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二一章嫁妝銀子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望的程恪,攤著手說道:「我也沒法子了,你也別在我這裡呆著了,還是趕緊回去應個卯,再找機會溜出來,乾脆過去那邊看看去,保不準今天就能看到小暖。」程恪陰著臉點了點頭,帶著洛川出了門,上了車,徑...

第一二一章嫁妝銀子

三人進了煙樹軒,李小暖進去換了衣服出來,飯菜、薑湯已經送了進來,李小暖邊慢慢吃著飯,邊聽兩人說笑著,只覺得溫暖如熱熱的飯菜般,熏得身上暖洋洋的。

「小暖,明天你穿哪件衣服?你就穿那件石青底百蝶穿花緙絲小襖,配那條石榴裙,我也這麼穿肯定好看」

古雲歡歡快的說道,古蕭急忙點著頭,

「暖暖你穿石榴裙最好看」

李小暖放下碗,玉扣和蟬翼忙過來侍候著她漱了口,李小暖往後挪了挪,讓著玉扣等人收拾桌子,恩頭看著古雲歡笑著說道:

「明天我不過去鎮寧侯府,我和老祖宗說過了,這個月,我命星犯沖,空秀方丈讓我不要出門。」

古雲歡皺起了眉頭,古蕭謹慎起來,忙轉頭看著古雲歡說道:

「我聽先生說過,這陰陽宿命之道,不可不敬,這一個月,暖暖還是在家呆著的好」

古雲歡也忙點了點頭,滿眼惋惜的看著李小暖說道:

「你頭一年在京城過年,就碰到這命星犯沖的事,真是……多少熱鬧都看不到了還有十五的燈會,看不到多可惜」

「咱們在京城住的時候長著呢,還能少熱鬧看了?」

李小暖笑盈盈的說道,古蕭連連點著頭,

「暖暖你說的對,明年我陪你看燈去。」

李小暖轉頭看著古蕭,笑著點了點頭。

李老夫人和周夫人直到天氣近晚,才疲憊的回到府里,匆匆洗漱后就歇息了,第二天,李老夫人身子就有些懶怠起來,周夫人擔憂著,就要讓人請大夫去,李老夫人忙止住了她,笑著說道:

「我沒事,年紀大了,昨天是累著了,沒個三五天都歇不過來,倒不是病了,你趕緊去鎮寧侯府去,別讓人等著咱們,不好」

周夫人想了想,還是不放心,笑著說道:

「就讓雲歡和蕭兒過去吧,我就不去了。」

「不用,有小暖侍候著就行,你只放寬心去,我就是累著了些,年紀大的人,都是這樣,趕緊去吧。」

李老夫人推著周夫人,示意她趕緊過去,周夫人只好笑著起身,帶著古雲歡和古蕭去了鎮寧侯府。

程恪失望著,拜了年,只喝了杯茶,就借口有事,辭別出來,垂頭喪氣的回去汝南王府了。

正月十三日,程恪悶悶不樂的躺在景王府水閣里,慢慢喝著悶酒,周景然拎著根杆子,揮來揮去的釣著魚,轉頭看著程恪說道:

「你今晚再去看看,說不定就能見到了,前些天事多,你去得也太晚了。」

「那丫頭沒在煙樹軒住著,搬到明遠堂去了,李老夫人身子不適。」

程恪悶悶的說道,周景然眨了眨眼睛,想了想,轉頭看著程恪問道:

「聽說你母親遍請京城名門閨秀,到你們家燈樓上賞燈,請了古家沒有?」

程恪緩緩搖了搖頭,周景然放下手裡的杆子,坐到搖椅上,看著程恪建議道:

「要不,我讓王妃出面請古家過來賞燈?反正你家那燈樓離我府里的不遠,你兩邊跑著也來得及。」

程恪眼睛亮了起來,連連點著頭,

「不必,我就在你這裡呆著,一堆裹著綾羅的木頭,看著就厭氣」

周景然挑著眉梢,點著程恪說道:

「你別任性,還是回去應個卯,若不想挑,只說沒看中罷了,若是一直在我這裡呆著,面也不露,回頭我怎麼跟你姑母交待?」

周景然做著苦惱狀的怪相,

「你姑母哪裡饒得過我小恪啊,我跟你說,你這親事,真是不能再拖了,趕緊挑一個娶了吧,我讓人打聽了,聽說錢家那位二姑娘,也是個脾氣好的,王家那個五姑娘,也不錯,脾氣也好……」

「閉嘴」

程恪沒好氣的打斷了周景然的話,坐直了身子,滿眼苦惱痛苦的看著周景然,

「你不是說,過一陣子看不到,就能忘了,我這都三個月沒看到她了,怎麼還是一點也沒忘一閉上眼睛就夢到她」

「兩個月,不過兩個月」

周景然急忙糾正著,程恪情結低落著,也不和他爭辯,垂著頭接著說道:

「今天早上,本來醒了,躺了一會兒,又迷迷糊糊起來,又夢到那小丫頭看著我笑,梨蕊過來,這夢就被她吵醒了我竟踢了梨蕊一腳,唉」

程恪嘆著氣,滿眼苦惱的看著周景然,低落的說道:

「前幾天夜裡,還夢到她嫁人了,模模糊糊也看不清楚嫁的是誰,我這心就跟裂開了一樣,登時就一身的汗,唉」

周景然同樣苦惱的看著長吁短嘆的程恪,跟著他長吁短嘆起來。

程恪嘆了半天氣,轉頭看著周景然,低聲說道:

「這事,你一定得幫幫我,小暖沒答應進門前,這親無論如何也不能結實在不行,我就娶她,反正,她也說過讓我娶她。」

周景然哭笑不得的看著程恪,半晌才用手指點著程恪說道:

「你就娶她?你想娶誰就能娶誰?你說夢話呢?」

「實在不行,我就等著你賜婚,反正我不娶,那丫頭也不能嫁」

程恪慢騰騰的說道,周景然一口氣噎在喉嚨間,半天才順過氣來,指著程恪大罵起來:

「你個混帳東西」

隔天,景王妃差了兩個婆子,請古家十五日到王府燈樓賞燈,十五日申正過後,太陽剛剛落山,古蕭和唐慕賢約了一起賞燈,早早就帶著小廝過去了,李老夫人、周夫人帶著古雲歡,早早的收拾停當,出門上了車,往景王府燈樓去了。

李小暖星宿不利,自然要在家避著。

景王妃滿臉笑容的受了李老夫人半禮,關切的問著李小暖,李老夫人客氣的解釋了,景王妃眼底滿是笑意,也不再多問,只熱情的招呼著各家夫人小姐吃茶吃點心看燈。

周景然看著滿臉失望的程恪,攤著手說道:

「我也沒法子了,你也別在我這裡呆著了,還是趕緊回去應個卯,再找機會溜出來,乾脆過去那邊看看去,保不準今天就能看到小暖。」

程恪陰著臉點了點頭,帶著洛川出了門,上了車,徑直往古家去了。

天色還沒有完全暗下來,遠處天際一線霞光明艷異常,洛川停下車子,轉過身,掀起車帘子,看著程恪小心的說道:

「爺,這會兒,還早,小的再趕著車轉一圈吧,天還亮著。」

程恪掀起帘子往外看了看,沉著臉點了點頭。

洛川慢慢趕著車子,在幾條街上轉了一圈回來,白晝的光輝完全掩入了地平線,十五的月亮明晃晃的掛在天際,照得京城處處通亮。

洛川苦惱的咧著嘴,小心翼翼的引著程恪,越進後園,沿著花間樹下的陰影,往煙樹軒行去。

大約府里的下人都出去看燈了,後園靜悄悄的,空無一人,兩人悄悄摸進了煙樹軒后的角門旁,洛川微微鬆了口氣,從腰間摸出鑰匙,開了角門,和程恪閃身進去,回身又鎖上了門。

院子東西廂也是一片靜悄悄,只有正屋裡亮著燈。

洛川在院子里熟門熟路的查看著動靜,程恪盯著正屋溫暖異常的黃色光暈,緊張著有些興奮起來,急忙輕手輕腳的往東廂窗下走去。

洛川看完了各處,長長的鬆了口氣,今天是十五,這日子真好,大家都出去看燈走百病去了,不然這樣亮堂的月光,真得難為死人

程恪伏在窗外聽了聽,臉上露出笑容來,伸出手指,輕輕劃破了窗上糊著的厚厚的棉紙,往裡面探看著。

屋裡,李小暖穿著件紅色細棉布半舊夾衣,一條同色細棉布舊褲子,光著腳,正盤膝坐在榻上,手裡捧著本帳冊子,蘭初坐在對面,正和李小暖一起算著帳。

兩人對完了帳,李小暖合上帳冊子,扔到榻几上,伸展著手臂往後倒到了靠枕上,笑盈盈的說道:

「咱們有這麼多銀子了」

「這些銀子哪裡算多這幾年,姑娘用錢也太漫撒了些,就說前幾天吧,一轉手功夫,一千兩銀子就沒了唉」

蘭初皺著眉頭,嗔怪著李小暖,李小暖笑嘻嘻的說道:

「這也不少了,咱們還有兩間鋪子呢,前兒朝雲盤了福記的帳,這一個月,就掙了四十兩銀子臘月里生意比平時好,減一半算好了,一年也有三百兩銀子的收益吧,加上那飯鋪子,做得好了,一年足有七八百兩銀子的收益,咱們拿一半,這就有四百兩銀子,加上坊的紅利,一年足足有一千五百兩銀子,還有我的月錢。」

蘭初「撲嗤」一聲笑出了聲,

「姑娘就別提月錢了,一個月二兩銀子,姑娘哪個月也沒夠用過」

李小暖嘿嘿笑了起來,

「就不算這個,一年一千五百兩銀子也不少了,再攢上兩三年,這嫁妝錢就差不多了。」

蘭初笑著搖著頭,李小暖將腳蹺到榻几上,一邊慢慢晃著,一邊笑盈盈的接著盤算道:

「咱還有一匣子金頭面呢,除了老祖宗平日里給的首飾,還有朱夫人給的那支羊脂玉簪子,汝南王妃和景王妃給的珍珠手串,那可都是值錢的東西」

李小暖滿足的嘆了口氣,眯著眼睛感嘆起來:

「蘭初,我兩輩子加在一起,也沒見過這麼多好東西,人哪,要知足」

知足長樂,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哪。

謝謝各位的粉和賞,閑愛所以喜歡看文的親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