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三六章事急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大呢。」李小暖獃獃的聽著李老夫人的話,心裡抽痛著茫然起來,李老夫人輕輕拍了拍李小暖的手,接著說道:「別怕,咱們這樣的人家,他也不能強來,我剛看了黃曆,出了正月,就有好日子,把你和蕭兒的親事...

第一三六章事急

王妃端坐在上首椅子上,看著程二奶奶狼狽不堪的走遠了,身子才放鬆下來,用帕子掩著臉哭了起來,程恪煩躁的看著痛哭失聲的母親,咬著牙,狠狠的跺了跺腳,轉身奔了出去。

程恪提著鞭子趕走了程二爺一家,紅漲著臉、暴躁不安的在前院轉了幾個圈子,出了府門,上馬直奔景王府去了。

第二天,京城突然起了傳言,汝南王世子程恪不能人道這傳言,比前年鎮寧侯府三少爺光著身子上戲台和忠意伯世子被人剝光遊街的事兒更鬨動、更讓人興奮不已,那一向尊貴無比、卻子嗣艱難的汝南王家,竟要絕了后不成?

流言如風似水,轉眼間傳遍了京城大大小小的角落,越過高高的城牆,往外流傳開去。

汝南王妃從婆子嘴裡聽到這流言時,滿京城已經是無人不知,王妃大哭了一場就病倒了,汝南王強壓著心裡的焦躁和怒氣,陰著臉看著太醫流水般進進出出的診著脈、商量著脈案,斟酌著方子。

看著王妃吃了葯,汝南王斥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側著身子坐到床邊,看著哭得眼睛紅腫的王妃,重重的嘆著氣,低聲說道:

「你也別急,那逆子……唉」

王妃眼淚又滾瓜般落了下來,汝南王無奈的嘆著氣,接著說道:

「去年臘月,我陪皇上去福音寺看大師,特意問了大師這逆子的姻緣,大師批的是榴花初綻之像,你別急,許是姻緣未到,這逆子……兒孫自有兒孫福,咱們也想開些,多想開些吧。」

王妃止了眼淚,眼睛里閃著亮光,一下子坐了起來,拉著王爺的衣袖,著急的追問著:

「真是這麼批的?榴花初綻?不是榴綻百子?」

王爺哭笑不得的看著王妃,輕輕拍著她的手安慰道:

「你且安心,先安心把身子養好。」

王妃點了點頭,心緒稍稍放寬了些,往後靠到了靠枕上,王爺叫了丫頭進來,侍候她躺下了,看著她漸漸睡著了,才起身出去了。

程恪躲在景王府,一天幾次的遣小廝回去探問著,自己卻是說什麼也不肯回府去。

過了年,周景然和程恪一反往年的懶散行徑,從初三起,不是在景王府,就是在德福樓,或是汝南王府,或宴請賓客,或舉辦文會,或是引著眾人出城打獵,或是應著別家邀請,四處走動,熱鬧的張羅著。

這些熱鬧事,古蕭一場也沒落下,程恪幾乎天天早上過來,熱情的帶上他,宴飲會文、拜客訪友。

古蕭回來,細細和李老夫人說著見了誰、說了什麼、做了什麼,程恪帶他出去,除了會文,就是介紹他認識文武百官,引著他在名門旺族中交際往來,李老夫人問了幾趟,就放下心來。

轉眼就到了正月十四日,第二天就是元宵燈會,李小暖早早和古雲歡約著,打算換了男裝,一起坐船出去看煙火取樂去。

十四日一大早,李小暖吃了早飯,看著人配好了元宵的餡料,正要去清逸閣,明遠堂的小丫頭急急的奔過來,曲膝稟報道:

「表小姐,老祖宗讓你趕緊過去。」

「出了什麼事了?」

李小暖嚇了一跳,急忙問道,小丫頭搖著頭,

「我也不知道,景王妃來了,老祖宗一送走景王妃,就吩咐趕緊讓你過去。」

李小暖緊緊抿著嘴,臉色漸漸青白起來,急忙帶著玉扣、金栗,往明遠堂奔了過去。

明遠堂里,李老夫人沉著臉歪在榻上,見李小暖急匆匆的進來,忙直起身子,示意她坐到榻上,心疼的安慰著她:

「不是什麼大事,你看看你,汗都出來了。」

小丫頭奉了茶上來,李小暖接過,喝了口茶,慢慢平緩著氣息,呼吸漸漸平緩下來。

李老夫人揮手斥退了丫頭婆子,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剛才景王妃突然過府來了。」

李小暖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李老夫人垂下眼帘,沉默了片刻,才接著說道:

「說了兩句話就走了,也沒別的事,是來請咱們明天過去看燈的。」

李小暖滿臉驚訝的看著李老夫人,一時說不出話來,這景王妃,每次見老夫人,都是非得受了老夫人的半禮才作罷,這上門來請……

「還特意指明了,一定要你去。」

李老夫人低低的、慢騰騰的接著說道,李小暖愕然看著李老夫人,心裡漸漸明悟過來,李老夫人伸手撫著李小暖的臉頰,嘆了口氣,溫和的說道:

