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二十章新年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的翩翩佳公子,文才好,脾氣好,人生得也好,古雲歡能議得這門親事,周夫人心情舒暢之極,只覺得心頭一塊巨石落下,這日子再沒什麼讓人不滿意的地方了。嫁了雲歡,也該操心操心蕭兒的親事了。李老夫人的...

第百二十章新年

程恪沉默了片刻,才接著說道:

「找他們兩個的,叫朝雲,是馬行街上一家小飯鋪子的掌柜,前一陣子還盤了間叫福記的南北貨鋪子,這間鋪子,原先古家在京城時,就包攬了古家的乾貨生意,經常送貨到古家去。」

周景然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程恪轉頭看著他,慢騰騰的說道:

「我讓人去府衙查了那間小飯鋪子和福記南北貨的檔,地契上東主的名字,寫的是李氏小暖。」

周景然愕然看著程恪,著急了起來,

「這丫頭,膽子也太大了些你?」

「嗯,那兩個人,我讓人安置到南邊老宅里去了,地契也抽出來了。」

程恪悶悶的說道,周景然舒了口氣,

「那個朝雲?」

「嗯,也讓人查過了,她是天禧二十八年到的京城,說是禮部員外郎劉乾元一個小妾的妹妹,是劉乾元幫她以寡婦身份落的戶,當年就頂下了馬行街上的那家鋪子,原先是間茶樓,她改做了飯鋪子,專一做長隨小廝等人的生意,還算紅火,她自稱東家姓李,自己是掌柜的,臘月初又頂下福記南北貨鋪子。」

周景然凝神聽著,程恪轉頭看著他,接著說道:

「我讓人緊盯著她和兩處鋪子,福記每次往古家送乾貨,都是她親自去,小暖身邊的魏嬤嬤,到福記去過一趟,後門進後門出。」

周景然往後仰著,抬手撫著額頭,感慨起來,

「這小丫頭,又讓人刮目相看,這朝雲,大約是她父母留給她的忠僕,要麼,就是李老夫人給她安置的產業,光憑她一個小丫頭子……不可能」

「嗯,我已經讓人啟程去了上里鎮,打聽這朝雲和劉乾元那個小妾的來歷。」

周景然點了點頭,擰眉想了想說道:

「那周建寧說的混話,必定是傳到了小暖耳朵里,那丫頭,可不是個肯吃虧的主,正好手頭又有人可用,就這麼惡整了周建寧。」

程恪點了點頭,

「我也是這麼想的。」

周景然想著想著,笑意越來越濃,轉頭看著程恪,認真的說道:

「小恪,若論整人,你跟這丫頭簡直沒法比啊你說說你,除了斷了別人的腿,就是折了人家的胳膊,一點新意也沒有這周建寧要是放你手裡,必定又是斷人家一條腿,你看看小暖,看看人家這手段,兵不血刃,滅敵於無形,這才叫高手」

周景然用力拍著椅子扶手,大笑起來,

「真是太有意思了可惜可惜錯過了,沒看到這樣的熱鬧」

程恪斜睇著周景然,冷「哼」了一聲,著臉說道:

「一個姑娘家,想出這樣的主意來,哼」

周景然直起身子,臉上帶著笑,目光鄭重的看著程恪說道:

「小恪,你既覺得不好,讓給我吧。」

「你死了這心你哪裡聽到我說得她不好了?這樣的野丫頭,往後進了門,得好好調教調教」

程恪斷然拒絕道,周景然失望的往後靠去,看著程恪,懶懶的說道:

「調教?你調教她,還是她調教你?」

程惆哼」了一聲,閉著眼睛靠到了椅子上,周景然搖著搖椅,半晌,低聲說道:

「周建寧這事,父親早就聽說了,還說給母親聽呢,不過是個笑話,若論荒唐,比他荒唐的多了去了,就是沒人笨成他這樣罷了,父親又不糊塗,豈會單單因為族裡出了一兩個不肖子弟,就革了人家爵位的?就是皇家,這樣的不肖子弟也不少在鎮寧侯,不過是個治家不嚴,算不得什麼失德的大事,大哥那個摺子,也太激烈刻薄了些,父親都讓鎮寧侯自辯了,還能有什麼事去?鎮寧侯也太膽小了些,不過膽小也好,不然……」

周景然重重的嘆起氣來,嘆了一會兒氣,直起身子,看著程恪,笑著問道:

「那個周建寧……」

「打發他去北地充軍去」

程恪冷冷的說道,周景然輕輕咳了一聲,笑眯眯的說道:

「這也是為了他好,這京城,他哪還有臉再呆下去的?出去磨練磨練也好。」

隔天,鎮寧侯上摺子認了治家不嚴的過錯,罰了一年的俸祿,周建寧被發往北地戍邊,刑部的差役沒有半分通融的餘地,在大年夜前一天,按時押著周建寧出了城,往漫天飛雪的北方趕去。

籠在飄動飛舞的雪花中的古家,處處燈燭明亮著,泛著濃濃的喜悅。

古雲歡的親事也有了眉目,議了國子監鄭祭酒家三公子鄭季雨,鄭家雖說沒那麼富貴,可也是詩禮傳家的大族,鄭家族裡有條鐵規,族內男子,只有四十無子才能納妾一名,若再無子,就是命中注定,就得認了。

