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二八章失望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了二門裡,笑容滿面的和李小暖見了禮,拉著她往正院走去,「我先帶你給母親見禮去。」古雲歡頓了頓,輕吐了吐舌頭,低聲說道:「鄭家規矩大,昨兒我給你遞信,也沒想那麼多,沒先跟母親稟報,幸好...

第一二八章失望

周景然搖著摺扇,坐到程恪旁邊的椅子上,端著杯子,笑眯眯的喝起了茶。

片刻功夫,掌柜帶著兩三個夥計,捧著墊著紅絨布、上頭擺滿了各色金玉頭面首飾的托盤過來,擺放在花廳正中的桌子上。

托盤上滿滿的放著各色珠、玉、金、珊瑚、寶石、瑪瑙、玳瑁等等各色各樣的鈿、釵、簪、冠、鐲等物,程恪站起來,走到桌子前,仔細看著,看到合眼的,就掂起來,再細細看看,周景然也站起來,用扇子撥著盤子里的飾物點評著,

「這梅英采勝簪不錯,這個這個,這件綠雪含芳簪更好……」

程恪也不理他,自顧自仔細挑著,挑了半刻鐘,選了件羽毛點翠嵌珍珠節節富貴簪,和一支樹葉形翡翠步搖來,在托盤裡又撥了一會兒,再挑了對金剛石鐲子出來。

周景然掂起來步搖,仔細看著,步搖的花頭和針挺,是用一整塊玉雕刻出來的,針挺是極濃的墨綠色,末端顏色稍淡,依勢雕成曲折的樹枝形,又分成幾個小小的樹權,末端扣著金環,金環上系著一片片翠綠的精緻異常的樹葉,稍一搖動,枝搖葉擺,靈動異常。

周景然舉著步搖比劃著,

「這要是戴上,該是何等的風情1

程恪吩咐掌柜包了幾件首飾,親手拿著,和周景然一起出了越秀齋。

兩人上了馬,緩步往回走著,周景然轉頭看著程恪問道:

「這些,你打算怎麼給她?」

「祖母生辰,她總是要來的,我當面給她。」

程恪低聲說道,周景然擰著眉頭想了想問道:

「萬一她不過去呢?那丫頭,極能沉得住氣。」

程恪抿著嘴,半晌沒有說話,兩人沉默著走了一陣子,程恪轉頭看著周景然,認真的說道:

「端午節的那份人名單子,越早越好。」

「你放心1

周景然忙點頭答應著,程恪送周景然到了景王府,看著他進了大門,才撥轉馬頭回去了汝南王府。

端午節,程貴妃在廣晴閣請各家外命婦及未出閣的姑娘飲宴歡慶,古家也接到了貴妃的邀請,卻是只請了李老夫人和周夫人,李老夫人告了病,周夫人一早起來,穿了大禮服,進宮去了。

還不到未正,周夫人就回到了府里,換了衣服到了明遠堂,憂慮感慨著和李老夫人說起端午宴上的事來,

「……小恪就那麼醉薰薰的沖了進來,看那樣子,連人都認不清楚了,沖著錢夫人就長揖下去,結果揖到一半,就一頭跌倒在大殿上,剛扶起來,又吐得一身一地,到處都是,邊上幾位姑娘離得近了些,被薰得簡直受不住,貴妃臉都青了,唉1

周夫人愁眉不展的嘆著氣,眼淚都要下來了,李老夫人驚訝的看著周夫人,一時說不出話來。

兩人愁眼相對的呆看了半晌,李老夫人才長長的嘆了口氣,雙手合什念了句佛,低聲安慰著周夫人,

「這男孩子,總有那麼幾年,事事都要跟父母彆扭著,你找了機會多勸勸王妃,先別急,就鬆鬆手,小恪是個倔脾氣,你越壓他,他越跟你擰著,先放一放,等過了這個勁兒也就好了。」

周夫人連連點著頭,想了想,帶著絲慶幸說道:

「幸好咱們蕭兒處處懂事,沒這樣跟大人為難過1

李老夫人看著周夫人,似有似無的搖了搖頭,沒有接話。

沉默了片刻,周夫人和李老夫人轉了話題,說起汝南王府老太妃過生辰的事來,商量了一會兒,各色都覺得妥當了,才放下心來,又說了一會兒話,李老夫人就打發周夫人回去歇著了。

轉眼就到了汝南王府老太妃生辰那天,汝南王府大門洞開、張燈結綵的熱鬧著,古家和金家都早早到了汝南王府上,李小暖卻沒有跟著過去。

程恪遠遠盯著在二門裡下車的古家夫人小姐,人都走光了,也沒看到李小暖的影子,急忙遣人打聽確認過了,摸著懷裡的荷包,垂頭喪氣,失望至極,後天就要啟程去京西南路,再回來就要到九月里,這前前後後將近一年,他竟連一絲碰到她、說句話的機會也沒有!

