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三四章平靜中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子弱,這六月的天,眼看太陽毒起來了,地上暑氣重,你還是趕緊回去歇著吧,這裡有我和你二嫂子就行快回去歇著吧,阿遠也該找你了。」古雲歡想了想,笑著點了點頭,曲膝謝道:「那就多煩勞母親和二嫂了。...

第一三四章平靜中

五月里,古雲歡生下了長子,取名鄭靖遠,小名阿遠,周夫人歡喜異常,得了信兒當天,就去城裡看望古雲歡去了,住了兩三天才回來。

六月中,阿遠的滿月酒帖子送到了莊子里,李小暖心動著也想去看看古雲歡和阿遠,李老夫人笑著打發她和周夫人同去,

「……去吧去吧,順便去看看你和雲歡的新鋪子,眼看要開張了,總要過去看一趟才好,我身子好得多了,沒事,去吧。」

李小暖點頭答應了,李老夫人這兩個月,身子漸漸康健起來,也就是過去一天兩天的,也是沒什麼大礙,京城那邊,除了餘味齋,停雲堂也要再開出兩家來,她讓朝雲做的包子和各式湯品,也不知道到底做的怎麼樣了,總要親自去嘗過才能放心。

隔天,周夫人帶著李小暖,往京城鄭府去了。

阿遠的滿月酒極是熱鬧,鄭家四位少爺,老大在外頭任上,老2領了差使出去了,只有四少爺陪著鄭季雨,忙前忙后的在外頭招待著來往的客人。

周夫人帶著李小暖,在二門裡下了車,鄭夫人帶著二少奶奶和古雲歡,已經迎在了二門裡頭,親親熱熱的迎上來說了一會兒話,鄭夫人笑著轉頭吩咐著古雲歡:

「你剛出月子,身子弱,這六月的天,眼看太陽毒起來了,地上暑氣重,你還是趕緊回去歇著吧,這裡有我和你二嫂子就行快回去歇著吧,阿遠也該找你了。」

古雲歡想了想,笑著點了點頭,曲膝謝道:

「那就多煩勞母親和二嫂了。」

李小暖忙拉了拉周夫人,低聲說道:

「我和二姐姐去看看阿遠去。」

周夫人笑著點了點頭,轉頭看著鄭夫人說道:

「小暖這丫頭,雲歡在家時,她就愛跟著雲歡,就讓她跟著雲歡過去說話吧。」

鄭夫人滿眼笑意的看著李小暖,點頭答應著,李小暖半垂著眼帘,和古雲歡一起曲膝告了退,並肩往古雲歡的院子走去。

古雲歡的院子已經擴了差不多一倍去,將後面一個小園子圍了進來,蓋了一排屋子給下人居住,又搭了個小廚房出來。

兩人進了東廂,古雲歡換了衣服,從奶娘懷裡接過阿遠,李小暖忙湊過去,看著打著呵欠的阿遠,笑著說道:

「讓我抱抱,我會抱小孩子的。」

古雲歡笑著將孩子小心醫李小暖懷裡,看著李小暖似模似樣的抱著孩子,笑了起來,

「回頭我得跟老祖宗說說,趕緊讓你成親算了,多生幾個,讓你抱個夠」

李小暖親了親阿遠的臉,笑著說道:

「我就喜歡這個,多好,現成的。」

古雲歡和奶娘、丫頭都笑了起來,阿遠已經醒了一陣子,玩夠了,這會兒也懶得理會李小暖,打了幾個呵欠,自顧自睡著了。

李小暖戀戀不捨的將孩子遞給奶娘抱了下去,和古雲歡歪在榻上說著話,

「這大半年沒見你,我正要問你,上次小四和人在觀月樓會文,是你讓餘味齋送點心過去的?」

古雲歡彷彿想起了什麼,突然笑著問道,李小暖微微怔了下,想了想,笑著說道:

「這事我也不知道,想是冬末的主意,我只是交待過她,若是看到鄭府的人來買點心,或是到觀月樓喝茶什麼的,可千萬別小氣著收什麼銀子,傷了二姐姐的體面就不值得了。」

「那冬末倒是個會做事的,我聽嵐生說,那觀月樓的掌柜也是極會做生意的人,樓上樓下布置得比一般的茶樓寬敞很多,又雅緻,茶樓上下掛了十幾幅對子,聽說都極出彩,如今嵐生他們都愛到那裡會文去,小四那天也和人約了在那裡會文,冬末就讓人送了點心過去,面子給的足足的,小四回來,特意過來道了謝」

古雲歡笑了起來,

「你不知道,這小四,聽說自小就比三個哥哥都聰明,又是兒,父親和母親最疼他,也慣得很,平時里不大理人的,難得肯這麼特意過來謝我。」

李小暖想了想,也笑了起來,古雲歡歪著頭看著李小暖,拉了拉李小暖,俯到她耳邊,低低的說道:

「我現在才知道這開點心鋪子的好處,這人情實在是好做,盡他吃,能吃幾個錢的點心去?要是象二嫂那樣開綢緞鋪子,要送最少也得送一件衣服的料子吧,這哪裡送得起?」

古雲歡撐不住笑了起來,揮手斥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笑不可支的說道:

「你知道的,咱們鋪子里只要出了什麼新鮮樣的點心,冬末都親自送幾匣子過來,母親那裡,二房,就是小四那裡,都是一次不落,平日里,隔三岔五的,也經常送點心過來,家裡上上下下的點心,差不多都是咱們鋪子包了。」

「也值不了多少銀子。」

李小暖笑著說道,古雲歡點了點頭,接著說道:

「嗯,我特意找冬末問過,咱們也不計較這樣的小錢,可那天,二嫂子回娘家,竟叫了個婆子,去鋪子里拎點心去了。」

李小暖挑了挑眉梢,古雲歡嘿嘿笑著,接著說道:

「我那時候懷著孩子,凡事不管的,也沒留心,倒是母親先知道這事的,那天晚上,全家一起吃飯,母親就發話了,跟二嫂子說『三房那鋪子,你能看得跟自家的一樣,這也是好事,有件事,我也能放心跟你說了,如今天也熱了,我正愁著府里的衣服料子,你那鋪子若有新樣的料子,也讓人拿些回來,三房的孩子也要生了,衣服料子還缺了不少,若有好的,也讓人送些過來』。」

李小暖驚訝的挑著眉梢,古雲歡笑得倒在了榻上,半晌才直起身子,接著說道:

「你沒看到二嫂子那張臉,都綠成一片了母親真是厲害,這樣的話,當著大家的面,就這麼說了,後來聽冬末說,當天晚上,那婆子硬是敲開門,把點心銀子送過去了」

李小暖驚訝著笑了起來,

「鄭夫人倒是個明理的。」

「可不是,二嫂子就是愛占點小便宜,平常我也不大理她,吃點占點也就算了,回娘家還要到咱們鋪子里拿點心去,雖說不值什麼錢,到底難看」

古雲歡笑著說道,李小暖點了點頭,兩人嘰嘰咕咕的說了大半天的閑話,李小暖就告辭出來了,

「我想到咱們新鋪子那邊看看去,和夫人說過了,不在你們府里吃飯,我回去咱們府里等她,今天就在城裡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去莊子。」

古雲歡點頭答應著,送了李小暖出來,看著她上了車走遠了,才轉身進去了。

夏天過去,秋風吹落金黃的樹葉時,李老夫人康健了許多,十月初,一家人從莊子里搬回了京城。

蘭初已經十九歲了,李小暖稟報了李老夫人,依冬末的例,打發她嫁了人。

煙樹軒里,就由玉扣和蟬翼統總管著,李小暖又仔細挑了三四個小丫頭進來,交給兩人調教著。

十月里,蘭初回來,李小暖讓她頂了果子局管事的缺,周嬤嬤雖有些不滿,可到底沒敢抱怨半句,也沒敢找周夫人說一個字去,如今的府里,表小姐若要打她板子,只怕沒人能替她接下來,識時務才是聰明人。

十一月間,周景然回到了京城,河工上很是順利,冬天裡河道疏浚的足夠深,冬末開始,河堤又加固得早,桃花汛、菜花汛、秋汛都算是順利過了,皇上很是高興,獎賞了周景然,讓他回去好好歇息歇息,過了年再領差使。

臨近臘月,唐濟遠讓人捎了信過來,臘月初到京,周夫人急切起來,一年沒見蕭兒了,不提也就罷了,一提起來,真是想得覺也睡不著了。

十一月底,程恪也風塵僕僕的趕回了京城,進宮交了差使,回到府里,話也沒說上兩句,就一頭倒在床上,直睡了一天一夜。

程恪睡足了,起來沐浴洗漱,換了衣服,神清氣爽的去了景王府。

小廝引著程恪進了園子,周景然正坐在水閣里釣著魚,見程恪進來,丟了手裡的杆子,笑著說道:

「一路上急行軍趕回來的?你說你,人在那裡,又跑不了,哪裡要急成這樣?歇好了?」

「嗯。」

程恪點了點頭,坐到搖椅上,舒服的伸展著身子,笑著說道:

「一路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還不如早些趕回來,在你園子里釣釣魚,喝喝酒,多少愜意」

周景然瞥了他一眼,坐到程恪旁邊,斟了兩杯酒,遞了一杯給程恪,舉了舉杯子,

「你這趟大開殺戒,南邊至少也能清靜個三年五年的了。」

程恪接過杯子,一口喝了,嘆了口氣說道:

「其實沒殺那麼多,也就是把他們遠遠趕走罷了,黨梁王也帶著人逃了,也不知道能清靜幾年,這邊關,唉,靠殺人總不是辦法,誠王在北邊殺了那麼多人,又怎麼樣?還不是越殺越鬧得厲害,總不能把人殺絕種了吧?」

程恪懶懶的說道,周景在皺著眉頭,半晌才點了點頭,

「這河道麻煩,這邊關也麻煩,唉」

程恪轉頭看著他,笑著沒有說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