因了這個,鄭家一向是京城那些掌上明珠們父母心中的佳婿之家,鄭三公子又是出了名的翩翩佳公子,文才好,脾氣好,人生得也好,古雲歡能議得這門親事,周夫人心情舒暢之極,只覺得心頭一塊巨石落下,這日子再沒什麼讓人不滿意的地方了。

嫁了雲歡,也該操心操心蕭兒的親事了。

李老夫人的歡喜更甚於周夫人,年三十一大早,唯心大師就打發人到了古家,請李小暖過去說話。

李老夫人沉著氣,鎮靜的打發了小沙彌回去后,只高興的坐不住,拉了李小暖,感慨起來,

「小暖果然是個福澤深厚的,這幾年,古家但凡有喜事,都是小暖的福氣。」

李小暖忙笑著搖著頭,

「看老祖宗說的,小暖的福氣都是老祖宗給的,要不是老祖宗,小暖這條命只怕都保不下來,哪還有什麼福氣不福氣的這是古家的福氣,是老祖宗的福氣,古蕭往後必定也是一帆風順,事事如意」

李老夫人揚聲大笑著,也不敢多耽誤,急忙吩咐人準備車子,收拾行李,吩咐魏嬤嬤和孫嬤嬤好生侍候著,悄悄打發李小暖去了福音寺。

程恪從回到京城,一直忙得片刻不得閑,直忙到年三十。

年三十和族人吃了年夜飯,就陪著老太妃和族裡幾個年高輩尊的祖奶奶們守歲,放完了焰火,也就到了祭祖的時辰,全族人肅穆的集中到祠堂里,祭完祖,天已大亮,又趕緊換了衣服,趕著進宮朝賀。

程恪沉著臉在午門前下了轎子,和父親並肩往裡走去,剛走了兩步,就聽到周景然在後頭叫著他,汝南王頓住腳步,笑著轉過身,周景然急走幾步,滿面笑容的拱著雙手,揖了半禮,

「舅舅新年萬福。」

汝南王伸手虛扶起周景然,笑呵呵的說道:

「明天早些過來,陪舅舅喝兩杯。」

周景然忙恭敬的答應著,汝南王笑著說道:

「我先進去,你們兩個慢慢走著說話,聽好了,這大過年的,可不能鬧出事來,惹皇上不高興」

周景然和程恪急忙連連點頭答應著,

「父親/舅舅儘管放心」

周景然和程恪背著手站著,看著汝南王笑容滿面的一路拱著手,和同來朝賀的文武百官打著招呼,進了宮門。

兩人緩步往裡走著,周景然轉頭看著程恪,低聲問道:

「鎮寧侯府,你明天一早過去?」

「嗯。」

程恪點了點頭,低聲說道:

「周家的規矩,是一處磕頭的,也許……能見到她。」

周景然轉著頭,微笑著和周圍經過的官員打著招呼,低聲嗤笑道:

「那丫頭鬼成那樣,她又不想見你,你還想這麼碰到她?算了吧,你想見她,也只好趁著月黑風高溜進去,今晚倒正好。」

程恪趁著和旁邊經過的官員拱手微笑的空兒,轉過頭狠狠的瞪了周景然一眼,低聲說道:

「姑娘家就該這樣自重謹慎若是瘋瘋癲癲、投懷送抱的,我還看不上呢」

周景然「撲」的一聲笑出了聲,連連點著頭,

「是是是,你說的極是的很」

兩人說著話,進了大殿前,在前排站好,不大會兒,皇上莊重的登上大殿,接受百官的元旦朝賀,收了賀表,賜了宴。

周景然和程恪只半垂著頭,退避著誠王的挑釁和信王的話裡有話,皇上眼神冷漠的掃過四人和沉默得彷彿不會說話的敏王,又漠然的移開去。

李小暖回到古府時,李老夫人和周夫人進宮朝賀還沒回來,古雲歡急忙接了李小暖進去,拉著李小暖就抱怨起來,

「小暖,你說你,大過年的往外頭跑老祖宗說你還願去了,這什麼願非要趕著過年去還的?昨晚的團圓飯,大姐出嫁了,不在也就算了,你看你也不在,這年過得,真是讓人……」

古雲歡正抱怨著,古蕭奔了出來,老遠看到李小暖,綻放出滿臉笑容,急步奔了過來,

「暖暖你回來了外面冷,趕緊進屋去,暖暖你吃過飯沒有?」

李小暖笑意盈盈的搖了搖頭,

「我一早就急著往回趕了,正餓著呢。」

古雲歡急忙吩咐著侍琴,

「趕緊去和劉嬤嬤說,還有,讓她先燉碗薑湯來。」

李小暖轉過頭,奇怪的看著古雲歡,

「燉薑湯做什麼?我好好兒的,又沒受什麼寒氣。」

「這寒天凍地的,若是受了一星半點的小寒氣,你也覺不出來喝了總不會錯。」

李小暖哭笑不得的看著古雲歡,只好隨她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