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四二章議親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眼看著古蕭吩咐道:「那你趕緊回去和先生說一聲,就說我回來了。」古蕭點頭答應著,遲疑著說道:「先生也不象有什麼急事,我明天再去和先生說吧……」「趕緊去先生有什麼要緊的事,你哪裡看...

第一四二章議親

李老夫人拉著李小暖的手,苦笑著低聲說道:

「不急不行啊,小暖,老祖宗不行了,老祖宗這身子,自己心裡最清楚,撐不了多長時候了,再不趕緊著,要是老祖宗一撒手走了,誰給你做主去?」

「老祖宗……」

李小暖哽咽著說不出話來,李老夫人輕輕拍著她,聲音溫和平緩的說道:

「別哭,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誰不是這麼過來的,老祖宗年紀大了,早晚總是要走的,只要把你安置好,老祖宗也就放心了。」

李小暖伏在李老夫人懷裡,只哭得說不出話來。

第二天一早,李小暖就侍候著李老夫人啟程趕回了京城。

回到古府,周夫人和古蕭接了李老夫人回到明遠堂,李老夫人半躺在東廂榻上,聽周夫人略說了幾句納采、問名等過禮的事,就抬手止住了她的話,

「有鎮寧侯夫人時時過來幫襯著,自然都是妥當的,我累了,這些事,你自己作主就是了。」

周夫人看著滿臉疲倦的李老夫人,猶豫著為難起來,這幾十年,她已經習慣了凡事聽老祖宗安排,除了和嚴家的親事這一件事。

李老夫人往後靠到靠枕上,疲憊的吩咐道:

「你先去忙吧,我累了,想歇一歇。」

「要不要請太醫再過來診一診?」

周夫人擔憂的問道,李老夫人微微擺了擺手,

「不用,上次的方子吃著就很好,你去忙吧。」

周夫人轉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忙微笑著曲了曲膝,示意周夫人放心,周夫人告退出來,往清逸閣過去了。

李老夫人抬眼看著侍立在榻前的古蕭,微微閉了閉眼睛,聲音和緩的問道:

「你怎麼回來了?」

「也是剛回來,先生讓我回來看看您回來了沒有。」

「先生那裡有什麼事?」

李老夫人聲音里透出絲警覺來,李小暖也抬起頭,仔細看著古蕭的臉色,古蕭忙笑著解釋道:

「先生倒沒說什麼事,只讓我回來看看您回來了沒有,大約是聽說您病了,想過來看看您。」

李老夫人看著古蕭,垂著眼帘,思量了片刻,抬眼看著古蕭吩咐道:

「那你趕緊回去和先生說一聲,就說我回來了。」

古蕭點頭答應著,遲疑著說道:

「先生也不象有什麼急事,我明天再去和先生說吧……」

「趕緊去先生有什麼要緊的事,你哪裡看得出來?趕緊去吧。」

李老夫人嘆了口氣,無力的揮著手吩咐道,古蕭忙答應著退了出去,到二門外叫了車,往講堂巷唐家去了。

古雲歡得了李老夫人回來的信,急忙坐車和鄭季雨一起趕了過來,鄭季雨進來請了安,就退出去在外頭花廳里候著,古雲歡淚眼汪汪的坐在榻沿上,看著病弱不堪的李老夫人,傷心的不知如何是好。

「你看看,這有什麼好哭的?你這眼淚就是多,老祖宗年紀大了,上了年紀的人,不都是這個樣子?好了,別淌眼淚了,讓老祖宗看著也難受不是」

古雲歡急忙點著頭,用帕子用力的按著眼角,微微仰著頭,咽回了眼淚,強笑著說道:

「我就是見不得老祖宗脖

李小暖悄悄示意小丫頭端了熱水、帕子過來,侍候古雲歡凈了面,接過小丫頭託過來的茶捧了過來,微笑著說道:

「二姐姐喝口茶吧。」

古雲歡接過杯子,仰頭看著站在旁邊的李小暖,傷感得又要落下淚來,

「古蕭……」

「二姐姐」

李小暖打斷了古雲歡的話,古雲歡急忙點著頭,連聲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不說了,我不說了。」

古雲歡低著頭,喝了兩口茶,轉頭看著李老夫人,張了張嘴,又回頭看了看李小暖,遲疑了下說道:

「我就當小暖面說吧,小暖也不是那種只知道扭捏的人,老祖宗,前天,婆婆過來和我說,想和咱們家結親,讓我過來問問您的意思。」

李老夫人眼睛亮了亮,微微直起了上身,李小暖忙上前扶著李老夫人,接過竹葉遞過來的墊子,小心翼翼的墊在了李老夫人背後,李老夫人揮手屏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看著古雲歡,笑著說道:

「給四少爺求親?」

「嗯。」

古雲歡笑著點了點頭,

「餘味齋開張沒幾天,婆婆就找我說過閑話,里裡外外問小暖的事,問鋪子的事,問咱們家裡的事,話里話外就離不開小暖,我就知道她在探我的話,那個時候……唉,我就含含糊糊著透了點,把話給回了,前幾天,咱家得了御賜姻緣的事傳過去,婆婆當天就過來找我了,讓我過來探探老祖宗的意思,想給小四提親。」

