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四七章條件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居,各自過活,互無干涉,恐后無憑,自願立此文書為照。立約人:程悖下面的日子就別寫了,我要用的時候,自己加上去就是。」李小暖語氣輕鬆的說道,程恪額頭青筋跳動著,勉強寫了文書,李小暖挪過來,抽過文書...

第一四七章條件

程惆呼」的站起來,滿眼愕然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嘆著氣,示意著他,

「坐下,你坐下咱們好好說話兒,你老這麼激動做什麼?帶兵打仗當將軍的人,難道不知道什麼叫不動如山?」

程恪勉強坐到榻沿上,盯著李小暖,明智的不再說話,只連連點著頭,催著她接著說,李小暖嘆著氣,看著程恪,誠懇的說道:

「你娶我,不過是要找回面子,找回場子,然後把我折服了,你真不愧是京城第一紈,真正大手筆,拿自己的婚姻找這樣無聊的面子」

「說正題」

程恪惱怒的吼道,李小暖點點頭,

「好好,說正題。」

李小暖垂著眼帘,有些寥落的沉默了片刻,才接著說道:

「我李小暖,這輩子不求富不求貴,不過想著日子能夠隨心適意些,安安穩穩的求個善終也就是了,嫁了你,也不過新鮮個半年一年,就丟到了一邊去了,我脾氣不好,又不能忍,到時候豈不是死路一條?」

「你」

程恪看著滿身寥落傷感無助的李小暖,怒氣消散得無影無蹤,上身微微往前探了探,語氣溫軟下來,

「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既娶了你,你就是我的妻,夫妻敵體,豈有丟到一邊的道理?你也想的太多了。」

李小暖彷彿沒聽到程恪的話,雙手抱著雙膝,下巴抵在膝蓋上,人縮成一團,垂著眼帘,半晌沒有說話,程恪不安起來,往前挪了挪,輕聲安慰著她,

「你放心,我不會欺負你,你想隨心適意,想安穩,嫁給我才最好,我都是為了你好。」

「你若真是為了我好,就別這樣逼婚,我不想嫁進王府。」

李小暖低低的說道,程恪緊緊抿著嘴,堅定的搖著頭,

「除了這條,別的都行你只能嫁給我咱們有約在先」

李小暖猛的抬頭,狠狠的盯著程恪,程恪急忙辯解道:

「那唐小三能給你的,我都能給,他不能給的,我也能」

李小暖垂著眼帘,心思轉得飛快,嫁還是不嫁?不嫁,這個人只怕執拗了不是一天兩天了,真要是發起瘋來,吃虧的還是自己,萬一被他欺負了……想嫁都嫁不成了,只好一頂小轎抬進去難不成真一頭碰死?逃走?往哪逃去,自己長成這樣,出去就是個生死不能

嫁?實在是不甘心……

程恪又往前挪了挪,溫聲說道:

「我肯定對你好,你放心,嫁給我,你想隨心,那就隨心就是……」

李小暖抬頭看著程恪,程恪忙陪著滿臉笑容,連連承諾著,

「你只放心,萬事都隨你的心意,只要你嫁給我,其它都隨你」

李小暖咬著嘴唇,微微眯起眼睛,慢吞吞的說道:

「我脾氣不好,也不耐煩跟你那些姬妾通房生閑氣,」

「我……好好,你說你說,你先說完。」

程恪剛說了一個字,見李小暖惱怒的挑起了眉梢,急忙咽回了到嘴的話,讓著李小暖先說,李小暖頓了頓,接著說道:

「你先寫封休書給我,就說我犯了七出之妒忌,休我出門」

程恪目瞪口呆的看著李小暖,一口口水嗆進喉嚨里,連聲咳了起來,點著李小暖,

「你胡說什麼?我程家從沒有過休妻之例」

「那就析產分居你先寫好文書給我」

李小暖斬釘截鐵的說道,程恪惱怒的點著李小暖,

「你你這是什麼話?人還沒嫁進門,就想著休妻、想著析產分居,不行」

「那隨你」

「你」

「我還沒說完呢我這樣無父無母,無人教導之人,見識短小,不知禮儀,往後侍候公婆,也難盡人如意,你先寫了文書給我,說我不順父母,若還是不能休,那就析產分居」

程恪跳起來,額頭青筋暴跳著,點著李小暖,氣得說不出話來,李小暖仰著頭,微笑起來,接著說道:

「還有,我這樣的人,福薄命小,只怕也不利於子嗣,你乾脆再多寫一封,以無子為由休了我,析產分居也行」

「不行」

李小暖也不理他,自顧自的接著說道,

「還有,你既由著我,那凡事就不能強人所難,你到我屋裡,我讓你進你才能進,不讓你進,你就不能進」

「不行」

程恪斷然拒絕,李小暖閑閑的往後靠著,看著程恪,聲音緩慢卻決絕的說道:

「你寫了這三個文書給我,再答應了這個條件,我就嫁,要麼,我寧可死也不嫁給你」

程恪一口氣堵在喉嚨里,臉色鐵青的看著李小暖,一時呆在了那裡。

李小暖暗暗舒了口氣,意態閑適的看著程恪,微笑起來,

「只隨你,要麼你寫文書答應條件,我嫁;要麼你送我回去,咱們就當今晚這事沒發生過,我嫁我的,你娶你的;要麼,你就等著把我埋了算了。」

程恪鐵青著臉,盯著李小暖看了半晌,跌坐在榻沿上,緊緊抿著嘴想了片刻,慢慢點了點頭,

「好,我寫我答應你」

李小暖歪著頭,笑意盈盈的看著他,點了點頭,程恪聲音里透著怒氣,連著叫著南海送筆墨進來,南海和洛川躬著身子,低著頭捧了筆墨進來,手腳極輕快的收拾了屋子,小心的退了出去。

程恪壓著怒氣,提起筆,李小暖看著他,笑著說道:

「我說,你寫,一個字也別錯了」

程惆啪」的把筆扣到紙上,猛的抬頭看著李小暖,狠狠的說道:

「你也太過份」

李小暖歪著頭,滿臉笑意的看著他,也不說話,程恪看著李小暖,肩膀漸漸聳拉了下來,把污了的紙張團成一團扔到了地上,提起筆,重又蘸了墨,悶悶的說道:

「你說吧。」

「茲有李氏小暖,因妒忌,有夫程恪,情願立此文書,自此析產分居,各自過活,互無干涉,恐后無憑,自願立此文書為照。立約人:程悖下面的日子就別寫了,我要用的時候,自己加上去就是。」

李小暖語氣輕鬆的說道,程恪額頭青筋跳動著,勉強寫了文書,李小暖挪過來,抽過文書,仔細看了兩遍,笑著點了點頭誇讚道:

「你這筆字,倒也有幾分風骨,接著寫,都一樣寫,把妒忌換成無子、不順父母就行。」

程恪忍著氣,又寫了兩封文書,李小暖一一仔細看過,小心的吹乾了墨,折起來,摸了摸,才想起自己只穿了身貼身衣褲,連個荷包也沒有

李小暖轉頭在程恪身上找了找,指著他腰間掛著的荷包說道:

「你這個荷包,借我用用。」

程恪低頭解下荷包,遞給了李小暖,李小暖把裡面裝的提神爽口的小藥丸子倒在榻几上,把文書折得細細的放了進去,握著荷包吩咐道:

「好了,送我回去吧。」

程恪踢掉鞋子,仰面倒在榻上,懶洋洋的說道:

「我累了,睡醒了再送」

「你」

李小暖眉梢豎了起來,程恪頭枕在手上,腳高高的蹺到榻几上,瞄了李小暖一眼,乾脆閉上了眼睛。

李小暖歪著頭,盯著他看了半晌,眼睛微微眯了眯,往前蹭了蹭,用手指推著程恪的肩膀,細聲細氣的說道:

「我有擇床的毛病,離了我那屋子,就睡不著覺,這些天侍候老祖宗,累得很了,剛又受了風寒,要是……今晚再睡不好,指定就得病倒了,你不知道,我很少生病,可一病起來,沒個半年一年的,都好不了。」

程恪臉色一點點柔和下來,腳從榻几上放下來,轉頭看著語笑嫣嫣的求著他的李小暖,心裡軟得哪裡說得出半個不字來?下意識的點著頭,

「我讓人備車。」

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程恪點了點頭,程恪跳下榻,揚聲叫著南海和洛川吩咐了下去。

李小暖鬆了口氣,挪到榻沿邊上,皺著眉頭看著自己光著的兩隻腳,難不成就這麼光腳回去?

程恪盯著李小暖的腳看了半天,重重咽了口口水,垂著頭,聲音有些低啞的說道:

「我讓人給你拿衣服鞋子過來。」

說著,微微有些趔趄般退了兩步,才轉過身,急步走到門口,叫過侍立在門口的南海吩咐著,南海躬身答應著,片刻功夫,和千月一起,提著包袱送了進來,程恪接過包袱,提了進去。

李小暖打開包袱,裡面從裡到外,一色俱全,連褻衣褻褲、水粉胭脂都是全的。

李小暖拎起淡青底花開富貴緙絲裙子,抖開來看了看,挑著眉梢笑了起來,

「你這裡倒是一應俱全,這是你的別院?」

「嗯,平時沒有這些東西,這些,都是千月剛剛準備的。」

程恪看著李小暖解釋道,李小暖看完了衣服,抬頭吩咐著程恪,

「你出去避一避。」

程恪不情不願的蹭了出去,李小暖看著他出去了,站在榻上,將短襖、裙子匆匆穿好,又穿了鞋襪,將小銅鏡支在榻几上,抬手梳理著凌亂不堪的頭髮。

程恪站在門口輕輕咳了一聲,放重了腳步過來,從懷裡取了個紫檀木匣子出來,放到几上推了過去,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這個步搖,你用吧。」

又晚了一會兒,汗顏

親親各位,過節了,別忘了和家人出去逛逛,吃吃飯,樂一樂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