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三八章周夫人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睡不著,找她進來說說閑話,不管誰問,只這麼說,多的話一句不能多說」蘭若急忙答應著,提著燈籠出了門,往後頭叫人去了。周夫人焦急萬分的盼來了周嬤嬤,屏退了眾人,拉著周嬤嬤退到內室,低低的交待道...

第一三八章周夫人

周景然眯著眼睛打量著,笑著說道:

「這事倒不宜多拖延,免得丞相想得多了,覺得你這誠心不夠,那就不好了,就今天晚上吧,回去就託人求親去,你打算怎麼說?」

「得跟老祖宗說……」

古蕭撓著頭說道,

「你自己去跟老祖宗說?這可不妥當。」

周景然彷彿不經意的,慢吞吞的說道,

「難道你要去和老祖宗說,你這夜宵也吃過了,給人家相看也相看好了,你自己主意也拿定了,就是打發你家老夫人替你上門走一趟,求求親,哪有這樣的道理?老夫人可是個重規矩的,這婚姻之事,畢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這樣自己定了親事再和長輩說,說到哪裡也不合規矩」

周景然語氣重了起來,古蕭連連點著頭,周景然眯著眼睛看著他,接著說道:

「你回去先和你母親偷偷說了,讓她和你一道去和老夫人說去,這樣才妥當還有,這提親的人,身份也得夠得上才好,嗯……」

周景然擰眉認真思量了片刻,

「我看,就和你母親說,托到汝南王府去吧,讓你姨母出面,這親事,就能順順噹噹的了。」

「周大哥說的極是,母親最疼我,縱有不是,也不會責怪我。」

古蕭感激的看著周景然說道,周景然目光微閃,垂著眼皮,理了理衣袖,笑著說道:

「我也是為了你好,都是為了你好。」

周景然邊說著,邊用腳輕輕踢了踢車廂,車子輕輕動了起來,周景然笑著說道:

「我送你回去,老夫人和你母親也該回去了,你也別多耽誤了,晚上記著先和你母親悄悄說了去。」

古蕭連連點頭答應著。

車子輕輕晃動著,不大會兒,就停在了古府門前,古蕭辭了周景然,跳下車,往府里進去了。

青平掀著帘子,周景然看著古蕭彷彿帶著絲雀躍的背影,悠悠的、失落的嘆了口氣,示意青平放下帘子,車子緩緩晃動著回去了。

古蕭腳步輕快的往院子里走去,進了垂花門,走了幾步,漸漸的,步子慢了下來,站在垂花門裡,來迴轉頭望著明遠堂後頭和春渚院,猶豫著抬不起步子來。

這事,是先和暖暖商量商量,還是先去找母親?

柔和的月光清清冷冷的灑在青石路上,微風搖著花木,輕輕晃動著,一片片濃淡不一的陰影在古蕭身上移來晃去,玉色緙絲斗篷上泛起的輕柔光澤,一點點被陰影吞了下去。

古蕭呆站在青石路上,望著明遠堂後面那片隱隱約約的溫暖光亮,心裡泛些絲膽怯來,暖暖會不會發脾氣?涼風吹過,古蕭微微打了個寒噤,暖暖不會發脾氣的,暖暖比他更替他著想,暖暖對他那樣好,這世間,除了老祖宗和母親,就數暖暖對他好,不管什麼事,暖暖都能替他著想。

也不知道嚴家大小姐脾氣稟性好不好,若是……暖暖會有辦法的,還有老祖宗……

古蕭垂下了頭,正月里冰冷的寒意透衣而入,古蕭下意識的裹了裹斗篷,嚴丞相那樣可親……母親和老祖宗肯定會去相看嚴家小姐的,若是不好,老祖宗自然有法子推掉,老祖宗喜歡小暖,想讓她做孫子媳婦,那老祖宗怎麼從來不提定親的事?老祖宗一定比母親更盼著他光宗耀祖,還有父親,父親到底是怎麼死的?那年送靈回鄉,半夜那場祭祀……

古蕭打了個寒噤,那個晚上,老祖宗的悲傷和憤懣讓人害怕,老祖宗那麼用斬的捏著他的手,古蕭只覺得手上彷彿隱隱痛了起來,老祖宗……

古蕭心裡莫名其妙的泛起層不安來,老祖宗有什麼事,從來不和他說,老祖宗的心思,也不和他說,老祖宗喜歡和暖暖說話,暖暖有什麼事,也總瞞著他,不象母親,母親有什麼話都和他說,有什麼事都和他商量……

古蕭思緒亂亂的,一會東一會兒西,越想越遠,一陣寒風吹過,古蕭只覺得寒意入骨,身子也微微顫抖起來,忙緊緊裹著斗篷,跺了跺腳,往春渚院方向大步走去。

春渚院里,周夫人已經歇下了,得了稟報,急忙披衣起來,急急的出了內室,拉過古蕭,摸著他冰冷的手,心疼起來,一迭連聲的讓人倒熱茶來,送手爐來,忙著給他揉著、暖著雙手。

