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三九章賜婚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我聽您的,蕭兒都聽您的,我以為……」李老夫人眼淚撲落著,搖著頭,抬手止住了古蕭的話,轉頭看著周夫人,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就死了那條心這門親事,今天就給他們定下」周夫人猛的抬頭看著李...

第一三九章賜婚

周夫人頓住話頭,李老夫人挑著眉梢,露出滿臉笑容來,轉頭看著古蕭笑道:

「看樣子,必是蕭兒的喜事了,什麼事,說來老祖宗樂哈樂哈」

周夫人遲疑著看著周圍的丫頭婆子,李老夫人笑著搖了搖頭,揮手屏退了眾人,周夫人看著人都出去了,才轉過頭,笑盈盈的說道:

「母親,昨天蕭兒去嚴丞相家賞燈,倒賞出件大喜事來。」

「蕭兒賞燈還能賞出喜事來了?趕緊,說給老祖宗聽聽。」

李老夫人看著古蕭,滿眼笑意的說道,古蕭微微有些不自在的動了動身子,只看著周夫人,周夫人放下手裡的杯子,接著說道:

「老祖宗也知道,嚴丞相有顆掌上明珠,從去年裡就物色這佳婿,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偏偏就看上了咱們蕭兒,這也是咱們古家的福氣……」

李老夫人眼神驟然凌利起來,盯著周夫人,上身慢慢挺直起來,冷冷的說道:

「我難道沒告訴你?蕭兒的親事,已經定了?」

周夫人輕輕打了寒噤,下意識的往後縮了縮,又急忙挺直著腰背,只不敢和李老夫人對視,微微垂著眼帘說道:

「畢竟庚帖未換,也算不得……定,母親,小暖不是不好,我不是嫌她不好,只是這家世上……」

「家世?哼家世算什麼東西這門親事,我只怕委屈了小暖我養了個好兒子,偏這孫子就養出個這樣的……來一個好媳婦,三代好子孫你就沒聽說過?我錯了一回,可不能再錯第二回」

周夫人臉色一下子蒼白起來,猛的抬頭盯著李老夫人,一把拉過古蕭,嘴唇抖動了半天才說出話來:

「蕭兒……蕭兒,哪一點不好?」

李老夫人眼睛眯了起來,鄙夷的盯著周夫人,輕輕曬笑著說道:

「你那眼睛,能看到什麼?」

周夫人身子篩糠般顫抖了起來,古蕭急忙上前扶住母親,轉頭看著李老夫人,帶著哭腔叫道:

「老祖宗」

古蕭鬆開周夫人,撲到榻前,跪倒在地,仰著頭,拉著李老夫人的衣袖,滿眼哀求的看著李老夫人說道:

「老祖宗,是我,這都是我的主意,是我……」

李老夫人眼角微微抽動著,猛的揚起手,狠狠的打在了古蕭臉上,古蕭被打得身子歪在了地上,周夫人急急的撲過去,撫著古蕭的臉,心疼的不知如何是好,眼淚一路撲落下來,李老夫人臉色蒼白著,手指點著古蕭,恨恨的說道:

「你個混帳東西沒有小暖,能有你今天?小暖漚心瀝血,替你做了多少事你那眼睛看不到,你那心也蒙上豬油了?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以為那個解元是你的本事?你以為先生收你做弟子是因為你?你……」

李老夫人看著畏縮在地上,恐懼而茫然的看著她的古蕭,突然力氣全消,只覺得渾身無力到連話也說不出來了,她的話,他和他的母親,根本聽不懂

李老夫人哀傷的看著半跪半趴在地上的母子,眼淚如滾瓜般落了下來,古蕭推開母親,往前挪了挪,滿眼淚水的看著李老夫人,低聲說道:

「老祖宗,您別生氣,我聽您的,蕭兒都聽您的,我以為……」

李老夫人眼淚撲落著,搖著頭,抬手止住了古蕭的話,轉頭看著周夫人,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就死了那條心這門親事,今天就給他們定下」

周夫人猛的抬頭看著李老夫人,被李老夫人凌利眼神盯得急忙又低下了頭,聲音低落卻清晰的說道:

「我已經托姐姐到嚴府說親去了。」

李老夫人直直的盯著周夫人,慢慢抬手點著她,聲音陰冷起來,

「你聽著,這個家,還輪不到你作主你託了人說親,那就再託人退親去」

周夫人扶著榻沿站起來,往後退了半步,垂著頭,不敢答話,李老夫人直起身子,穩穩的下了榻,聲音沉穩的叫著竹葉、竹青,

「侍候我換衣服,叫人備車,讓孫嬤嬤準備四色禮。」

竹葉、竹青等人急忙進來,小心翼翼的忙碌著,侍候著李老夫人換著衣服,李老夫人一邊換著衣服,一邊沉聲說道:

「我去趟講堂巷唐府,這門親事,得隆隆重重的,我去請隨雲先生來做這個大媒」

古蕭跪在地上,看著忙碌著換著衣服的李老夫人,心底莫名其妙的竟有些欣喜,忙低下頭,悄悄爬起來,轉頭看著臉色蒼白得沒有半分血色的母親,心裡茫然著又難過起來,一時忽悲忽喜、五味俱全,不知道如何才好。

