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三七章抽薪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置腹般說道: 「老夫人是個精明人,凡事想的明白,也想得長遠,你這婚姻上,她必定也是寄了重望的,可是這樣?」 古蕭想了想,點了點頭,周景然緊盯著他,語氣舒緩的接著說道: 「古家如...

古蕭急忙笑應著,轉身跟著嚴丞相往內院走去。

正院花廳里,燈火通明,古蕭陪著嚴丞相慢慢吃著夜宵,花廳東邊的屏風后,晃動的人影擠來擠去。

古蕭陪著嚴丞相吃了夜宵,又陪著他東扯西說的聊了小半個時辰,小丫頭笑嘻嘻的端了杯蓮子紅棗茶,奉到了嚴丞相面前,嚴丞相端起杯子,仔細看了看,哈哈笑著站起來,拍了拍古蕭的肩膀,親熱的說道:

「好好好今天晚了,老夫就不多留你了,我讓人送你回去,往後要常過來,陪老夫喝喝酒、說說話。」

古蕭急忙站起來,逼著雙手,恭敬的答應著,遲疑了下,笑著問道:

「恪表哥是不是……」

「你別等他,先回去吧。」

嚴丞相笑著送古蕭到了花廳門口,看著人引著他沿著抄手游廊出了院子,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轉回了花廳。

古蕭在嚴府大門外上了車,車子剛轉了彎,迎面過來一輛極其寬大的馬車,青平側著身子坐在車轅上,看到坐在古蕭車門踏板處,正頭點著晃來晃去打著旽的山水,眼睛亮了起來,急忙跳下車,迎著古蕭的車子奔了過去。

青平上前攔住車子,帶著滿臉笑容,恭敬的問道:

「是古家少爺的車子吧?」

古蕭聽到青平的聲音,忙掀起帘子,探出頭來,青平拱手見著禮,笑著說道:

「我們爺在前面車子里,請古少爺過去說話。」

古蕭急忙跳下車,跟著青平,上了周景然的車子。

周景然正閑閑的歪在車裡,就著車廂里通亮的琉璃盞,看著本書,見古蕭進來,微微直起身子,讓著古蕭坐到旁邊,笑著說道:

「剛從嚴丞相府里出來?」

古蕭笑著點頭答應著,周景然扔了手裡的書,上下打量著古蕭,笑眯眯的說道:

「嚴丞相府里的燈會,不是早就散了?怎麼你到這會兒才回來?」

「丞相留我吃了夜宵才讓我回來的。」

古蕭撓了撓頭,笑著解釋道,周景然驚訝的挑著眉梢,坐直了身子,滿眼笑意的看著古蕭說道:

「丞相留你吃夜宵了?那嚴丞相吃得可好,心情可好?」

古蕭莫名其妙的看著周景然,點了點頭說道:

「丞相吃得很高興,吃完了夜宵,又留我說了會兒話,也很高興。」

周景然輕輕拍著手,笑了起來,

「恭喜恭喜古小弟大喜了。」

古蕭眨了眨眼睛,茫然的看著滿臉喜色、拱手恭喜著自己的周景然,周景然看著他,笑了一會兒,才奇怪的問道:

「你難道沒聽說?」

古蕭茫然的搖著頭,周景然嘖嘖感慨著,耐心的解釋起來:

「嚴丞相只有兩個兒子,長子也是兩個兒子,次子生了一女一子,整個嚴府里,兩代人,可只有這一位姑娘,是丞相夫婦的掌中珠、心頭肉,兩個兒子,三個孫子加一個孫女中,丞相最疼的,就是這個小孫女這嚴家大小姐今年也十七歲了,從去年開始,嚴丞相就開始遍請這京城的青年才俊上門,陪他吃夜宵了,這嚴府夜宵里的門道,滿京城誰不知道?這是嚴丞相在挑孫女婿」

古蕭愕然的眨著眼睛,一時反應不過來,周景然輕輕拍著他,滿臉羨慕的接著說道:

「真是要好好恭喜恭喜古小弟了若古小弟做了嚴丞相家乘龍快婿,以古小弟的人品才華,這前程可就是如花似錦,平步青雲,指日可待

古蕭恍過神來,忙搖了搖頭,還沒說出話來,周景然已經興緻盎然的接著往下說去了,

「去年裡,若不是你跟著隨雲先生外出遊歷了整整一年,只怕這夜宵早就吃過了說不定,親也結了呢」

周景然身子往後退了退,眯著眼睛,認真的上下打量著古蕭,感嘆起來,

「怪不得丞相今天這夜宵吃得這樣高興,看看,古小弟這人品才貌,可是打著燈籠也難找連中三元的狀元之子,又是隨雲先生的入門弟子,要清貴有清貴,要富貴有富貴,嘖嘖」

古蕭臉上紅漲起來,急忙搖著頭,著急的說道:

「周大哥,不是……不能,唉,不行,我……那個……可不行。」

周景然睜大眼睛看著古蕭,滿臉疑惑的問道:

