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三一章派點心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幾匣子,拿了兩過來給父親和娘娘嘗嘗。」鄭貴妃微微有些驚訝的看著周景然問道:「京城新開了家點心鋪子你都知道?」周景然輕輕咳了一聲,忙解釋道:「這點心鋪子,是古家兩位姑娘開的私房鋪...

第一三一章派點心

李小暖下了榻,拖著鞋邊往內室走,邊打著呵欠說道,蘭初端了燈,跟在後面進了內室。

程恪戀戀不捨的看著李小暖進了內室,獃獃的站了一會兒,才轉身往後角門掠去,洛川湊到窗前,盯著劃破的綃紗,苦惱的看了兩眼,這劃破的綃紗,他可沒法子再糊回去只好轉身往後角門掠去。

九月初八日一早,放了陣鞭炮,李小暖和古雲歡的點心鋪子餘味齋就開張了。

程恪和周景然站在街角的茶樓二樓雅間窗戶前,緩緩搖著扇子,探頭看著餘味齋前進進出出的客人。

不大會兒,南海抱著幾大包點心回來,青平、遠山等忙接過來,一一擺在桌子,寬大的桌子上轉眼就擺得滿滿的。

周景然和程恪踱過來,仔細看著擺了滿桌的點心,周景然笑了起來,

「這丫頭,開鋪子,也要開間點心鋪子,是不是準備把這點心做成京城第一,把汝南王府的點心房壓到第二去?」

周景然轉頭看著程恪說道,程恪伸手挑了塊點心出來,咬了一口慢慢品了一會兒,渾不在意的說道:

「倒是比家裡點心房做的好吃。」

周景然失笑起來,也跟著掂了塊,品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這丫頭,怪不得敢開點心鋪子,也是有些底氣,這點心做得真正不錯,清爽可口,倒不膩人。」

程恪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又踱到窗前,微微皺著眉頭看著不遠處的餘味齋。

周景然又掂了半塊點心吃了,喝了幾口茶,才晃到程恪身邊,一起往外看著,一邊笑著打趣道:

「你想幫她,也容易,明天正好是重陽節,你這會兒就讓南海去訂上幾十匣子重陽糕,到處送去,再跟著說一句『這餘味齋的點心,比汝南王府的點心強上百倍』,也就算是幫成了。」

程恪重重的「哼」了一聲,轉頭看著周景然,認真的說道:

「你這主意倒正經不錯,我也是這麼想的,只是得請你幫個忙,這點心我去訂,銀子我出,就麻煩你出面送一送,再跟一句『這餘味齋的點心,就是比汝南王府的點心強上百倍』,算我承你個大人情了。」

周景然輕輕咳了起來,程恪盯著他接著說道:

「要不,給姑母也送一匣子進去,平常姑母總嫌宮裡那些點心太甜太膩,這樣清爽的口味,她必定喜歡。」

周景然收了摺扇,轉頭看著程恪,聳拉著肩膀,無奈的點了點頭,

「好好好我幫你送」

程恪挑了挑眉梢,轉身吩咐著南海:

「你去,訂三百匣子點心,就說是做重陽節的節禮用的,請掌柜的用心做好,價錢不拘,只要好明天一早讓人送到景王府上。」

南海急忙答應著,垂手退出雅間,奔出去訂點心去了。

冬末又驚又喜的收了這個大訂,急忙找阮大福商量著點心匣子的搭配,兩人商量來商量讓不託底,冬末急忙出了鋪子,往古府找李小暖討主意去了。

李小暖聽了冬末眉笑顏開的稟報,心裡湧起股不安來,今天鋪子才頭一天開張,景王府怎麼就知道了?一下子訂這麼多點心,是因為餘味齋點心做的好?不可能

李小暖擰著眉頭,臉色陰鬱下來,冬末疑惑的看著李小暖,忙解釋道:

「姑娘別急,這三百匣子點心,雖說明天一早就要,是急了些,可咱們也不是做不下來,鋪子剛開張,生意還沒起來,這一天,也沒幾個上門買點心的,后廚正空著呢正好做這個,我和大福商量過了,就照一夜晚用心仔細做,一塊點心也不能做壞了,難得景王府肯給咱們這個面子,若做好了,這三百匣點心送出去,咱們餘味齋的口碑就算打下一半了。」

冬末說著又興奮起來,李小暖轉頭看著興奮得臉上泛紅的冬末,張了張嘴,到底沒能說出個「不」字來,算了,訂就訂吧,她開鋪子,做八方生意,管他是誰來買點心呢自己只要萬事謹慎著,熬過這兩年,成了親,也就算過去了。

李小暖想了想,仔細交待道:

「你剛才說的那幾樣搭配,都妥當,不過既是景王府做節禮用的,那就只用一樣搭配最好,免得王府送出來,有心人再多想出什麼事來,嗯,就用頭一個搭配吧,口彩好,東西也最精緻,還有,每盒點心上頭,都敷兩層雪花白細棉紙,再蓋上蓋子。」

