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四八章返程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么東西這個世間,她不認識除了古家之外的其它人,這將近十年裡,古家就是她的全部,可古蕭娶了別人,老祖宗……也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古家,不再是原來的古家,更不是她的古家了。李小暖心裡抽痛起來,...

第一四八章返程

李小暖綰了頭髮,打開匣子,有些意外的看著匣子里的翡翠樹葉步搖,呆了片刻,垂著眼帘取出步搖,對著燈光看了一會兒,將步搖放回匣子里,輕輕推了回去,低聲說道:

「你先收著吧,這會兒,我戴這個就是僭越。」

程恪固執的將匣子又推了過來,李小暖轉頭看了看他,也不理會他,顧自合上銅鏡下了榻,從榻上拎起斗篷穿上,系好帶子,轉身看著程恪說道:

「車子好了沒有?我想趕緊回去。」

程恪看著李小暖點了點頭,頓了頓,又伸手取了榻几上的匣子,遞到了李小暖面前,李小暖垂著眼帘,看著送到面前的匣子,遲疑了片刻,伸手接過了匣子,程恪輕輕舒了口氣,眼裡閃過絲喜悅,伸手想扶李小暖,手抬到半路,又停住了,李小暖半垂著頭,彷彿沒看到程恪伸到一半的手,拿著匣子,徑直往屋外走去。

程恪急忙跟上來,和李小暖并行著,往院子外走去。

洛川和南海微微垂著頭,目不斜視的一前一後緊隨著,往二門走去。

李小暖上了車,程恪緊跟著也上了車,對著李小暖滿眼的怒氣,急忙解釋道:

「兩輛車,太惹眼……」

李小暖恍過神來,垂下眼帘,往邊上挪了挪,讓出車廂大半的地方來,程恪上了車,敲了下車廂板,車子緩緩動了起來。

李小暖扭頭看著車窗外黑漆漆的夜色,心裡空空的茫然起來,只覺得自己如同狂風暴雨中的浮萍,隨波逐流著,根本掌控不了自己的方向,也不知道自己會被那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風雨捲去何方,更不知道在不札的,都有些什麼東西

這個世間,她不認識除了古家之外的其它人,這將近十年裡,古家就是她的全部,可古蕭娶了別人,老祖宗……也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古家,不再是原來的古家,更不是她的古家了。

李小暖心裡抽痛起來,只有古蕭,只有古家,是她熟知的,有一份她可以規劃的婚後生活,只有在古家,她可以規劃自己的生活,除此,嫁給誰,都不過是嫁給一個符號,嫁給一份未知。

原來在這個世間,她是如此的無力無助,如此沒有半分自保之力

李小暖下意識的裹緊了斗篷,車廂四角的琉璃盞輕輕晃動著,搖曳的光影灑在李小暖彷彿有些畏縮的身形上,暈黃的光影被濃長的睫毛遮擋著,在臉上籠出片微微晃動的陰影來,顯得格外茫然而無助,程恪獃獃的看著,只覺得心裡酸酸的痛起來。

程恪悄悄往前挪了挪,輕輕咳了一聲,低聲說道:

「我……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別怕,我房裡也沒有姬妾,你放心。」

李小暖轉過頭,彷彿剛認識般,仔細打量著程恪,小麥色的面部輪廓分明,濃直的眉毛下,黑亮的眼睛正全神貫注的看著她,迎著她的目光,綻放出歡快的笑容來。

李小暖微微有些恍神,她要嫁給這個人了么?從此要和他一處生活著么……李小暖垂下了眼帘,程恪又往前挪了挪,試探著伸出手,飛快的捉住了李小暖的手,李小暖往後縮了縮,甩開了程恪的手,板起了臉,程恪忙陪著笑,輕輕咳了聲,尷尬的解釋道:

「我就……怕你冷,這車上冷,看看你手涼不涼……」

李小暖撇著他一眼,轉頭看著窗外,不再理會他,程恪看著李小暖,想了想,低聲說道:

「明天過了禮,我就得趕回去,如今我還領著差使,五月里趕不回來,最快也得七月才能趕回來,八月里,我一定過來娶你回去,你別急……」

李小暖惱火的轉頭看著程恪,

「我有什麼急的?」

程恪也不惱,笑著點著頭,

「我急我急,是我著急我回去就跟父親說,讓他在八月里挑個日子,我娶你過門。」

李小暖轉過頭,不再理會他,程恪看著她,接著交待道:

「我不在京城,你自己多小心,要是有什麼事,就讓停雲堂那個姓萬的帳房去找千月,我交待過……」

李小暖猛的轉過頭,盯著程恪,

「你在我鋪子里安眼線?」

程恪撫著額頭,開始顧左右而言它,

「也不算……等會兒進了府,你讓人把唐小三的庚帖拿給我……」

「除了那個姓萬的,還有誰?」

李小暖盯著程恪,直直的問道,程恪陪著笑說道:

「就他一個,一個就夠了,你那鋪子小成那樣……我也是不放心你,怕你再莽撞了,就是想幫幫你,沒旁的意思,你別生氣。」

李小暖咬著嘴唇,看著程恪,恨恨的說道:

「哼這筆帳,咱們以後慢慢算」

程恪正要說話,車子輕輕頓了頓,遠山在車外低聲稟報道:

「爺,到了。」

程恪將帘子掀起條縫,往外看了看,低聲吩咐道:

「叫開門,把車停到二門裡去」

遠山低聲答應著,片刻功夫,車子又緩緩動了起來,程恪看著李小暖,低聲安慰道:

「別怕,萬事有我呢。」

車子很快又停了下來,帘子從外面掀起,程恪跳下了車,迎面正看到孫嬤嬤滿臉焦急的往車子里探看著,程恪頓住腳步,往旁邊讓了讓,吩咐道:

「扶姑娘下車。」

孫嬤嬤連連點頭答應著,急忙上前,探頭往車廂里看去,李小暖看到孫嬤嬤,忙強笑著,擺手示意著沒事,扶著孫嬤嬤的手下了車子,程恪背著手站在車外,看著李小暖下了車,面容輕鬆的跟在李小暖和孫嬤嬤身後,往明遠堂走去。

孫嬤嬤身子微微有些僵直扶著李小暖往前走著,李小暖輕輕拍了拍她的手,低聲安慰道:

「嬤嬤別擔心,我沒事。」

孫嬤嬤點著頭,身子卻緊張著沒尖放鬆下來。

三人到了明遠堂院門口,院門立即悄無聲息的打開了,玉扣滿臉擔憂和恐慌的站在門后,呆看著李小暖和緊跟在李小暖身後的程悖

三人進了院子,玉扣急急的關了院門,小心的越過三人,往正屋報信去了。

三人進到正院時,正屋的燈已經亮了起來,玉扣和蟬翼掀起帘子,程恪跟在李小暖後面,進了正屋東廂。

李老夫人面色青白的半躺在榻上,見三人進來,示意竹青扶著自己坐了起來。

李小暖鬆開孫嬤嬤,急走兩步上前,曲了曲膝,還沒來得及說話,李老夫人眼神慌亂的上下打量著她,撲過來一把把她拉了過去,李小暖急忙解釋道:

「老祖宗,我沒事,好好兒的,沒事。」

李老夫人微微閉了閉眼睛,長長的舒了口氣,轉過頭,眼神凌利的盯著程恪,厲聲責備道:

「你也是大家公子,讀過書的人,竟做出這種荒唐事來若是傳出去,你這是要逼死小暖么?」

程恪急忙長揖到底,陪禮道:

「都是我的不是請老祖宗恕罪下次再不敢了。」

李老夫人惱怒的「哼」了一聲,

「哼,還有下次?你這是要毀了小暖的名節,逼著她嫁你么?」

「還請老祖宗成全,小可對小暖姑娘仰慕已久,若能娶回府里,必不會委屈她半分去,請老祖宗看到小可一片誠心的份上,就成全了小可的心愿吧」

程恪長揖到底,誠懇的請求著,李老夫人盯著他看了半晌,轉過頭,看了眼半垂著頭,端坐在榻沿上的李小暖,板著臉,抬手點著程恪繼續訓斥道:

「你做出這樣的事,這是一定要逼著小暖嫁入你們程家了?」

「求老祖宗成全,往後必不會委屈小暖姑娘半分請老祖宗放心」

程恪陪著滿臉笑容,又長揖到底,誠懇的請求著,李老夫人長長的嘆了口氣,輕輕拍了拍手掌說道,又生氣又無奈的說道:

「不成全又能怎麼辦?這樣不管不顧的荒唐事,你都做出來了,你讓我們小暖怎麼辦?我只告訴你,這是你千方百計求著娶的我們小暖,往後,你且好自為之」

程恪連連長揖保證著:

「但請老祖宗放心,絕不敢委屈了小暖姑娘半分去」

「唐家,你去想法子去外頭若有半分閑話出來……」

「老祖宗放心斷不會流出半分閑話去,我這就回去和父親商量,請他這會兒就過去唐府,請老祖宗儘管放心。」

李老夫人垂著眼皮,輕輕「哼」了一聲,微微招手示意著,孫嬤嬤立即從旁邊高几上的匣子里取了唐慕賢的庚帖出來,恭敬的遞到了李老夫人手裡,李老夫人拿著庚帖,掂了掂,看著程恪,彷彿萬般不舍的遞了過去。

程恪大喜著接過庚帖,長揖到底,再三謝了,告辭回去了。

李老夫人看著程恪出了屋,身子軟著往後靠去,李小暖急忙上前扶住她,接過竹葉手裡的墊子,小心的墊在了李老夫人身後。

李老夫人拉著李小暖的手,滿眼擔憂的看著她,低聲說道:

「小暖,你跟老祖宗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