周夫人緊緊盯著漸漸穿戴整齊起來的李老夫人,焦急萬分的擰著手裡的帕子,咬著嘴唇,心裡一片混亂,半分主張也沒有了。

李老夫人穿戴整齊,吩咐竹葉和孫嬤嬤跟著,也不理會獃獃的站在一旁的周夫人和古蕭,徑直出了正屋,往二門去了。

古府大門外,程恪帶著小廝、護衛,夾裹著幾名太監裝束的人,一路疾駛而來,在離古府不遠的拐角處,程恪猛的勒住韁繩,勒轉馬頭,看著身後一名年紀大些的太監,滿臉笑容的說道:

「到了,我就送到這裡了,王公公費心。」

「看世子爺說的,一開年就過來傳這樣喜慶的旨意,是小的的福份小的這都是沾了世子爺的福這剛一開年,皇上頭一道旨意,就是世子爺請下來的,這是多大的臉面」

程恪歡快的大笑著,伸手重重拍著王公公的肩膀說道:

「我就不耽誤你這正事了,趕緊進去傳旨吧,回頭我請你出來好好樂上一天」

王公公拱手答應著,帶著幾名小太監,往古府大門去了。

李老夫人扶著竹葉,穩步往二門走著,剛走到一半,二門口當值的婆子急匆匆、忙亂著奔了進來,趕上李老夫人,趔趄著差點撲倒在地,喘著氣稟報道:

「老祖宗,宮裡……宮裡,來人了,旨意,說是有旨意。」

李老夫人猛然頓住腳步,轉頭看著婆子問道:

「什麼旨意?傳旨的是誰?」

「不知道,不認識。」

婆子滿頭大汗,連連搖著頭,

「就說讓您、夫人,還有……還有少爺去接旨。」

李老夫人心裡湧起股濃濃的陰影來,心一點點沉了下去,忙揮手吩咐著婆子,

「趕緊讓人請夫人和少爺到二門裡接旨」

婆子匆匆曲了曲膝,急忙轉身奔進去叫周夫人和古蕭去了,李老夫人皺著眉頭站住了,竹葉扶著李老夫人,低聲問道:

「老祖宗要回去換大禮服么?」

李老夫人恍過神來,忙點了點頭,竹葉扶著她,急步往明遠堂回去了。

二門花廳里,王公公滿臉笑容,意態閑適的坐在二門花廳里喝著茶,等著宣旨。

不大會兒,李老夫人穿戴整齊,帶著同樣按品穿戴起來的周夫人進了花廳,古蕭跟在後頭,也進了花廳。

王公公哈哈笑著站了起來,手裡高高的托著聖旨,李老夫人、周夫人和古蕭依著不太監的指引跪在地上,王公公恭敬的展開手裡的黃綢,聲音清亮喜悅的念道: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古氏子蕭人品貴重,行孝有嘉,而今已至弱冠.今有嚴氏大小姐婉,右丞相嚴慶山之孫女,年方十七,嫻雅沖懷,敏柔端惠,溫淑長孝,故朕下旨欽定為古氏子蕭之嫡妻,擇日大婚欽此」

王公公宣完了旨意,哈哈大笑將聖旨捧到李老夫人面前,遞了過去,恭賀道:

「老夫人大喜皇上開了年這頭一份旨意,就是貴府這樣的喜慶事可喜可賀,可喜可賀這樣的佳兒佳婦,老夫人可要笑得嘴也合不攏了」

李老夫人身子微微搖晃著,伸出手,穩穩的接過聖旨,恭敬的捧著轉給了周夫人托著,轉過身,滿臉笑容的躬身謝著王公公,

「同喜同喜多謝王公公,這一大早就趕過來傳旨,王公公辛苦了」

王公公笑著拱著手,

「老夫人客氣了,這是咱家份內的事,這樣的喜事,咱家巴不得多傳幾份才好咱家也不多打擾老夫人,這份旨意,還得到嚴相爺府上宣一宣去,改日再來道賀」

孫嬤嬤悄悄奉了只荷包上來,李老夫人接過,塞到王公公手裡,笑著說道:

「煩勞王公公和各位公公了,一點茶錢,請公公們潤潤喉。」

王公公接過荷包,輕輕捻了捻裡頭薄薄的幾張紙,眉開眼笑著告辭而去。

李老夫人引著周夫人和古蕭,恭恭敬敬的送王公公一行人出了府門,看著一行人走遠了,李老夫人才轉過身,盯著周夫人手裡托著的黃亮得刺目異常的聖旨,突然噴出口血來,身子直直的往前撲去。

竹葉尖叫著撲過去墊在了李老夫人身下,孫嬤嬤和幾個丫頭婆子急忙扶著李老夫人,七手八腳的抬著李老夫人進了最近的廳堂。

周夫人捧著聖旨,瞪大眼睛傻在了那裡,古蕭獃獃的看著地上一攤還鮮紅著的血漬,茫然著彷彿覺出哪裡不對來。

各位親,以下是起點的粉翻倍通知:9月28日12:00至10月8日12:00

,起點中文網vip用戶所投出的月票均將翻倍計算,投出1票即翻倍為2票。

那個,小閑要討粉啦,伸手討粉啦記著噢,明天中午12點后再投一個就變兩個啦

抱抱各位,再親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