「你生得太好,老祖宗一直擔心著,唉,我也沒跟你說過,咱們進京那年,景王妃給咱們接風,就探過我的話,要納你做側妃,老祖宗回絕了她,只怕這不是她的意思,她一個女人家,哪會主動張羅這樣的事,唉,這幾年,你深居簡出的,外頭也一直平靜著,老祖宗以為這事就算過去了,誰知道……看這樣子,這幾年,是等著你長大呢。」

李小暖獃獃的聽著李老夫人的話,心裡抽痛著茫然起來,李老夫人輕輕拍了拍李小暖的手,接著說道:

「別怕,咱們這樣的人家,他也不能強來,我剛看了黃曆,出了正月,就有好日子,把你和蕭兒的親事定下來吧,明天去,咱們娘倆兒就當什麼事也沒有,先穩著出了正月,出了正月就定親」

李小暖連連點著頭,

「嗯,我聽老祖宗的。」

李老夫人笑著拍了拍李小暖的手,溫和的吩咐道:

「你先回去歇著吧,我讓人請夫人過來了,我和她說這事。」

李小暖站起來,告退出來,站在院子門口,有些恍惚的轉頭看著四周,這一轉眼,自己就長大了么?要嫁人了?原來嫁人就這麼簡單,只要點點頭。

李小暖垂著頭,茫茫然回到煙樹軒,躺在榻上,閉上眼睛,暈暈沉沉的睡著了過去。

第二天,程恪一大早就到古家接了古蕭,說是先去城外打獵,晚上到右丞相嚴府看煙火。

傍晚時分,李老夫人、周夫人和李小暖在二門裡上了車,往景王府燈樓看燈去了。

燈樓下,小丫頭引著李老夫人等人上了樓,燈樓里燈火通明著,四角放著燒得旺旺的炭盆,站滿了垂手侍立著的丫頭婆子,卻沒有其它府里的夫人小姐,只有景王妃盛裝端坐在上首扶手椅上,帶著得體的微笑著看著三人進來。

李老夫人上前兩步,在地上放好的墊子上跪倒磕頭見了禮,周夫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李老夫人恭恭敬敬的磕頭行禮,也忙跟著跪倒磕了頭,李小暖半垂著頭,恭恭謹謹的跪倒在墊子上,行了兩磕六拜的大禮。

景王妃客氣的讓著李老夫人和周夫人坐下,上了茶,卻彷彿沒有看到李小暖,任她垂手侍立在李老夫人旁邊,李老夫人也彷彿沒看到垂手侍立著的李小暖,只溫和客氣的陪景王妃說著閑話。

周夫人有些恍過神來,皺著眉頭看著淡然站著的李小暖,又轉頭看了看只顧和景王妃說著話的李老夫人,也垂下眼帘,端起杯子,喝起了茶。

幾個人無趣無味的看了一會兒燈,李老夫人就笑著起身告辭了,景王妃也不多留,轉頭示意著旁邊的大丫頭,那丫頭轉身進去,捧了只極小的滿雕著纏枝芙蓉的黃花梨匣子出來。

景王妃強笑著接過匣子,打開來,掂出枝翡翠樹葉步搖來,沖著李小暖比劃著,笑著說道:

「這樣精緻的步搖,也就表小姐這樣的風流相貌才配得上,表小姐就拿回去戴著玩吧。」

李小暖忙曲膝推辭道:

「小暖謝王妃厚愛,只是這步搖,不是小暖能戴的物什,小暖不敢收,謝王妃厚愛。」

李老夫人也笑著接過了話頭,

「王妃疼愛小暖,這是小暖的福份,可這步搖哪是她一個白衣小丫頭能用的東西?別說用,就是拿一拿,都是僭越,這可是殺頭的大事,王妃的厚愛,小暖心領了,還請王妃體諒。」

景王妃舉著步搖的手呆了片刻,只好又將步搖放回到匣子里,正躊躇著,李老夫人已經帶著周夫人和李小暖,曲膝告退著,往門口退去。

嚴丞相家,正熱鬧非凡著,古蕭興奮激動的臉色微微泛著紅意,陪坐在嚴丞相下首,雙手扶在膝上,身子微微前傾著,謙恭的聽著眾人圍著嚴丞相談笑逗趣,嚴丞相眼角餘光掃過古蕭,眼裡閃過絲滿意。

夜色漸深,眾賓陸陸續續的告辭而去,嚴丞相站在大廳門口,一邊隨意的拱著手,和眾人告著別,一邊和古蕭說著閑話,古蕭恭謹的站在嚴丞相身邊,小心的陪他送著客人、說著閑話。

客人漸漸散盡,程恪還不見蹤影,古蕭為難起來,不知道是告辭好,還是等著程恪好,這些天,他跟著恪表哥出來,都是和他同進同出的,若他告辭了,恪表哥找不到他,豈不是要急壞了?

正躊躇間,嚴丞相轉過身,笑眯眯的招了招手,

「蕭兒跟我進來,陪老夫吃點夜宵再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