古蕭微笑著,輕輕從周夫人手裡抽出手來,接過丫頭奉過來的熱茶,捧在手裡喝了兩口,笑著低聲說道:

「沒事,剛看到月亮圓圓的,園子景緻極好,就站在園子里看了會兒月亮,走得慢了些,沒事,我不冷,沒凍著。」

周夫人輕輕舒了口氣,心疼的抱怨起來,

「你看看你,這麼大的人了,看月亮也不能凍成這樣,讓人拿個手爐給你再看也不遲礙…」

「知道了,母親,我有事跟你說。」

古蕭放下杯子,聲音漸漸低了下來,周夫人連連點著頭,揮手斥退了丫頭婆子,古蕭往前挪了挪,低低的說了陪嚴丞相吃夜宵的事,又吞吞吐吐的說了周景然的意思。

周夫人仔細聽著,臉上漸漸泛起潮紅,眼睛亮得幾乎要放出光來,古蕭抬頭看著母親,遲疑著說道:

「剛在園子里,我想來想去,也不知道老祖宗是個什麼意思……」

「老祖宗能有什麼意思,老祖宗自然是盼著你好,老祖宗若是知道這樣的好事,自然是盼著你好,這結親,結的可是兩家。」

周夫人打斷了古蕭的話,凌亂的急急的說道,古蕭呆了呆,遲疑著,也跟著點了點頭,周夫人站起來,搓著手在屋急急的轉了幾圈,猛然站住,看著古蕭,重重的、一字一句的說道:

「這門親事,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人壞了事去這樣的好親,無論如何不能耽誤了,這親事關著你的前程」

周夫人頓住話頭,直直的盯著古蕭,飛快的思量起來,仔細想了一會兒,周夫人咬著嘴唇,拿定了主意,看著古蕭低聲吩咐道:

「今晚上,你就在我這院子里歇著,哪也別去了明天一早,我帶你去和老祖宗說這事去」

古蕭遲疑的看著周夫人,

「何必打擾了母親,我回去歇著就是。」

「不你今晚就在我這院子里歇著,哪兒也不能去這事,你可跟別人說過?」

周夫人正語氣堅定的說著,突然想了什麼,立即轉口問道,古蕭搖了搖頭,

「還沒有,周大哥把我送到大門口,我下了車,就到母親這裡來了。」

周夫人長長的舒了口氣,也顧不得再和古蕭多說,叫了丫頭婆子進來,吩咐她們侍候著古蕭沐浴洗漱,到東廂暖閣里歇著去。

看著丫頭婆子侍候著古蕭出了門,周夫人在屋子裡連轉了幾圈,打定了主意,招手叫了蘭若過來吩咐道:

「你去後頭,把周嬤嬤叫進來,只說我睡不著,找她進來說說閑話,不管誰問,只這麼說,多的話一句不能多說」

蘭若急忙答應著,提著燈籠出了門,往後頭叫人去了。

周夫人焦急萬分的盼來了周嬤嬤,屏退了眾人,拉著周嬤嬤退到內室,低低的交待道:

「你找個緣由,不拘什麼,趕緊出府去,這會兒立即就出府,去汝南王府找王妃,就說我說的,請她明天一早務必到嚴家給蕭兒提親去」

周嬤嬤嚇了一跳,滿臉愕然的看著周夫人,周夫人也不耐煩跟她多解釋,只接著交待道:

「嚴家只有一位小姐,也不怕錯,你只記著今天夜裡,天亮前,無論如何也要見到王妃,一定要讓王妃明天天一亮就上門提親去,千萬不能耽誤了若是這信兒耽誤,這事兒耽誤了,你也不要再來見我」

周夫人重重的、嚴厲的說道,周嬤嬤恍然明白過來,大喜過望,急忙點著頭,

「夫人放心,奴婢就算拼了性命,也不能耽誤了夫人的大事,這可關著少爺的前程關於古家的前程」

周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又交待了兩句,周嬤嬤就忙忙的告退出去了。

周夫人站在正屋門口,看著周嬤嬤出了院子,心裡一會兒熱一會兒涼、心神不定的躺到床上,暗暗念著佛,求著菩薩的保佑。

老祖宗到底姓李,到底護著娘家人,竟然強壓著她,要把小暖訂給蕭兒,不是小暖不好,不是她嫌棄小暖,那樣懂事的孩子,她也疼、也喜歡,可這家世,實在是配不得

這嚴家小姐,這樣的門戶,才是門當戶對的良配

第二天一早,古蕭早早起來,周夫人一夜未眠,起的卻不早,慢慢的梳洗了,又挑挑揀揀換了幾身衣服,倒比平時還略晚了一會兒才出門,帶著古蕭往明遠堂請安去了。

到了明遠堂外,周夫人頓住腳步,低聲交待著古蕭,

「這事,倒不急,你可別先開口,只等我說吧。」

古蕭忙點頭答應著。

兩人進了屋,請了安,一起吃了早飯,李小暖告退去了清逸閣,周夫人奉了杯茶給李老夫人,自己也捧著杯茶,慢慢喝了幾口,才陪著笑開了口:

「母親,昨兒有件大喜的事,因為晚了,也沒敢打擾了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