程恪強打著精神,拜了壽,隨父親應酬著,汝南王和王妃時時留神著無精打采、心不在焉的兒子,心疼的不知如何才好。

晚間,散了宴席,汝南王請了兩三位太醫過府,細細的給程恪把了脈,開出三四個方子出來。

隔天,程恪帶著小廝、隨從、護衛,和周景然一起離了京城,啟程趕往京西南路。

五月下旬,古雲歡十里紅妝、熱熱鬧鬧的嫁進了鄭家,第二天,古雲姍就帶著兩個孩子,辭了李老夫人和周夫人,隨金志揚趕往京西南路唐州府長青縣上任去了。

周夫人將古雲姍一家直送出幾十裡外,才依依不捨的目送著一行幾十輛車漸行漸遠,直到看不到了,才折返回到京城。

三天回門,李老夫人滿意的看著在自己面前行著大禮的一對璧人,眼睛笑成了一條縫,鄭季雨坐在前廳,恭謹的陪李老夫人說著閑話,古雲歡進了後堂,找李小暖說話去了。

周夫人送走了古雲姍,忙好了古雲歡的回門禮,見古雲歡渾身抖落著甜蜜和歡愉,心裡一塊大石頭落了地,一口氣算是徹底放鬆下來,這連著軸的勞累,就一起湧上來,人就病倒了。

李小暖搬到了春渚院,日夜侍候著,古雲歡也急得一天幾遍的遣人回來問候著,自己也回來看了兩三趟。

古蕭回來侍了一天病,就被周夫人趕了回去。

周夫人直病了小半個月,身子才漸漸好起來。

李小暖搬回煙樹軒時,人整整瘦了一圈,李老夫人遣人送了支五十年的紅參過來,吩咐蘭初每天切兩片熬了湯給李小暖喝。

李小暖養了大半個月,氣色才好了起來。

這天剛從清逸閣理完家事回來,就收到了古雲歡託人送來的信,邀她過府說話。

李小暖稟了李老夫人和周夫人,第二天,先遣人到鄭府遞了信兒,辰末時分,坐著車子到了鄭府。

古雲歡早早的接在了二門裡,笑容滿面的和李小暖見了禮,拉著她往正院走去,

「我先帶你給母親見禮去。」

古雲歡頓了頓,輕吐了吐舌頭,低聲說道:

「鄭家規矩大,昨兒我給你遞信,也沒想那麼多,沒先跟母親稟報,幸好今兒早上你信兒送過來的早,嵐生還沒出去,就說了我,又過去和母親說,我原是要過去請了母親示下的,是他攔著了,母親倒沒說什麼。」

李小暖轉頭看著古雲歡,想了想,低聲說道:

「下次留心些就是,往後有了這樣的事,鄭三少爺有了這份心就行,只別再讓他替你頂事,你就自己去跟婆婆賠個罪、認個錯,都不是大事,可若是鄭三少爺總是替你頂錯,做母親的。心裡必定不舒坦,時候長了,生了罅隙,倒不合適。」

古雲歡疑惑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頓住腳步,轉頭看著她,耐心的說道:

「比如古蕭吧,往後若是娶了媳婦,天天替媳婦背不是,不說夫人,你心裡可舒坦?」

「古蕭替你背多少不是,我心裡都舒坦。」

古雲歡笑嘻嘻的說道,李小暖氣得跺起腳來,古雲歡笑著拉著她,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倒要你交待我,真是的!古蕭若替你背不是,多少都行,若是替別人背不是,一件我都得生氣,我知道你這意思了。」

李小暖笑了起來,古雲歡也是個通透的,就是凡事不肯用心罷了。

兩人低聲說笑著,進了正院,小丫頭迎出來,掀起帘子,古雲歡引著李小暖進了正屋。

鄭夫人正坐在窗下榻上做著針線,見古雲歡引著李小暖進來,忙放下針線,轉過頭,驚訝的打量著李小暖。

李小暖跪在小丫頭放在地上的半舊墊子上,恭敬的磕頭見了禮,鄭夫人忙笑著吩咐古雲歡,

「快扶起來1

李小暖起身,又曲膝福了福,鄭夫人滿眼笑意的上下打量著李小暖,招手叫了她過去,將一隻赤金嵌紅寶蝦須鐲塞到李小暖手裡,笑著說道:

「留著玩吧。」

鄭夫人盯著李小暖,上下打量著半晌,才轉頭看著古雲歡笑著說道:

「這麼標緻的人兒,我還是頭一次看到,往常過府,怎麼沒看到過?」

古雲歡曲了曲膝,笑意盈盈的說道:

「小暖前一陣子犯凶煞,福音寺的空秀方丈讓她在佛前避著,老祖宗最疼她,就沒敢讓她離開小佛堂過。」

鄭夫人笑著點了點頭,又說了幾句話,就打發兩人自去說話了。

古雲歡帶著李小暖曲膝告了退,兩個人穩穩重重的出了院子,穿過後面的園子,說笑著往古雲歡居住的院落走去。

李小暖隨古雲歡進了院子,留神四下打量著,院子不大,是一座極小巧的三進院子,檐廊門窗,都是剛剛粉刷油漆過的,明晃晃的嶄新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