二姐姐一樣,要說不管,哪裡忍得下心來?再說,古家就是我的家,古家好了,我也才能有個娘家好依靠著。」

李老夫人微微閉了閉眼睛,目光柔和的看著李小暖,抬手撫著她的面頰,緩緩點了點頭。

第二天一早,程恪神采奕奕的從驛館出來,進宮請見辦差去了,汝南王妃也早早坐車進了宮,求見貴妃說話去了。

天還沒亮,汝南王已經坐在隨雲先生的書房裡喝著茶了。

正午時分,皇上緩步進了蘊翠宮,程貴妃恭敬的接了進來,滿臉喜氣的奉了茶上來,皇上接過茶,看著喜氣盈腮的程貴妃,笑著問道:

「有什麼事這麼高興的?」

「可是大喜的事,小恪的親事定下來了。」

程貴妃滿臉笑意的說道,

「噢?」

皇上也笑了起來,

「這可真是大喜的事我記得小恪比小景只小一歲,今年也二十多了,定的哪家的姑娘?」

「是古家李老夫人的娘家侄孫女兒,叫李小暖,汝南王妃今天一大早就進來報了這個喜信兒,是隨雲先生給挑的親事,這姑娘雖說家世差了些,聽說人極好,性子溫婉柔順,極孝順,相貌上又是個絕色的,皇上不知道,這小恪,就要娶個絕色的女子。」

皇上微微皺起了眉頭,程貴妃小心的看著他,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前幾天就議定了,因汝南王擔心著……」

程貴妃猛然頓回了後面的話,含糊著接著說道:

「姚家那樣的事,又怕小恪再鬧出什麼亂子來,就只託了隨雲先生出面先張羅著,昨晚上,剛好小恪回來,汝南王就過去驛館問了他,沒想到竟然說通了,這也真是定就的姻緣。」

皇上放下手裡的杯子,看著滿臉喜氣的程貴妃,皺著眉頭說道:

「李老夫人的娘家?這李家都有些什麼人?我竟想不起來。」

「皇上不是想不起來,是這李家根本就沒什麼人,李老夫人的娘家,是兩浙路下里鎮李家,這些年,據說連個舉人都沒出過,這李小暖父母雙亡,是在古家長大的,聽說這李小暖的母親,是那個號稱過遍地錦繡的連家的姑娘,這李小暖據說也做得一手好針線。」

程貴妃渾不在意著,興緻勃勃的說道,

「我就喜歡連家的品,往後讓小暖多幾幅孝敬我。」

皇上笑了起來,溫和的說道:

「這家世上也……太不堪了些,小恪若喜歡,還是抬進來做個側妃吧,往後再仔細挑戶門當戶對些的人家。」

程貴妃怔了怔,側著身子坐到榻沿上,看著皇上,低聲說道:

「皇上,就這樣吧,只要人好,能早點續了程家的香火也就是了。」

皇上臉上微微沉了下來,盯著傷感的程貴妃看了一會兒,沉聲問道:

「這也是汝南王的意思?」

程貴妃點了點頭,

「汝南王只求著這門親事能順順噹噹,小恪安安穩穩的,別再生事也就萬幸了。」

皇上冷著臉往後靠了靠,沉默了半晌,才轉頭看著程貴妃,溫和的安慰道:

「你放心,沒人敢生事,這親事,汝南王既中意,就隨他吧,往後你多召這李小暖進來說說話,給她抬抬體面就是。」

程貴妃答應著,皇上頓了頓,垂著眼皮,語氣淡淡的說道:

「告訴汝南王,不必小心太過,朕的四個皇子,都是皇子」

程貴妃眼底閃過絲喜意,垂著眼帘,恭謹的答應著。

唐家的小定禮悄無聲息的換成了程家的小定禮,周夫人和古蕭愕然聽著李老夫人淡然的交待,一時恍不過神來。

汝南王世子程恪定了古家表小姐的信兒,如風般傳遍了京城,激起了無數好奇和議論,好奇著這古家表小姐到底是誰,議論著程恪的好男風和風傳中的不能人事。

信兒也如風般傳進了景王府正院。

親們,又晚了一會兒,那個捂臉抱歉,早上實在是沒起來。

那個,繼續哈,有粉投粉,沒粉打賞

其實吧,大家喜歡這個文,小閑就很歡欣喜悅了

群親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