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四十章無奈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相又是個心裡只有皇上的明白人,幾個兒子風評也好,這門親事,倒正經是難得的好親。」李老夫人苦笑著看著李小暖,輕輕拍著她的手,「我不是擔心那個傻子,我是擔心你,這門親事,從昨晚到今天早上,竟是...

第百四十章無奈

眾婆子抬著李老夫人躺到花廳的竹榻上,孫嬤嬤用力掐著李老夫人的人中,周夫人也恍過神來,倉惶的扎著手,一迭連聲的吩咐人去請大夫、請太醫。

李小暖得了信兒奔進來時,李老夫人已經醒轉過來,叫了李小暖緊跟在自己身邊,吩咐人抬著她回到了明遠堂。

不大會兒,太醫被管事催促著,急匆匆的趕到了古府,古蕭陪著太醫進了明遠堂,李老夫人猶豫著,可頭目森森、心慌氣促,眼前模糊著,連人都看不清楚了,到底不敢硬撐,伸出手讓太醫診了脈。

李小暖避在屏風后,透過屏風的縫隙,專註的看著診脈的太醫,凝神聽著他跟古蕭說著李老夫人的脈象病情,

「……老夫人這是急火攻心,一時血不歸經,畢竟是上了年紀的人,哪裡經得起這樣的大急大怒……」

李小暖心頭突突的跳了起來,賜婚的事,她已經知道了,和嚴丞相這樣的人家結親,又是御賜姻緣,這樣大喜的事,老夫人居然急火攻心,吐血暈了過去這要是傳出去……

李小暖咬著嘴唇,轉過身,吩咐小丫頭叫了竹葉過來,低低的吩咐道:

「取個荷包,放張五百兩的銀票子,拿來給我,要快還要,就說夫人找,讓古蕭過來見我」

竹葉立即曲膝答應著,轉身出去了,片刻功夫,拿了個荷包過來,遞給了李小暖,古蕭也跟著個小丫頭轉了進來,看到李小暖,渾身不自在的垂著眼皮,不敢去看李小暖,李小暖皺皺眉頭,直直的盯著他,伸手把荷包遞了過去,聲音壓得低低的說道:

「去和太醫說,老祖宗上了年紀的人,接了這樣的旨意,歡喜太過,才暈過去的把這個給太醫。」

古蕭驚訝而怔忡的抬頭看著李小暖,眨著眼睛,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李小暖心底嘆著氣,肩膀聳拉了下來,微微皺著眉頭,壓抑著不耐煩,低聲解釋道:

「接這賜婚旨意,和嚴丞相家結親,這樣大喜的事,老祖宗卻急火攻心吐了血,這要是傳出去……」

古蕭恍然明白過來,急忙接過荷包,連連點著頭,低頭看著李小暖,正想說話,卻被李小暖搶過了話頭,

「你趕緊過去吧,老祖宗病倒這事,千萬不能張揚,萬事都要小心著些,快去吧。」

古蕭看著神色如常的李小暖,鬆了口氣,眉宇間舒展開來,急忙點著頭,捏著荷包,轉身出去了。

古蕭送太醫出去,周夫人急忙吩咐人取了葯進來,李小暖接了葯,看著竹葉親手煎上了葯,才和周夫人一起進了東廂,李小暖側身坐到了榻沿上,周夫人往後退了半步,小心的坐到了榻前的扶手椅上。

李老夫人平躺在床上,臉色灰暗,片刻功夫就衰老了十年,李小暖看著彷彿一下子沒了生氣的李老夫人,悲從心來,一時不知道要如何安慰開解她才好。

周夫人局促不安的端坐在扶手椅上,不知道是該說話,還是不說話的好。

李老夫人緩緩睜開眼睛,看著李小暖,氣息微弱的吩咐道:

「扶我坐起來。」

李小暖急忙叫了竹青過來,拿了兩個鬆軟的大靠墊,小心的扶起李老夫人,把墊子墊在她身後,周夫人也急忙起身,微微躬著身子站在榻前。

李老夫人長長的吐了口氣,彷彿沒看到小心翼翼的站在榻前的周夫人,只盯著李小暖,顯得有些吃力的抬手撫著李小暖的臉頰,傷感的嘆息著,沒等說話,眼淚已經滾珠般落了下來。

古蕭送了太醫出府,回到明遠堂,步履急促匆忙的進了東廂,見李老夫人半躺在榻上,滿眼驚喜的撲了過來,

「老祖宗,你好些了?」

李老夫人緩緩轉過頭,盯著滿臉擔憂、驚喜的古蕭,閉了閉眼睛,長長的、哀傷的嘆了口氣,無力的動了動手指吩咐道:

「我沒事,吃兩副葯,靜靜的養一陣子就好了,你們下去吧,既然接了旨,這訂親的事,就不能疏忽半分。」

李老夫人轉眼看著周夫人,接著吩咐道:

「訂親的事,你多用些心張羅著吧,我病成這樣,也沒那個心力精神,再操這個心去,還有……」

李老夫人轉頭看著李小暖,卻在吩咐著周夫人,

「讓小暖侍候我幾天,這家裡大大小小的事,就不要讓人來回她了,這一陣子,你就多操心些。」

周夫人垂手聽著李老夫人的吩咐,轉頭看了看面容沉靜著,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李小暖,遲疑著說道:

「這訂親的事,還有家裡的事,加一處,我怕忙不過來,還是讓小暖再幫一陣子,等媳婦進了門……」

李老夫人挑著嘴角,微微眯著眼睛,滿眼鄙夷的看著周夫人,輕輕曬笑著說道:

「這麼點子事,就忙不過來?往後你做了這家裡掌事的老太太,豈不是更沒了章程?」

周夫人緊緊抿著嘴,手指微微顫抖著,卻被李老夫人盯的不敢抬頭,古蕭求助般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眼觀鼻,鼻觀心的端坐著,彷彿什麼也沒聽見。

古蕭只好轉頭看著李老夫人,擔憂、焦慮、惶恐著正要說話,周夫人輕輕拉了拉他,直直的曲了曲膝,低低的說道:

「母親教訓的是,媳婦知道了,母親好好歇著,媳婦告退了。」

李老夫人從鼻子冷冷的「哼」了一聲,算是答應著了,李小暖站起來,恭謹的曲了曲膝,微笑著看著周夫人說道:

「夫人放心,這裡有我呢。」

周夫人忙陪笑點著頭,輕輕退了出去,李老夫人轉過頭,盯著古蕭看了半晌,無力的閉上了眼睛,聲音低落的幾不可聞,

「你也下去吧,去幫你母親張羅張羅,往後,凡事你自己操心吧。」

古蕭擔憂茫然的看著李老夫人,又轉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微笑著看著他,低聲說道:

「訂親的事,你幫著夫人張羅張羅,多操心些,別讓夫人太累著,老祖宗這裡有我呢,你只放心。」

古蕭看著李小暖,連連點著頭,心裡微微安定了些,長揖告退出去了。

李老夫人閉著眼睛躺在榻上歇息著,竹葉輕手輕腳的端了葯進來,李小暖接過,輕聲說道:

「老祖宗,葯好了,先把葯喝了吧。」

李老夫人睜開眼睛,垂了垂眼帘,李小暖小心的侍候她吃了葯,漱了口。

李老夫人往後靠著,歇息了一會兒,才低聲吩咐道:

「從今天起,你搬到這院子里,跟我一處住著吧。」

李小暖忙點了點頭,李老夫人頓了頓,微微閉了閉眼睛,接著說道:

「這會兒頭暈的很,讓我先睡一會兒,你別走遠,醒了咱們娘倆好好說說話。」

李小暖忙點頭答應著,侍候著李老夫人躺下,仔細的掖好了被角,拉上各處簾幔,輕手輕腳的出了東廂,吩咐玉扣領著人回去煙樹軒,把自己的東西都搬到明遠堂東廂來。

李老夫人睡了大半個時辰,醒過來喝了碗燕窩粥,氣息平穩舒緩了下來,屏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傷感的看著李小暖,還沒開口,眼淚又滴了出來,李小暖忙用帕子給她拭著眼淚,低聲說道:

「老祖宗且放寬心,早上聽到信兒,我就讓人去打聽了,那嚴家小姐聽說也是個極懂事明理的,嚴丞相又是個心裡只有皇上的明白人,幾個兒子風評也好,這門親事,倒正經是難得的好親。」

李老夫人苦笑著看著李小暖,輕輕拍著她的手,

「我不是擔心那個傻子,我是擔心你,這門親事,從昨晚到今天早上,竟是一環扣著一環,這後頭,分明是有隻手在布置安排著,只怕也謀劃了不是一天兩天了。」

李小暖的心沉沉的往下墜落下去,李老夫人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我仔細想著,這前前後後,別的不說,這旨意,能說請就請的,除了景王,還能有誰?這事,除了景王,我再想不旁的人來。」

李小暖抬頭看著李老夫人,遲疑著沒有說話,李老夫人擰著眉頭,凝神思量著接著說道:

「若是景王,他這麼做,總有所圖,圖的什麼?能圖什麼?為了蕭兒好?哼」

李老夫人輕輕嗤笑了聲,轉頭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丫頭,我想來想去,他是為了你這訂親的事,我就不該跟蕭兒母親說」

李老夫人恨恨的咬著牙,

「這個蠢貨必是她說到了汝南王府,又傳到了景王耳朵里才有了今天這樣的事」

李小暖擰眉思忖著,憂慮的看著李老夫人沒有說話,李老夫人重重的嘆息著,往後靠到靠枕上,目光越過綃紗帳,不知道望向哪裡,半晌,才轉頭看著李小暖,低落的說道:

「這事,老祖宗聽你的,景王對你,也算是用了心的,大約也有幾分真心在,景王妃心計肚量都不夠,往後……你也不是沒有機會,幾個皇子裡頭,我就看好他,至不濟,一個貴妃的位份也是穩的。」

.

還有一章,晚一點,十二點前會傳上來。

各位親,十二點後記得投粉噢,唉呀,這個月哪,小閑不夠淡定,要修養啊要修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