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二九章鄭家規矩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出,你來管著,你主意多,這鋪子必定能開得好1「本錢咱們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一間點心鋪子,大約也花不了多少本錢,若是順利,九月里就能開張,這鋪子,只要開張,就能有錢賺!我回去和老祖宗說一說,聽聽...

第一二九章鄭家規矩

進了正屋,侍琴上前見了禮,捧了茶奉上來,李小暖接過茶,抿了兩口,轉頭打量著四周,屋子裡撲撲滿的放著古雲歡的陪嫁物什。

古雲歡又讓人送了兩碟子點心進來,才打發了眾丫頭婆子出去,拉著李小暖,低低的說起私房話來。

「小暖,我請你來,是想請你幫個忙的。」

古雲歡為難的說道,李小暖怔了怔,放下手裡的杯子,

「二姐姐只管說。」

「這事,我想了好幾天了,母親吧,你也知道的,一來怕她難過,二來,她也沒個主意,老祖宗年紀大了,這一陣子身子也一直時好時壞的,想來想去,只能找你商量商量。」

古雲歡低聲說道,李小暖凝神聽著她說話,

「原來說親時,就知道鄭家清貧,可沒想到……唉,」

古雲歡重重的嘆著氣,口齒有些羞澀粘連著說道:

「小暖,也不怕你笑話,真沒想到鄭家日子過得這樣緊,各房裡竟都是自己貼補著過日子的,你看,我現在,一個月竟然只有二兩銀子月例,嵐生一個月也只有四兩,加一起才不過六兩銀子,可這平時的紙筆、往來應酬,就全在這裡頭了,哪裡夠用的?就得我拿銀子貼補出來。」

李小暖驚訝的看著古雲歡,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古雲歡說開了話頭,倒也沒了羞澀,

「鄭家的規矩,爺們成親前,一應支出都是公中的,一旦成了親,除了每年的定例,其餘,就都是各房自己想法子了,這府里的定例,主子每年只有四套衣服,下人每年兩套,若要再做,就是各房自己出銀子另做去,大廚房每天的菜例也是有定例的,若嫌不好,或是不夠,或是要些點心小菜什麼的,都得各房自己另出銀子再做了才行,你看,就是這兩碟子點心,也是我拿銀子讓人現買回來的,唉,大廚房那菜,我吃了兩天,就再也吃不下了,這些日子,一直是再拿銀子出來,讓廚房另做了送過來的,這幾天,我正和嵐生商量著,想搭個小廚房,你看看這院子,都沒處搭去。」

古雲歡苦惱的嘆著氣,抬眼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還有這下人的月錢,府里一個月統總只給二兩銀子,多少都在這些了,你也知道,咱們府里的規矩,陪房嬤嬤就不說了,就是侍琴,一個月少說也得二兩銀子吧,這五兩銀子,夠什麼?又是要自己貼出來,偏我陪嫁的丫頭、婆子、家人又多!前些日子,我已經把能打發到莊子里的都打發過去了,就這樣,還有許多丫頭婆子在1

「那府里大少爺和二少爺,是怎麼過日子的?」

李小暖想了想,輕聲問道,古雲歡嘟著嘴答道:

「大哥做了好幾年的官了,如今已經升了五品,一家人現都在任上,銀錢上只怕也不缺,二哥年前也在吏部領了份差使,二嫂又是個能幹的,外頭開了幾間綢緞鋪子,二房人口又少。」

李小暖皺著眉頭看著古雲歡,正要說話,古雲歡接著說道:

「鄭家跟別人家不一樣,這各房的收益都是歸各房自己的,除了每年年節禮和各人生辰禮,別的倒也沒什麼往公中花錢的地方,就是年節禮和生辰禮,聽嵐生說,也是隨各人心意,多也成,少也行。」

李小暖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這倒也公道。」

「公道什麼呀,你不往公中交銀子,公中也不替你花銀子,各人要是想通通路子什麼的,都得自己想法子,嵐生說,大哥當年謀求外放時花的銀子,就是大嫂賣了陪嫁莊子湊出來的銀子1

「這不是公道嗎,你自己花本錢,掙了銀子,也是自己的,有什麼不好?」

李小暖笑著說道,古雲歡唉聲嘆氣著,攤著手說道:

「小暖,你得替我想想啊,嵐生今年本想下場試試的,可一聽是那個錢繼遠做了主考官,就熄了一半的心思了,那種奇詭絢麗的文章,嵐生說他作不出來,後來又和父親商量了,父親的意思,也是讓他再等一期,這一期,可就是三年!這三年裡頭,嵐生不但沒什麼進錢的門路,讀書會文反倒要花不少銀子進去,這院子里上上下下也要用銀子,雖說母親的陪嫁,都分給了我和大姐,可你也知道,母親的嫁妝里,都是些古玩字畫,金銀珠玉,每年有收益的,也就是那個莊子,一年滿打滿算,也就是七八百銀子,哪裡夠用?!你說,我總不能這會兒就動用壓箱銀子吧?1

