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四五章拒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和竹青等人進來,吩咐竹葉等人在花廳侍候著,扶著孫嬤嬤和竹青進了正屋。不大會兒,李老夫人扶著竹青進來,汝南王忙放下杯子,滿臉笑容的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吃力的在榻上坐下,看著汝南王,陪著滿臉笑容,...

第一四五章拒

幾個小廝上前,侍候著汝南王換了件深紫緙絲長衫,穿了斗篷,汝南王大步出了外書房,上車去了古家。

程恪興奮異常的在院子里連轉了幾個圈子,吩咐南海去跟王妃通傳一聲,急急的奔回青澗院。匆匆沐浴洗漱,換了身乾淨衣服,大步流星的出來,帶著人往驛館兜了個熱熱鬧鬧的圈子,留下長隨、僕從喧鬧著四下張羅收拾著正院,自己卻帶著幾個貼身小廝,上了車,往古府方向疾馳而去。

濃濃的暮色中,汝南王在古府門前下了車,腳步頓了頓,跟著急急迎出來的大管家亭伯,一路往明遠堂走去。

李老夫人已經扶著竹青迎出了正屋,汝南王忙上前幾步,滿臉笑容的虛扶著說道:

「又來打擾老夫人,實在是冒昧的很,外頭風涼,老夫人身子不好,我扶您進去吧。」

汝南王邊說著,邊殷勤的上前,微微躬著身子,執晚輩禮,小心的虛扶著李老夫人的手臂。

「王爺客氣了。」

李老夫人眼底閃過絲意外,讓著汝南王進了花廳。

汝南王執意讓著李老夫人坐到上首榻上,自己陪坐在榻前的椅子上,接過小丫頭奉上的茶,喝了兩口,放下杯子,看著李老夫人,含笑說道:

「老夫人,我這趟來,是想和老夫人商量件事。」

汝南王頓住了話頭,身子往後靠了靠,端起杯子,又喝了口茶,李老夫人轉頭示意著孫嬤嬤,孫嬤嬤會意,帶著眾丫頭婆子,小心的退了出去。

汝南王放下杯子,臉上浮著濃濃的尷尬,聲音里透著為難說道:

「這事,還得請老夫人周全。」

「王爺有什麼事,儘管吩咐。」

李老夫人上身微微前傾,熱情而客氣的說道,汝南王更加為難起來,輕輕咳了幾聲,

「咳,老夫人,唉,我養了個混帳兒子,你也知道,這幾年,生出多少事來為了他這親事,一家子上上下下,連貴妃都跟著操碎了心偏這個混帳東西又是個倔種拖到今年,都二十一了,這事,我一想起來,就急的睡不著覺,唉」

汝南王長長的嘆著氣,李老夫人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仔細聽著汝南王的話,汝南王連嘆了幾口氣,才接著說道:

「今天下午,這混帳奉了景王的差遣,回來催辦戶部銀子的事,聽說令侄孫女和唐三公子結親這事,竟說唉」

汝南王尷尬而惱怒的頓住話頭,重重的嘆了口氣,看著李老夫人,為難的說道:

「這混帳竟說想娶這位侄小姐,唉你說,這讓人……唉若不是他這親事艱難至此,我斷不敢上門和老夫人來說這個話。」

李老夫人滿臉驚愕的看著汝南王,一時竟有些緩不過神來,汝南王盯著李老夫人,接著說道:

「唐家那頭,自然是我去和隨雲先生解說緣由,還望老夫人成全,解了這壓在程家上上下下的心腹大事。」

汝南王誠懇的說道,李老夫人恍過神來,看著汝南王,彷彿有些明悟的問道:

「王爺也是剛聽世子說起么?」

汝南王垂著眼皮,點了點頭,李老夫人看著汝南王,沉默了片刻,沉聲說道:

「王爺,我這小孫女,自小就是個極通透有見識的,這事,老婆子也不敢替她作主。」

汝南王微微怔了怔,笑著說道:

「還請老夫人周旋一二。」

李老夫人緩緩點了點頭,微微直起上身說道:

「王爺?」

「我就等上一等。」

汝南王笑著說道,李老夫人笑著點了點頭,揚聲叫了孫嬤嬤和竹青等人進來,吩咐竹葉等人在花廳侍候著,扶著孫嬤嬤和竹青進了正屋。

不大會兒,李老夫人扶著竹青進來,汝南王忙放下杯子,滿臉笑容的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吃力的在榻上坐下,看著汝南王,陪著滿臉笑容,為難的說道:

「實在對不住王爺,我那小孫女說,既下了定,她就是唐家的人,斷沒有另許他人之理。」

汝南王滿臉意外的看著李老夫人,一時竟說不出話來,李老夫人苦笑著看著汝南王,低聲說道:

「是我這小孫女沒有福氣,還請王爺見諒。」

汝南王眼底閃過絲尷尬,忙笑著說道:

「無妨無妨,這個,那,就告退了。」

汝南王起身,拱手告辭出來,在古府大門裡上了車,臉色陰沉下來,車子走了幾步,突然頓住了,沒等汝南王呵問出聲,車簾掀起,程恪跳了進來,滿臉笑容的看著汝南王問道:

「好了?現在去講堂巷退親去?」

汝南王臉色陰沉著,冷「哼」了一聲沒有答話,程恪笑容凝在了臉上,看著臉色陰得能滴出水的父親,遲疑著問道:

「老夫人說什麼不好聽的話了?提什麼要求了?」

「人家姑娘不肯嫁給你」

汝南王盯著程恪,重重的說道,程恪睜大了眼睛,呆怔了片刻,才反應過來,

「不嫁?為什麼?」

汝南王陰著臉往後靠了靠,垂著眼皮說道:

「她既不願意,這親事就算了咱們程家,斷沒有強奪**的理兒,你就死了這份心吧,明天我就給你挑戶好人家,你若要個絕色的,這也不難」

程恪臉色鐵青,緊緊抿著嘴,捏著拳頭呆坐了片刻,突然掀起車簾,跳下車,汝南王一把沒抓住,急忙跟著跳下車,一把拖住程恪,厲聲問道:

「你做什麼去?」

程恪額頭青筋突起著,轉過頭,鐵青著臉看著父親說道:

「你放心。」

說著,一把掙脫,飛身縱起,往古府方向奔去,遠山等幾個小廝也急急的跟著奔了出去,汝南王惱怒的跺了跺腳,在車下呆站了半晌,嘆了口氣,唉,大師說過,隨緣隨他,隨他隨他

汝南王無奈的上了車,回府去了。

程恪熟門熟路的奔到古府園子后的巷子里,縱身躍起,進了園子,往明遠堂方向奔去,遠山等幾個小廝焦急萬分,卻不得不緊緊跟著,硬著頭皮闖入了明遠堂。

程恪在明遠堂園子角門外頓住腳步,遠山急急的拉住他,洛川低聲問道:

「爺要做什麼?咱們得有個章程。」

程恪垂著頭呆了片刻,冷冷的吩咐道:

「把她帶走,爺要跟她好好說說這事」

遠山等幾個小廝面面相覷著,肩膀聳拉了下來,看著青白著臉的程恪,誰也不敢出言相勸,洛川苦著臉,低聲說道:

「那咱略等等?等人睡了,再動手?這人來人往的,若是鬧出動靜來,倒帶不走。」

程恪想了想,點了點頭,盤膝坐了下來,閉著眼睛調整起氣息來,遠山等四個小廝滿臉苦惱、警惕的站在四周警戒著。

過了大半個時辰,明遠堂安靜下來,洛川探了動靜回來,低聲稟報道:

「爺,老夫人歇下了,李姑娘剛剛回去東邊廂房。」

程恪冷著臉點了點頭,奔著角門直衝進去。

幾個小廝急忙跟著,洛川急步走到前面引著,一路上小心的避著還在忙碌著的粗使丫頭婆子,往東邊廂房后奔去。

到了廂房後頭窗戶下,幾外小廝略遠些頓住腳步,程恪貼到窗前,捅開棉紙,往裡探望著。

屋裡,只有兩個小丫頭正在收拾著燈燭坐墊茶水果脯,李小暖並不在屋裡,程恪怔了怔,擰眉正要離開,玉扣抱著幾塊大棉帕子從裡面出來,放到榻上,李小暖散著濕淥淥的頭髮,穿著身淡紫色素緞衣褲,光著腳,拖著著雙鞋,從裡面凈房轉了出來,笑盈盈的舒展著腰背坐到了榻上,玉扣取了塊棉帕子,仔細的給她絞起頭髮來。

程恪獃獃的盯著李小暖,彷彿轉眼間,她已經出落得如此光亮奪目。

程恪看著玉扣細細的給李小暖絞乾了頭髮,用梳子通了,鬆鬆的綰了上去,往後退了半步,抬手示意著洛川,洛川滿臉苦惱的上前,從懷裡取了迷香出來,用火鐮點了點,輕輕用手揮著,讓煙從窗戶的孔洞里飄進去。

程恪不耐煩的等在外面,過了一刻鐘的樣子,洛川往裡探頭看了看,拿著迷香往後退了幾步,示意著程恪,程恪垂著眼帘呆站了片刻,上前掀起窗戶,縱身躍了進去。

屋子裡,李小暖迷迷糊糊的歪在榻上,正用手揉著眉頭,彷彿在困惑著什麼事,程恪躍進屋,站在榻前,低頭看著李小暖,伸手解下斗篷裹在她身上,低低的說道:

「別怕,是我」

李小暖打了個寒噤,張嘴就要尖叫出來,程恪慌忙上前捂住李小暖的嘴,低頭看著李小暖滿眼的驚恐,咬了咬牙,乾脆抬手打暈了她。

程恪小心的裹好李小暖,抱著她正要躍出去,想了想,在身上摸了摸,取下腰間的蟠龍玉佩,輕輕放到了榻幾最顯眼處,彎腰抱起李小暖,縱身躍了出去。

洛川在前頭引著,幾個小廝在程恪身邊散開,邊四下警惕著,邊急匆匆往園子角門處奔去。

程恪抱著李小暖上了車,急急的吩咐道:

「去別院,快。」

洛川跳到車前,抖動韁繩,駕著車子往王府別院方向疾馳而去。

唉呀呀,竟然晚了晚了,實在抱歉

親親各位,祝各位十一長假開開心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