冬末連連點頭答應著,

「姑娘放心,冬末省得,咱們要先做出口碑來,東西一定要做好了才行」

李小暖笑著點了點頭,冬末匆匆告退出來,趕回鋪子去了,李小暖心神不寧的在院子里轉了幾圈,乾脆坐到楠木長桌子前抄**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阮大福帶著夥計,小心翼翼的送了三百匣子點心到景王府里,周景然親自看著人收了點心,先吩咐人送了十幾匣子點心到相熟的幾家府里,其餘的兩百多匣子點心,乾脆六部官員,每家送了兩匣子過去。

又留了幾匣子,送了兩匣子到正院孟夫人處,孟夫人命人打開點心匣子,取了塊點心慢慢嘗著,聽著心腹婆子仔細稟報著點心的來歷,只覺得嘴裡的點心越來越苦澀,直苦得胃裡翻騰起來。

午飯後,周景然命人捧了兩匣子點心,上了車往宮裡去了。

周景然到宮門口下了車,熟門熟路的往蘊翠宮走去,到了蘊翠宮門口,小太監堆著滿臉笑容,必恭必敬的迎了出來,周景然伸手接過青平手裡捧著的點心匣子,和小太監微笑著打了招呼,悠悠然進了蘊翠宮。

小太監邊躬著身子在前面引著路,邊低聲稟報道:

「皇上也在裡頭,半刻鐘前來的,看著有些累。」

周景然一手托著匣子,一隻手從荷包里摸出只小金錁子來,丟給了小太監,笑著說道:

「這是外頭剛出的新鮮式樣,留著玩吧。」

小太監眉開眼笑著謝了,引著周景然到了正院外,垂手站住了,小丫頭上前曲膝接了周景然,沿著抄手游廊,引著他到了正殿門口,垂手稟報道:

「景王爺求見。」

門帘很快掀起,周景然托著點心匣子,恭謹的進了正殿。

周景然轉進東廂,皇上顯得有些疲倦的斜靠在南窗下的紫檀木羅漢榻上,正欣賞著程貴妃分茶。

周景然不敢打擾,托著兩匣子點心,微微探頭看著母親分茶。

鄭貴妃一隻提著只精緻的銀水壺,緩緩的往杯子點著滾水,另一隻手用羊脂玉匙時快時慢的調著茶末,不大會兒,一幅山高月小的圖畫就浮現在水面上,皇上滿意的點了點頭,周景然探著頭,輕聲感嘆起來:

「幾個月不見,娘娘這分茶的技藝又進了新境界了」

皇上轉頭看著周景然,又看向他手裡托著的匣子,

「拿的什麼東西?」

周景然忙趨前兩步,將點心匣子放到榻几上,小心的打開,殷勤的說道:

「昨天京城新開了家點心鋪子,我嘗著味道極好,又清淡不膩,就買了幾匣子,拿了兩過來給父親和娘娘嘗嘗。」

鄭貴妃微微有些驚訝的看著周景然問道:

「京城新開了家點心鋪子你都知道?」

周景然輕輕咳了一聲,忙解釋道:

「這點心鋪子,是古家兩位姑娘開的私房鋪子,娘娘知道,那古家,兒和小恪舊年裡去住過幾回,古家有位表小姐,點心做的極好,這點心鋪子,就是這位表小姐和古家二小姐合開的,我就留了心,讓人過去買了些嘗嘗,果然極好,想著娘娘往日里總嫌宮裡那些點心膩,就買了些帶過來給娘娘嘗嘗,也是兒一片孝心。」

皇上看著周景然,嘴角挑了起來,慢吞吞的說道:

「你這孝心,還還真是一片,聽說六部官員,每家都收到你的點心了?」

周景然有些狼狽起來,尷尬的咳了幾聲,忙長揖解釋道:

「父親,那個,兒臣是多買了幾匣子,舊年古家上上下下,都照顧得兒臣極好,再說,那個,小恪,兒臣就多買了幾匣子,好東西大家一起吃。」

程貴妃莞然笑了起來,滿眼笑意的看著周景然問道:

「你到底多買了幾匣子?」

「三百匣子。」

周景然低聲說道,程貴妃失笑起來,轉頭看著皇上,皇上輕輕「哼」了一聲,

「六部官員,幾乎家家都收到了他的點心若你和你大哥、二哥一樣,年年逢年過節都大派節禮也就罷了,偏偏今年鬧了這麼一出哼」

周景然縮了縮脖子,低聲說道:

「兒臣就是念著古家的照顧,想捧捧場,買了那麼多,不送出去也沒法子處置不是,反正也正好給這餘味齋打打名頭,再說,這點心真是不錯」

周景然重重的強調著,程貴妃掂了塊點心,嘗了口,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皇上嘗嘗,還真是不錯,鬆軟可口,有一股子果香,還真是不怎麼膩。」

皇上盯著周景然,慢騰騰的說道:

「念舊情可以,舊惡可不能念著」

周景然呆了呆,忙躬身答應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