古雲歡發起愁來,重重的嘆著氣,李小暖眨了眨眼睛,悶了一會兒,才低聲問道:

「難不成這鄭家少爺,成了親后,就都是靠媳婦陪嫁銀子過日子的?」

古雲歡點了點頭,攤著手說道:

「可不就是這樣!唉,這事,往外頭哪裡說得出口!我也只好找你商量商量了。」

「嗯?」

李小暖抬頭看著古雲積說話,古雲歡又重重的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跟著我陪嫁過來的丫頭婆子,一共二十四個,如今我也用不了那麼多,留下七八個人也就夠了,下剩的這些人,我也沒處安置去,唉,更沒銀子安置去,你能不能幫我想想法子,看看把她們安置到哪裡去,好歹也能省些用度不是。」

李小暖驚訝的看著古雲歡,呆了片刻,才恍過神來,凝神想了想,低聲說道:

「這十來個人,安置倒是好安置,可這事,沒有不透風的牆,轉眼就得傳到夫人和老祖宗那兒去,你打算怎麼跟夫人和老祖宗說這事的?」

古雲歡一時呆住了,李小暖看著她,想了想,接著說道:

「一味省儉也不是法子,想辦法找些掙銀子的門路才是長久之計。」

古雲歡苦惱的看著李小暖,

「小暖,你說的這些,都是正理,可這銀子哪那麼好掙的?嵐生是個書生,又一心要進學,必不肯做生意掙銀子去,我倒是想做生意掙銀子去,可哪有什麼門路?」

「我倒有個主意。」

李小暖笑盈盈的說道:

「我吧,老早就想著開間點心鋪子,你看看,老祖宗的嫁妝里,那些鋪子,多少掙錢!光一間坊,一年就是上萬兩銀子,咱們開個點心鋪子,不說多,一年能掙個千兒八百兩的也行啊,若是做好了,就多開兩間,這銀子也就有了。」

古雲歡眼睛亮了起來,

「那咱們兩個合夥開,本錢我出,你來管著,你主意多,這鋪子必定能開得好1

「本錢咱們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一間點心鋪子,大約也花不了多少本錢,若是順利,九月里就能開張,這鋪子,只要開張,就能有錢賺!我回去和老祖宗說一說,聽聽老祖宗的意思,若她也贊成,明天我就讓人打聽打聽行情去1

李小暖也有些興奮起來,直起上身,眉開眼笑的說道,古雲歡連連點頭答應著,兩人又細細商量了一會兒,李小暖就起身出來,古雲積到正院辭了鄭夫人,送她到二門上車回去了。

李小暖回到古家,換了衣服,就趕到明遠堂,找了機會,細細和李老夫人說了鄭家的規矩,李老夫人輕輕嘆了口氣,

「鄭家這樣的規矩,還真沒聽人說過,這真是……唉,也好,公中不支不收,倒也算公道,早知道這樣,就該給雲歡陪嫁兩間鋪子過去,也是活錢。」

李小暖笑著和李老夫人說了古雲歡和自己的打算,李老夫人滿眼笑意的看著李小暖說道:

「雲歡可想不出這樣的主意來,這是你的主意吧?這主意好!這事,你有什麼章程了沒有?說給老祖宗聽聽,老祖宗給你拿拿主意1

「我和二姐姐想著開間點心鋪子,這吃食上的生意,除了鋪面,別的地方本錢都小,就是賠了也有限,拿來試試手最好不過。」

李老夫人未可置否的笑著問道:

「那這鋪子管事,你有了人選沒有?」

「嗯,有了,我想讓冬末夫妻去打理,冬末男人,那個叫阮大福的,原是雲水間的白案,進京后,就在外院大廚房做白案,我讓他幫著做過幾回點心,我說的,他都能依樣做出來,味道也正,冬末又是個能幹的,老祖宗看呢?」

李老夫人笑著點了點頭,

「阮大福點心做的極好,我也愛吃,這夫妻兩個都是本份可靠的,這管事選的妥當,只是,這做生意有做生意的規矩,得有人帶一帶,我挑個精幹的老管事給你,讓他帶一帶阮大福夫妻,教導些這做生意的門徑和規矩,還有這鋪子,也得好好選一選,這裡頭的講究就更多了,這挑鋪面的事,也讓老管事幫著掌掌眼,回頭我也幫你瞧瞧,嗯。」

李老夫人沉吟著,笑著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你那個朝雲,倒是塊做生意的好料子,就是少人指點,你交待了她,讓她也借著冬末,一起跟著老管事學學這中間的門道去。」

李小暖笑容滿面的連連點著頭。

.

傳說月末的粉一張算兩張,親們是不是都留著月末給小閑投粉呢?

一定是這樣滴!小閑口水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