「哪裡不行?什麼不行?你定過親了?」

「沒有不是……那個,周大哥,你知道,暖暖,還有暖暖……」

古蕭一時不知道如何才能說清楚,周景然長長的「噢」了一聲,身子放鬆著往後靠在靠枕上,點著古蕭笑著說道:

「怪不得你恪表哥說你是個實心眼的孩子,你和小暖有了婚約了?換了庚帖,下過小定了?」

「那倒沒有。」

古蕭老老實實的說道,

「可是……」

「這就是了,這不過是你的想頭。」

「老祖宗也說過的老祖宗答應過我的」

古蕭急忙重重的解釋道,周景然呆了呆,眼睛閃過絲意外,隨即伸著懶腰,身子往後靠著笑了起來,笑了一會兒,才眯著眼睛看著古蕭,慢騰騰的說道:

「你也真是個實誠孩子,你的暖暖,自然應該是你的,就是這樣,也不耽誤你做了丞相家乘龍快婿不是這是兩回事。」

古蕭眨了眨眼睛,一時沒能明白過來,周景然嘆了口氣,坐直身子,耐心的解釋道:

「娶妻娶的是什麼?是家世,是人品,這聯姻,聯的可是兩家你想想,當年你父親,若不是憑著連中三元的狀元之身,娶到你母親,和鎮寧侯府、汝南王府做了親戚,怎麼會有了如今京城名門貴族之一的古家?李老夫人把暖暖許給了你,怎麼拖到現在也不換了庚帖,下了小定?」

古蕭獃獃的看著周景然,周景然伸手拍了拍他,推心置腹般說道:

「老夫人是個精明人,凡事想的明白,也想得長遠,你這婚姻上,她必定也是寄了重望的,可是這樣?」

古蕭想了想,點了點頭,周景然緊盯著他,語氣舒緩的接著說道:

「古家如今只有你這一根獨苗,你父親又是那樣冤……唉,你們府上,老夫人和你母親,必是對你寄了厚望,可是這樣?」

古蕭忙連連點著頭,周景然撫著古蕭的後背,嘆息著說道:

「可你既沒有家族支撐,又沒個兄弟照應,所謂獨木難支,再不借著婚姻之事連個根深葉茂的妻族,往後,老夫人、你母親,這厚望,豈不是要落到空處去了?老夫人把小暖許給你,卻從不提定親的事,你想想,是什麼道理?」

古蕭眼神遊疑閃爍著茫然起來,周景然緊緊盯著他,語氣誠懇的感慨著,

「你呀,好好體會體會老祖宗這心思再說,這些天,你跟著你恪表哥四處走動,你看看,哪個不是有所支撐的?」

「恪表哥……會照應我」

古蕭低低的、遲疑的說道,周景然一臉憐憫的看著古蕭,輕輕搖了搖頭,

「你呀,說你實心,還真沒說錯你,你恪表哥姓程,你姓什麼?姓古不同宗不同族,不過是姨表之親,他照顧你,又能照顧到哪裡去?凡事,還是要靠自己,唉,說句不好聽的話,俗話說,姨表親,算不得親,死了姨母斷了親,話雖粗,說的可是正理,你也要想明白了才行」

周景然長長的嘆著氣說道,古蕭滿眼掙扎的看著周景然,口齒含糊著幾乎說不出話來,

「可是,暖暖,暖暖……」

「暖暖還是你的暖暖,又沒人奪了去你娶了親,再納了她就是。」

古蕭連連搖著頭,

「不行,你不知道,暖暖脾氣大……」

「你不是說,你的暖暖聰明懂事、是個極明白事理的,是不是?」

周景然眯著眼睛問道,古蕭忙點著頭,正要說話,周景然拍拍他,接著說道:

「她既能明白事理就好,那她就該知道,若她一味脾氣大,毀了你的前程,連著她,也一樣沒了前程女子嫁人,不過是盼個富貴尊榮,丈夫寵幸,這樣,日子才能過得好,你若沒個前程,縱一輩子讓她獨寵專房,又能如何?你的暖暖可是個要強的,你想想,她又如何能夠心甘?」

古蕭困惑著、遲疑著,不知道是該點頭,還是該搖頭,周景然眯著眼睛盯著他,微微探過身子,低低的說道:

「你們古家兩代單傳,族裡又一向人丁不旺,往後,只說一木撐兩房,娶兩個妻子也不是什麼難事,這不就兩全齊美了?往後你有了功名,這誥封上頭,讓你恪表哥幫著求求皇上,也是小事。」

古蕭一下子抬起頭,眼睛亮了起來,連連點著頭,撓著頭笑了起來,

「還是周大哥想的周到,就是不知道……丞相他……」

古蕭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周景然暗暗舒了口氣,閑閑的往後靠著,笑著說道:

「若是連你這樣的都看不中,那嚴家大小姐從此只好待字閨中了,這滿京城,你這樣的人品、才學、家世,又是隨雲先生的入室弟子,哪還有比你更合適的了?」

古蕭臉上泛著紅意,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昨天的粉啊,賞啊,還收到了大件寶貝,真幸福啊

抱抱親親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