李老夫人臉上笑意更濃,身子放鬆的往後靠著,轉頭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鄭家,雖說……清貧了些,也算不得事,咱們不缺銀子,說起來,也算是難得的良配,那位四少爺,我也見過兩面,也是個聰明懂事的。」

李小暖凝神聽著李老夫人的話,垂著眼帘,笑著點了點頭,古雲歡欣喜起來,李老夫人仔細想了想,看著古雲歡,笑著說道:

「這事,讓我再想一想,不用忙著應承下來,回去跟你婆婆說,我這幾天病得重,過幾天再給她個回話兒,這事,可別張揚了出去」

古雲歡連連點著頭,

「老祖宗放心,我心裡有數呢。」

李老夫人笑著點了點頭,古雲歡又陪著說了幾句閑話,見李老夫人滿臉倦意,就告退出來,又去見了周夫人,陪著說了幾句話,就和鄭季雨回去了。

李老夫人放鬆著靠在靠枕上,臉上露出笑容來,看著李小暖輕聲說道:

「鄭家那位當家夫人,倒是個精明有眼力的,幾個媳婦都挑得好,鄭四少爺你也見過,人品才學也都算過得去,這事,先拖她些日子,咱們再挑挑。」

李小暖笑著點頭答應著,竹葉煎了葯端過來,李小暖侍候李老夫人吃了葯,李老夫人疲憊著睡著了。

李小暖輕手輕腳的放下簾幔,吩咐竹青小心看著,回到了東邊廂房。

李小暖半躺在廂房裡間窗下的榻上,接過玉扣遞過來的茶,捧在手裡,有些出神的看著窗外。

金栗掀簾進來,曲膝低聲稟報道:

「姑娘,蘭初姐姐想見你,現在外頭候著呢,來了好幾趟了。」

李小暖恍過神來,點了點頭吩咐道:

「帶她進來。」

片刻功夫,蘭初跟著金栗進了廂房,李小暖揮了揮手,金栗會意,轉身出去,在外間候著聽傳喚去了。

蘭初曲了曲膝,見了禮,仔細看著瘦了整整一圈的李小暖,眼淚滴落下來,哽咽著低聲說道:

「姑娘,怎麼會這樣?」

李小暖默然看著傷感憤懣的蘭初,輕輕嘆了口氣,示意她坐到榻沿上,低聲安慰道:

「別哭了,也不是什麼大事,若不是老祖宗病了,都算不得什麼事。」

「姑娘,少爺怎麼突然就結了這麼門親事?還是御賜平日里,看著少爺對姑娘那樣好,姑娘說什麼他就聽什麼的,怎麼突然就變成了這樣?」

蘭初眼淚又流了下來,李小暖面容懶懶的往後靠到靠枕上,從榻几上取了銀匣子過來,打開掂了只杏脯放到嘴裡慢慢咬著,看著蘭初,半晌沒有說話,蘭初止了眼淚,看著李小暖,擔憂的問道:

「姑娘往後可怎麼辦?老祖宗有什麼打算,有什麼章程沒有?」

李小暖點了點頭,聲音平緩卻低落的說道:

「能有什麼章程,不過就是嫁人,不嫁這個就嫁那個,也沒什麼大分別不是。」

蘭初呆了呆,看著李小暖,眉頭擰了起來,

「姑娘,我就覺得少爺這門親事,來得太突然,有些個蹊蹺。」

李小暖抬頭看著蘭初,直起身子,輕輕笑了起來,輕輕拍了拍手,感嘆著說道:

「果然是我的丫頭,也不枉我平時看重你,果然看得明白蹊蹺是有,可壞處卻是半分也沒有,古蕭那樣的,找個嚴丞相這樣的丈人,只有好處。」

「那姑娘呢?姑娘可就只有壞處」

蘭初生氣的說道,李小暖歪著頭看著她,半晌才苦笑著說道:

「也沒什麼大壞處,要壞,也不壞在這上頭。」

李小暖頓住話頭,彷彿不願意往這上面多說,不動聲色的轉了話題,

「不過就是嫁人,再找一家就是了,京城這麼多青年才俊,咱們再挑個好的嫁了就是。」

蘭初哭笑不得的看著李小暖,

「聽姑娘這意思,滿京城的青年才俊,都由著咱們挑一樣姑娘又不是嚴……」

蘭初咽回了後面的話,李小暖看著她,笑著接道:

「又不是嚴家大小姐,哪能由著咱們挑,是不是?」

蘭初從喉嚨里哼嘰了一聲,李小暖嘆了口氣,微微有些出神的轉頭看著窗外,蘭初看著彷彿有些傷感的李小暖,後悔起來,急忙勸解道:

「姑娘這樣的人品,這滿京城的青年才俊,可不就是由著咱們挑的姑娘是個有福運的,必定嫁得比少爺好的多得多得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