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四六章好好談談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你好爺今天先放過你,這帳,咱們往後慢慢算你聽著臭丫頭,你我這婚約,爺我非娶你不可」李小暖眯著眼睛,盯著程恪,慢慢平緩著氣息,冷靜,要冷靜,跑肯定是跑不回去的,得想想法子,要不,好好跟他...

第一四六章好好談談

程恪低頭看著柔順乖巧的歪在自己懷裡的李小暖,抬起一隻手,生疏而僵硬的將她散亂著頭髮往裡攏了攏,微微閉了閉眼睛,只覺得神思恍惚,一時不知道是在夢裡還是在夢外。

車子彷彿轉眼間就停了下來,遠山輕輕敲了敲車廂,低聲稟報道:

「爺,到了。」

「嗯。」

程恪低低的應了一聲,遠山掀起帘子,程恪抱著李小暖跳下車子,繞過影壁,大步往歸閑堂走去。

遠山等幾個小廝急忙跟著,在歸閑堂門口站住,南海和洛川在門口垂手侍立著聽傳喚,遠山和昆河落後十幾步,攔下千月和眾小廝,遠山和千月低低的說了幾句,千月苦笑著,叫了在場的所有小廝過來,下了嚴厲的禁言令,遠山等他吩咐完了,才從容的安排著炭盆、茶水、點心等等物事。

程恪小心的將李小暖放到榻上,笨手笨腳給她理了理衣服頭髮,側著身子坐到榻沿上,看著李小暖,發起呆來,半晌,才恍過神來,伸手摸了摸李小暖略有些涼意的手,站起來,走到門口,叫了洛川和南海過來吩咐道:

「多燒幾個炭盆過來,還有。」

程恪轉頭看著洛川吩咐道:

「給姑娘倒杯水。」

洛川和南海躬身答應著,轉身出去,南海也不敢讓別人進屋,自己分了兩三趟,送了兩三個炭盆進來,垂著頭,看著自己的鞋尖,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屋子四角。

洛川退到倒座間,從暖窠里倒出杯溫水,晾涼了,從懷裡摸了只荷包出來,倒了只極小的藥丸到了水杯里,輕輕搖著化開了,托著涼水進了正屋,低垂著頭,也不敢往榻上看,只盯著腳下的青磚地面,尋著程恪的腳,將托盤舉了上去。

程恪取過托盤上的杯子,揮手斥退了洛川,將杯子放到榻旁的高几上,伸手扶起李小暖,一隻手摟著她,另一隻手取過杯子,將水緩緩的灌進了李小暖嘴裡。

杯子來回搖晃著,水一半進了李小暖嘴裡,一半順著脖子流進了衣服里。

李小暖打了個寒噤,一下子驚醒了過來。

程恪忙放下杯子,低頭看著李小暖,有些緊張的安慰著:

「別怕,是我,沒事,沒事了。」

李小暖猛的坐了起來,下意識往後挪了挪,警惕的盯著程恪,兩隻手摸索著抓著斗篷,裹緊著斗篷,又往後挪了挪。

他喵個貓的果然是這個混帳紈李小暖只覺得心頭火一下子騰了上來,還有完沒完了?

程恪微微有些尷尬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緊緊裹著斗篷,盯著程恪狠狠的瞪了兩眼,轉頭打量著四周,程恪輕輕咳了幾聲,正要說話,李小暖轉頭看著他,聲音平淡的吩咐道:

「送我回去」

程恪呆了呆,上身往前探著,李小暖滿眼戒備的盯著他,這是個混帳,要小心、小心,一定要小心李小暖身子微微往後仰了些,緊緊抓著斗篷,又往後挪了挪,後背緊緊靠到了牆壁上,滿臉冷漠的盯著程恪,又重複了一遍,

「送我回去」

「你」

程恪微微有些惱怒的挑起了眉梢,

「我的話還沒說呢,送什麼送」

「世子有什麼話,找老夫人說也行,找我夫君唐氏慕賢說也行,只你和我,說不上話」

李小暖滿臉的拒人千里,微微眯著眼睛看著程恪,冷冷的說道,

「世子好歹也是讀過書的人,竟做出這種掠**女的無恥勾當」

程恪額頭青筋暴了起來,抬手點著李小暖,狠狠的說道:

「你的夫君,是我」

李小暖被他一句話頂得一口惡氣涌了上來,惱怒的挑著眉梢,滿眼鄙夷的斜睇著程恪,臉上露出濃濃的譏笑來,程恪臉上漲得通紅,上身往前探著,幾乎貼到了李小暖臉上,重重的說道:

「我和你,有婚約在先」

李小暖頭背往後緊貼在牆壁上,已經避無可避,儘力縮著身子,努力遠離著程恪,聽了程恪的話,撇著嘴嗤笑起來,程恪咬著牙,接著說道:

「是你說要我三媒六聘娶你過門」

李小暖惱怒異常,

「胡說我什麼時候說過這話?」

「天禧三十二年,上里鎮古家後園里」

程恪臉上帶出絲小得意來,李小暖呆了呆,立即斷然否認道:

「我沒說過」

「你說過」

「沒說過」

「說過」

「你沒答應」

李小暖突然轉了話意,程恪硬生生轉著到嘴的話,

「答應」

「你沒答應,自然不算數」

李小暖不等程恪答話,斷然下了結論,緊接著命令道:

「送我回去」

程恪額頭青筋跳動著,鼻子呼出的熱氣幾乎噴到了李小暖臉上,李小暖躲無可躲,被他臉上、身上的濃濃熱氣噴得惱怒萬分,心裡騰起的那股惡氣湧上來,只覺得火冒三丈,猛然抬腳踢在程恪胸前,用力蹬了出去,程恪猝不及防,身子斜歪著往後倒去,兩隻手划拉著,想拉住什麼東西,卻帶著榻幾和榻几上的花瓶、杯盞,一起稀里嘩啦的摔在了地上。

洛川和南海被屋子裡動靜嚇了一跳,抬頭相互看了看,對著嘆了口氣,眼觀鼻,鼻觀心的垂手侍立著,唉,指定是世子爺又被踢了。

程恪惱怒異常的爬起來,站在榻前,手指微微有些顫抖的點著李小暖,狠狠的說道:

「你好爺今天先放過你,這帳,咱們往後慢慢算你聽著臭丫頭,你我這婚約,爺我非娶你不可」

李小暖眯著眼睛,盯著程恪,慢慢平緩著氣息,冷靜,要冷靜,跑肯定是跑不回去的,得想想法子,要不,好好跟他講講道理?

李小暖半垂下眼帘,沉默了片刻,抬起頭,眼神和緩平靜的看著程恪,聲音也和緩下來,

「你坐,咱們好好說說話,好不好?」

程恪滿眼意外的怔了怔,順從的坐到了榻沿上,李小暖歪著頭看著他,臉上露出絲笑意來,彷彿聊天般說道:

「程恪,哪,你聽我說,你說你要娶我,王爺也上門提過這事,王府這麼瞧得起我,我挺感激,不過呢」

李小暖看著張嘴正要說話的程恪,忙制止道:

「你先聽我說」

程恪咽回了到嘴的話,點了點頭,李小暖心思飛快的轉著,微微帶著絲笑意,接著說道:

「你想想,你怎麼會想起來娶我?不過兩個緣由,一是我李小暖長得好看,可這根本算不得什麼,你若想找比我好看的,那可多得是,個個貌美如花柔情似水,隨便你找,你說是不是?」

「你」

「讓我先說完」

李小暖堵回了程恪的話,接著說道:

「其二,不過是因為咱們碰到過幾次,我沒聽你的話,還踢過你,你覺得我跟你身邊的那些女子,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不象她們那麼恭敬順從,溫柔體貼,自然就要生出些不服氣、不甘心來,你身份貴重,從小到大,萬事被人順從恭敬慣了,自然咽不下這口氣,所以你要找回面子,找回場子,再把我折服,折到如同你身邊那些女子那般恭順服帖的對你,還要打心眼裡恭敬順從,對吧?」

程恪擰著眉頭,李小暖緊盯著他,接著說道:

「你雖然混咳,那個了些,可貴為汝南王世子,又年少才高,那份傲氣總是有一點的,自然不屑於用強,更不屑於對一個弱女子用強,勸著我做丫頭不成,就往上抬一抬,做妾,做妾不成,那也得弄到手,竟然胡鬧到三媒六聘的娶你也太執拗了些」

李小暖微微皺著眉頭,老氣橫秋的責備道,程恪額頭青筋隱現著,李小暖重重的嘆著氣,看著程恪,語重心長的說道:

「你也不想想,聯姻聯姻,聯的是兩家你和景王又是要做大事的人,你是汝南王府唯一的男丁,你這婚姻,多少重要你得和景王,和你父親商量著,仔細挑個門當戶對的妻子,對你,對景王,才是最佳」

程恪抬手點著李小暖,李小暖不等他說出話來,搶著說道:

「我還沒說完呢你先聽著」

「好你說」

程恪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來,李小暖眼睛微微眯了眯,看著他接著說道:

「你看看,你如今若是逼著我改嫁」

「你還沒嫁呢」

程恪暴跳著叫道,

「好好好,沒嫁沒嫁,就算沒嫁,你跳什麼跳?先坐好,咱們好好說話兒。」

程恪額頭青筋跳著,壓抑著惱怒,重又坐到了榻沿上,李小暖小心的看著他,眯著眼睛笑著安撫道:

「算我說錯了,你別生氣,哪,咱們接著說話,你如今若是逼著我悔婚,算悔婚吧,唐家必定也是不肯的,你若象對我這樣用強,必要得罪了唐家,為了個女人,得罪唐家?得多蠢的人才能幹出這樣的事來?你說是不是?」

程恪狠狠的盯著李小暖,李小暖微笑著看著他,慢騰騰的接著說道:

「再說,你若真強娶了我,只怕我就活不了多長時候了。」

非常非常感謝各位親,那紛飛的粉,把春暖推到了粉票第三,閑感激、感動、感謝

今天不偷懶了,繼續兩更,只是因為原本那個,第二更晚一點,12點前發上來。

抱抱、親親各位繼續支持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